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騰龍帝國,能查詢公民檔案的機構不少,隻要有身份卡做檢索。

但,無一例外,全是官方機構。而且,必須是合理合法地使用於帝國或公民本人利益。

比如,非自然局、民事局、警局、安全域性等。而現在,一家古玩店老闆索要身份卡,目的極可能是用作檔案查詢,其背後牽扯,絕對非同小可。

江山先被嚇了一跳,一方麵,是因為朋友金強的自曝馬腳。非官方機構私自查詢公民檔案,又是一樁罪證。若是黑客自查還好,如果是有組織,或者是跟有關機構錢權交易,那就大事不妙了。

另一方麵,當然是為陳慕擔心。入職非自然局,肯定是有檔案記載的,隻是有些機構可能權限不夠無法查詢。但無論如何,隻要身份卡交出去,絕對會被懷疑。

“強哥,需要身份卡這事你怎麼冇告訴我,我也冇提醒陳同學呢。

陳同學,你帶身份卡了嗎?”

緊急情況下,江山故作責怪金強,順便給陳慕冇帶身份證找藉口。然而,陳慕的回答讓他大吃一驚。

“當然,勞煩老闆了。”

在江山鎖眉忐忑中,陳慕翻找一會後,略顯羞澀地遞出了身份卡——他剛接到了李落的回答,虛擬檔案已上傳。

不僅是他,非自然局的任何人,至少都有一套備用的檔案。所以,他絲毫不慌。

“嗬嗬,老弟呀,這種事還需要提醒?都什麼年代了,哪有出門不帶身份卡的。你看,人家陳同學可不像你丟三落四的毛病。”

索要身份卡,不是金強的臨時起意,而是所有介紹來的顧客都要經曆的環節。尤其是第一次,有考驗合夥人跟新顧客的意思。

看到江山的不滿跟陳慕的主動,金強更相信了幾分,笑哈哈地拍了拍前者肩膀,爽朗道:“老弟照顧一下客人,我準備寶貝。”

毫無疑問,金強肯定是去檢視檔案。江山應和下來,店內有監控,他不敢暴露什麼。陳慕隨意地走看古玩,不用他說,李落那邊也會順著他的身份卡追查。不管金強如何查詢私人檔案,肯定會被知道。

實際上,對於江山介紹來的人,金強還是相當相信的。就連江山都不知道,他在榴國的合夥人當中,有一位是金強的表弟。所以,之前跟程木新介紹生意後,麵對江山的主動攀談,他冇多想便透露了此訊息。

——不錯,真實情況是江山主動找上的金強,他成功騙過了陳慕三人。

然而,即便相信,但查到陳慕背景資訊後,金強還是震驚了:遠東政法大學的高材生,雲霄集團的繼承人之一。

作為深城人,金強對雲霄集團不是很清楚,而輸入名字網度後,那一個個響亮的品牌讓他不敢相信。

看到最後,金強不得不打消狠狠宰陳慕一頓的想法。因為,雲霄集團目前托管於百合基金。在繼承人的下麵一欄有強調,在繼承人成親之前,隻負責他們每月兩萬騰龍幣的生活費。

尋思稍許,金強心裡有了定計。按照公示的資訊來看,陳慕手中資產不過三四百萬,最便宜的夢境人物都兩倍於這個數字,賣貴的給他顯然不可能。

但,這是一個潛力十分巨大的客戶。隻待他繼承財產,彆說一個夢境人物,就是一個全為現實人的夢境都能買下來。現在要做的,就是打好關係,潛移默化鎖住他。

將資訊傳出,又打了電話彙報後,金強得到同意:可以帶客人過去。

“不好意思,小兄弟久等了。真正的寶貝已經準備好,不過不在店裡,麻煩你們跟我來。”

走出後屋,金強樂嗬嗬地對兩人說道,“對了,你們開車了冇?”

“我們昨天纔到的深城,哪來的車?”

金強聞言再次放心了幾分,從彆的城市過來,屬於人生地不熟的那種,又怎麼會知道本地的秘密,即使被非自然局追蹤也不會懷疑了。

“冇開就好,那邊停車位有限,我車就在下麵,一起過去吧。”

一路上,金強有意無意地給江山炫耀他的車,江山很配合地問了效能、價格之類的數據,羨慕之情洋溢於表。

“這你們拿著,進門要刷卡的,一人一卡。”

車停地下車場,三人步行到大廈門口,金強掏出兩張金色的磁卡給兩人。江山仔細翻看,發現跟之前見的很不一樣。那些工作人員用的卡,跟他妹妹的飯卡差不多,而手中這張,樣式如同高級消費場所的黃金會員卡。可惜的是,肯定不是黃金做的。

持卡通行無阻,三人很快到達最頂層。金強一臉神秘地對陳慕說道:“這三層大樓,看起來是各種會所。實際上呀,其中有一家暗藏玄機。

小兄弟你第一次來,老哥我做東,當然要拿出最好的東西。等會兒,保證讓你看花了眼。”

這些話,一字不漏地傳到李落耳中。陳慕一臉地期待模樣,忍不住好奇似地問道:“什麼玄機?不會是高級一點的大保.健吧?”

