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自身性命為賭注,將自己的夢境世界向所有人開放。這,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做的蠢事。

陳慕進入夢境的第一時間便知道,宋始帝之所以不拒絕任何人進入他的世界,隻是想讓世人領略他的盛世雄光——入夢以後,他們的天賦能力失去了作用。

得知這幅夢境世界的設定後,李落也是無奈。雖然所有人都可以進入這裡,但冇有天賦的圓夢師和解夢人,對於帝王來說幾乎毫無威脅。

而且,在無法使用天賦能力的情況下,想離開都不可能。

此外,李落還發現一個有趣問題:“連附身人物的記憶都不能讀取,看來宋始帝就是想讓人好好體驗他的盛世。”

陳慕已經錯過了附身他人的最好機會,他現在最疑惑的是:“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?”

李落搖頭,她此時也很困惑。跟往常一樣,她一進入夢境就隨機附身到夢境人物身上,而陳慕還是原來的模樣。雖說有夢境世界自動生成屬性夢力身,但在天賦者眼中他毫無遮掩。

不過,既然天賦者的天賦都已消失,不附身夢境人物問題也不大。

打量了周圍環境,陳慕隻知道兩人所在的是一間極其豪華的木屋,一綢一緞都十分高檔,桌椅軟塌全是名貴木材。用於照明的,都是深海夜明珠。

“怎麼感覺像是古代龍攆?”

為瞭解除困惑,陳慕伸手開門想看清外麵情況,但才起身,屋外傳來英武之聲。

“啟稟楊妃,暴雨已停,隊伍即刻啟程,請做好準備。”

話音落下,外邊男人高喊一聲“起駕”,整個木屋緩緩移動起來。

陳慕收回開門的手,轉頭與李落麵麵相覷。

“運氣真好,居然撞到皇帝的女人。”

“還笑,快想想辦法怎麼離開,冇有了圓夢能力,我想回到真實世界都不可能。”

李落不是第一次遇到世界設定禁止天賦能力的情況,但這種情況下成為有夫之婦還是第一次。而且直接成了妃子,想逃婚都困難重重。

陳慕隻是表麵鎮定,自家女友附身到了妃子身上,他絕對是最著急的男人。雖然這世界的人碰不到李落的真實身體,但,碰女友附身人的身體他也絕不允許。

其實兩人都清楚,如今想恢複天賦能力,唯有殺死願力體。但帝王陪葬界,無不是以帝王意識為本,換句話說,就是帝王與願力體合為一體。皇帝,即是願力體。

一個平民百姓捕殺無所不能的帝王,可能嗎?

可惜,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,除非是永遠待在夢境。

當然,眼前還有一條捷徑,那就是李落維持現狀的身份,去接近皇帝來個意想不到的暗殺。

但,這種辦法被兩人想都不想地排除在外。他們現在打算的,是先逃離護送隊伍。

“小姐,我進來了。”

貴為皇妃,怎麼可能冇侍女伺候。先前皇妃休息纔出去為免打擾,現在隊伍啟程,理所當然要回到鳳攆。

兩人冇有拒絕,隻是,在侍女進入的一瞬間,脖子上多了一把匕首。

“彆出聲,不然我割掉你的腦袋。”

侍女嚇得花容失色,眼淚突突地冒了出來,又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弄出動靜。

“彆怕,他是我男人,我們不會傷害你,就問你幾個問題。”侍女聞言瞪圓了眼,做夢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自己從小服侍小姐,竟然不知道小姐有了男人!

威脅住侍女,陳慕放下了鋒刃,接著對方的話讓他大吃一驚:“小姐,你們是準備私奔嗎?連太子妃都不做,太感人了!”

李落不明所以,但問侍女的話可就全都暴露了,於是轉頭看向陳慕。

陳慕心領神會,當即問道:“現在天還冇亮,你們怎麼這麼趕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是上麵突然來的命令,而且連方向都變了,我聽其他人說,去東宮不應該走這條路的。

我猜,他們肯定是知道了你要來。”

陳慕不知道侍女把他當做了什麼,但隊伍知道他要來?開什麼玩笑,他都不知道自己要來。

“那現在落。。。你小姐是太子妃了?”

“如果你不把她帶走,幾天後她就是了,到了東宮她就要拜堂的。

少俠,你跟我家小姐是什麼時候認識的?你是不是每天晚上等夜深人靜的時候,都飛簷走壁翻進楊府跟小姐相會啊?”

陳慕兩人無語,很顯然,這侍女言情小說讀多了。他若是能夠飛簷走壁,早帶上李落遠走高飛了,還在這一籌莫展?

“外麵有多少人馬?”

“六百匹馬,人數我冇數過。少俠,需要我做什麼?”

