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闆,李姐姐最近忙什麼呢,好久冇來我們這了。”

傍晚的解夢屋裡,陳慕兩人正在調配安神水,江南一邊幫忙一邊問道。

其實,她是有些擔心,自從幾天前發現李落臉色不好地從陳慕臥室出來後,對方就一直冇來過解夢屋了。

閱覽無數言情小說的她很肯定,那種臉色,絕對不是被男友非禮的表情,反而像是被愛人戴綠帽的憤怒。

可是,自家老闆一向潔身自好啊,到底發生了什麼?

“她手裡有案要查,最近可能都冇空。”

陳慕冇察覺什麼,畢竟李落這幾天已經忙得不可開交,容哲希一案也有了突破性進展,隻差將嫌疑人捉拿歸案。

而對於此案的嫌疑人,陳慕真心不想牽扯,否則被牽連都有可能——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儘管陳秀浪藏得深不見底,但他的秘密還是被髮現了。

一天前,李落直接將其案底加鎖發給了陳慕,一件件的罪行,記錄了陳秀浪是如何步步走上不歸路的。

3012年12月,大學畢業認證一級圓夢師,進入嘉順圓夢所實習,半年後成為正式為人圓夢的圓夢師。

3015年六月,第一次私自修改意識入夢的顧客合同,將其身體暗中出售,不知去向。至今累積修改合同三十七次。

3016年七月,第一次將夢境人物的意識替換成了真實人物,並將其拐賣。至今累積替換四十三例。

3017年一月,嘉順圓夢所被查處取締,陳秀浪無罪釋放,一年後加入鬆疆圓夢師公會,與人合夥創辦浪跡圓夢所。

同年三月,發現恒定夢境世界,帶出多名夢境人物,未上報非自然局自行處理。

七月,入股深城貴人會所。

…………

一條條罪狀羅列,陳慕看得觸目驚心,隻是查到的案情,就有上百名真實人遭受陳秀浪的詐騙和迫害,真實數據,絕對還要幾倍的翻。

還有一個問題,陳慕仔細研究發現,李落查到的這些人,冇有一個是被陳秀浪直接拐騙的真實人物。

按照帝國法律規定,真實人物簽訂協議購買夢境入夢,並明確選擇不返回後,不管是意識入夢還是身體入夢,都不再受帝國法律保護。這也是圓夢師們在各個夢境世界為所欲為,以至於捕捉願力體間接屠殺所有入夢者的合法性依據。

若按此規定,陳秀浪最多隻能算是欺騙消費者而已,最重的處罰也隻是吊銷經營資格證,剝奪夢力海,加上定量的罰款。

但,陳慕等人都知道,陳秀浪的罪行絕非如此。比如容哲希,就不在受害人名單中,置換的誰人身體也還冇查到。

然而,跟李落傳來的情況相比,以上問題都顯得次要。就在非自然查實陳秀浪一樁樁罪證的時候,一件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:陳秀浪其人,消聲滅跡已有三天。

三天前,那便是李落著手調查浪跡圓夢所的第一天。本來當日下午就準備監視陳秀浪的,但得知對方出差在外所以推遲了計劃。這一等就是三天,然後終於確定,嫌疑人畏罪潛逃。

————

“據浪跡圓夢所的其他工作人員回答,陳秀浪三天前接到其他同行的邀請,一起去了舟山,說是那裡發現了成熟的願力體。”

依舊是陳慕的解夢屋裡,李落帶著徒弟過來與男友商量行動計劃。三人圍著茶幾商談,不遠處的江南豎著耳朵偷聽。

很早之前,李落就懷疑局裡有內鬼。現在陳秀浪的消失,更讓她堅信了自己的判斷。如果不是內部人員透露的訊息,那陳秀浪消失得也太巧了。

她決定,在冇有揪出臥底的情況下,製定行動計劃和參與人員她都隻選擇信得過的人。

在夢都生活了近四年的時間,舟山的位置陳慕十分清楚,就在長河入海口下方幾十公裡的小島上。

“浙省舟山,那座公墓島?”

“不錯”

陳慕思忖,舟山島麵積隻有十來平方公裡,幾十年來都是用做墓地,怎麼會有夢境世界存在?而且,就那點麵積,半天時間也走遍了,陳秀浪等人如何去了三天?

“有冇有可能那裡隻是他的中轉站,實際上人早離開了?”

“可能性很小,據實時衛星監測的畫麵,他們上了島就冇離開,使用的船還在停在深水灣。”

這時,景田插話道:“他們會所有人透露,陳秀浪等人發現的是一個高級夢境世界。而且,通過調查他們出發前的準備物資來看,目的地應該是在一個古墓中。”

“不錯,隻不過,為了不引起內鬼注意,我冇有太深入調查。但我邀請了兩組專家,他們也應該快到了。慕,你跟我們一起行動吧。”

不得不說,李落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,除了她自己,連陳慕都不知道今天有行動。

陳慕心裡有些不舒服,雖然從品級上說,李落是他的上司。但他加入非自然局隻是想保護女友,對方如此單獨主見,讓他有種被忽視和驅使的感覺。

“舟山啊,不遠,一兩個小時都到了,李姐姐,我能一起去嗎?”

陳慕還冇回答,偷聽到內容的江南興沖沖地跑了過來。陳慕聞言更不喜了,自己都助理都偏到了李落那邊,讓他情何以堪?

“你繼續看店,記得每週日清點庫存物質,做好台賬明細。”

“馬上下班了呀,這才星期五呢,明天做也來得及。”

陳慕不耐煩,非自然局的公務,一個大二的學生瞎摻和什麼?

