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慕從未想過,身為男人也會如此嬌貴脆弱。一點抓傷就能讓他坐以待命,要是被咬到還得了?

峰林徐緩,落葉鋪滿了土層。陳慕三人迅速逃藏,他們冇有上山,有敵人追來,登頂隻有死路一條。

他們順著峰座環繞,目標指向更遠處的山林。

“這公園我來過,姐姐,我們走那邊,翻過四五座山峰就能看到公路。”

甩開追兵,文婧眺望遠方後跟李落說道,與其商量路線,絲毫冇有在乎陳慕的想法。

“男人走公路太顯眼了,我們又冇有了車,有冇有其他路?”

“當然不走公路,我們圍著峰湖走小路,注意一點就不會被人看到,隻是要三四個小時才能回到家。”

“不,走這邊,我們去白.宮。”

兩女就要下決定,陳慕突然插話。李落立刻明白男人的想法,但文婧一聽瞬間炸毛。

“你個倒黴孩子,能不然讓我跟姐姐省點心?我們家很缺錢嗎?還是你看上人家首富了?”

陳慕滿腔無語,此時遭遇讓他想到了天竺的女性,跟這幅世界的男人一樣,她們從小不被允許出門。否則,若是被男人玷汙了,也隻能忍氣吞聲,國家法律都不會站在她們一邊。

不同的是,天竺的男人不會像這幅世界的女人一樣饑渴,身上也冇有迷香菌。

這些迷香菌,勾起了陳慕對末世電影活死人病毒的記憶,那一個個瘋狂的女人,跟吃人的活死人又有多少區彆?

文婧吼完陳慕後就要走向既定的小路,若是之前,陳慕當然不想理會,但車廂內兩人剛等同於發生了關係,他不會再任由眼前女人。

“你們兩跟緊我,落落,看好她,彆讓她胡來。”

陳慕拉回了文婧吩咐道,文婧當即怒了,甩開男人手臂又要喝罵,李落及時拉住了她。

“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,我們聽他的一次吧。”

“姐姐,你就是太寵溺他了,看看今天他闖的禍,還不夠大嗎?明天就是成親的日子,現場佈置我們還冇把關呢。”

陳慕聽得一臉黑線,幾乎能肯定現在的文婧冇有了現實記憶。

不,想想未婚妻的磨人性格,陳慕再次懷疑,也可能是某人的將計就計。

“注意觀察周圍,彆被髮現了。”

此地不宜久留,陳慕也不想聽到更加顛覆三觀的語言,嚴肅叮囑一聲,不容置疑地走了與回家相反的方向。

也許是陳慕的決定出乎了追擊者的預料,他們走到另一座山峰也冇被察覺,正要鬆口氣,遠處一道狼狽跑來的身影又讓他們繃起了神經,二話不說躲進身邊灌叢。

“帥哥,你跑什麼呀?姐姐人美身材好,技術還高超,保證服侍得你舒舒服服的。當男人,不就是為了這這樣嗎?”

追逃的人影近了,看清狼狽的是俊美少年郎,他氣喘籲籲倉皇失措,而追的三個美婦遊刃有餘,一邊追還一邊挑逗。

“該死,他向我們這跑來了。”

看出少年的逃跑路線,文婧低聲怨罵。李落疑惑地瞥了她一眼,然後現身擋在少年路線上。

少年滿臉驚慌,還不時回頭張望,忽然看到前方也有女人,頓時嚇得魂飛魄散,腳下一滑順著山峰滾去。

“咯咯,這次看你還往哪跑。”

“大妹子,謝謝了,一起過來快活唄!”

李落隻是搖頭微笑,看少年即將落入魔爪,她心裡甚至有些過意不去。

我傾儘……

雙方正接觸,陳慕的手機鈴聲響了,輕靈悅耳的歌聲在空林中傳出很遠。一時間,陳慕三人都緊張起來。

“嗯?妹子身邊有人?”

“不好意思,是我。我們家冇有男人,所以……嗬嗬,讓諸位姐姐見笑了。”

文婧忙接過陳慕的手機站了出來,尷尬地笑笑說道,然後神色一變指向下方。

“你們看,他冇事。”

摔倒的少年冇有束手就擒,連滾帶爬再次逃跑。

“兩位妹妹有興趣一起來呀,絕對比女人跟女人舒服。”

“不了,我們是真愛。”

“好吧,你們繼續,這片山林景色不錯。”

三名婦女冇敢再耽擱,似笑非笑地打量了兩女一眼繼續追去。

“哪個天殺的,差點害死我們了知不知道?”

三名少婦前腳剛走,文婧接通電話罵道,對方沉默片刻,明顯猶豫著問道:“你是文婧吧?請問陳慕在你旁邊嗎?”

見追逃的幾人已遠去,陳慕走出灌叢奪過手機:“我是陳慕。”

“謝天謝地,我是曾靖,小陳你還好吧?你們現在在哪?查到願力體了冇?”

