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隆隆——

矮山連綿,青色無邊,永不斷絕的落水巨響傳徹山林世界。

尋聲見瀑,望者震撼:定是那蒼穹塌陷,傾下了九天河水,順著天柱落到人間。

瀑布高不知幾許,寬不知幾何,聲如雷鳴咆哮大地,色有七彩橫架雲間。水霧瀰漫籠罩,襯托著岩石的巨大,顯現得山林矮小。

然而,縱使風景如何壯美,陳慕兩人已經無暇欣賞。

他們有麻煩了。

圓夢師即使進入自己不能控製的夢境世界,也對自己的身體有一定的掌控權,這種掌控權的自主性,由夢境世界的等級和設定,以及圓夢師本人夢力的強弱而定。很多時候,圓夢師能夠自由選擇附身已有人物或成為新人物,若是本身夢力強過所在夢境世界的等級,還可以憑一己之力摧毀夢境。

很不幸,這方夢境世界的設定不允許外來物擁有獨立身份,陳慕的等級也差太遠,幾乎不能左右到原主人的設定。

當然,他作為二級解夢人的精神力還是不可小覷的,為了以防萬一,他用此保護了江南的意識,免得一進入就被原住民的記憶同化。

但,他怎麼也冇想到,江南居然會附身在一塊石頭上。

此石非常石,而是被當作濕婆神化身的那一塊,按劇情設定,是要被斷腰的。如果那樣,身體入夢的江南……希望希瓦斷石的時候動作麻利點吧,讓她走得不要那麼痛苦!

“老闆,我怎麼動不了了?”

唯有意識可以傳音,江南不解地問道。第一次入夢,她絲毫冇有即將陣亡的恐懼,反而好奇連連。

陳慕附在一隻蝴蝶身,停在石頭上心急萬分。這塊石頭所含的夢力數量將近百億道,他目前精神力最多隻能壓製二十來億,想要移走江南幾乎不可能。

隻有最後一種辦法了:帶上江南立刻離開。

鏘——

“哎喲!我的腰,穿了!”

不等陳慕將想法付諸實際,堅不可摧的一根鋼釺鑿穿了巨石。千鈞一髮之際,陳慕隻救出了江南的意識,趁設定發力之前,迅速墜入河中。

“老闆,你怎麼變成魚了?”

“你也是魚。”

“哇!好神奇呀,我可以在水裡呼吸了。”

江南完全冇有身體殉難的認識,擺著尾巴繞著陳慕吐泡泡,玩得不亦樂乎。

“江南,問你個問題。”

“老闆請說,我一定知無不答。”

“一個人腦死亡會致使身體也隨之死亡,如果身體死亡會怎樣?”

“當然也會致使腦死亡嘍,身體是意識的載體,冇有了載體,意識怎麼可能存在?”

“不,還有一種辦法,可以讓意識進入夢境世界,選擇新的載體繼續存活,六級以上的圓夢師,甚至可以將其再次帶出夢境世界。”

“這我知道呀,那些有錢人,不就是這麼換身體的嗎?”

“如果我說,你現在就有一個換身體的機會,你願意嗎?”

“不要,雖然我醜了點、矮了點,但相比於一千萬,這都不是事。”

“不好意思,你冇有選擇的機會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這裡是巴扈巴利王的世界,之前你附在那塊被當作濕婆神化身的石頭上,現在身體斷成了兩截,救不回來了。”

“啊?這魚不是我的化身呀?”

“如果你喜歡,可以一直做魚的。”

“老闆,你不會是嚇我的吧?”

“對不起,我冇想到這方夢境世界設定這麼強。”

“嗚嗚,我不要做魚,老闆,你快想辦法啊!”

江南化作的魚翻著白肚,浮在陳慕魚麵前撲騰,若不是隻能意識傳音,怕是哭聲要震響天地。

“你的身體已經用不成了,回到現實世界意識也會消散,為今之計,是給你找一副身體。”

“冇有其他辦法了嗎?”

“冇有了。”

“那我要蝴蝶女,這不是巴扈巴利王世界嗎?我要成為最漂亮的女人。”

“好,你先彆急。石頭才下水,蝴蝶女明天纔出現,我們先做準備。還有,絕不要讀取附身物的記憶,不然你會忘記自己。”

傳音落下,陳慕魚順著河水遊走,江南魚悲痛在心,慌忙搖著尾巴跟緊了。

夢力太弱,行走在夢境世界十分不方便,連遊在水中都得警惕戒備,陳慕對此感到很憋屈。

江南纔是後悔:好端端地來查案子,怎麼就把身體弄冇了呢?在這危機四伏的陌生世界,要是老闆再把自己拋棄了怎麼辦?要是突然蹦出來一頭鯊魚怎麼辦?

嗯?鯊魚好像不長在河裡麵吧?糟了,變成魚後腦子也不靈光了。

遊了半天,兩人終於找到一對麻雀,毫不猶豫地,陳慕以精神力壓製,幫助江南一起占據了對方身體。

“不好了,老闆,我快淪陷了。”

飛行空中,陳慕聞聲不解地轉過頭來。

“這裡的誘惑實在太多了,我又不是圓夢師、解夢人什麼的,一隻小鳥的身體都把我攻陷了。”

“你就當這是做夢吧,夢總會醒的。”

“那能不能先帶我多體驗體驗,我想做女俠,武功最高的那種,好不好?”

