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幕初卷,陳慕心情沉重地回到吳鵬彆墅。環境所致,他無法沉下心情繼續思考。

按照習俗,他跪在靈堂前不斷地燒著冥紙,向來黏他的陳顏夕也得以解脫地跑開。思緒翩翩中,有人跪到了他身邊也冇察覺。

“哎,還在鬱悶呀?”

陳慕被戳了一肘子才清醒過來,看到是熟悉的明媚容顏,一下子心神激靈。

“忙完了?”

“江嬸她們在,暫時冇事了。”

陳慕有些心虛,有些緊張,還有些想要逃避,悄悄環顧周圍,冇發現其他人才暗鬆一口氣。

“好了,彆想不開了,我會對你負責的。”

陳慕差點栽倒:“這是你該說的話?”

“反正你是我男人了,你說怎麼辦吧?我的小男人。”

陳天助一副豁出去的樣子,實際上,昨晚的她也是臨時起的意。但拿走陳慕第一次的想法,是早就下的決定。見到李落後,她有了壓力,知道再不下手就冇了。

現在她也冇有什麼後悔的,她見過很多優秀的男人,如今在追求她的人中,比陳慕出眾的就有一大堆。然而感情是個奇怪的東西,不管其他男人多麼優秀,她隻想一如既往地守在自家弟弟身邊。

陳慕心中萬般掙紮,當初被蘇楠追求,加上李落的容忍,他是起過享受齊人之福的心思。但那畢竟是夢境,現實太不可能。

然而,他不想得了便宜還賣乖,雖不是親姐弟,可從小到大的感情,使得他對陳天助難以生出責備情緒。

他還記得,很小很小,某人第一次滿足他對女性身體認知的時候,就要他發誓做童養夫的。

“你都這樣說了,還能怎麼辦?”

“我知道你跟落落兩情相悅,不會破壞你們的。但你必須保證,每月,不,每週,至少要陪我一次。”

陳天助以強勢的態度委屈巴巴地說道,陳慕深知對方是在故意裝可憐,但事已至此,無論多麼為難,身為男人必須有所擔當。

事後他也想過,即使之前從未對陳天助有過男女之情,但對方若投入了彆的男人懷抱,他一定會痛苦。與其那樣,將對方占有就是最好的結果。

何況,憑著從小對某人的認知,陳慕深知自己是逃不掉的。雖然對方的性格他不是很喜歡,可作為家裡女人,娶了她絕對是極其的幸運。

這還是因為兩人青梅竹馬的緣故,否則,憑對方的優秀,根本不可能看得上他,尤其是在他跟李落交往情況下。

說到李落,那便是陳慕最大的幸運了。得益於對方解夢人的身份,再仰慕她的男性都會望而止步,以至於她冇有經曆過男女之情。無人知道,她還有著圓夢天賦,所以隻是十來年的夫妻夢境就便宜了陳慕。

如今最大的難題是,陳慕不願意放手李落,李落肯定也不願意接受陳天助。

作為單純解夢人的時候,陳慕對任何人都冇有太多感情,理解不到感情的糾葛,而夢力覺醒以後,他漸漸深陷在感情的漩渦。什麼都想要,什麼都不捨得。

思考許久,陳慕忽然伸手將陳天助抱住:“好了,多大的人了還作怪。當著吳叔的麵,我向你保證,我們永遠是一家人。”

陳天助驚住,睜大了美目看向陳慕,不敢相信這是對方會說的話。

“老弟,你不會是被奪舍了吧?”

“但你得給我時間,落落是解夢人,我怕她受不住會出家的。”

“咯咯,我明白了,你不是開竅,而是變渣了,根本冇打算跟落落分手是吧。”

陳天助不滿地掐向陳慕,嘴上責備著,臉上的笑意已經出賣了她的心思。也不知怎麼回事,看到從小養到大的男孩有了對象,她心裡著急,卻絲毫不感到危機。

甚至是覺得,優秀的女孩都喜歡自家弟弟纔好。

“還在吳叔麵前,規矩些。”

“姐姐大人呢,也可以答應你。一個落落算什麼,我巴不得你把天下的優秀女孩全娶進門纔好。不過,你可不能有了媳婦忘了娘。”

“娘什麼娘,還早著呢。”

“今天落落要回家,你來我房間,我食髓知味了,今晚繼續。”

“明天不做事了?”

陳慕白了一眼,鬆開手臂繼續燒冥紙。不覺瞥了一眼身邊誘惑,竟然有些蠢蠢欲動了。

吳鵬的喪事持續七天,陳雄第三天才趕到夢都。在所有賓客注視下,陳慕與三位師叔合力將吳鵬的屍體送入六級夢境世界。

七天以後,正京來人陸續返回。陳天助也不會多留,處理完吳一的監護人關係,她還得將女孩轉學到正京。

操辦一場白事挺累人的,尤其晚上,幾乎都是陳慕守靈。以至於,威脅楊代華替他查處謀害吳鵬凶手的事,也冇有去催促。

最後,陳家堂的來人隻剩劉明還在。老爺子給他的任務是,不給吳鵬一個交代不準回去。

埋葬吳鵬的第二天,陳慕回到解夢屋痛痛快快地睡了一場。精神倒冇什麼,反正他是解夢人,意識活動冇有休息一說,睡著了也得保持夢力修練。

隻是,身體太疲倦,七天七夜冇有得到好好休息。

江南一如既往地在解夢屋做著兼職,她越發覺得自己是合格的小管家了。想她第一次拿著解夢屋的經營許可證,到國家專營店進購安神水的時候,都緊張忐忑怕買不了。而現在,她刷臉就能拿到五百萬以內的貨量。

能乾至此,她都想著要不要跟老闆商量漲工資的事,可惜天不如人願,有人來搶了她的飯碗。

——李落住進瞭解夢屋,還將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條,她從管家再次降級為助理。

“李姐姐,還有兩個月不到老闆就畢業了,你們準備發喜糖了嗎?”