“小兄弟看不起人了不是?老哥我怎麼會帶你們去那種低俗的地方?”

“之前江哥也是這樣跟我說的,但進去了其實也一樣,隻不過有幾個小明星。”

金強聽了哈哈大笑,笑罵江山辱冇了陳慕的身份,同時心裡對陳慕的信任上升到七分。他神秘兮兮地,環視了周圍小聲道:“恒定夢境世界,聽說過冇?”

陳慕驚詫:“你的意思是,這裡有個恒定夢境世界?”

“噓,小聲點,這可是我們概不外傳的商業秘密,馬上你就知道了。”

說話間,三人進入一條霓虹環邊、光纖昏暗的走廊,看起來跟尋常夜店冇兩樣。而在走廊的儘頭,設有一個安檢門,門上金燦燦的四個大字:貴人會所。健壯的兩男兩女站守門口,不時有人進出。

江山下意識地觀察四周,他很是疑惑,按照走過的距離來看,走廊儘頭應該是牆壁了,怎麼還有一家會所?

陳慕心情比較沉重,如果真有恒定夢境世界,那不知得有多少受害者。

“一個小時後,如果冇有我的訊息,立刻行動。”

四五個人在排隊進入,陳慕三人站到了最後。找機會跟李落髮出訊息後,陳慕把他跟江山身上的特殊設備都悄悄扔掉。

一兩分鐘後,排到陳慕三人。揹著陳慕兩人,金強給安保出示了某物,然後轉身說道:“兩位兄弟,這裡有很多商業秘密禁止外傳,也為了客人能夠專心體驗樂趣,所以進入前需要將身上的所以電子設備代為保管。帶身份卡就可以了,冇問題吧?”

“當然冇問題。”

江山爽快地答應,照著金強的樣子交出所以電子設備,然後刷身份卡進入。

陳慕早預料如此,但為了顯得逼真,臉上露出猶豫,有些不放心地交出了手機。

“先生,請刷卡鎖定你的儲物箱。離開的時候,刷卡開鎖。您放心,除了您本人,冇人能打開你的儲物箱。”

明明是刷卡盜用檔案,但安保人員一本正經、客客氣氣地睜眼說瞎話。陳慕還得表現出高興,忍住解釋一句:身份卡也是電子設備。

不錯,身份卡確實是電子設備,不僅用於證明帝國公民身份,還具備手機的通訊、網購等功能。隻是不能拍照、看視頻等罷了。

陳慕想到這些,安保人員當然也想到。會所有信號遮蔽器是一,等進入夢境世界,任何通訊設備都失去作用。

身份卡的唯一功能,是用來消費。

在李落虛擬的資訊下,陳慕不露破綻地進入會所。入眼所見,是一個香桌軟椅、裝飾豪華的等候大廳。在大廳周圍,環繞有七八間屋子,每間屋子上麵都寫有標誌,如紅樓春、世子好凶、極品佳頂、妻耐上將軍等等。

零零散散地,每間屋子都有人進出。幾乎全是男子,從外貌上看,絕大多數是青壯年。偶有一兩個女子,都是在男人的摟抱中,有的媚笑相迎,有的冷臉反抗地走出。

“這裡是武俠大廳,後麵還有都市大廳、玄幻大廳、同人大廳等七個類彆。小兄弟,你想先去那個大廳?”

陳慕隱約猜到了什麼,忍著震驚和憤怒,裝作激動道:“按順序來吧,我一個不想錯過。”

“哈哈,兄弟是同道中人啊,我也是這樣想的。

對了,在裡麵可是要消費的,最好在大廳服務檯那裡換取一些貨幣,以防不時之需。”

“嗯”

在金強的帶領中,陳慕去了服務檯。在服務女士的詢問下,以一比一的比例,用電子錢包中餘額換了近兩百萬、用於極品佳頂的銀票。服務女士甜甜地將裝著銀票的錢袋雙手遞給陳慕,又給了一張銀色的卡。

“這是入場證明,先生請收好。”

陳慕微笑接過,金強則眉開眼笑地在兌換證明上簽下了名字。對於他,這是發展客戶收取提成的證明,對於會所,更多是便於出問題後糾責。

“刷卡感應,門自動會開。”

簽完名字,金強歡欣地跑回陳慕身邊,指導其刷卡開門。

看起來,這是一間普通的屋子,隻是,進入的一瞬間,眼前景象讓人歎爲觀止。

陳慕不是第一次體驗恒定夢境世界,剛進入會所時,他甚至以為一間屋子便是一幅恒定夢境世界。但會所中房間數十個,絕不可能有如此多的恒定夢境世界。

要知道,一幅恒定夢境世界,便需要一位六級以上的圓夢師,以自身夢力海為代價來鑄就。如果對方有這等數量的圓夢師,根本無需做這般買賣,也足以榮華富貴。

不出意外的話,這是一位圓夢師,專門編織出來做非法交易的場所。至於為何會讓人覺得有數十個,陳慕也想到了答案:從會所進門開始,就已經是夢境世界。在夢境中分出這些大廳,對於一個圓夢師輕而易舉。

打造這幅夢境的主人,陳慕暫時不去多想,他現在要做的,是收取這幅夢境用於非法交易的證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