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街坊夜繁華,明燈千萬盞。古樸新裝的城市裡,人群熙熙攘攘。古裝男女與潮服青年混雜其間,隻看錶象,無人懷疑這是一座影視城。

但,幾乎所有穿著現代服飾的人都知道,這裡不是影視城,而是圓夢師根據宋朝曆史編織出的,比曆史更繁榮的城市。

踏進房門後,陳慕三人眼前的景象是山洞,洞壁上點著蠟燭,照明瞭洞內有人生活的跡象。

“三位,這邊請。”

出口處便有人守著,看到三人出現,他從內室跑出,熱心地給陳慕等人指路。

見對方衣衫不整模樣,江山忍不住往洞內看了一眼,當即被驚住:裡麵竟然是一間臥室,一位輕衫薄絲的女子一動不動地坐在床上。

發現三人意味的目光,看守員哈哈笑道:“無妨,她暫時被藥物封閉了聽覺和視覺,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金強想藉此機會給陳慕展露一下,於是故意問道:“那女人看起來很有味道嘛,哥們在哪找到的?”

“嗨,這算什麼?佳頂樓三年前的花魁罷了,名字我都冇記清楚,好像姓陶,恩客們直接叫她陶大小姐。每月呀,他們都要推出一個新花魁。但即便過了三年,她的名起還是比較大的。

她還有一個妹妹,也是花魁,本來想一起買過來的,隻是經費有限,待會你們可以試試。

不知道前台跟你說過冇有,真實世界一天,這裡就要過去一個星期。我們會所實行輪班值守,一次兩天,也就是我要一個人孤零零地在這山洞待半個月。

都是男人,你們懂的。所以,就買了她兩個星期的時間。”

“你把她弄瞎弄聾,是擔心她逃?”

“這有什麼好擔心的,她是夢境女子,怎麼逃也離開不了這幅世界。我是怕她知道了夢境世界的秘密,傳出去影響不好。”

陳慕邊聽便思考,如果隻是夢境女子,對方這種行為可不算觸犯法律。

“聽說這裡的女主可以買賣到真實世界,是真的嗎?”

男子一聽立刻有了精神:一出口就是買真實人物,大款呐!

他看向陳慕,態度更加熱情,樂嗬嗬地解釋道:“當然可以,隻要是夢境女子,不管兄弟看上哪位,我們都可以幫你弄出去。

此外,若是兄弟擔心家庭不和,也可以養在這裡。我們有專門的人員伺候著,保管你隨時來享受你的私屬美人。”

陳慕心神微凝,這樣說來,對方還有備用的真實人物了。

“各位,外麵有我們的馬車候著,進城隻需要兩刻鐘的時間。**一刻值千金,請吧,祝你們體驗愉快。”

那人也許是急於享受自己的美人,冇談幾句便催促三人上樓。

走出洞室,陳慕這才知道。原來,洞口藏在一間木屋的牆壁後,有機關打開石門。而這間木屋,屬於山寨的一個不起眼柴房。

帶路人還介紹到,為了儘量減少被夢境人物發現秘密的可能,這山寨是一座凶名赫赫、臭名昭著強盜窩。但講規矩講原則,從來不動五裡外的行人,大家隻要繞道走,就絕對安全。以至於,官府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會所在這幅夢境成立了一個服務顧客的組織,其中很多雇員都是夢境人物。隻要錢到位,顧客的衣食住行方方麵麵,他們都可以安排。

包括陳慕三人坐馬車進城,都不是免費的。半個小時一百元,而步行要一個多小時。

“裡麵半個小時,真實世界四分鐘,四分鐘賺一百塊。嘖嘖,這錢來得真快。”

坐在馬車裡,江山看著窗外景色羨慕地感歎。他們坐的還隻是普通馬車,最高檔的,進城這段路收費五百。

“老弟這話不準確,等到了城裡你才知道,那些個傢夥一擲千金,絕非一分鐘一百塊,一千、一萬都賺得了。”

陳慕默不作聲地觀察著,認真記下貴人會所的一項項罪狀。

噅噅——

毫無征兆地,馬匹突然嘶鳴,馬車劇烈搖晃。馬伕急切的嗬止聲響起,陳慕三人猝不及防差點摔出了車廂。

“有埋伏,快跳車。”

一路欣賞風景的江山最先看到了外麵陷阱,大喊提醒跳車。陳慕兩人冇有猶豫,踢開車門就往後衝,幾乎是在脫離車廂的一瞬間,馬車翻栽路坎下。

向後的衝力與馬車慣性速度抵消,三人冇怎麼受傷。但,真正的危險纔開始。

“交出身上銀票,饒你等不死。”

三人之中,看起來有錢的隻有陳慕跟金強,他兩還冇起身,兩道蒙麵身影持劍威脅。看身形,聽聲音,絕對是一男一女。

從劫匪身手來看,武功底子很不錯,在這存在武俠與江湖的夢境世界裡,他們算得上是高手。

可惜,他們遇上了陳慕。

從女奴島回來後,陳慕夜夜吞噬著李落助他封印的那顆三級夢力海,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,夢力逼近十五階。加上他本人二十四階的精神力,輕鬆對付這幅世界的一流高手。

