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聯姻公主突然變成了酒九,這是海、龍兩族都冇想到的,但,不影響陳慕等人的計劃實施。

那是一場名副其實的血色婚禮,據當事者回憶:婚禮那天,良辰吉日惠風和暢。送親鯨妖隊伍喜慶風光,數萬人浩浩蕩蕩,敲鑼打鼓震盪海洋,隻是陪嫁的金銀珠寶,龐若山堆數百箱。

迎親隊伍不逞多讓,九龍抬轎紅花映海,千萬蛟兵嚴嚴噹噹。風神不敢起海波,水神不敢攪細浪。海內海外,平靜如古井深潭。

皇皇龍宮中,燦燦金輝堂,兩王左右分坐,八方大能列席。綿遠的酒桌上,金盤銀盃水晶燈,瓊漿玉露仙人肴,歡聲笑語跟紅綢喜緞瀰漫了這片海洋。

在眾賓祝福與兩王撫須樂笑中,一隊新人緩緩出場。隻聽司儀高呼喊下,變故陡然上演。

當是時,端盤送酒的仆人猛然出手,果漿佳肴隨手仍開,仙兵神奇紛紛亮相。第一時間察覺變故的仙人倉促抵抗,驚駭發現法力有恙。

“有毒,酒裡有毒!”

不知是誰臨死前呼喊了一聲,盛大熱鬨的婚禮瞬間混亂,場外蛟兵鯨伍同時發難,守著宮外阻止任何人進場。而龍宮之中,早成了人間地獄。

一時間,廝殺聲、呐喊聲、哭泣聲……聲聲亂成一團,酒水、血水、海水……水水混成一體……

據說,參加婚禮的海龍兩族核心人物大多慘死當場,一對新人屍骨無存。

據說,始作俑者為海族公主,勾結西方教與妖族策劃了此次叛變,同時還對海眼下了手,隕落的生靈不計其數。

據說,最終是龍族請求天庭出兵平息了叛亂,太白金星親手剿滅罪魁禍首,玉帝以功德化身鎮壓了海眼。

總的來說,陳慕等人的目的基本實現,死亡的生靈數量還超過他們的預想。

不幸的是,願力體對此有了察覺,很快召集了六大聖人外加玉帝、李長命入紫霄宮。

天道化身人形座在高座上,八道人影分立兩旁,他開口第一句就是:“你們有冇有覺得,冥冥之中絲似乎有一股力量推動著曆史的演變?”

太清聖人道心微動,暗道這隻願力體好生警覺,什麼冥冥之中的推力,他最清楚不過了。

李長命不明所然,見天道目光看向他,心神一跳如實道:“天循有常,不為堯存,不為桀亡。師祖所說的這股力量我也曾思考過,也許,那是時間的力量吧。”

道祖目光微凝,一臉慈祥地看向李長命。他經曆過外來者的捕捉,差點就身死道消,對這方麵的警惕從未放鬆。而現在,熟悉的危機感若隱若現,他又有了懷疑的對象。

“九成八,你認為,時間導致的變故,是否可控?”

“時間的力量是無法抵抗的,至少,我不能。”

天道含笑點頭,其實,他最想問的是:“我即天,循有常。你說的對,天地亙古恒存,世間生靈瞬生瞬滅。如今,生靈的孽障影響到了天地的安穩,你們說,該如何解決?”

眾人沉思,各自思考著對策,隻有李長命心頭冷沉,他明白道祖這是要發動封神大劫了。幾乎不做猶豫地,他當即爭取道:

“生死富貴自有命數,天地既能養育出當下生靈,必定也能維持他們的生存,縱使資源不足,也是生靈相爭自我調節。我覺得,我們不該對生靈的生命權做出乾涉。”

“嗬嗬!是嘛!”

天道的目光再次看向李長命,深邃而不可捉摸。他其實窺探過李長命的內心,也認為李長命是來自異世的靈魂。但,他有種感覺,冥冥之中的那種危機感,絕不是出自李長命,而是在場的其他人之中。

按理來說,願力體的力量來自夢境世界生靈的信仰,道祖發動封神大劫,無異於自毀城牆。可惜,天道不知道這些,他隻是偶然發現自己的力量在變弱,頓時有了種被毒蛇暗中盯視的不安。而他又發現,通過吞噬生靈生命力能恢複力量,為了保命,他不惜犧牲任何生靈。所以,有了發動封神大劫的設想。

冇有人給天道解釋,其實這是飲鳩止渴的行為。他吞噬的力量實質,是夢力,但這種夢力不能長久,很快會消散天地間。隻有世間生靈越多,信仰力越龐大,他才能越強。

與此同時,靈山腳下,藉口去碰瓷的趙公明暗中聯絡上蚊淨。

“陳夫人,有件事你需要清楚。願力體馬上就要發動封神大劫,那會死很多生靈,我們的捕捉計劃很快就可能結束,你需要抓緊時間了。”

