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荒世界,道門最強,其中又以人教威名最盛。舉世皆知,六大聖人中,人教的太清聖人最強,各教大弟子中,又是人教的玄都最強。

但,誰也冇想到,如此聖教的道場,居然被一群孽障纏身的妖獸血洗。

李長命匆匆忙忙趕回度仙門,然而一切為時已晚:山門破碎,門人親友橫屍遍地,就連他嘔心瀝血打造的小窮峰防禦體係,也搖搖欲墜。

一瞬間,李長命怒了,他行事低調從不主動招惹敵人,但蒼天欺人太甚。先是暗戀的師妹被大鳥妖淩辱,接著師父被殺害,現在,整個道門無數同門都遭了殃。

妖獸瘋狂地大笑著,殘忍地折磨著,毫無人性地放肆著。他聽到,男.同門在悲慘哀嚎中死去,女.同門在生不如死地淒喊,。

“大膽妖族,都給我死!”

李長命咆哮著,再也顧不得底牌暴露的事,這些年來埋下的紙道人,從四麵八方紛紛湧來。他下定決心,不僅要屠儘眼前的妖獸為師門報仇,還要把他們的血親找出來挫骨揚灰以儆效尤。

紙人自爆、陣法坑殺、毒霧席捲……

一個又一個的大規模殺傷手段從李長命手中傾瀉而出,什麼理智什麼穩健他都不要了。他心中隻有一個念頭:殺!殺儘所有欺負他的人,反抗壓迫他的天命。

他殺紅了眼矇蔽了心,管他大妖小妖,管他好妖壞妖,隻要看到就操縱紙道人撲上去,一個自爆炸不死,就兩個,三個……

昨日還勝似仙境的度仙門,此時淪為了修羅場,淒慘的嘶喊與瀰漫的血霧在激盪,森白的屍骨同殘破的山峰在露天埋葬。

砰砰砰!!!

紙道人一批又一批地灰飛煙滅,妖獸一片又一片的消亡。不管結果如何,這裡的慘狀將傳遍洪荒,警告任何膽敢覬覦度仙門的勢力都得掂量掂量。

屠殺持續一炷香的時間,亡靈陰冷了這片千瘡百孔的山地。所有前來冒犯的妖獸,無一倖免。

“星君,請節哀。怪我無能,隻救下寥寥數人。”

超度完所有妖獸,李長命麵無表情地起身,就看到豐姿搖曳的蚊淨女王走來。她冇有以真麵目現身,而是變作了普通女子容貌。

走到李長命麵前,蚊淨攤開手掌顯出寶器,神通流過,昏睡的幾名女子驟然出現,全是李長命親近的人,有靈鵝、酒九、有琴泫雅……

“怪不得你,你已經做得很好。”

殺戮過後,李長命冷靜下來,站在蚊淨的角度,確實已經仁至義儘。他隻是一句承諾,對方就背叛西方教給他通風報信不說,還冒險救下靈鵝等人,他從心底感激對方。

“此地我不宜久留,我先回靈山,若有風吹草動,一定通告星君。”

“好!你放心,太清老師已經同意你們的婚事,有空我一定安排玄都師兄跟你相見。”

蚊淨大喜,眼中閃過某種光芒,激動感謝後,直接消失天地間。

人生本無常,修道更多舛,對於度仙門的遭遇,生還者終究要從悲痛中掙脫出來。李長命甚至感到慶幸,因為蚊淨的出手,他最關心的人都平安無事。

對於戰後重建,那就更簡單了。隻是最普通的法術,也可以掩蓋掉度仙門傷殘的廢墟打造出新的人間仙境。

度仙門此戰身亡的最高身份者是掌門,死了師父的酒九很傷心。她悶悶不樂地在小窮峰上大醉三天三夜,突然心一橫闖進了李長命的房間。

“長命,我走了。”

李長命還在謀劃報仇大計,發現醉醺醺的師叔進門正想著拒絕方式,哪知道對方卻說了這麼一句。

“師叔不是指回屋的意思吧?”

“我要離開度仙門了,師父大仇不報,我枉為弟子。”

李長命嚇了一跳,感激勸道:“師叔莫要衝動,對付這群妖獸的背後之人,我已經有了九成八的把握。”

“不,我還是要走。最近我心神不寧,道心動搖,不適合再修仙。我要回海族了,即使不能為師父報仇,我也要走。”

“海族?”

“不錯。你可能不知道,雖然我是人族,但我其實是海族公主。當年我父母相戀,是被海族硬生生分開的,現在我父親是海皇,我隨時可以回去繼承他的大統。”

李長命驚詫萬分,實在冇想到自家師叔是個二代。一瞬間,他發現自己有了對付敵人的更好切入點。

“好,我不會阻止你,小窮峰隨時歡迎師叔回來。不過,師叔若想給掌門報仇,我興許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。”

“什麼秘密?跟報仇有關嗎?”

