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完美的嬌軀,絕世的美人。寸寸肌膚,絲絲柔發,都是上天的精雕細刻。

讓人沉淪她那,明眸春波,含情眉月。

膚賽冰雪,光滑剔透,無束的綢緞順勢剝落。

聲若黃鸝,清脆酥骨,沉醉的靈魂無法掙脫。

李落應該為自己感到驕傲,至少,在容貌與身姿方麵,她是無可挑剔的。

陳慕忘情地欣賞著風景,腦中有四季輪迴:春芳草、夏嬌荷、秋日湖水、冬日雪坡……

“彆,江南還在下麵呢,等晚上。”

不知何時,李落輕喃的嗔語在安靜的臥室中響起。沉迷中的陳慕,狠心咬舌清醒過來。

“我現在就去把她趕走。”

不由分說地,陳慕套上單衣穿著拖鞋出了門,站在樓梯轉角上喊了幾聲江南冇見迴應,隻得無奈下樓。

“江南,你今天可以下班了。”

看到小助理是趴在桌上睡著了,陳慕冇好氣地上前提醒。但才碰到對方胳膊,他立刻察覺了異常:對方,腦海中精神十分混亂。

陳慕一臉凝重,當即動用天賦查探,接著更是臉色大變:有人入侵了江南的夢境,並對她造成了生命威脅。

一瞬間,陳慕心中火熱消失得無影無蹤,剛忙抱上女人跑回臥室。

臥室裡,李落滾燙著臉躲在被窩中,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既期待又害怕,計劃著等會如何讓男人答應明天領證再將自己交出去。忽而看到陳慕抱上江南進門,所有羞喜變成了憤怒。

“落落,快把衣服穿上,有人在害她。”

李落嚇了大跳,這時陳慕已經把江南放到她身邊,她稍微一查,果然大事不妙。

“夢境糾纏?”

——夢境糾纏,是圓夢師都會的手段。像是做記號一般,圓夢師可以在彆人腦海中留下自己的夢力,然後便能進入後者夢境或將其拉進自己夢境中。在當事人同意下,此行為本身不違法,但有圓夢師在夢境中迫害,甚至殺害入夢者,所以受到非自然局嚴厲打擊。

很顯然,江南現在就是屬於後麵的情況。雖然事後很容易通過夢力屬性追查到嫌疑人,但此時拯救江南纔是燃眉之急。

陳慕迅速將門窗關好,然後回到床上平躺下,一手撫在助理額頭,急聲吩咐道:“落落,你守好外麵,我幫她清醒。”

“等等,你守,我來。”

“你天賦等級高,留下來以防萬一。”

話說完,陳慕閉眼進入了夢境。李落心有不樂,但也冇有意氣用事。中招的雖然是江南,但敵人目的還不明,如今陳慕去了夢境,必須得有人清醒。

當然,讓她就這樣等著肯定不可能,她甚至懷疑敵人的真正目標是自家男友。急忙穿好衣服聯絡了信得過的人,找了藉口讓其趕來解夢屋,自己則隨時準備入夢支援。

扭曲的臉龐與極其混亂的精神力,表明江南正處於極度危險中,陳慕心急如焚地進入夢境,睜眼看清周圍環境後,心尖如雷重擊:眼前,居然是動畫世界!

陳慕有種莫名其妙的肯定,這裡定是江南的夢境,隻是被圓夢師入侵了。

既來之則安之,吐槽助理的潛意識世界無濟於事。稍微分析了夢境世界的設定後,陳慕搖身一變成了一隻小公狼,隨手分解了一些夢境事物掩飾在身上。。

絕非陳慕有特殊愛好,實在是,這幅夢境就是狼與羊的世界。相比於作為食物的羊,捕食者狼總要好些。

這幅夢境不是很大,也不用陳慕去找,他的目標已經跑來——一望無垠的大草原上,火炮之聲絡繹不絕地響。隻雪白的小綿羊,嗷嗷哭喊著四處逃竄。

距離太遠,陳慕無法判斷江南的意識體所在,但凶手很明顯,稍作思考,他直接跟蹤上了刀疤狼。

刀疤狼,很猖狂,一手扛著火炮滿草原轟炸,一手拖著裝有兩三隻綿羊的網袋四處跑。那火炮射程有限,但彈藥無限,怎麼使用也不見發熱。

完全憑運氣地,刀疤狼炸倒了一隻小母羊,當即以風馳電掣的速度趕了過去,亮著雪白的獠牙放肆大笑。

“哈哈,美麗羊,你跑不掉了。乖乖跟我回去,我不吃你。”

“不要,你不要過來。”

美麗羊撐在地上,滿臉驚恐地不斷倒退。刀疤狼興奮異常,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道:“我還要你給我生數之不儘的小羊羔,怎麼會捨得吃你呢。”

“嗚嗚,不要啊,我不會生。”

“小事小事,我可以幫你嘛。”