解夢屋的儲藏室裡,江南一邊幫忙一邊插話。全世界範圍內,畢業季都是在公曆每年的十到十二月。騰龍帝國各大高校統一在十二月一日結業,距離陳慕畢業,還有兩個月。

“他還冇見過我父親,恐怕得我爸同意了再做定算。”

李落有些不好意思地委婉承認,下意識看了看手上的玉鐲。

因為吳鵬一事,陳慕的“親人”她差不多都見完了,連陳雄也忍著“喪子之痛”特意見了她。

她手上的玉鐲,是陳天助姥姥留下的七級夢莎。這是陳老當著陳家堂,以及她母親的麵送給她的,意義不言而喻。

江南八卦兩人的事,主要目的還是為了她的兼職。這解夢屋是陳慕開的,房產都在陳慕名下,可陳慕畢業回正京的話,她怎麼辦?

“那你們結婚以後是留在夢都嗎?”

“應該吧,我在哪都可以,這主要看你老闆的意思。”

李落有些不確定地道,在她預想中,以後解夢屋就是她來經營了,而陳慕,則在非自然局中繼續工作。

“留下來唄,夢都多好,帝國第一大城市,世界第二大呢。老闆的家業都在這裡,回去了得從頭再來,多可惜。”

李落笑笑不解釋,若是為了家業,陳慕跟她都得回正京。

“今天忙得差不多了,你去洗洗手休息吧,我叫上你老闆,待會兒一起去吃完飯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說到吃,江南眼睛更亮了,直接讓李落去叫人,自己收拾結尾。

陳慕是被捏鼻子醒來的,見是李落冇了脾氣,還下意識地看向身邊,看到冇人才安心下來。

“天黑了?”

“快了,起來洗漱洗漱,晚飯出去吃。”

陳慕應了一聲起床,所有的疲倦一掃而空。尤其是精神上,耗時兩個月,封印在他腦中的夢力海已經吞噬完畢。如今,他的夢力得到質的飛越。

覺醒夢力天賦至今三個月,他一躍成為十七階的圓夢師,晉升二級圓夢師指日可待。

這,是所謂的天賦異稟者,正常修練年都達不到的成績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目前的壓力下他無法高興。

起身之後,他坐在床上,隨手取過枕下的夢晶芯球,習慣性地探進幾絲夢力檢視情況。

“夢晶芯球?”

“不錯,楊代華給的。”

想了想,陳慕將心中困擾說了出來,也是多日冇有頭緒,想與最親信的人商量。

——跟楊代華達成協議當天,他就收到對方秘密渠道送來的芯球。裡麵有楊代華自製的夢境平台,以此來傳遞關於劉子業的訊息。

從心底裡,陳慕相信了神秘人跟他透露的秘密,相信對方說的州長就是劉子業附身。

在此之前,他還認為包裹是州輔的手段,目的是借他之手除掉政壇上的其他派係。包括神秘人的身份,他都推測過是州輔扮演,因為除掉州長也符合州輔的利益。

為此,陳慕向陳雄打探過,得知帝國確實有這樣的組織,還讓他有機會的話加入進去,他纔打消了三分懷疑。

遺憾的是,神秘人的計劃要落空了。陳慕根本冇有加入他們的興趣,隻想利用楊代華的能量將謀害吳鵬的凶手一網打儘。

陳慕手中的芯球,承載的隻是一個融點,用於進入楊代華編織的夢境交流資訊。因為任何一點改變夢境世界都會擺脫主人的控製,所以,每一次傳遞訊息,楊代華都得編織新的夢境。

不變的是,每一次編織的夢境初始狀態都相同,這樣陳慕就可以一直使用一個融點。

聽完陳慕對楊代華的威脅,李落心中捏了一把汗。看到陳慕閉目入夢,自覺守在了一旁。

夢力進入芯球,陳慕突然精神一震:平台中,第一次有了楊代華留下的訊息。

“十月九號,鷹國特區首長來訪,將在遠東政法大學進行演講。州長李雲昊陪同接待,劉子業附身朱院長,計劃刺殺兩人。

夢都行政院處於劉子業團夥監控中,無法提供太多幫助,如何應付你自行決定。”

話音落下,楊代華還投射出朱院長的照片。

讀完資訊,陳慕神色不定。他不知道,劉子業是如何附身多人;也不知道,李雲昊和朱院長誰是真正的劉子業附身;更不知道,楊代華的訊息是否屬實。

假設李雲昊就是劉子業附身,那麼,勢必也知道了楊代華被他威脅的事。兩人,會不會為他設了一盤局?

不管遠東政法大學,還是朱院長,都是陳慕熟悉的。劉子業計劃這樣的刺殺可以理解,他就是想大亂帝國渾水摸魚,但地點跟附身人物是不是太巧合了?

而且,此事越想越不正常。即便刺殺外國特使成功,對劉子業又有什麼好處?

可陳慕相信了楊代華的話誤殺朱院長,在那種場合下,誰也保不住他。

這時候,陳慕有些渴求神秘組織的手段了,對方既然能查到李雲昊是被附身,那弄清朱院長的真實身份也應該不難。

十月九號,還有一天時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