“不止,師叔這次回去,起到關鍵作用了。”

李長命所說的秘密,當然是西方教滲透海族預謀叛亂的事。正好,酒九此刻暴露出來的身份對於應付此事無異於雪中送炭。他想要做的事很簡單,隻需要酒九跟蚊淨一樣,暗中潛伏為他通風報信就好。

隻要能幫到李長命,酒九十分樂意,一掃多日的悲慟,拍著胸脯去了海族。

隻是,酒九不知道,在她拜入度仙門修行這段時間,他的父皇有了另外一位公主。

李落也冇有料到海皇有另一位女兒,她潛伏海族計劃很成功,與陳慕交換情報得知,兩族大戰指日可待。

就在雙方秣馬厲兵準備開戰的時候,李長命以行走洪荒的長鬚白髮模樣拜訪了老龍王,而且,扮作敖乙的陳慕也在場。

“龍王陛下,你可知道,龍族危矣。”

【遊說技巧一:直接挑明危機】

踏進龍宮寶殿,當著四大龍王以及主要近臣的麵,李長命遠遠地感歎喊道。

龍王召集這些人當然是商量清剿叛徒的事,聽到此言恨不得亂棍打出,怒目看清對方身份,才強忍了下來。

“原來是太白星君駕到,有失遠迎,快請上座。”

“不用多禮,我跟二太子是好友,與龍族利益相關。此次前來,是想告知陛下,有一場關乎龍族存亡的危機即將到來,我們必須嚴肅認真對待。”

【遊說技巧二:擺明立場,獲取信任感。】

龍王等人老眉禁皺,他們也知道即將有一場大風暴,但遠不及生死存亡。。。吧?

“陛下,你們的真正敵人另有其人。此事不宜過多人知道,請退下無關人員,我給你細細分析。”

【遊說技巧三:吊足胃口,詳細分析。】

龍王沉思稍許點了頭,揮手將近侍遠親都退下。卻發現李長命目光盯著近臣,於是他又把近臣揮走。

然後,李長命的眼光又轉向四大龍王。不用龍王說,四大龍王自行退下。他們有自己的驕傲,絕不會給李長命開口的機會。

這還不算完,李長命的目光,看向了殿中第三人:敖乙。

於是,龍王的視線也轉向敖乙。

陳慕無奈,隻得告退。然後,以神通監聽。

確定冇有第三人,李長命揮出結界恭敬道:“事關龍族大事,事後必當給各位大人賠禮。”

“無妨,是我們得感激星君大人屈尊親自前來纔是。星君大人且說,老龍洗耳恭聽。”

“陛下可曾聽說過,西方教金蟾與地藏?”

龍王神色一凝,低聲道:“星君的意思是,此事背後有西方教支援?”

李長命捋須搖頭,一字一句地道:“不僅如此,西方教出動了兩大弟子,召集無數大妖,滲透、策反海族,劍指海眼,旨在逼迫龍族屈服,此後為西方教做犬馬之用。”

龍王大怒:“何敢?”

大罵完,龍王泄氣了,突然感到一陣的心累無力。如今西方教兵強馬壯,而龍族日薄西山,僅憑遠古留下了的驕傲,根本無法抵抗。

“星君,請救我龍族。”

深知龍族痼疾的龍王第一個放下了驕傲,彎身作揖請求李長命。後者嚇了大跳,能讓遠古兩大種族之一的族長卑躬如此,他有種沉重的負擔感,趕緊將對方攙扶正。

“陛下放心,我既然到此,必當竭儘全力。”

“全仰仗星君了。”

“龍王你應該知曉,我是替誰而來。”

李長命忽然這麼一句,也不喊陛下了,老奸巨猾的龍王立刻明白過來:“此後,龍族必當以天庭馬首是瞻。”

“好說好說,若龍族成為天庭一分子,十萬天兵天將隨時增援。”

龍王大喜,連連稱善。忽然,他老眼一亮想到什麼,又加緊道:“如星君所說,海族大多無辜。我跟海皇私下數萬年的交情,之前還憤怒他的不臣之心。若能將事情內幕告知海皇,也許情況能改善一下。”

“生靈為重,能少傷亡最好不過,龍王你有三天時間去嘗試勸說。若能說服他,也是蒼生之福,大功德一件。

還有一事,聽說海皇曾有意跟龍族聯姻。我之所以要二太子出去,也是希望龍王能有所決定,這也可能是一個契機。”

“不錯,海皇膝下有一女,正待字閨中。乙兒這邊我做主他不敢反對,隻是那邊公主以年少之由拒絕。”

這次你可以提一提,我有九層把握可以說服海族公主。不過,此事千萬不能拖,否則被西方教找到海眼位置,一切為時已晚。”

“星君放心,我今天就能做出決斷,若他執迷不悟甘受惡人挑撥,我也無話可說。”

李長命點頭,又跟龍王商量了細節,約定好時間才離開。不等他出門,陳慕立刻把情報傳遞出去,讓李落做好準備阻止龍王得逞。

雖然情報及時,可惜,陳慕低估了龍王與海皇的交情跟精明,身為遠古大能,掌控大族數萬年,訊息互通之下,瞬間明白過來這是西方教的陰謀。雙方戰則兩敗俱傷,到時候隻有西方教一個贏家。

但,在西方教的詭計下,此時兩族矛盾早已根深蒂固,隱約超出了兩位族長的掌控,想要口頭宣佈和平共處成效決定不明顯。

幾經商量,龍王隨口提到各自兒女的事,然後兩人一拍即合,決定聯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