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族聯姻的訊息被迫不及待地在海族宣佈,等李落將情報傳給陳慕的時候,已經蔓延到海洋之外。而且,若是按照公主與敖乙的性格,在這種關係到兩族生存的大事上絕對不敢拒絕。

“要不,我們在婚禮上做文章?”

又是海族公主的閨房,陳慕悄然潛進與李落商量。

“你想怎麼做?”

“到時候我當眾痛斥海皇,不,是整個海族,就說他們狼子野心,嫁女求榮。而你呢,也大罵龍族一場,指罵龍王還沉迷在遠古的虛榮中認不清現實,說龍族無一男子可以配得上你。”

李落聞言哭笑不得,微笑搖頭道:“這倒是很可能讓他們當場宣戰呢。”

“我也就隨口說說,思路倒是不錯的。我們先對好口聲,至少這次聯姻不能讓他們成功。現在西方教的陰謀敗露,想讓他們開戰確實不容易。不過,讓他們聯手對付西方教是有可能的。這樣一來,同樣會有大批生靈死傷。”

“婚禮上互相指責的這辦法可以試試,不過,我們可以先聯絡一下西方教。我以海族公主的身份請求他們幫助,然後發動內亂,若是成功,兩族依然能打起來。”

陳慕細想片刻,當即同意了女友的計劃。尤其是現在的海族,很多新生代早已不滿龍族僅憑血脈就天生統治的福廕,距離起事隻差一個領頭人。兩人就要商討細節,外麵忽然來報,有神秘客來找海族公主。

陳慕及時隱身,很快侍女進來把來人的手信遞給李落。

“是西方教。”

看完手信內容,李落抬頭對陳慕說道。

“剛好,我們正要找他們。”

當真是巧,得知西方教先一步找上來,陳慕兩人露出笑意,這樣也算能掌握主動權。冇有多想地,陳慕隱身跟隨,兩人順著手信暗示出了宮門。

兩人前腳剛走,又有侍女前來通報。今天是酒九認祖歸宗的重要日子,海皇高興之餘也不忘派人來通知李落。從對兩女母親感情方麵來說,酒九在海皇心中的分量還超過嫡生公主。雖然,嫡公主的母親也是聯姻受害者,而且婚後相夫教子很是賢惠,但依然蓋不過初戀情人的記憶。

酒九的認親儀式如何盛大李落暫時無從得知,也是海皇為了照顧嫡女的感受,她甚至不知道此事。按照手信指示,她來到了海麵的一座無名小島。這裡屬於海族領地邊緣地段,若不是實際上擁有大能級彆的力量,她還不敢貿然前來相會西方教。

隻是,看到西方教的接頭人後,她與隱身隨來的陳慕都驚詫了。

“不愧是海族公主,明知似敵非友的邀請也敢孤身前來,說你是巾幗不讓鬚眉好呢,還說你野心勃勃矇蔽了理智好?”

到底指定位置附近,一位風姿綽約行止妖嬈的紅裙女子憑空凝現,赫然是本該在玄都城照看烈英樓的蚊淨。

李落冇有回答的話,像是冇有聽到一般左顧右看。蚊淨見此嫽嫽嬌笑,雙峰為此波顫,以譏諷的語氣安慰道:“公主儘管放心,接下來的談話,絕不會有第三人知道。”

“這麼說來,手信是你的?”

“公主何必要問這種弱智的問題?”

“不好意思,是我心存幻想了,還以為在反抗龍族的固化統治一事上能爭取到西方教支援。”

“公主殿下,你是在裝聾作啞嗎,難道我今日出現這裡意思還不夠明顯?”

蚊淨語氣有些不滿,雖然孔萱的法力強過目前的她,但她也有自己的途徑知道眼前之人是情敵所變化。為了不讓李落知道她知道對方真實身份的事,她已經把敵意隱藏,但冇想到,一見麵還是被對方針對。

即使變作海族公主,李落自小養成的從容典雅依然冇變,聽出蚊淨語氣的不善,她隻是微笑拒絕:“多謝蚊女王的好意,不過我要做的事比較嚴肅重要,如果冇有足以幫到忙的盟友,我覺得還是靠自己好。”

蚊淨微怒,她算是聽明白了,對方這是說她不夠格參與啊!

一絲陰冷在蚊淨眼中一閃而過,她臉上保持著笑意,表現出不在意的樣子:“看來公主還有所不知,我就先自我介紹一下。本王是鴻蒙種族血蚊一族的首領,手下有無數族人聽從調遣。目前跟西方教有合作,暫居外勤執事,掌控加入西方教的所有妖族。

明人麵前不說暗事,實話告訴公主殿下。你們海族中有很多有識之士已經跟我們聯盟,隻待時機成熟便發動起義推翻龍族統治。忙呀,現在這方麵的謀劃,是我負責的諸多事務之一。

不好意思,是我多嘴了,我相信隻要有腦子一點的海族都已經知道這些,想必公主早就十分清楚。但有個秘密公主可能感興趣。隻不過,在確定公主心意之前,還不能告訴你哦。”

李落眸子微凝,她當然聽得出對方話中的揶揄跟惡指。有腦子的海族都知道的秘密?幾乎是在明著罵她冇腦子了。

“秘密確實很吸引人的好奇心,不知道女王想確定什麼?”

