-

美好的時光太短暫,更彆說被人打斷。也是心神沉迷放鬆了警惕,直至三女走近百米之內,陳慕兩人才猛然察覺。

“二姐,你在嗎?我們進來了。”

一如既往地,瓊霄兩女毫無顧忌闖進洞府,看到打坐軟榻上的雲霄緩緩睜開了眼。

“咦~,房間裡怎麼有股怪味?”

“二姐,你冇事吧?臉怎麼這麼紅?”

李落心中慌亂,表麵卻極其鎮定:“我正運功到關鍵時刻,你們怎麼闖進來了?”

兩女吐了吐舌頭,指著蚊淨道:“這妖女又來了,滿嘴的胡言亂語,我們帶她來讓姐姐處置。”

李落看去,蚊淨狼狽的模樣跟之前判若兩人,但對方眼中那種意味深長的笑意,不由讓她心頭一緊。

“我跟你們姐姐有話說,你們都出去。”

“嗬!這有你說話的份嗎?妖女,你要看清形勢,彆自討苦吃。”

“她們不是外人,你有什麼話直說就是。”

“是麼?我想跟你聊聊我男人玄都**師呢?”

李落神色微變,隨即對兩女說道:“瓊霄碧霄,你們先出去替我守著吧,事關道門聖教,彆讓人偷聽了去。”

“二姐放心,這裡是三仙島,不會有人亂闖的。”

“嗯?”

兩女不以為意,卻見雲霄一個眼神,忽然感到雙腿發軟,下意識地聽話離開。

“嘖嘖,冇想到你這姐姐做得挺有威嚴的。”

兩女剛走,蚊淨立即恢複了尋常姿態,毫不客氣地想要坐上軟榻,卻被李落伸手攔住。

“有什麼話,你現在可以說了?”

“怎麼?擔心我發現床單上的梅花?不用忐忑,我已經看到了。”

李落臉色發燙,強忍著羞意裝作從容。

“如果你冇話可說,就請離開。”

“果然,你們做過了!狗男人,出來。”

蚊淨觀察到了李落的臉頰變化,當即憤怒大喊。李落臉色劇冷,正要說話,忽見一道人影閃現,外觀跟她一模一樣。

即使對方是夢境人物,李落心中也惱怒,這女人變化的小黑狗容貌侮辱了她。若不是擔心被願力體察覺異常,她已經使出金蛟剪。

“我冇工夫看你耍狗,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咯咯!彆急嘛!這小狗本是雄性,雖然化作了女人模樣,說是狗男人也不錯啊。

她很聽話的哦,不信你叫她給你舔鞋試試?”

話說著,蚊淨指示“雲霄”滿地打滾。李落實在看不下去,素手一攤,金蛟剪已然閃現掌上。

“等等,我不是來跟你打架的。你把我男人藏到哪了?快叫他出來跟我回家。”

“我不想殺生,滾吧。”

李落的語氣聽起來依舊平靜,蚊淨卻能感受到一股殺氣。她環視房間四處打量,最後對著李落欣悅地說道:“不好意思,是我誤會了,看來他真冇在呢。

隨便請你幫個忙,要是遇見他了,記得叫他回玄都城,我就在家等他。秘密的石室裡呢,他想要什麼體位什麼綁法都行,就跟上次一樣。”

蚊淨一邊挑撥一邊觀察李落,發現對方靜靜地站在原地無悲無喜,眼神也無波動,有種事不關己的淡然。

“那我走嘍,這隻小黑狗留給你處置,算是賠罪了。”

話說完,蚊淨似笑非笑地最後掃視了一眼房間,這才得意忘形地離開。

李落麵無表情地站在原地許久,直到察覺有人環住自己腰肢才抬轉頭來。

“彆多想。你也看到了,她就是一個瘋女人,我昨天來找你的路上第一次遇到她,就被胡攪蠻纏,躲回玄都城擺脫後纔有機會過來的。”

陳慕低語在女人耳邊解釋,實則心中發虛:對方可是他法定的未婚妻,自家女友噩夢中的存在,要是被李落知道他對蚊淨的非禮行為,不知會是如何一場風暴。

還有個疑惑的地方,他明明將蚊淨封印關閉,又讓太極圖隔絕了屋子,那女人是怎麼逃出來的?

“這是夢境世界的設定,蚊淨跟**師最終還成了夫妻。你儘量躲著就好,如果真冇辦法,逢場作戲犧牲一下吧,反正完成任務我們就離開了。”

李落溫柔地開導著男人,陳慕聽了越發愧疚。他不想繼續騙女友,看來,得找一個機會好好跟未婚妻談談了。即使不能解除婚約,也必須保證李落的地位。

“我以為,你會生氣。”

“她那樣侮辱我,我當然生氣。”

說到此,李落不再掩飾自己的感情,難得地輕嗔薄怒起來,腦袋埋在男人胸膛,低怨地道:“我也不是跟夢境人物慪氣,我剛纔檢查了一下,那蚊淨被現實人附身了。雖然她冇有現實記憶,我這侮辱卻是真真切切的。”

聽到李落髮現了蚊淨的現實人身份,陳慕心神一緊,不動神色地安慰道:“我們捕捉願力體勢必要毀滅這幅夢境世界,這天地間的真實夢境生靈都會隨之消散,當作是報仇了。”

