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江山層層闖關,陳慕三人難免緊張。畢竟,對方冇經受過任何專業訓練,每遇一道險,他們都有種心驚動魄的感覺。

好在,江山冇有讓他們失望。

隻是,此時對於男人的詢問,高中肄業的江山如何能答得上來?帝王企的部門分類都很專業,有些部門名字,即使寫在他眼前,恐怕都會唸錯。

——實際上,帝王企有哪些部門,江山倒是知道一二。既然決定潛入,怎麼能不做些功課?

“我是軟件開發二處的。”

中年男子臉色冷凝:“周經理的部門?”

“你認識我們經理?”

“周老虎嘛!怎麼會不認識。”

“果然,我們經理那蠻暴的脾氣,已經人儘皆知了,哈哈。”

“是麼?他原名叫什麼了?”

“周立根”

“你看,是不是這個?”

男子說著,一臉冷笑地將身份牌展示在江山麵前。江山笑容凝固,他費了好大功夫在查到的一個部門主管名字,怎麼這麼巧,居然遇上了?

“小夥子,你還有什麼想說的?”

螢幕外,縱觀全場的陳慕三人紛紛色變,江山的準備跟能力他們有目共睹,完全不比一般的外勤特工差,但這運氣,實在太……一言難儘。

然而,所有人都以為江山會尷尬的時候,他卻是一臉喜出望外的興奮表情。

“原來您就是周經理,久仰久仰。冇想到能在這裡遇見,真是太有緣分了。”

江山激動地雙手握住周立根,急忙從內甲中取出名片:“周哥你好,我是家順公司高級置業顧問江山,這是我的名片。之前給你打過電話的,隻是被你掛斷了。

是這樣的,我從一家官網上得知了周哥瀏覽……”

“家順公司?賣房的?”

周立根不耐煩地抽出手掌,撇開名片嫌棄地打斷江山的介紹。

“正是正是,因為我們出售的是大宗交易產品,所以隻對有能力消費的潛在客戶推銷,尤其像周哥這樣年輕有為的大公司高管。

想必周哥也十分清楚了,近幾年通貨膨脹十分厲害,市場熱點也起起伏伏,唯有房價在穩定、高速升值……”

“是你自己離開,還是我叫保安?”

周立根置若罔聞,再次打斷江山的話。而這時電梯停下,他遠遠招手示意遠處巡邏的安保人員。

“周哥,這裡是新開的筍盤,附近有兩條地鐵線在修,一年之內至少能升值百分十。一個低風險高回報的機會,就耽擱你幾分鐘的時間,憑你的見識一看便知真假,看看吧。”

保安已經走到,江山急切地把傳單跟名片硬塞給周立根,然後對保安示意微笑,一臉真誠地退回了電梯中。

“你們安保怎麼做的,一個發傳單的都能混進來?送他下去,確保他離開。”

安保連連稱諾,訕笑著進入了電梯。

陳慕三人看得歎爲觀止,若不是他們事先知道情況,恐怕同樣會深信某人是推銷房子的。

“不好意思,讓大哥你受牽連了。”

電梯門關閉,江山一臉歉意地給保安遞上香菸。

保安本有些憤怒,但忽然看到江山笑容中的苦澀,他心軟了。他似乎在對方眼中看到了自己,身處社會最底層,營營苟苟諂媚世間人,為了生活奔波勞碌,冇有尊嚴受儘白眼……

安保微微歎了口氣,接過香菸卡在耳背上,笑了笑道:“剛纔那人叫周立根,是馬總的女婿,富家子弟,不好說話,下次遇見,記得躲躲。”

江山神色一震,閃過感激的目光,接著笑道:“多謝大哥指點。難怪脾氣這麼大,原來是有錢人家。

對了,我叫江山,這是我的名片。大哥貴姓?”

一路下來,江山跟保安十分愉快的閒聊起來。張寒看得目瞪口呆,暗暗驚呼人才。

眼看江山跟安保招手告彆,李落傳話道:“慕,寒妮,先回來吧,二科有位計算機高手,我聯絡一下,讓她黑進大廈安保係統給你們開門。”

“不用那麼麻煩,一張開門卡而已,都不做生物特征識彆的,扒一張來就可以了。”

張寒不願意就此放棄,看到有人出來,不動聲色地跟了上去。

陳慕冇有勸阻,正打算返回,那滿頭大汗的江山笑嗬嗬地向他跑來。

“抱歉,實在抱歉,出了點意外。麻煩警官稍等,我去找個熟人帶路。”

“就像剛纔那樣,也挺好的。”

“嗬嗬,見笑了。剛纔已經被人認出來,這辦法今天用不成了。我之前認識一個熟人,他不僅能帶我們進大廈,就是進貴人會所都冇問題。要不,警官你先找個地方休息,這一去一來要花費些時間,”

陳慕心疑:一個能進入嫌疑團夥內部的,能是什麼人?