刀疤狼瘋狂邪笑著步步逼近,就在他準備把美麗羊裝走之際,陳慕出手了。

陳慕怎麼也冇想到,一個大二的學生,竟然會夢到自己變成一隻小母羊。普通人的夢境,可都是潛意識操控的,也就是說,某人潛意識中。。。將自己當做了一隻母羊。

本來,他還跟在刀疤狼身後思考,江南是會夢到自己變成稱霸草原的小貓熊,還是與狼鬥爭的牧羊人,這已經是他能想到的荒唐了。

但,小助理可真是會製造驚喜。他隻是隨意分析了一下,就得知了對方附身所在。

當然,他此刻更上心的是附身刀疤狼的人。圓夢師在夢境中,不直接接觸目標無法辨認對方是否被真實人物附身,陳慕卻輕易知道,刀疤狼是真實人控製。

所在,在猜測對方是嫌疑人的情況下,陳慕出手絕不留情。鋒利的爪牙閃電出擊,在對方猝不及防之際狠狠發起了偷襲。

鋒芒落下,血光乍現,一串猩紅液體劃過空中,落在草葉上如珠子滾散。刀疤狼整個身體被帶飛空中,猙獰森森的數道傷痕印在臉上。

嗷嗚!

一擊得手,陳慕可不打算放過,吼叫著趁勢追擊,撲到刀疤狼身上狂抓猛咬。眨眼功夫,刀疤狼遍體鱗傷冇有一處完好皮膚。

嗷嗚嗷嗚!!

雙狼廝咬,生死瘋狂,隻要得口,就是拚命地撕扯搖晃。陳慕占著先發優勢,以較小的代價咬掉了敵人的耳朵眼睛和半張臉。

“小心”

眼看陳慕大勝之際,空中傳來美麗羊急切的提醒聲。陳慕也察覺了身後有巨大黑影落下,倉促之間他來不及轉身檢視,迅速放開刀疤狼退守一邊。

當——

好大一隻平底鍋,陳慕避開,倒黴了刀疤狼,本來奄奄一息的,徹底暈死過去。因為是動畫世界,陳慕還能看到一圈金色小星星在刀疤狼頭頂轉了幾圈。

“敢欺負我老公,你找死。”

陳慕穩住身形得以看清,來者是一隻紅色大袍的母狼,跟他們一樣,也是人形狀態直立行走。

“狼哥哥小心,這是紅母狼,戰鬥力還在刀疤狼之上。”

美麗羊藏在草叢中擔心地提醒,陳慕心情有些凝重。按說,普通人的無意識夢境是冇有等級的,但這幅夢境被偷襲者改造過,嚴嚴實實的二級夢境世界,恰好是他進入即巔峰的夢境。

然而,刀疤狼跟紅母狼同樣不逞多讓。刀疤狼至少是一名二級圓夢師,在不被偷襲的情況下,完全可以跟他勢均力敵。而紅母狼,雖然是夢境土著,可人家就是這幅夢境的最強者。

實際上,陳慕不想跟這兩狼有任何爭端,他隻想碰到江南附身者,然後將其帶出夢境。

但,他知道刀疤狼不會給他機會。他跟紅母狼對峙的幾個呼吸中,刀疤狼身上的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。

“老婆,一起盤他。”

果然,這纔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刀疤狼傷勢痊癒跳了起來,與紅母狼成夾擊之勢將陳慕包圍。

“少廢話,儘給老孃丟臉。”

紅母狼似乎十分不滿刀疤狼的窩囊樣,冇好氣地懟了一句雙鍋閃現手中,當做炮彈扔向陳慕。

陳慕化作雜技大師,急速翻躍跟鬥避讓。但紅母狼手中平底鍋彷彿無情無儘,殘影不斷連成一線,硬生生把陳慕逼成了功夫達人。

“讓我來”

莫約上千次跳躍後,紅母狼停止了一輪進擊。這時刀疤狼接上,特寫的一個大臉和大炮孔,接著是源源不斷的火炮射出。

陳慕以不變應萬變,還是之前的方法跳躍。隻是,他距離江南越來越遠,打算直接帶出對方的計劃眼睜睜落空。

“蠢羊,還不快跑?”

陳慕漸遠的身影傳來大喊,江南似乎才反應過來,傻愣愣地起身準備跑掉。

“跑得了嗎?”

空出手來的紅母狼雙眼一個閃光,黑漆漆的鍋底掄圓了甩出,不偏不倚落到江南頭上。又是一圈小星星浮現,後者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。

“老婆,你先把她帶回去煮了,我去收拾這傢夥。”

“去吧,彆再丟臉。”

紅母狼一臉傲嬌地回答,轉身抓住美麗羊的小腳,拖著慢悠悠地回了家。江南甚至能以第三人的視角看到,趴在地上的美麗羊臉皮在不停的抽搐。

遠遠看到江南被拖走,陳慕怎還有心思跟嫌疑人糾纏?他雖然不清楚對方的目的,但若江南死在夢境中,真實世界也將腦死亡。趁著刀疤狼還在射程之外,他迅速隱匿進了草叢。

通過分析夢境設定,陳慕知道刀疤狼夫婦住在森林城堡中。飛快做了誤導方向的痕跡後,他轉向悄無聲息地前往城堡。

“逃了?”

追至陳慕消失的地方,刀疤狼看著地上痕跡心中懷疑。他主動追出來,當然不止是想收拾陳慕這麼簡單。

從一開始,他的目的就是陳慕。

認真觀察了地上痕跡許久,刀疤狼還是放棄了繼續追蹤的想法。他很清楚,隻要江南在他手上,陳慕一定會回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