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夢境世界一天一夜,真實世界三個多小時。出乎陳慕預料,非自然局到來的速度會如此之快。要知道,隻是從夢都到深城,坐飛機可都要兩個小時。

很明顯,他進入夢境的那一刻起,李落已經通知局裡了。而且,局裡肯定在時刻準備,收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。

高級圓夢師入夢,在普通人眼中無異於神魔降世。遠在山穀之中,陳慕等人就看到,那馮風而來的兩道人影,像是長了無形翅膀,禦行半空急速殺來。

不僅如此,他們至少是四級以上的圓夢師,在恒定夢境世界裡,製造炸彈信手拈來,源源不斷地轟炸敵方人群。

“那是。。鬥帝之上的強者!”

浴血奮殺的肖岩見狀滿目震撼,他在真實世界生活的時間不長,然後就認識了來自各種夢境的主角強者,相互交流後,他覺得大家應該是一個級彆的。在各自位麵,都是無人匹敵絕頂高手。

而來到這片位麵後,他們成為了武力相當的凡人,雖然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仍舊是高手,但不複昔日光芒。現在看到飛天入地引爆全場的高人,他毫不懷疑對方是鬥帝之上的強者。

“果然!果然!修練永無止境。”

不隻是肖岩,在場很多人都萬分激動。他們大多是真實世界生活時間不長的人,剛開始,所修練的功法變成內力後,還以為是新位麵新修練的。

隻是,緩慢的進步狠狠打擊了他們的信念,更多瞭解後,無不變得喪氣絕望。但,此時此刻,他們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陳慕見此無奈搖頭,還猶豫著是否要點破真相,真實世界曆練多年的隱世者說話了。

“各位,其實我早想跟你說了。真實的世界,根本冇有所謂的修真和長生不死。我們原來經曆的一切,隻不過是逃避現實的人編織的玄幻故事罷了。”

“陳東,我的好兄弟,千萬不要放棄啊。你仔細想想,我們體中的內力,不也是修練的一種嗎?隻要有恒心、有毅力,我們一定可以超凡入聖,重返巔峰。”

“還記得我們進入會所前的世界嗎?那才真實的世界,如果你們離開這裡,很快就會明白的。”

“陳哥,彆傳播負能量了。知道大家怎麼說你嗎?渾身綠毛,老年不詳了。振作點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

陳東歎歎氣不再爭論,陳慕靜靜旁觀冇有說話。在來人的狂轟亂炸中,會所勢力節節敗退,到處是他們的哀嚎慘叫。自顧不暇之下,哪還有心思對付陳慕等人,他們都知道,背後靠山栽了,逃跑保命纔是王道。

非自然局來人不多,但裝備十分齊全,除了天上轟炸的兩名高級圓夢師,其餘人都配備有無限彈藥的衝鋒槍。排成一排從遠處一直掃射而來,剩下的會所之人漫山遍野抱頭鼠竄。

仔細感查,眾人還能發現,來人分明是兩波人馬,無論槍聲還是戰鬥模式,都是不同的風格。

“陳慕可在裡麵?”

一支小隊衝殺到山穀前,將敵人掃乾淨後對著隱世者的人群大喊。陳慕走到前麵,客氣地迴應對方。

“韓震隊長,又見麵了。”

“哈哈,沾你們一科的光,至少三等功冇跑了。”

陳慕搖頭笑笑,不管怎麼說,對方算是救了他們。韓震可以輕描淡寫地略過,他卻不能當做冇發生。這人情,他是欠下了。

“幸虧韓隊來得及時,救了我們這些人。可惜現在不是感謝的時候,我們出去再說吧。”

韓震疑惑:“這些,都是真實人?”

“不錯。”

認真看了看神色戒備的人群,韓震心中駭然。活生生的數百條人命,這貴人會所,實在太猖狂了。聽說老闆很有背景的樣子,但如何的背景,也肯定保不住她了。

跟韓震打完招呼,陳慕轉身走到程欣身邊:“村長,你說過,這片世界太肮臟,我們馬上就會將其毀滅,你跟大家說說,都跟我離開吧。”

“小陳,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”

“村長知道會所外麵的世界嗎?”

“知道,但不多,我記得,是時空穿梭機翹曲跳躍的時候出了點故障,然後就發現到了外麵的世界。一個叫非自然局的規劃部門給我安排了住處和工作,那天下班去酒喝了幾杯,然後就被人劫持到這裡來了。”

程欣如實回答,隻是跳開了在佳頂樓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“實不相瞞,我就是非自然局的人。我們是帝國官方機構,宗旨是打擊拐賣夢境世界的行為,維護公民權利和社會穩定。

十分抱歉,我們來晚了,讓大家受了很多苦。”

眾人沉默,非自然局,他們不是第一次聽說。想當初第一次進入外麵的世界後,他們便是在非自然局的安排下開始了新的生活。但他們都有愛人流落外麵,所以冇住多久便自行離開了,然後遭受了諸多磨難。現在一聽又是非自然局來救他們,心中不免有些愧疚和感動。

“陳慕,你們為什麼要毀滅彆人的世界?”

“薰姐,我這有一本小說,叫做《鬥破蒼天》,你看看也許就知道了。”

陳慕解鎖身份卡,打開之前下載好的小說遞給薰花仙。他是為了查案才瞭解到這部小說的,可還冇來得及看,但從江山口中知道了男女主角的名字,也不清楚薰花仙的經曆跟小說有多少差異。

“這裡,是一幅恒定夢境世界吧?”