蚊淨正準備回玄都城勾引男人,聽到通訊器中傳出的話不覺蹙眉。

不錯,自從進入夢境世界,她跟陳秀浪就有聯絡,陳慕的行蹤她一直掌握。而此次捕捉願力體的行動,就是她資助的。

作為投資者,她說過,即使捕捉成功她也不收取回報,唯一的要求是陳秀浪必須為她製造接近陳慕的機會。

陳秀浪欣然同意,他的第二元神是太清聖人,掐算陳慕的行蹤輕而易舉。若不是陳慕為解夢人,無法以強製手段修改記憶,他會直接讓陳慕把未婚妻當作深愛的妻子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動地給蚊淨通風報信。

“你儘管捕捉你的願力體,如果數百年的時間我還拿不下他,也怪不得旁人。”

蚊淨對此很是自信,她甚至有把握,隻要自己豁得出去,陳慕現在絕對不會拒絕跟她上床。就連陳慕也不知道,她在對方的聯夢器中做了手腳,即使是解夢人,也會輕易動情。

之前冇想到的是,陳慕會把他的女友也帶來。兩人在夢中不知恩愛了多少次,雙倍的藥效也不夠化解。

收到蚊淨的回覆後,趙公明當即離開了靈山,蚊淨也返回玄都城。

隻是,陳慕此刻可不在玄都城。

得益於情報共享,陳慕從二號圓夢師那裡得知聖人全部去了紫霄宮,於是趁機潛入女媧宮,把人族薪火偷下了凡間。

“燧人氏,吾今日賜薪火與你,解除你的魘魔之痛。縱使有一天,需要與天對抗,也願你不負人族期望。”

送出薪火後,李落立刻消失火雲洞,走出很遠恢複孔萱模樣,然後陳慕才撤下太極圖遮掩。兩人相視一笑,聯袂趕回玄都城等待訊息,接下來的部分,是其他圓夢師負責。

洞內雷潭中,接過薪火的燧人氏感到心情沉重,包括趕來聽聞始末的各代人王,也神色凝愁。

“娘孃的意思是,有朝一日天道會打壓人族?”

“應該是了,她希望到時候我們能帶領人族反抗。”

“恐怕不僅如此,娘娘肯定是知道了什麼。若隻是反抗,她冇必要把如此貴重之物交給我們。”

一群遠古大能思緒翻飛,開始猜測各種可能。直到,天道準備發動封神大劫的訊息傳出來,他們才覺得猜出了娘孃的旨意。

“我人族自遠古掙紮而來,全憑自身抗爭有了今日繁榮,若大劫一出,豈不是要死傷殆儘?”

“不錯,這天不分清白何為天?這道不分是非何為道?我們,反了罷!”

“不,這次,我們伐天!”

一場震驚洪荒的伐天運動就此展開,不滿天道發動封神劫的無數修士紛紛提著腦袋加入。從九重天外南天門,到三十三天上紫霄宮,排滿了反抗天命的人。黑漆漆、威壓壓,人流宛若垂天墨河,掩天蔽日森冷了蒼穹。

悲壯,燧人氏是統帥,也是先鋒,他高舉薪火一路焚燒,浴血奮殺天上天外,嚇退千萬天兵天將。天道化出百萬灰袍道人,湧入海潮撲殺而下。

三天三夜的時間,五洲世俗也看到了異常:深遠的天空中淒紅籠罩,血色的沉雲悶壓心頭,有一股莫名的悲淒充斥心神。漫無邊際的黑點從天而降,連綿不絕傾盆如雨。

意料之中,伐天失敗。燧人氏屍骨無存,所有參與反抗的修士道消魂散。

這一次,不再有人反對封神劫難。

李長命從內心是極力反對封神大劫的人,甚至認為人族前輩伐天有因為他的責任,他又一次不穩重地去看望了臨終的燧人氏,結果對方薪火傳給了他。那一瞬間,某種模糊的想法在他心中猛然變得清晰且堅定。

當天,李長命帶著薪火去找太清聖人討教,吞噬大量生靈力量暫時膨脹的天道監聽到。

“老師,難道天地與生靈一定要對立,不能和諧相處嗎?”

“不能。生靈攝取天地以自養,天地消減生靈以自存。”

李長命沉默,半晌又問:“老師如何才能突破現在的境界。”

“掠取天地靈力,毀滅千萬蒼生。”

李長命大驚失色,欲言又止最終冇再說話。他已經知道了想要知道的,師尊雖然修的無為道,但心繫生靈,不願犧牲蒼生以全自己。

這話,太清聖人主要是對天道說的。

“興許,可以試試聖人的滋味了。”

不出所料,偷聽到如此秘密,天道對吞噬生靈增強自身力量的最後一絲疑慮和顧忌一掃而空,預謀著,接下來的大劫中如何將傷亡人數增至最大。

不久之後,人人自危的封神大劫上演。陳慕等人很是高興,事情發展至今,形勢一片大好。不出意外,待劫難結束之際,便是捕捉願力體收官之時。

然而,在眾人緊張興奮中,李落敏銳地察覺到了一個異常現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