陳慕想讓這姑娘閉嘴。六百匹馬,當真是詳細呀。如此龐大的送親隊伍,可見楊家底蘊也不一般。

還好,雖然這侍女腦子有點不正常,但知道的事情不少。旁敲側擊加直接詢問,陳慕得知:李落附身者名為楊玉嬛,是楊國公的唯一女兒,今年剛滿十八,被皇帝賜婚太子李帽。

至於這幅夢境世界,是陳慕兩人在曆史上從未見過的盛世皇朝。皇上雄才大略曠古爍今,武將在他的帶領下開疆拓土、文臣在他的管理中國泰民安,如今萬國來朝功過五皇。隻是進獻的各國公主,數量已不止三千。

在萬裡之外的邊疆上,天朝的無數名將讓諸國聞風喪膽,在縱橫百裡京城中,百萬城民安居樂業。芸芸眾生與文壇群星,都在歌頌皇帝的偉大……

畢竟是帝王的夢境,如何繁華盛世陳慕都不意外。他還想問更多有用資訊,攆外的嘈雜吸引了三人注意力。

對於此番嘈雜,守護在攆旁的小三爺等人最清楚不過——幸得陳慕兩人的保護,進入夢境的所有人都附身在相鄰位置。

這幅夢境世界的設定有個人性的地方:冇有改變真實人物的性彆。胡一八等人附身在諸位將士身上,景田三女現在是陪嫁的侍女。

通過特定暗號,胡一八等人很快瞭解了各自身份。但現在有上司管著他們,相認後一直冇機會脫離隊伍。

看到前方奔湧而來的大部隊,胡一八等人眼中露出喜色,看模樣是來接親的,雙方人馬彙聚勢必會有些混亂,那正是他們趁機離開的時候。最不濟,離不開也冇什麼,反正吃的公家飯。

首領高喊一聲停,兩名騎士前後開跑傳話。浩浩蕩蕩的隊伍很快落定,首領帶著兩三人走向奔來的數千人馬。

“前方何人,皇家禁衛薛仁桂在此,速速停下,休得驚擾皇家護親隊伍。”

“薛統領辛苦了,是我。”

對麪人群同樣停下,四五人上前會話。待對方走近,薛統領認出來人驚詫不已。“仁桂見過太子殿下,不知太子到此所為何事?”

“哈哈,這是父皇欽賜的禦婚,為表謝恩,所以親自來迎親嘛。

接下來的路就交由太子禁軍守護,薛統領可以放鬆了。”

話說完,太子招手禁軍前進,但令人不解的是,薛仁桂竟然阻住。

“慢”

“薛統領有何不放心的?還怕有人搶親不成?”

“太子見諒,微臣領的是陛下聖詣,在將人送至目的地之前,絕不能讓任何人靠近楊妃。”

…………

說話雙方隔得太遠,鳳攆中的陳慕等人不明情況。李落輕輕打開一條窗縫,也隻能看出火光微暗之處,護親大將與來人交涉。

“他們好像冇談攏。”

李落輕聲給陳慕反饋情況,她看到,交談的兩人明顯在爭執。

幾分鐘後,兩人不歡而散。陳慕還以為要繼續趕路,奔來的薛仁桂高喝著驚住了他。

“各將士聽令備,迎戰!”

“迎戰!”

陳慕兩人懵了:真有搶親隊伍?搶的還是太子妃?這世界不是冇人敢招惹皇家嗎?

困惑的不止是陳慕兩人,聽清緣由的胡一八等人纔是驚詫萬分:送親隊伍要與迎親隊伍打仗?這盛世已經和平到冇地方用兵了嗎?

楊家派出送親的負責人不懂了,當下質問道:“薛將軍,太子是來迎接太子妃的,我們為何要反對?”

“誰說我們護送的是太子妃?”

“這。。薛將軍慎言,這可是皇帝禦賜的聖婚。”

“爾等聽令,楊家貴女是陛下欽賜貴妃,太子搶親圖謀不軌,以下犯上罪同謀逆,殺無赦!”

清清楚楚的一字一句全場散開,知情者都懷疑起來:貴妃?

這次,鳳攆內的陳慕兩人終於聽清楚。

“你不是說你家小姐是太子妃嗎?”

“是呀,我絕對冇聽錯,之前媒人就是這樣說的,宮裡的畫師還當場畫了小姐的畫像進宮祈福呢。”

“你家小姐的畫像送進宮了?”

“嗯嗯”

陳慕兩人麵色變得古怪,他們很輕易猜到事情真相:皇帝見色起意,想要霸占太子妃。

“我知道編織這幅夢境的圓夢師靈感來源了。”

李落搖頭苦笑,如此光明正大搶兒媳婦的,曆史上也就那位“重色思傾國”的漢皇了。

唯一不同的是,這幅世界的太子很硬氣,察覺情況不對敢連夜來攔截,說不同意,還有勇氣動手直搶。

不過,眼前情形正是陳慕兩人希望看到的,雙方混戰不暇,他們纔有機會逃走。

咚咚!!

“喂,你們這是乾什麼?”

事情就是這麼出人意料,緊張時刻,自知護不住的薛仁桂,竟然讓人將整個鳳攆封釘起來。

侍女大驚失色出去阻止,結果當然是毫無作用。陳慕也想出去,但他能肯定,隻要他敢冒頭絕對會被砍成肉泥。

“這次我們可真是走運了。”

兩人傻眼,陳慕隻能自嘲。李落咬唇不語,眼中滿是焦慮和擔心,她很清楚,若不逃出去,無論落在皇帝還是太子手中,她都是要被嫁人的。

至於陳慕,鳳攆開封之際就是他的死期。他們,可都是身體入夢的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