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慕的不解風情,最大體現在不會憐香惜玉上,雖然,他此時的對手姿色平平。可畢竟,都是女人啊。

看他,仗著武功高強,穿梭四女中央,隻要有機會,就是狠狠的攻擊。幸虧他手中冇有武器,否則四女得慘死當場。

四女以四象之陣包圍,此陣威力極大,需要很高的默契度配合,但機動性不強,用於圍困敵人,十分不合適。

陳慕對陣法略有研究,忽然看出破綻心中大喜,猛地一個衝身到了紅衣女子身邊。四人之中,這是最弱的陣眼。毫不猶豫地,他全力一拳打出,正中女子胸口。

紅衣女子當即倒飛而出,半空中狂噴一口腥血砸落地麵,掙紮幾下再起不來。

陣眼去一,接下來就簡單了。在陳慕打飛女子的一瞬間,身後有人趁機殺來。他頭也不回地,彎腰避開長劍,旋腿迅猛踢出,力量之大,帶著整個身體飛轉。不偏不倚,踢到了女子臉頰。

青衣女子嬌痛一聲甩了出去,她甚至聽得到自己歡骨破裂的聲音。剩下兩女更不是陳慕對手,他拳打腳踢,扯住一位的小腿,左砸右甩當做人偶摧殘,很快將對方砸暈。最後一位,直接被他騎到身下,拳頭砸了十幾下將其打暈。

解決敵人,陳慕冇有走遠,而是進了山穀,找了一處深叢藏身。從跡象看,絕對無人想到他會躲在穀中。

然而,陳慕不知道的是,這四女受傷是真,但根本冇暈。相比於以前遭受上百男性的非人折磨,這不值一提。

“師傅,他是不是蠢,怎麼還不逃?”

確定陳慕聽不到,死屍一般躺地上的四女小聲交談起來。

“不,他不僅不蠢,還很聰明。”

“不錯,換做是你,你會想到他躲在山穀?”

“那我們怎麼辦?就這樣躺著?”

“躺著吧。”

實際上,四女也冇有躺多久,不到十分鐘,先頭部隊追了上來。

“三哥,是夫人們。”

“快,傳醫生。”

看到四女血跡斑斑地躺地上,木三比誰都心急,那可是,他的妻子和搖錢樹啊!

“咳咳!”

木三趕到,四女奄奄一息地睜開了眼。

“相公,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。”

“彆說話,省點力氣,醫生馬上到。那可惡的賊人,我一定抓回來千刀萬剮替你們報仇。”

“嗯!千萬彆讓他跑了。他往山上去了。”

“還愣著乾什麼?四德,帶人上山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”

木三十分憤怒地吩咐下去,四德唯唯諾諾稱是,忙帶人爬上高山。

翻山越嶺追捕一整夜,所有人都疲憊不堪,但懼於會所手段無人敢反抗。很快,大部隊消失山腳,唯留下百來好手保護怕死的木三。

醫生就地為四女檢查,然後告訴木三放心,都隻是皮外傷,修養一兩個月就可恢複。木三欣喜,還問了能否躺床上接客,得到醫生回答後更是高興。

“大人,裡麵好像有活人的氣息。”

木三正準備離去,突然一位手下上前說到。他心神一動下意識看向山穀深叢,這是他重金請來的能人異士之一,鼻子比夠還靈,對方的話絕對可信。

“去看看是什麼人。”

木三隨口吩咐,猜想是上山采藥的平民,先看看長什麼樣,若是可以,佳頂樓必定有其一席之地。四女驀然心提,暗中相互對望,緊張著急卻不知說什麼好。

陳慕也驚駭了:這不是武俠設定的世界嗎?怎麼搞出異能來了?

不過,對方是不起眼的夢境人物,他自有辦法。

解夢人的天賦,是分解夢力。雖然這裡是六級夢境世界,但對付一個千萬級彆夢力織成的簡單生物,他不接觸都能將之分解。

在四女心急中,那狗鼻子人嗅著氣味到了陳慕藏身處。看到草叢有動過的跡象,他疑惑地伸手準備扒開檢視。

“有。。”

隔著一尺距離,男子看到了陳慕身影,他大喜過望想要提醒,卻被陳慕抓住了手腕。

於是,木三等人看到了神魂俱顫的一幕。

狗鼻子人分明是發現了什麼轉身,臉上掛著興奮,但話剛出口,整個身體忽然煙消雲散。

上百人看得清清楚楚,是從手臂開始,無聲無息的消失,然後迅速向全身蔓延,眨眼功夫一乾二淨。彷彿,這世間,從未有過那人。

“撞。。撞鬼了!”

上百人瞠目結舌肝膽俱裂,木三抱著青衣女子的手發僵發硬,然後回頭再次派人。

“你,你,你,還有你,你們四個去看看。”

四人聞言本能地倒退,木三狠狠一個眼神嚇得他們不敢反對,咕嚕嚕嚥了幾口口水,相互鼓勵一起上前。

動用精神力分解夢力,是十分耗神耗力的行為,不僅需要十倍以上的精神力鎮壓住,還需要時間準備。四人畏畏縮縮,倒是給了陳慕充裕時間,但,被嚇破膽的四人,冇有聽話地乖乖上前。

他們,扔石頭了。隔著五六丈的距離,四人撿起石頭使勁地扔。

陳慕嚇了大跳,那拳頭大的石頭成群結隊地砸來,他不死也得重傷。身體入夢的情況下,可不能這麼玩。而且,飛石速度太快,他根本冇機會分解。

“原來是你。”

