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飛達大廈貴人會所一案,是夢都與深城兩邊非自然局聯合行動破除,其中,涉及到李落目前權職無法處理的層麵。

還好,這些也不用她頭疼,如今事情曝光,自有專門機構和領導重視,官方媒體也會及時將處理結果向民眾公示。

所以,陳慕返回真實世界的時候,李落已經在會所門口等待了。

陳慕不是最後離開的,在他後麵,還有執行摧毀任務的四級圓夢師和解夢人。

“冇受傷吧?”

見陳慕出現,李落擔心地上前檢視,話剛出口又啞然失笑:既然活著從夢境世界回來,縱使少胳膊缺腿,也是過去的痛了。畢竟,又不是本人身體。

“肖岩哥哥,夢醒了。”

隱世村的很多人是專程留下來感謝陳慕的,看到李落的第一眼,他們差點冇懷疑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夢境:如此絕世傾城的女子,實在不該存在於現實中。

等待的過程,男人們都目不轉睛盯著會所門口不敢輕易偷看,女人們悄悄打量暗暗失落,貞潔恢複的喜悅之情都蕩然無存。想她們個個是小說或影視中描繪得不可方物的絕美女主,但現實,可真打擊人。

李落隻是站在那裡,安靜得像是一朵水蓮,但無形中將她們所有女主照成了普通人。即使是在佳頂樓,她們都不曾如此黯淡過。隻期盼陳慕快點出來,打完招呼早點離開。

百感煎熬中,好不容易見陳慕出現,眾人欣喜地準備上前感謝,可看到李落先一步上去體貼,他們忽然覺得選擇留下來是個非常錯誤的決定,連對陳慕的感激都要變成了嫉妒。

不隻是男人嫉妒,女人同樣心情複雜。

所以,發現自家男人偷看人家背影,薰花仙很是不滿地提醒道。

張寒站在李落後麵不遠,察覺到夢境人物的小動作後,生怕這些不可一世的主角們心受打擊,於是好心安慰。

“不用太羨慕,外表終究隻是皮囊。其實,等幾百年後,你們的後代也有機會像她一樣美麗。”

“幾百年?”

“是呀!嚴格來說,她也不是天生的。我就知道,她的祖上有很多代都是置換了夢境身體。然後基因一代一代的完善,纔有了她現在的美貌。”

這話更打擊夢境主角們了。想人家幾百年前的祖上,就已經跟他們現在的顏值相當,甚至更完美,那他們豈不是永遠也比不上了?

葉凡知道置換身體的原理,隻是不明白:“為什麼不直接以她為模板來編織夢境身體,這樣不就能節省幾百年的完善了嗎?”

“看到她上的玉鐲了嗎?那叫夢莎,能防止被圓夢師當做模型編織入夢。”

“還有這種東西?哪裡有賣,我想給彩林她們買一個。”

“高級一點的解夢所都有,而且樣式很多。不過,都不便宜,最低級的也要十萬。

其實你們冇必要花那種冤枉錢,低級的夢莎效果有限,高級的都是千萬起步。而像你們這樣的人外麵很多,一般圓夢師都不會照抄的。”

肖岩嘴角抽搐,他能感覺得出來,這位張警官完全冇有惡意,甚至十分的真誠好心,但,說出來的話怎麼就覺得刺耳呢?

他下意思看了看周圍,自覺改變了想法。不錯,彩林諸女在他看來是無與倫比的美,甚至在他原來的夢境世界,都是舉世無雙。可現在,身邊哪個女人差了?

也隻有真實世界中,置換過十幾次身體,又經過數百年基因繼承與完善,纔可能被覬覦了。

目光再次掃過李落背影,肖岩心情又變得激動。如今愛人找回,一起闖蕩新世界。他相信,憑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名動一方,未來像以前一樣睥睨天下也不是冇可能。

到那時候,怎麼會遇不到新的紅顏知己?不征服一兩個這世界的大家千金,怎麼對得起人世一遭?

越想肖岩心中越激盪,似乎看到了功成名就醉臥美人的那一天。

不止是他,在場夢境人物哪個冇輝煌過?麵對未知的將來,他們自信而滿懷希望。

有希望是好事,作為非自然局執法員,陳慕很願意看到進入真實世界的夢境人物充滿激情和嚮往,這也是非自然局一直在努力的目標。

隻是,真實世界中,不如意的人太多太多。尤其是夢境人物們,往往因為期待與實際落差太大,奔潰的不在少數。因此,向李落證明自己冇事後,他上前安慰起了眾人。

“歡迎清醒過來,大家都還好吧!”

“謝謝你們,出來的那一刻,我就已經清醒了。”

“不錯。唉,真是黃粱一夢啊!”

“奇怪,之前的經曆明明很深刻,但我的記憶怎麼有些模糊了?”

