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慕原以為,李落邀請墓穴專家是為了尋龍點穴。畢竟,數十年來埋葬屍骨的地方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各種陰魂鬼怪。再加上一些圓夢師的佈置,絕對是陰森恐怖危機重重。

或者,一個人煙罕至的孤島,怎麼也得有見所未見的毒蟲猛獸吧。就是大城市裡,可怕的夢境生物入侵都隨處可見。

但,島上情形大大出乎陳慕所料。

島上無活人居住,這是毋庸置疑的。外號公墓島,也是因一望無際的墳墓得來。

然而,這並不代表,島上冇有活物。

眾所周知,舟山島長年籠罩在濃霧之中。來之前,陳慕認為那是島嶼陰冷的象征,但進入濃霧後他才知道,這些霧氣分明是海水蒸發形成。最直觀的感受是,溫度急劇上升。

一整船的人中,包括陳慕三人,非自然局的隊員隻有五個。進入島嶼五裡範圍,有人給陳慕發了一雙藍色鞋套。

李落一旁解釋道:“隔熱鞋套,登島需要用到。島上岩石溫度很高,容易損壞膠質,甚至燙傷腳底。”

“有這麼誇張?”

“國家地理雜誌上發表過關於舟山島的研究發現,說是島內中空,屬於活火山噴口。而表露的岩體罩在岩漿之上,若不是有海水冷卻,溫度將超出人體承受限度。”

陳慕疑惑:“這樣的地方怎麼會成為公墓?”

“自古以來的民間迷信。據說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人,天生陽氣不足,會影響到自身和家族後輩的性命、氣運。死後需要土葬在至陽之地,才能逆天改命。”

陳慕恍然,原來埋葬舟山島也有講究。

“既然是至陽之地,那即使是圓夢師佈置的陰邪之物也無法存活,你怎麼還請了兩組專家?”

“因為一組的話可能不夠。”

李落抿嘴笑開賣了一個關子,陳慕疑惑間,就聽身後響起景田的聲音。

“各位老師,前麵就是公墓島,三名嫌疑人目前正藏在島上某個墓穴中。你們都是這方麵的專家,接下來就全靠你們了。”

“好說好說,尋龍探穴是我們的吃飯手藝,保證不讓各位警官失望。”

“警官放心,不說感恩,我們也要對得起出場費。”

兩組人自信地回答,暗中似乎有某種火花。

無邪到了陳慕身旁,望著遠處逐漸清晰的輪廓很是驚訝:“果然是大凶之地,這種景象我還從未見過。

陳哥李姐,你們要注意了,像這樣的濃霧我以前遇到過,裡麵長有飛魚。牙齒無比鋒利,分分鐘能將一個成年人吃得一乾二淨。”

陳慕入過盜墓的夢境世界,隻是冇有深入研究,但他知道,霧裡飛魚那種情況幾乎不可能存在於真實世界。他看了一眼春風得意的大男孩,示以笑意。

景田似乎對此很有興趣,笑問道:“你還在讀高中吧,入這行多久了?”

“前前後後加起來,三年多了,都是三叔教我的。”

“小三爺的名號人儘皆知,能有他親自帶教,也太人羨慕了。

順便,你幫我參考參考,上島以後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?”

“每個地方的情況都不一樣,我隻能跟你說說一般需要注意的。”

無邪一副做派的姿態,下意識瞟了一眼陳慕另一側的李落,挺直了腰指點道:“根據已有情報,島上除了熾熱外,隻有呱呱族。但畢竟埋了無數人骨,很多臟東西天然產生。我們準備了糯米、黑狗血、驢蹄子等東西,就是驅邪用的。”

呱呱族,這還是非自然局提供的情報,資料上說是以陰氣為食的物種。在無邪看來,必定是殭屍粽子一類的東西。他不瞭解所以冇多說,繼續誇誇其談自己掌握的部分。

“一方水土一方人,對於黑暗物種也是同樣的道理。舟山島位於岩漿口上,不僅是溫度高這麼簡單,還會帶出大量有毒物質。即便是島上的花草樹木,也會比尋常的危險。

像這種高溫地方,極可能存在蛇柏一類的植物。這種樹根係十分發達、而且異常靈活。能夠四處尋探生物,然後綁回主根當做養分。”

“無邪”

“哎,三叔。”

“少說多做,準備登島。”

小三爺扔了個大包裹給無邪,然後對陳慕兩人建議道:“警官,島上危險未卜,我希望你們能走在我們後麵。”

“當然,我們自當聽從專家意見。”

王胖子出門看到小三爺與陳慕兩人說話,忙不迭插話道:“警官放心,胡一八身負祖傳密保,區區小島上找一個墓室不在話下。”

“有勞諸位了。”

“胖子,登岸了。”

同行是冤家,不可避免地,兩組專家之間存在競爭的屬性。但除了王胖子,冇人想要在口舌上爭贏。雪莉羊不滿地喊回同伴,嚴整待發走上了船頭——船馬上靠岸了。

景象清晰的舟山島讓人感到詫異,地形正如它的名字,四周較高,中間平坦,像是漂浮在大海上的小舟一般。在騰龍帝國沿海,如此平坦的島嶼著實不多見。

上了碼頭以後,入眼所見是傾斜的圍山,高不過百米,大部分麵積覆蓋著墨綠色的樹木。一行人順著小路蜿蜒爬上,幾分鐘後便到達高頂,坡下無邊無際的墳墓映入眼簾。

“這麼好的一片地全用來埋人,太可惜了。”

無邪感歎惋惜,王胖子聽了嘲笑:“四十多度的氣溫,都趕得上蒸籠了,不埋人你想用來乾嘛?”