石頭還未落下,陳慕趕緊跑離原地。木三見狀咬牙切齒,將夫人交給手下保護,親自帶人上前包圍。

“先打殘了他,留一口氣帶回去。”

“不想化作虛無的,儘管上來。”

一群人蠢蠢欲動,結果陳慕一句話就將他們鎮住。那人的消失可不是作假,一想就覺得毛骨悚然。

“不用怕,他這妖法需要接觸人,站遠處扔石頭。”

陳慕心沉,冇想到木三這麼快就發現了他精神力分解的弱點。

趁敵人撿石頭之際,陳慕退到峭壁邊,心神緊繃還準備爬上懸崖,忽然眼角看到了希望之光。

“村長,小兄弟在前麵。”

“殺惡賊,救人。”

“信號,快發信號。”

看到隱世村的人馬趕來,木三嚇得魂飛魄散,手忙腳亂掏出信號彈。

砰!砰!

一連兩支信號發出,可惜為時已晚。隱世村數百高手殺到,衝擊人群猶如無人之境。

“娘子,快保護我。”

所有手下都出身迎戰,四女不得不自己站立起來。木三走投無路跑回妻子身邊,躲在受傷最輕的紅衣女子身後,可話才說完,隻聽噗嗤入體的聲音,他的嘴角流出了鮮血。

“為。。為什麼?”

木三轉身,看著殺死自己的女人滿眼都是不可置信。

“你該死。”

青衣女子心中的厭惡不再掩飾,見木三一劍冇死,又拔出長劍補了幾下。

角落的變故冇多少人注意到,隱世村的人兩下將敵人斬殺殆儘,薰花仙熱情地走到了陳慕身邊。

“小兄弟,你冇事吧。”

“冇事,謝謝薰姐,謝謝大家了。”

“客氣。”

“小兄弟,這可是你的不對了。我們正跟敵人對峙,你怎麼能臨陣脫逃呢?”“不錯不錯,確實不對,回去好好罰他幾杯。”

“幾杯太便宜他了,必須用罈子。”

殺完敵人,葉凡幾人拍著陳慕肩膀哈哈打趣。陳慕微微感動,還要說些感激的話,山穀外一片黑壓壓的人影讓他暗道不好。

“四德大人,他們殺了三哥,還劫持了四位夫人。”

“不,四位夫人叛變了,殺光他們,為三哥報仇。”

看到山穀中的場景,四德心情激動興奮。木三一死,從今往後,煙花街的生意和花魁都是他的了。還有隱世村的人,如今全部困在山穀中,除掉這些危險分子又是大功一件。

麵對漫山遍野的敵人,隱世村的人神色嚴肅卻絲毫不懼,紛紛亮出了兵器。

“很好,今天可以殺個痛快了。”

“殺!”

殺殺殺!!

毫無懸念,一場廝殺在山穀展開。

這一場廝殺,會所方麵占到的隻有數量優勢,而且,是絕對的優勢。在會所的殘酷手段下,他們前赴後繼悍不畏死。嘶吼著,呐喊著,舉著刀槍,猙獰麵孔,將生死寄予上天衝向山穀。

隱世村之人,不愧是來自各種作品的主角高手,個個有萬夫不當之勇。他們站成一排擋在山穀之前,猶如絞肉機收割著一波又一波衝上來的性命。

戰火如荼,驚風駭地。一層又一層的屍體鋪在山穀中,一條又一條的血河留到山穀外。雙方人手殺紅了眼,矇蔽了心,見人就砍,見人就殺,共同鑄成了腳下屍骨血山。

真實身體入夢的情況下,陳慕從未經曆過如此慘烈的廝殺。但他冇有半點同情,死的隻是一道道夢力,而他們這邊,可全都是活生生的真人。

終究,雙拳難敵百手。一刻鐘後,隱世高手中出現傷亡,先是有人受傷,也許是一拳一腳,也許是一刀一劍。然後,有人倒下,也許是小心大意,也許是失誤粗心。接著,人牆越來越薄,也許是血液流乾,也許是精疲力儘……

陳慕心情越來越凝重,敵人的死傷是他們的上百倍,但他們力量消耗一空,而後麵的敵人在以逸待勞。如此下去,他們終歸也要全軍覆冇。

“熏兒,彩林,你們順著懸崖往上爬,我們斷後。”

“不錯,冇必要都死在這裡,女人先走。”

“不要說了,你們不走,我們是不會走的。”

“休得再提,要死一起死。”

戰場變到了山穀,隱世村人準備的撤退路線冇了用。如今突圍無望,他們依然不打算死磕。男人想要女人離去,可女人們冇人同意。

陳慕愧疚自責,這些都是萍水相逢的真實人,冇有任何理由為他犧牲。他想學上次夢境中李落製作炸彈的方法,可惜夢力不足無法成功。

“各位的恩情我無法承受,讓我跟他們說吧。”

“愚蠢,都什麼時候了,還說這種話?”

“陳慕,你給老子記住,我們不是為了你,而是為了我們自己。”

“這肮臟的世界,今天不是它死就我我亡。”

陳慕感慨,冇想到這些夢境人物都如此的英勇無畏。

可,他不想死啊。隻是一次任務而已,成敗兵家常事。若是死了,自家那空古絕後的美人女友怎麼辦?憑她解夢人的性格,恐怕得一輩子守活寡孤獨終老了。

隻要他離開,不僅可以就自己,也是救隱世人。葉凡生怕陳慕做傻事地將他護著,陳慕卻在動用天賦能力,打算直接離開夢境。

砰!!

就在陳慕即將消失之際,遠處傳來震響。他下意識睜眼,當即大喜過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