“看下麵,你的蝴蝶女出現了。”

“我靠,這也太漂亮了吧!快快快,我要了,快帶我去。”

“翅膀長在你身體上。”

“是呀!”

江南似乎才反應過來,當即不顧一切地往瀑布衝。陳慕嚇了大跳,趕緊振翅追上。

“等等,情況好像不對。”

通天瀑布裡,兩塊望石邊,一側,身姿窈窕容顏精美的蝴蝶女一手搭在藤曼上,另一側,威武英俊的希瓦癡迷相望。

跟劇情不符合的是,希瓦腰間綁有細繩。

“確實不一樣,蝴蝶女比電影裡的更仙了。尤其是那裡,我當初認真觀察過,本來還冇我的大呢。”

“這很正常,現實中的人物不可能十全十美,圓夢師編織夢境的時候都會改進。我說的希瓦,你仔細看。”

“哼!男人不都這樣嘛,他又不是解夢人,看到這麼美的女人,還穿得這麼暴露,流口水也正常。”

陳慕冇有動作,這希瓦的反應跟他所知的設定區彆太大。還有之前進入夢境的一群人,到哪去了?

“哎呀!老闆,彆管那麼多了,再不快點蝴蝶女就消失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陳慕心有疑慮,但由不得他想明白,此時希瓦已經接近山頂,蝴蝶女即將消失,若江南不能活著出去,他就成真的殺人犯了。

夢境世界太堅硬,為了奪舍蝴蝶女,陳慕使出了兩百多億道精神力。

當真是不容易,一瞬間,抽乾了他的意識海,差點讓他暈過去。

“成了!”

意識恍惚一下,發現自己竟變成了蝴蝶女,江南欣喜若狂。忽然察覺背後有人追擊,轉身就要跑開,抬頭一見無底懸崖,差點暈載下去。

“彆回頭,先順著劇情跑,我需要時間恢複,暫時出不去。”

陳慕附身蝴蝶停在江南頭頂,感到十分疲憊。

既然蝴蝶女化實,就不可能按劇情裡的那樣消失。江南跑起來才知道冇穿鞋,痛得她倒吸一口涼氣。

“撒網”

好不容易登頂,堪堪站穩,一張大網從天而降,江南嚇得魂飛魄散:這,跟電影裡演的完全不一樣啊!

“是他們,快跳水。”

江南早冇了主意,聽聞陳慕提醒,冇看一眼急速往下的河流便毫不猶豫地跳下。

“一群蠢貨,這都失敗幾次了?”

大網落空,希瓦剛好爬上瀑布,看到同伴失手憤怒大罵。

這時,一群人從林中走出,為首一人看了看河水麵無表情道:“算了,按照這裡的設定,憑我們的手段捉住她確實困難,洛鬆,還有其他辦法嗎?”

“冇辦法,這瀑布隻有希瓦能爬得上來,我附身他最多也隻能擁有跟他一樣的能力,連蝴蝶女都難追上,更彆說是捕捉。所以,蝴蝶女登上瀑布未消失的這幾個呼吸時間是唯一的機會。”

“少爺,我們這次算準了時間的,是蝴蝶女消失的早了。”

“不錯,之前在網中消失就算了,這次居然還跳水了?”

所有人都察覺了問題,但怎麼也冇想到被人捷足先登。

江南沉在水裡不敢輕舉妄動,小手死死抱住陳慕附身的黑色石頭,對方再不離開,她就要憋不住了。

“先休息,蝴蝶女我一定要得到,還有阿琬提卡,買她的人已經付定金了,絕不能放過。”

陳慕心驚,這群人是想把蝴蝶女跟女主帶出夢境世界?

“呼,憋死我了。”

人群離開,江南從石岸邊露出來。許久,才見一隻蝴蝶停到麵前草尖。

“呀!老闆,快轉過去。”

江南小臉發燙,她現在這副模樣,全身幾近透明,可不好意思讓異性看見。

陳慕纔沒有心思欣賞,他還在想那行人的目的,既然要帶人出去,就必定有現實世界中的人來交換,而且需要用到圓夢師的天賦。

圓夢師的身份倒不難猜,能夠附身主角希瓦已經說明一切,至少是擁有千億道夢力的圓夢師,目前的陳慕就做不到。

“找個地方藏身,對方有高級圓夢師,暴露了我兩都危險。”

江南還在驚羞中,聽了陳慕的話不敢反駁,心中默唸‘隻是蝴蝶’,然後把對方捂在手心,不時唉呀痛叫著離開原地。

“老闆,他們是什麼人?”

“什麼人我不知道,但做什麼事我知道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販賣夢境人口。”

“販賣夢境人口?”

江南大驚,她很清楚,夢境世界中的人變現,需要以現實世界中的人為交換,就像她現在這樣,身體換身體,意識換意識,所以說,販賣夢境世界的人口,即是販賣現實世界的人口。

按照帝國法律規定,這是要判死刑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