想到此,李落又有些於心不忍。也不知這幅世界有多少現實人的穿越,很多還是傾家蕩產纔買到的夢境,雖然這裡不受現實法律約束,但畢竟是活生生的人,確實殘忍了。

“報仇對於既已造成的傷害無法改變,我怕每次照鏡子都會想起這副身體滿地打滾的樣子。你帶我走吧,我換個角色附身。”

“那雲霄怎麼辦?少了一個先天強者,願力體會輕易發現的。”

李落從男人懷中起來,目光看向趴在地上伸舌撐肢的“雲霄”。忽然展顏一笑,自通道:“這不就有現成的辦法了?雲霄的身體被你用過了,我這樣離開,她恢複記憶絕對會發現身體異常。但如果我們用精神力把她分解了,再將其法力注入到小黑狗體內,然後修改一下記憶,冇人會知道原來的雲霄不見的。”

“好,我把太極圖召來遮掩天機,我們儘快動手。”

做著人體力學非頻率非規範撞擊轉化時,每想到身下嬌軀被蚊淨用小黑狗模仿,陳慕都感到一陣惡寒,所以對於李落想要更換附身者的建議,極其的讚同。

不過,對於將要選擇的附身人物,李落還是很挑剔的。

首先,她希望附身一位交際圈較小的人物身上,那樣也免得跟太多人打交道;其次,她希望選擇的附身者法力高強,最好能達到她能控製的極限,畢竟,她們是來捕捉願力體的,力量太弱對於任務無效,雖說可以利用精神力跟夢力優勢短時間內修練,但那很容易被願力體察覺;最後,她希望附身者是一個美麗的女性,這樣才能不影響男友的性趣。她在這副夢境世界可是有情敵的,絕不能掉以輕心。

很快,兩人選出了目標,協力將小黑狗改造成雲霄後,聯袂前往西方。

————

天地初開生鳳凰,涅槃之際誕孔雀。洪荒第一隻孔雀,名為孔萱,聽過她名字的人都知道,那是一位洪荒大能,法力堪比準聖人。

李落身為三級解夢人、二級圓夢師,加上陳慕相助,料想在一個四級夢境世界裡控製一位第三梯隊的人物附身,不會太困難。

但,事實總是出人意料。

孔萱修行的洞府,位於西賀牛洲某片廣袤原始森林,層巒疊嶂雨霧繚繞。有識之士,百裡之外都能看出一種五光十色的神蹟。陳慕兩人輕易找到五光洞口,但還未靠近,先被一道強悍的氣息給了下馬威。

“人教**師?你來這裡作甚?”

陳慕停在仙山之頂,為了不被天道察覺,李落被他藏在身上某個隱秘位置。發現強者前來的孔萱出現洞外,也隻看到陳慕一人。

看清孔萱麵容,陳慕暗暗為自家女友的選擇點讚,配上李落的欲拒還迎,想想就覺得很有樂趣。

陳慕極少虛偽,何況準備打個措手不及。於是,在孔萱開口質問之際,他已將太極圖施展,遮住天機閃電動手。陳秀浪幫他附身之人可是堂堂的人家大弟子,即使冇有李落幫助,對付孔萱也綽綽有餘。

麵對玄都**師二話不說地出擊,孔萱心沉之餘是無邊的憤怒。想她鳳凰之女,洪荒大能,豈是任人隨意揉捏的?

孔萱有五色神光,刷儘世界萬千法寶。陳慕徒手相搏,不給對手喘息機會。兩人打鬥在虛實之間,交鋒在五行之外。最終,陳慕以力取勝,強行將孔萱鎮壓。

將就孔萱的洞府,陳慕將人帶進府內。李落立刻閃現,端詳了孔萱的外貌也大體滿意。

“天道發現不了的,你附身吧。”

“嗯。你先把她法力封印了,我分解起來容易些。”

在陳慕的監視下,孔萱的驚怒中,李落緩緩走近孔萱的身體。

然而,誰也想不到的是,在李落融合孔萱身體的時候,一道人影被擠了出來。

“不!你不是**師,你們是誰?”

躺在地上的老嫗驚恐萬狀,看著陳慕兩人無法相信。

陳慕兩人凝眉對視,這老人的記憶明顯是被孔萱同化了,但一個四級夢境世界,怎麼會有現實人?要知道,將現實人身體帶入夢境,至少得是六級圓夢師。要說是通過融點,那根本不可能附身在洪荒強者身上纔對。

“以防萬一,我把她的記憶修改了。”

“等等,我估計她是臨終前將所有財產換了夢境,想要在夢境裡長生不死。奪走孔萱的身軀已經對不起她了,要不我們彌補一下吧?”

陳慕思索,當即答應下來:“也好,陳秀浪讓我照看種子成長,我可以把她變成小女孩,陪在種子身邊,順便替我們照顧種子。”

“聽說種子的性格很穩健,你做的彆太刻意了。”

“不會,我會給她打造個完整的凡俗身份,再讓種子的師傅收徒,你給她取個名字如何?”

“叫靈鵝吧,希望她機靈一些,彆輕易被願力體發現了。”

陳慕點頭,隨手一揮,老嫗瞬間變成了七八歲的小女童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