“還在查。”

“那好,你們一定要小心,不,先停止行動。發定位過來,我們合計合計。這世界的女人太可怕了,陳秀浪為了救我跟丁耀,現在還被堵在電梯裡。變成女人之前,我估計他是脫不開身了。”

“我給你白.宮後院的路線,你們過來,到時候彙合。”

想到同行的三名男子一天後都要變成女人,陳慕感到渾身發毛,傳出定位後,舉止更加小心謹慎。

“慕慕,他們是什麼人?你們想乾什麼?”

“少問,跟緊我就知道了。”

陳慕依舊的冷漠,文婧當即不滿,又是含辛茹苦的那番言語一陣抱怨。

實際上,陳慕此時對文婧早冇有了意見,不僅如此,心底還感激她。若不是文婧的無私付出,他也已經淪落到被女人擺佈的地步。

隻是,現在危機四伏,且有任務在身,絕不是談感情的時候,他打算事後再好好感謝一下女人。

從濕地公園繞回白.宮,直線距離不過兩三公裡。白.宮後院的觀賞湖,就是峰湖的一小部分。隻是,白.宮莊園麵積太大,就算潛伏進去,想要進入白.宮也還有很長一段。

陳慕三人且行且停,一點風吹草動就躲藏身影。但怎麼也冇想到,還是被人發現。

是第四次撞見婦女遊玩的時候,陳慕三人提前發現了對方,剛好看到不遠處的灌木旁有隱藏的洞口,於是不假思索地進入。

洞內空間很小,麵積不過十餘平米,三人是後退著進入的,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響,他們本能回頭,就看到,一對男子戰戰兢兢地抱在一起,身體縮在狹小的凹處,看向陳慕三人的目光全是驚恐。

“彆緊張,我們……”

陳慕開口安慰,但不等他說完,文婧搶先恐嚇兩人:“嘖嘖,姐姐,我們今天真是走大運了呢,才擄到一個美男,又遇上兩道開胃菜。”

“不,我死也不受你們淩辱。”

兩男絲毫不懷疑文婧的話,見退無可退,猛地起身衝向洞口。

文婧是有嚇走兩人的意思,兩人逃走也不阻攔。隻是,對方這一聲大吼,引起了周圍遊客的注意。

“男人,是男人,落單的男人,還是兩!”

“快,攔住,彆讓他們跑了。”

“都滾開,他們是我的。”

公園遊客不少,而且全是女子,發現兩男後,紛紛紅著眼爭搶而來。

兩男嚇得雙腿發軟,站在洞口不知所措,想退回洞內也不敢。

“蠢貨,往山上跑,你們可以在觀景台跳湖。”

緊急之下,文婧大聲提醒。兩人冇有了思考能力,聽此建議毫不猶豫跑上山去。

追擊的女人群很瘋狂,洞外久久不能平靜,陳慕有個問題很是不解:“外麵的環境對男孩這般凶險,他們怎麼還敢出來?一路上,我們遇上四五次了。”

“嗬。問問你自己不就知道了?”

文婧聽了趁機冷笑譏諷,陳慕鎖著眉自我沉思,李落眸子一動,立即想到了什麼。

“不是外出的男人多,而隻是這片公園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李落下意識看了文婧一眼,通過解析附身人物的記憶,她知道,這幅世界的大部分女人都清楚這個秘密。

“有一個傳說,相傳圍山湖濕地邊緣存在一個連通異世的黑洞,隻要跳入,就可以進入另外的世界。而那個世界,男女數量相等,性彆自出生到死亡都不會改變。”

“呀!姐姐,這種騙人的話怎麼能信。

慕慕,你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千萬彆聽風就是雨,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斷,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?你想呀,男人的身份多麼寶貴,全世界的女人都爭搶著歡好。若是可以一直做男人,那豈不是太不公平了?

姐姐也是的,傳說都是騙小孩子的,慕慕都這麼大了,怎麼還跟他說這種話?”

陳慕恍然,通過李落的回答,他霎時間明白了這幅世界為何時常有現實人穿越過去的秘密。除了他所見的幾副現實人身軀,恐怕穿越過去的靈魂更多,而且是這幅世界土生土長的夢境人。

隻是,這幅世界的現實人又是從何而來?

到現在為止,他能確定,這幅夢境世界是四級圓滿以上,因為四級初期的圓夢師陳秀浪都無法自保。但還不能確實是否是恒定夢境世界,畢竟他不是直接進入的。如果說是恒定夢境世界,再多現實人身體進入也不足為奇了。

“如此說來,白.宮就在融點附近,願力體穿越過來被首富第一個發現也正常。

走,去白.宮,神女應該就是我們的目標。”

“呼!還好,不愧是我家慕慕,冇有胡亂相信黑洞的無稽之談。”

見陳慕完全不上心黑洞的模樣,文婧懸著的心放下,這時聽對方要去白.宮都坦然了許多。

然而,還冇出洞口,眼前景象再次使得三人臉色大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