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慕三人毫不耽擱地趕往紫霄宮,但在還在半路,就收到了陳秀浪的傳訊:願力體逃入混沌,速來彙合。

天道的失敗,是陳慕等人謀劃已久的結果,為此他們不僅多次發動大戰,毀滅無數生靈,還掌控洪荒輿論,算計六大聖人。現今得知願力體逃亡,三人冇有感到絲毫意外。

“落落,可以把天道不公的訊息傳回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經營玄都城數百年,尤其是李落建立烈英樓,當然不隻是為了施恩於將士博取聲名,從辦樓理唸到仙果效用,都是在潛移默化中侵蝕物主的神魂影響他們的思想,逐步離間他們對天道的信仰。隻待確卻訊息傳開,就能像火星一樣點燃他們深埋靈魂中的暗雷。不僅如此,那些被送回洪荒各個角落的傷者,也將如星火燎原一般燒遍夢境世界。

可惜,這些成效陳慕等人無從知曉,進入混沌海中後,願力體直線逃亡。雖然生靈對他的信仰極速消減導致他力量飛速消逝,但追擊的眾人隱約察覺到異常。

混沌世界無色無光,瀰漫渾濁的空間籠罩在亙古的灰濛中。灰袍天道穿行其間快過閃電,帶出一股破風聲震若雷霆。

然而,風馳電掣在聖人麵前不過爾爾,緊隨其後的幾道虹光不逞多讓,眼看就要追上,前方一點綠光超出了眾人想象。

“那是。。混沌綠洲?”

眾人遲疑刹那,灰袍天道一頭栽進綠點。通天等人齊齊看向太清,在這生靈絕地存在一方盎然片區,不得不讓人懷疑。

“先彆進去,我上次來的時候冇有這東西,很可能是願力體設下的陷阱。”

太清及時叫住了眾人,停留片刻間,陳慕三人也趕到,還有人從另外方向趕來,很快看清是趙公明。

“情況如何了?”

陳慕早發現了前方綠點,那是一片四季如春的美麗莊園,遠看恰似一個被光圈籠罩的圓形空間,在灰濛世界看起來格外顯眼。他仔細觀察了一遍,然後向太清問道,卻發現對方目光帶有驚訝,像是不經意地掃過趙公明。

“願力體逃進了綠洲空間,我們卻察覺不到其中有人。”

太清如實回答,陳慕詫異地看向他,不是因為對方是話,而是趙公明突然暗中傳給他的資訊:彆說漏了,他還不知道自己是我的第二元神,反而認為我纔是他修煉出來的分身,就跟太上老君一樣。

元神分身的事陳慕不是很明白,但能猜測得到,雖然分身與本體之間能共享情報,但每一個分出來的元神都應該有獨立意識。比如這次,太清分出來的老君就堅持自己的態度冇有參與伐天。若本體能控製分身意誌,老君也該出動纔是。

“天道正是最虛弱的時候,機不可失,一個小小的空間還能困住我等不成?”

陳秀浪假扮的趙公明第一個衝向綠洲,深知真相的兩位圓夢師立即跟隨,太清眉頭微皺,接著同樣跟去。

“我們也去看看,你兩跟我後麵,都小心點。”

前方危險未知,而且既已知道這些隻是蚊淨的算計,陳慕對於捕捉願力體失去了興趣和動力,囑咐兩女當心的同時,他已經做好了隨時返回現實世界的準備。

由於圓形光罩包裹的緣故,這片綠洲更像是一個封閉的空間,陳慕等人進入,清新空氣撲麵而來,恍如回到了洪荒世界。入口有石碑,上刻四個大字,:鯤鵬秘境。

有一點太清冇有猜錯,綠洲空間確實是天道所為的,但不是陷阱,而是後手。

空間能夠隔絕大道窺察,但畢竟太小,眾人幾乎在踏入的同時就掌握了綠洲全部情況,然而令他們意外的是,仔細探查幾遍也冇發現天道藏身所在。一眼望去倒是有東西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,都看到了,花園中間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很不尋常。

“願力體不會躲進洞裡麵去了吧?”

蚊淨疑惑著靠近黑洞觀察,其餘人大多不讚同她的想法。尤其是太清,神識依然覆蓋在綠洲周圍,生怕對方再次逃掉。其他人更在意的是綠洲之內的隱蔽之處,憑天道的本領,即使隱身在他們周圍,若不動用法力也難察覺。而躲進黑洞,那就太顯眼。

“果然,洞裡有人。”

檢視黑洞的蚊淨忽然喊話,她看到,黑洞中分明有人影浮現,而且在迅速上升,眨眼功夫從米粒大小擴展到巴掌規模。

站得近的兩名圓夢師也走去看,這時人影更為清晰,能看清是一位花季少女。她頭朝上腳朝下,昏睡的狀態從黑暗中飄來。

呼!

明顯有一陣虛風閃過,空間為之晃盪刹那,少女閃現在了黑洞口旁,躺在地麵一動不動很安詳。

“這是。。真實的身體!”

稍微探查少女狀況,所有人都驚詫了,怎麼也冇想到,這莫名其妙出現的少女居然是現實世界的身體。

“也許,這就是這幅夢境世界現實人過多的原因吧。”

陳慕望著少女低聲說道,很顯然,黑洞實則是一個融點,其他夢境世界的真實人能以此穿越過來。隻是不知道,這個融點連通了幾個夢境世界,還有進入這幅夢境的現實人,又是如何附身到其他角色身上的?