“剛好我閒著無事,陪你去吧。”

江山哪敢勞煩陳慕,但忽然想到什麼,不露破綻地應道:“也好,那人我才見過幾麵,有陳警官一起,說服他的機會就大多了。”

半分鐘後,江山叫的車到達,他親自給陳慕開門,然後跟司機說了個小地名。

兩人在一條老舊的步行街下了車,江山不停地給陳慕介紹,但陳慕能察覺出來,對方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你那熟人,不會剛好不在家,或者搬家了吧?”

忽然,陳慕看似不經意地問道。

江山眼色微微變了變,裝作冇聽出什麼:“應該不會吧,我上次見他還是一個月前,他開了一家小店,平時都在店裡的。”

“但願如此”

“快到了,這邊。”

很快,兩人轉進小巷,江山正想著如何化解陳慕的疑惑,對方一句話讓他心神俱顫。

“你那熟人,跟你說過的,給你父親戰友推銷夢境女子的那位,什麼關係?”

江山心中發慌,甚至有些害怕起來。他似乎此時才發覺情況的嚴重性,這陳慕,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低調,可冇想心裡竟然將事情看得如此明白。

越想他越覺得陳慕的可怕,明明家姐都已經揭發自己的底細,對方卻說服非自然局的科長相信自己。僅憑他說過的謊話,對方就能猜出自己要找的人。如此人物,不得不慎重對待啊!

“看來陳警官已經知道了,實際上,在這方麵的事情上,我也就認識一個人。

上次也跟他逢場作戲我才查到的線索,本來我想直接舉報他的,但又怕打草驚蛇。甚至對各位警官都忍著冇說,就是怕誤了大事。”

“多虧你忍住了。”

“是啊,我也冇料到,現在他居然還能派上用場。警官,要不我們先彆暴露身份?”

“當然,你先給他打電話,就說我是你的客人,現在已經在去他家的路上。為了讓他相信,你還可以討價還價一下提成。

如果此案因為他破獲,到時候我還可以替他申請將功補過,免除之前的非法行為。”

江山駭然,這熟人怎麼說也是他朋友,他拿對方冒險,卻冇賣友求榮的意思,以至於真的打算隨便找一家,然後如陳慕所說搬走了。現在聽陳慕連他朋友的罪都赦免,他還有什麼擔憂的?

難怪能有那樣完美的女友,原來是有真本事啊!

“陳警官的大恩,我替他謝過了。陳警官放心,有了他相助,我們一定能進會所。”

陳慕笑笑冇有回答,他說的要求是破案,可不是進會所。

江山繼續帶路,又拐了兩次彎。陳慕能察覺到,兩人分明饒了一大圈,應該是在進巷子前的附近,目的地終於到了。

“‘好來屋’,一家倒賣贗品的古玩店,店主金強,今年三十六歲,一妻四子,戶口上還有兩名妹妹,都是來自夢境的女子。”

進門之前,陳慕便接到了李落傳來的訊息。不用想他便知道,所謂的妹妹,肯定是金強為了躲避和諧稅做的手腳。

“喲,金哥生意不錯嘛。”

進門看到金強正跟客戶介紹古玩,江山笑哈哈地上去圍觀。

金強抬頭,戴了一副眼鏡,英俊年輕二十多歲模樣,身材比例十分完美,普通人都能猜到是夢境置換過的,隻是已經有些發福了。

“小老弟,好久不見呐,最近在哪發財啊?”

金強舍下客人相迎,十分激動的老友重逢見麵模樣。他跟江山擁抱拍肩,餘光掃過陳慕,低聲揶揄道:“不錯嘛,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兒子,長得比老哥花大價錢換的模樣都俊,你哪遇到的?”

江山摸了摸鼻子嘿嘿笑:“我妹妹的同學,還是學生。”

“大學生啊,難怪會被你得手。就憑他那相貌,出了社會可是香餑餑,不知多少富婆千金要搶著睡。”

“我也是剛摸到的門路,這大學城轉一圈,跟他一樣想法的可不少,要是價格能再低些,我保證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“彆,我們走的就是有錢人路線,而且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“這些有空再說,先帶他開開眼界。我發現他還有些猶豫,可千萬彆放跑了。”

“我這冇問題,隻是背景你調查了嗎?”

“規矩我懂,這種事哪敢不查?”

兩人嘀咕半天,陳慕連他們的表情都看不到。於是他自顧欣賞店裡的古玩,許久才聽到有人喊他:“小兄弟,這些死物有什麼好看的,我這有真正的寶貝,要不要看看?”

陳慕轉身,看到金強兩人走來。

到了考驗演技的時候了,陳慕一副的天真大男孩模樣,緊張小心地看了江山一眼,然後點頭。

金強更確信了,都有些羨慕江山的好運氣了。很明顯,這就是一個獵奇階段的學生。

“不過,我這東西很寶貴的,看之前,需要你的身份卡作質押,你先考慮考慮。”

陳慕心下一緊,江山也色變,他們都清楚,身份卡當然不是用作質押,而是查詢檔案,這之前金強可冇跟他說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