“可以種莊稼呀,你看平原上那些草木,長勢多好。”

平原上的那些不知名的植株,長勢實際上是不合理的。明明每年都有人來掃墓修理,但整片盆地看起來像是從未有人踏足過的熱帶草原。一米多高的墳堆,掩抑其中隻露出半張臉。

陳慕不怎麼關注草木的事,島上溫度太高,水汽又足,他擔心的是女友濕身問題。這才登島冇幾分鐘,他的衣衫早已濕透,又是白色的,肌膚若隱若現。

還好,他以外的非自然局來人都穿著製服,怎麼濕最多也是貼身難受而已,不會暴露什麼。

陳慕是被雪莉羊的狀態嚇住了,所有女子中,隻有她穿的藍色牛仔配白色襯衫,若不是背上有包遮著,她整個上半身差不多一覽無餘。

不過,人家可不在意這些。發現無邪在偷瞄,她還趁機打趣道:“怎麼了小弟弟,看姐姐這樣子你是不是很有感覺?”

“楊姑娘,白色容易招蟲子,要是不嫌熱的話,披件外套吧。”

一名非自然局的男性將自己的外衣遞了出去,十月末的帝國已入初冬,他們至少都穿了兩件。

雪莉羊冇有拒絕,謝了一聲接過。能夠不暴露,還是不露的好。她也不想穿陌生男人的衣服,但非自然局製服外黑內白,人家女的再怎麼熱也不可能脫給她。

一點小插曲冇有影響眾人行程,眾人很快進入島嶼腹地。蔥蘢的草木遮掩視線,胡一八抬著尋龍尺左晃晃右晃晃,一副找信號的模樣走在前麵。小三爺端著羅盤左望右看,同樣是在找風水寶地。

陳慕總覺得女友的狀態不對,悶熱的氣候讓他都心煩困頓,而李落卻對他寸步不離,精神警惕手撫槍盒。

“島上有危險?”

“也不算吧。”

李落猶豫著回答,陳慕一頭霧水,就聽無邪在大喊救命。

“三叔,野人,紅野人。”

呱呱!!!

倒黴的無邪,明明是走在隊伍中間,卻第一箇中招。陳慕聞聲看去的時候,隻見不知哪冒出來的紅皮膚野人拖住了他。若不是他死死抱著樹乾,恐怕連人都見不著了。

不用說,從對方的發聲眾人都知道了,來者,島上土著呱呱族。

呱呱族都是不穿衣服的,身上也冇有毛髮。若不是體型超過兩米,皮膚紅得發黑,以及寬大的下頜,看起來跟人類也冇兩樣。通過身體特征,還能看出抓住無邪的絕對是雌性。

小三爺第一時間救援,而悶油瓶還在他前麵。後者利刃出鞘,疾風一般衝到野人身前。

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不等悶油瓶出擊,又是一位野人冒出,閃電速度抱住了他,二話不說扛在肩上開跑。

猝不及防之下,悶油瓶的長劍被打掉,於是他用肘子使勁地打向野人。令人驚駭的是,野人的承受能力強得過分,如論如何踢打都不為所動。

“無邪,堅持住。”

呱呱呱!!!

紅野人數量不多,但速度驚人,穿梭草木中如風如影。小三爺救誰也不是,追了悶油瓶幾步失去目標又折返回來。

無邪很快被扯走,野人拖著他的小腿準備跑進叢林深處。他勉強翻過身來,將用來驅邪的東西一股腦地往野人身上扔去。讓他失望的是,一點作用都冇有。

砰!

一切發生得太快,從野人出現到悶油瓶消失隻在呼吸之間。眼看無邪就要被擄走,槍響了,野人應聲倒地,無邪趕忙爬起逃回隊伍。

“謝謝李姐。”

開槍的正是李落,見上司出手,其他非自然局的人似乎才反應過來似地舉出電槍。砰砰一陣射擊,倒了四五野人,其餘的見狀不妙迅速撤離。

“李警官,實在抱歉,我必須要去救我同伴。”

“救人要緊,所有人一起去。”

小三爺感動,深深點了點頭衝在最前。景田等人毫無異議,反正也不知道嫌疑人位置,說不定路上能發現線索什麼的。至於胡一八三人,見狀更加折服非自然局以人為本的作風。

隻有陳慕心有懷疑,雖然情況緊急,但他看得很清楚。那些野人隻是搶人冇有殺意,而且全是雌性,所針對目標,自始至終都是兩組專家中的男性。

他看了看李落欲言又止,最終,還是什麼都冇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