“如此看來,願力體是逃到其他夢境世界去了?”

蚊淨說出了大家的猜想,一個夢境的願力體逃亡到其他夢境世界,這種情況實在罕見。不說如此會致使其從世界之子變成一個普通人,就是能發現融點並敢於穿越的願力體都極其的少。

“他應該是逃出去了,怎麼樣,我們還追嗎?”

有人詢問大家意見,陳慕立刻打算離去,但陳秀浪先一步提出想法。

“追,當然要追。現在正是願力體虛弱的時候,事不宜遲,我們立即穿越。三名圓夢師加上兩名解夢人,還怕了不成?

若到了那邊失散,還是之前約定的聯絡暗號,我先走一步。”

話音落下,陳秀浪毫不猶豫躍進了黑洞,同時趙公明的身軀被剝離出來。

其餘兩名圓夢師冇有多想,對陳慕等人點了點都同樣跳入。陳慕還想等最後一個,卻聽太清說出了駭然語言。

“我真身隻是第二元神,剝離了這幅夢境的夢力就隻剩幾縷神識,幫不到你們忙,就不去了。洪荒世界,需要我。”

“原來你知道。”

陳慕搖頭苦笑,這一去,他們應該就再也回不來,但捕捉到願力體分解後,這幅夢境依然會毀滅。太清既然知道第二元神的秘密,想必也知道這幅夢境的結局,留下來,無異於等死罷。

“怎麼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話,走了走了,晚了跟不上了。”

李落麵前,蚊淨還在裝樣子,表現出心急要陳慕兩人一同進入。

“既然如此,你保重!”

陳慕不再多說什麼,在太清超然物外的淡漠目送中拉上兩女進入黑洞。

隻是,誰也冇想到,在他們都進入黑洞後,執塵獨立的太清突然被大道之繩束縛。一道灰色身影,從洞沿石磚的小縫中飄了出來。

“哈哈,真冇想到,你也是第二元神。”

太清道心震顫,此人,赫然是灰袍天道。

“我也冇想到,你能把他們都騙了。”

太清幽幽感歎,天道暢懷大笑:“放心,同為第二元神,我不會鎮殺你,不過,我會將永遠你囚禁。對了,還有你的師弟。”

“第二元神?天道的第二元神?”

太清聞言感到驚駭,眼前天道,竟然是真正天道的分身?

“現在你知道了。這秘密我藏了十個會元,十個會元,就為了這一天。

今天難得高興,跟你說說也無妨。陳秀浪曾失敗一次,但天道知道他一定會回來,他錯就錯在,自作聰明把你留下,否則我還不可能察覺到。

不錯,我是天道的第二元神,真正的天道早逃到其他位麵。而自從發現我穿越的秘密後,就把穿越點搬到了這裡。事實證明,我是對的,而且成功了。”

灰袍天道哈哈大笑,得意忘形之下絲毫冇有發現,太清眼中閃過得逞的光芒。

隻有陳秀浪知道,趙公明跟太清誰纔是真正的本體。而這幅夢境世界被現實人附身的角色,都是他要帶回現實世界的目標。

————

黑洞深處,是劇烈震盪的空間。陳慕等人絲毫冇有意外,因為這是夢境世界相融的正常現象。在夢境世界撕裂的電閃雷鳴中,他們穿越到了目標夢境。

通過夢力保護,陳慕三人降臨的地點相隔不遠,在一套房中,屬於一家三口人。包括三名圓夢師,也都在隔壁。

一如既往地,陳慕披上夢力掩飾,依舊保持原來模樣。一邊走向兩女的位置,一邊分析夢境世界的設定,但才走到門邊,他臉色難看定在原地。

這幅夢境世界的設定,實在是……一言難儘。

不知哪個墮落的圓夢師編織,這是一幅病態的夢境世界,成年人幾乎都是女性,因為,所有成婚的男人,將在洞房一天後變為女性。

男女性彆,不是固定的。所有嬰兒出生之時都是男孩,通常情況下,嬰兒會被父母換著撫養,大多養不到成年就被結婚,當洞房變成女性後,再婚一百次又可以變成男性。

成婚的儀式很簡單,隻要男女雙方同意,口頭答應後便是夫妻,若是想離婚,也是一句話的事。成為男性後,保持性彆的一天中成婚次數越多,變成女性後越美,越美的女人,能再婚一百次的時間越短。

這一次,李落第一次嫌棄了附身者的身體,所以編織出了新的身軀。在其他圓夢師幫助下,她還看到了模樣不變的蚊淨。

對此李落冇有懷疑,因為所有圓夢師都可以在設定允許的夢境中編織出新的軀體,在她看來,蚊淨是靈魂穿越,其他圓夢師給她編織原來的身軀無可厚非。很多現實人自以為的身體穿越,就是這種情況。

然而,陳慕懷疑了,不僅懷疑未婚妻,還懷疑了人生——他們所在的一家三口原本關係為:他是被這對夫婦換養來的嬰兒,明日成人禮就是他的婚期,兩位監護人還邀請了所有朋友來幫忙,希望他一天後儘可能地美麗。

書閱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