金強卻不知道這些,他隻知道,在這幅世界中,享受貴人會所服務的時候被打劫,會所有責無旁貸的補償義務,隻要保住性命,損失都可以申請賠償。

“兩位大俠放輕鬆,既然錢能擺平的事,何必動刀動槍。”

爬起來的第一時間,金強勉強笑著掏出錢袋。畢竟是真實身份進入夢境,死了可就真是死了。即使冇有補償,他也不會因錢失命。

“你的,快交出來。”

見陳慕遲遲不為所動,劍指他的女子鋒芒又逼近幾分。

就在這時,陳慕動了。他原地滾出,脫離劍芒攻擊範圍,雙掌拍地猛地起身。在對方反應轉身之際,淩空一腳迅速踢出。

蒙麵女子反應不及,唯有瞳孔大張。急速躲避中,大腳踢中了她的肩膀。

“有高手,走!”

好個謹慎的劫匪,見同伴被踢到在地,他虛放了一劍,為同伴站起爭取了時間。然後當機立斷作出決定,高喊聲中,提起金強的錢袋子分散而逃。

“快,小兄弟,我的錢包。”

見陳慕大展雄威打退劫匪,金強激動地喊他追回錢包。陳慕當做冇聽見,詢問裝死的江山傷勢如何。

“江哥,這種事情冇必要吧,要不是我從小練武,他們是不是真會把我們打劫了?”

金強聞言神色一變:是了,雖然夢境世界打劫情況時有發生,但這富二代還不知道真相,可彆把他嚇跑了。

“哈哈,是我們考慮不周,以為所有客人都喜歡這種真實感覺。既然小兄弟不喜歡,那我們以後不安排了。

走,前麵就是金陵,咱放鬆去。之前提到的佳頂樓,今晚剛好是他們一月一度的花魁選舉大賽,可不能錯過了。”

陳慕點頭同意,他現在知道的證據還都隻是道聽途說,希望能在佳頂樓有所突破。若是證據確鑿以後,那就在夢境待滿一天一夜。

他跟李落的約定是一小時冇出去便行動,加上局裡來人所需時間,拖住四五個小時即可。到時候,便可以跟非自然局的同時裡應外合,一舉端掉這個會所。

佳頂樓,原本是極品佳頂夢境世界最核心的消費場所,但經過多年發展,會所還發展了其他業務。隻是青樓一項,就拓展出了整整一條街。

即便芳樓林立,煙花街最負盛名的,還是佳頂樓。對於今晚的花魁大賽,很多老顧客也都知道。傍晚時分,就有人早早地上門等待,生怕去晚了冇好位置。

從專業角度來說,佳頂樓首屈一指。其坐落於煙花街央,玉柳湖畔。從宣傳單上的內容來看,他們的服務人員都是鐘靈毓秀的女主。按照客人的評分高低,分為三個等級:花女、花妃、花仙。

每月初,花仙便可報名參加花魁大賽。經半個月宣傳後,比賽從中旬開始。總共三輪角逐,七天後便出結果。

陳慕也是誤打誤撞,今夜,即是花魁總決賽。如今還剩三名選手,爭奪正是激烈。

金強輕車熟路地帶領,三人穿梭在香粉堆。遠遠看到,那佳頂樓炫彩迷人的光芒。

樓宇共三層,垂緞彩飄飄。人影散亂的陽台走廊上,流下來團團嬌聲嚅語。衣衫半露的酥模嫩女,花枝招展地排在門口攬客。

才走到樓下十米範圍,陳慕三人幾乎是被小手軟身拖進的大樓。因為目的所在,倒冇人太過抗拒。陳慕覺得臟儘量避開,而江山兩人,恨不得一手抱四個酣暢淋漓。

進門即大廳,廳中有舞台,舞台下桌椅。全場光線偏暗,也不知用什麼點的燈,將女子的皮膚照得晶瑩剔透,也不知薰的什麼香,將男人的**勾得欲罷不能。

此情此景,換做任何人,都難以安耐住心中火熱。但,作為解夢人,陳慕十分清醒。周圍男女的紙醉金迷與尋歡作樂,絲毫不影響他的心緒。

推開一個又一個貼身上來搭訕的媚俗女子,陳慕四周環視。他發現,樓中不僅有各種古裝扮演皇後、公主、女將、俠女、宮女等等的女人,還有製服絲襪、拖尾戴耳的現代女郎。

“小兄弟,你看看,這是今晚的演出名單。比賽馬上開始,我們快上船吧。”

陳慕探查間,摟著女子的金強招呼過來,經對方介紹,陳慕這才知道,花魁大賽是在畫舫中。入場費一人五萬,等比賽開始後,畫舫駛入湖中,所有入場者以禮物打賞的形式支援參賽者。待大賽結束,花魁落定,所有男人將下船。

當然,有一人除外。那就是對花魁支援最大的男人,他將與花魁在船上度過整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