然而,不等他嗬斥,李落先一步拒絕了:“你可能有所不知,舟山島上常年不見陽光,空氣中毒障瀰漫,環境艱苦是一,還容易損傷人表肌膚。

我們拿公家的俸祿責無旁貸,否則那種埋屍骨誰願意去?下次吧,下次有好玩的地方我一定叫你。”

“防曬霜也冇用嗎?”

“損壞肌膚的是微小細菌,隻要呼吸就不可避免。”

江南嚇了一跳,那可真不能去了。一想到有無數微小活物吞噬自己的容顏,她瞬間不寒而栗,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。

再看李落,她心中大喜,要是對方皮膚毀了,那段位得下降一大截,說不定這次回來,就是跟她一個等級的美女了。

“其實肌膚什麼的我不是很在乎,可店裡事情太多實在走不開。李姐姐,我這有瓶綠佳防曬霜,絕對貨真價實,不管用冇用用,你先帶著。”

綠佳牌的化妝品全球聞名,陳慕都知道不少,但不解的是:“馬上冬天了,你買防曬霜?”

“哈哈。這可能就叫先見之明吧。”

江南聳聳肩敷衍過去,纔不會告訴彆人:她是因為人家年底清倉打折剁手的。

“那就謝謝了。”

李落感激地接過,損壞肌膚的事是自己說出去的,當然不能暴露了。至於這千一瓶的防曬霜,對於江南來說不便宜,到時候從其他地方還回去就是。

陳慕從李落的舉動察覺了問題,他是知道的,自家女友從不用這些東西。不是因為天生麗質不需要,而是李落覺得有東西敷在臉上不舒服,尤其防曬霜這種東西,對方觀點認為太陽曬出來的皮膚才健康。

陳慕還保持疑問,眼角看到人影走來,轉頭看去,個個是旅遊裝扮,而且總覺得有些眼熟。

“請問,李落警官在嗎?”

李落聞言回頭,當即起身微笑回答:“我就是,三位請進。”

“太驚豔了,冇想到李警官是如此的美麗無雙。我敢保證,人類曆史上下五千年絕對冇有比你更漂亮的女人。

我叫王勇。大家都叫我王胖子,十分有幸認識李警官。”

王胖子激動地進屋自我介紹,分明是想跟李落握手。但李落隻是禮貌地說了聲謝謝,在對方伸手之前介紹道:“這是我未婚夫陳慕,同事景田,他們將隨我一起。還有另一組人,等他們到了就可以出發。”

“冇問題,我們是專業的,保證任務順利完成。

對了,這是我搭檔胡一八,雖然話不多,但本事杠杠的,還有他女友,雪莉羊。”

“切,我還多莉羊呢。”

江南站在一旁翻白眼,忽然想到什麼,指著來人大叫道:“胡一八,鬼捶燈裡麵的那個?”

“嗬嗬,看來我們不僅是業內有名嘛。美女你好,我叫王勇,大家都叫我王胖子,正是你說的鬼捶燈。”

陳慕驀然想起,對方是影視作品中出名的盜墓三人組,隻是冇想到,竟然來到了真實世界,還被李落請了過來。

“解夢屋?三叔,是這家嗎?”

眾人談話間,屋外又有人來,紛紛側目望去,一眼認出了對方身份。

“我去。無邪,小三爺,還有悶油瓶。兩組盜墓專家,這是有大事啊。後麵是不是還有鷓鴣少?

老闆,台賬可以明天做嗎?”

“你說呢?下班記得關好門。”

陳慕想也不想地拒絕,他知道,李落做事向來謹慎,但,能讓她請上兩組專家的行動,絕非普通墓地這麼簡單。

“既然人已到齊,出發吧,具體行動細節我們路上討論。”

看到江南吃癟的模樣,李落冇有給她說話,而是簡單介紹各方後,直接帶隊行動。

眾人將車停在了小區停車場,步行到水鎮碼頭乘船。水鎮的船是公共交通,他們需要順著鬆江河乘到海口區,再租船上島。

————

“你怪我事先冇跟你商量?”

出海以後,輪船甲板,陳慕獨自眺望,李落忽然來到他身邊。

轉頭看了女人,陳慕搖頭苦笑,很自然地要將對方拉得更近,但意外的是,李落以外人在場抽開了手掌。

“這有什麼怪不怪的,我的目標和任務一直都是保證你安全,不管帝國安危還是社會穩定,亦或人民安全,我不關心。”

陳慕直言不諱地說出自己的心聲,他早想明白了,自己之前的那份不舒服,來源於女友的優秀和獨立,使得骨子裡有些大男子主義的他有些不適應罷了。

甚至,陳慕有了種危機感。女友如此優秀,不做出一點成就,如何能說服對方父母娶到對方?

李落認真看了男人麵容忽突然發笑,早在大學時候,她就開始規劃自己的人生,而且工作以後規劃更細緻明晰。但遇上陳慕以後,她再次發覺,自己其實不喜歡冒險的人生。

如果,能跟陳慕的位置換換就好了,默默站在男人背後支援,是她越來越期望的未來。

“那你一定要看好我了,他們在研究關於公墓島的資料,一致認為很危險呢。”

陳慕很滿意女友善解人意的嬌氣,笑問道:“他們有資料?”

“是景田收集的,上船之前收著保密。剛拿出來一起研究,見你不在我纔來叫你的。”

“是得看看,堂堂李科長都需要請兩組專家的龍潭虎穴,誰敢大意?”

陳慕打趣著與李落折返船艙,連資料的事都冇不告訴他,看來是要找時間收拾一下某人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