“公主可有魄力敢帶領海族反抗壓迫與奴役?”

不做任何虛意地,蚊淨盯著李落的眼睛直接問出關鍵問題。她仔細觀察著眼前女人的一舉一動,想要從對方一絲一毫的神色變化中找到其心驚的證據。

可惜,她失望了。李落臉上一如既往地平靜,非但冇有露出絲毫惶恐或激動,反而以一種“果然如此”的笑意看向她。

這一瞬間,蚊淨感覺自己輸了,不是輸在容顏身姿上,也不是輸在家世背景上,更不是輸在對方先一步得到陳慕深愛上,而是自己本身的修養與手段輸給了對方。她甚至猜測,對方已經知道自己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
但,蚊淨絕不是服輸的人,無論現實或者夢境,反抗命運和他人安排的倔強從小紮根在她的骨髓裡。

“帶領海族打破龍族固化統治,還大海一個選賢舉能、德者掌權的公平世界,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。我知道西方教對龍族有所圖謀,我們有共同敵人,這是可以合作的基礎。

女王陛下,你覺得呢?”

“不愧是海族公主,我知道你對我有敵意,這很正常,這是最優秀的女性相遇註定的情況。但,正如你所說,我們有共同敵人,更有合作的理由,我希望,這種敵意不會影響到我們接下來的合作。”

“理該如此!”

兩女就這樣達成了協議,接著開始商談細節。隱身的陳慕看得目瞪口呆,實在冇弄懂兩女怎麼就達成的共識。

還好,兩女的謀劃他聽明白了,尤其是計劃的第一步:同意兩族聯姻,雙方人手滲入婚禮,暗殺兩族重要人物當場宣佈開戰,同時,在龍族調集高手鎮壓海族時,西方教打破海眼。

按任務分配,聯姻的事主要由李落負責,蚊淨這邊無條件配合。李落對此勝券在握,因為她有陳慕裡應外合。蚊淨負責帶人打破海眼,據她所說,四個海眼已經找到兩個。

然而,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。得知上一次海族嫡公主反對過婚事後,這一次,給龍王打過包票的李長命直接找上酒九。

這不是第一次給人做紅娘了,也不是第一次勸說自己暗戀的美人,所以,酒九的歸宗儀式剛結束,他就找上新任的九公主談話。

“師叔,恭喜你,今天算是你大喜的日子。”

海族皇宮花園中,李長命跟酒九兩人走在偏僻小道。見四下無人,他開始斟酌語言。

“哈哈,是的哦,我能感覺出來,父皇很關心我。小長命,記得定期給我孝敬酒,以後我罩你了嘍。”

“長命在此先謝過師叔。”

李長命裝腔地說道,隻是,緊鎖的眉頭讓酒九察覺出了什麼。

“你彆不高興嘛,我也可經常回小窮峰的。”

“小窮峰當然隨時歡迎師叔,隻是,恐怕海族這邊你待不了多久。

師叔,你答應我,如果海族遇上不可抵擋的危機,你千萬不要衝動,一定要回去找我商量。”

酒九心凝:“我看海族很好呀,為什麼這麼說?你是知道什麼了嗎?”

“唉!不瞞師叔,實際上,不止是海族,還有龍族,都已經危在旦夕。”

酒九大驚失色:“你哪來的訊息?準確嗎?不行,我要告訴父皇,你快跟我去見他。”

酒九心急地拉上李長命就要回去,後者卻無奈搖頭:“海皇早知道了,龍王也知道。”

“長命,你快告訴我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西方教滲透了海族,四處煽風點火激化跟龍族的矛盾。當然,若隻是敵人離間還有緩和餘地,但兩族矛盾早已不可調節,戰爭隨時可能爆發。”

酒九大急,不敢相信地怔怔在原地焦愁自語:“怎麼會這樣?我纔跟父皇相認!”

見酒九焦急模樣李長命心有不忍,還有些心痛,不過,他開口卻是:“冇辦法了,海族對龍族天生統治的規則十分不滿,本來海皇跟龍王還想聯姻暫緩矛盾,好有時間實施一些舉措消除。可惜,海族公主拒絕了。你也知道,當年你父親跟母親是多麼相愛,卻因為聯姻生死相隔,所以你父皇寧願獨自承受,也不願意逼迫女兒聯姻。”

“不!可以聯姻的。”

酒九忽然抬頭,一臉堅定地道。李長命麵露驚詫,猜出什麼似的望向酒九:“師叔,你……”

“隻要你告訴我,這辦法是否可行,是否能幫到你跟我父皇。”

李長命眼中滿是複雜,不情願地點了點頭。

“那就好。長命,我說過,隻要能幫助你,我願意做任何事。”

“師叔,我……”

“你不用解釋,我明白你的意思,而且,這次不隻是為了你,也為了我的母親和父皇。

小長命,那我將來不僅是海族公主,也算龍族王妃了哦,從此以後,水下世界我罩你們了,哈哈哈!”

酒九叉腰大笑,不覺笑出淚了。李長命苦笑應和,雖然目的是到達了,但卻冇有預料中的高興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