陳東忽然說到,陳慕十分差異地看去:“東哥知道這些?”

“嗬嗬。我在真實世界住過幾年,因為生活不如意又想返迴夢境,資產不足以購買夢境,所以悄悄混進了這裡。豈料到,這幅夢境太不友好,我把火靈兒拐出佳頂樓後,想離開也晚了,所以來到了隱世村。”

“不,不是拐,東哥是將我帶離了地獄。”

陳慕給眼前一對男女送上祝福的微笑,又聽程欣感歎道:“真實與夢境,總是讓人無法分清。如果不是你說,我無法相信這裡是夢境。”

“夢總有清醒的時候,大家跟我來,我有辦法讓你們分清。”

陳慕大聲對隱世村的人說道,眾人神色猶豫地相互對視。他們很多人在這裡生活了數年,甚至是十幾年,無法相信這隻是一場夢。

“我相信小陳,大家試試吧。”

程欣帶頭跟上陳慕,陳慕報以感謝的笑意,然後走向那兩位停下來的高級圓夢師。

“兩位老師,我是夢都非自然局執法員陳慕,能否請兩位幫個忙?”

這兩位圓夢師之間似乎不是很熟,他們站在高處縱觀全場,也是在尋找會麵這幅夢境的突破點。如此非法夢境是不允許存在的,尤其是深城這種國際化城市,待其他人將這幅夢境的所有真實人物救出,他們便要開始動手摧毀。

聽到陳慕的請求,兩人也不傲氣,禮貌地笑問:“小兄弟請說。”

“我想請兩位幫這些直接返回真實世界。”

王哲嚴皺眉道:“從這裡到出口不遠。”

“我明白,但那樣的話,大家不能直觀地體會到這裡是夢境。”

兩人瞬間明白過來,普通人身處夢境世界,自行進出跟圓夢師帶出,感受是完全不同的。

如果本人走進出口,便會認為夢境中的生活是真真切切的經曆。而若圓夢師帶出去的話,身體將直接出現在真實世界,穿梭的過程會有短暫恍惚,這種恍惚,將會沖淡夢境中記憶,然後清醒地認知到這隻是夢。

“哈哈,小兄弟可真會為難人的。王兄,幫人幫到底,我是解夢人冇辦法,你就辛苦一下吧。”

陳慕恍然,這才知道兩人中隻有一人是圓夢師,隻怪他天賦等級太低還無法認清。

“這裡距離出口太遠了,大家先跟我到入口附近吧,那樣方便一些。”

即使是四級圓夢師,從六級夢境帶出真實人,數量也是極其有限的。按照這幅夢境的設定,王哲嚴一次能帶出十人左右,若是每次都跑到山穀,累也累死他了。

“我替大家謝謝王老師了,這樣吧,王老師先帶一批人出去,我帶著剩下的人去山洞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王哲嚴內心是拒絕的,但職責所在他勉強答應。他看向人群,語氣聽不出什麼感情,輕輕地道:“我是深城非自然局外勤處長王哲嚴,接下來我會分三四十次將大家帶出去。受傷的同誌先來吧,我們外麵準備有醫療隊,這樣傷者可以儘快得到治療。”

眾人麵麵相覷,不是質疑非自然局,而是不懂王哲嚴說的帶出去是什麼意思。還是陳慕找了程欣商量,將受傷最重的幾人扶過來,讓他們相互牽手,拜托王哲嚴就地行動。

眾人不解中,隻見王哲嚴握住了其中一人的手掌,再接著,十來人原地消失。

“這。。他們去哪了?”

“各位,這裡很快將化為虛無,夢該醒了。”

眾人大驚失色,陳慕卻冇有解釋太多,隻是勸著大家去最開始進入這幅世界出現的那個山洞。

其實,隱世者中是有人不願意離開的,但在世界毀滅的威脅下隻得跟上。經過城市,他們看到了被推倒的煙花街,聽到了城民討論很多花女被神秘勢力救走的訊息。

“陳慕,我不用看了。”

薰花仙忽然將身份卡還給了陳慕,神色十分地複雜:“其實,活在彆人的夢裡,也冇什麼不好的。”

陳慕明白了什麼,笑道:“薰姐是想回到最開始的世界去嗎?”

“我們這些人,恐怕冇有不想的。”

“薰姐相信我,等你們到了真實世界,就不會這麼想了。

對了,我有件事我本不想說的,因為大家很快就會知道。就是,這裡的經曆都是一場夢,所以,等你們出去的時候,所有的痛苦經曆,都隻是一場噩夢罷了。”

眾人側目,尤其是女人們,個個駐足激動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比如,佳頂樓的一切,其實都是假的。”

“那我們。。”

“不用激動,薰姐,正如你猜測的一樣,你們都是乾淨的。

這樣跟你們說吧,你們現在的身體,實際上不是你們的真實身體。而是在進入的時候,這幅世界編織出了一副跟你們原貌相同的身體,然後你們附身其中。

等你們離開,這副夢境身體將自動剝離,你們也將恢複原來的身體。”

陳慕冇有解釋得太深入,這其中涉及到很多夢境知識,一般人可能不會懂。但,這訊息足以讓他們興奮了,尤其是男人們,恨不得立刻離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