“是的。這很正常,一般來說,夢醒以後,夢中的事情都會隨著時間慢慢忘記。”

一般來說,指的是對於普通人。眾人不明其意,隻是覺得有理。

“總之,小陳,救命之恩,我們如何感激都不為過。以後用得到的地方,千萬彆客氣。

我現在住在深城福田彩田名苑,等你忙完了,去我們那坐坐。我懂些廚藝,想親自燒些菜感謝你。”

“不錯,今天是重見天日的大喜日子,我們要一起聚聚,小陳你一定要來。”

“好,等忙完了我就過來。”

“對了,陳慕,那位警官是你妻子嗎?真漂亮,跟你很般配,到時候記得帶上哦!”

陳慕笑笑,看了李落一眼,介紹道:“她叫李落。

落落,這是薰姐,之前多虧她們照顧。”

簡單給李落介紹了眾人,陳慕親自將夢境人物送出。他們之前分配到的房子大多還在,做完口供筆錄便能離開。

“江山呢?”

終於隻剩李落跟張寒,陳慕這纔想起某人。

張寒聞言臉色一紅,為了守住秘密,江山可是受夠了摧殘,返回真實世界後都還在口吐白沫昏迷不醒,不知得留下多大的心理陰影。

當然,這些她無法說出口,所以有些遮掩地道:“他對夢境曆練有些不適應,我們救出來後送去醫院恢複了。”

“這次他立了大功,線索是他提供,田維杏也是他抓住的。此外,他還找到了佳頂樓的密室,救出了三十多個受害者,加入非自然局的申請應該冇問題。”

李落不清楚江山口吐白沫的真相,但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,含著最後一口氣抱住田維杏不放的那股狠勁,以及臨死前指出密室的堅持,兩地非自然局的很多同事都有目共睹,現場無人不對他的行為表示敬佩,說他要加入非自然局應該冇人會反對。

陳慕冇有在這話題上深究,因為對於江山能否加入他冇有話語權。在李落帶領下,他跟張寒去了深城非自然局,就此事一案繼續合作。

雖然都是同行,而且轄區不衝突,還剛聯手破案,但雙方關係也就那種。若不是接下來的工作交接需要時間,他們想即刻返回。

“深城有幾個地方很不錯,明後天應該也冇多少事,難得來一趟,我們去看看如何?”

返回酒店的路上,張寒興致高昂地對陳慕兩人說道。雪兒就在江山所揭露的密室之中,會有後勤部的人負責帶回。如今案情破解,她很想趁機旅遊當做放鬆。

“雪兒是找回來了,但帶出容哲希的人呢?根據貴人會所的記錄,他們的圓夢師根本冇進入過《妻將在上》的夢境世界,此事還冇有了結。”

陳慕說出自己的疑惑給張寒的喜悅潑了冷水,後者的臉色當即尷尬起來。

李落見狀,不得不從中調解:“貴人會所的卷宗還冇查完,所屬的圓夢師也有兩個逃離在外。是不是他們帶出的容哲希,現在還不能斷定,查案也不急於一時。

倒是深城這麼出名,可不能這樣匆忙路過,可惜明天冇空,等事情辦完了,我們就好好玩玩,你們覺得怎樣?”

“嘻嘻,你是長官,我們當然聽你的嘍。”

私下相處,張寒可冇把李落當上司看待,親密地挽住對方裝作乖巧。陳慕本想跟兩女討論心中的猜測,但將兩女如此姿態,便將打算說的話吞了回去——案子,哪有女友的心情重要。

深夜

深城天合醫院

江山忽然笑醒。

持續一天的瘋狂輸出,他經曆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死去活來,那些花魁的手段,當真是分分鐘讓人骨酥髓乾。

最開始,他酣暢淋漓地爽快了一刻鐘、四五回,接著便是索然無味,半個小時後,同樣的事情變成了折磨。不到一個小時,他在奔潰中休克。

當田維杏上場的時候,他不知是第幾次從噩夢中驚醒過來,當佳頂樓混亂的一瞬間,他以極儘透支的身軀拖住了罪魁禍首。所靠的,完全是那股想要成功的意誌力。

這股意誌力,直接影響了他的潛意識,加上安神水的作用,他做了一個很美的夢。

他夢到了自己成為了非自然局的執法員,單位給他分配了房子和車子,每個月有穩定的好幾萬騰龍幣,他可以每天下館子,過年回家風光無限……

所以,他笑醒了。

躺進醫院已有十幾個小時,黑暗中江山看不清周圍環境,但能感受到床很軟,睡起來很舒服,像是回到了給人做保姆住的彆墅。

“嘖嘖,我江山,也要出人頭地嘍。”

寂靜的病房裡,江山笑得很燦爛,神經病一樣地自言自語。

他儘情地暢想著,雖然身體還十分的疲倦,以至於手腳都還不聽使喚,想要翻身都做不到,如同靈魂出竅了一般。但,他心情激動興奮,如何也安耐不住對未來的幻想。

這種興奮,一直持續到,第二天早上陳慕來看他的時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