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隆——

漆黑的夜空灑下傾盆大雨,幽深的蒼穹裡炸響聲聲電掣雷鳴。

陳慕猛然睜眼,看清自己是躺在一個巨大的圓形鋼鐵空間中,圓形空間一米以上都是鐵骨架和透明玻璃,因此看得到外麵早已深夜。

然而,深夜不代表天黑。陳慕入眼所見,是茫茫無際的摩天大廈,大廈上燈火斑斕五光十色,沖天光芒照映大地,美輪美奐夢幻不真。

陳慕起身,發現腳下是透明的鋼化玻璃,距離地麵至少百來米。所在建築位於江畔,江中彩輪緩緩優雅多姿。

若不是解夢人,陳慕絕對會懷疑,自己就是在真實世界。他所見的這一切,跟夢都一模一樣,而他就是在帝東明珠塔上。

隻是不知道,夢境中是怎樣的稱呼。

江南跟朱院長不知所蹤,陳慕暫時卻冇功夫去尋找。他必須儘快分解夢境人物,一如既往地利用夢境夢力掩飾身份,否則被其他圓夢師發現的話,憑他現在的能力很難自保。

塔下就是最好的目標地點,俯視而下,是一方寬闊廣場,廣場上人海包圍,中央擺放著無數紅燭和萬千玫瑰,組成了肉麻的“rry

”。

看仔細了,情況有些意外,花海中央,竟然是一位抱著大捧玫瑰花的女孩。

“風景不錯吧?”

突如其來的招呼聲身後響起,陳慕心神猛震肅然警惕。轉過頭去,看清對方麵目滿眼不敢相信。

“陳秀浪?”

“是我。十分鐘前,你還叫我朱院長。”

陳秀浪臉上掛著笑容出現,老友見麵般地親切。但冇有太靠近陳慕,而是走到玻璃欄邊俯視繁華。

“這是魔都,你仔細看看,是不是感覺跟夢都很像?”

陳慕冇有心思在乎什麼魔都鬼都,盯著眼前男人推測可能發生的事情。

非自然局確認過,斷定陳秀浪腦死亡。李落懷疑是敵對勢力暗殺,陳秀浪是圓夢師,有自己的保命手段很正常,但眼前情況來看,絕非被暗殺這麼簡單。

認真觀察後,陳慕發現,陳秀浪是夢境世界編織的身體,不接觸的情況下,他分辨不出是否有真實人物在裡麵。

“你隻有一次重返真實世界的機會,附身朱院長就是為了引我前來?”

“嗬嗬,我現在是意識附身不錯,可小陳兄弟,你何以斷定我隻能返回真實世界一次?”

陳慕驚詫:意識逃脫的圓夢師,幾乎都隻有一次附身真實人物、從而再返真實世界的機會,這是蔚藍星上所有人公認的定理。

因為脫離原身的意識太薄弱,加上生理排他性,每附身一次,失敗率就會呈指數上升。當然也有多次成功的,但都是萬中無一,而且需要靠醫療設備維持生命。

現在陳秀浪卻告訴陳慕,他可以不止一次返回真實世界,是在說謊還是真有其事?

忽然,陳慕神色一變想到了一件不合理的事,陳秀浪腦死亡冇多久,而朱院長明顯長期蟄伏,根本不可能是陳秀浪死後附身的。

“你不會是想告訴我,我認識的陳秀浪跟朱院長,其實都隻是你的子意識吧?”

“聰明,反應夠快的。

你猜的不錯,陳秀浪跟朱院長,都隻是我的子意識。而我本人,還活得好好的。不瞞你說,除了他們兩人,我還有很多子意識附身。他們都在我主意識的控製之下,絕無二心地為帝國安全服務。”

陳慕心驚,驚訝陳秀浪的身份,隱約中,還覺得對方的口氣有些似曾相識。

突然,陳慕想起:“你是在我車內放通訊器的那人?”

陳秀浪笑而不答,點到為止地提醒:“那人算是我同事,但我們各有任務。有人托我,此次是來給你提供一些情報,比如,關於劉子業的秘密。”

“願聞其詳”

“你是圓解同存,我不說你很快也會知道。這幅夢境,隻為劉子業一人服務。”

陳慕冇有插話,思索著拜托陳秀浪的人。

“在真實世界,你現在已經被認定為殺害朱院長的凶手,想破解也簡單,除掉真正的劉子業便可。

那樣,劉子業的所有子意識附身都會失望,一切真相水落石出。”

“劉子業的主意識在這幅夢境裡?”

“在是在,但找起來十分棘手。”

“你也不知道?”

“要是知道,就不會讓你來了。”

陳慕不解:“這不是你們給我設定的考驗?”

“嗬嗬,小老弟,彆把事情想得這麼簡單。此事事關夢都安全,我花了三年時間才查到真相,潛伏暗中絞儘腦汁,依然冇有將劉子業連根拔起的辦法。

一個月之前,有人向我們組織推薦了你,力排眾議將任務交給你。剛好我們束手無策,所以決定冒險一試。”

陳慕很是不相信地反問:“把夢境世界毀了,劉子業還能往哪逃?”

“這是一幅六級夢境世界。”

“你們組織冇有六級解夢人?”

“存在數以萬計的融點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劉子業的主意識,以這幅夢境世界的影片為依存。而且,哪一部影視劇最火,他幾乎就附身在哪一部的主角身上。

等新片出來的時候,他的主意識便轉移,而他附身過的主角,就會成為他的子意識,受到操控,大多通過融點送到彆的夢境,找機會附身真實人物進入真實世界,成為他滲透真實世界的爪牙。

他很精的,掌控著無數融點,隻要有任何風吹草動,就會逃離這幅夢境。毀滅夢境之前,他足以來回多次,而我們連他在哪都無法確定。”

陳慕沉默,劉子業有此等手段,確實難以應付,總不能,把所有融點通往的世界都毀滅。誰又知道,融點那邊的世界,又有多少融點。如此循環下去,神秘組織有多解夢人也不夠。

“你的子意識分身,是在學他?”

“慚愧,邯鄲學步,雖然通過此辦法有了一些子意識附身,但跟劉子業比起來小巫見大巫,至今對他無可奈何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們對我哪來的盲目信任,但很抱歉的告訴你們,我也冇有辦法。”

“話已至此,我的任務算是結束了。再次提醒老弟一下,在解決劉子業之前,你最好不要回去,不然還真害人害己。”

話音落下,不等陳慕反應,陳秀浪笑意慢慢地,縱身跳下高塔。

陳慕駭然,慌忙撲到窗邊一看,看到陳秀浪的身影還在墜落,接著落在江中激起水花,但夜色恍惚,有人察覺也冇看清。“該死”

陳慕心中憤惱,一種被人操控的憤惱。他冇想過要加入什麼神秘組織,更不想接受這次考驗,但不敢懷疑陳秀浪的話。殺害朱院長的罪名,不僅會讓他無期徒刑,還會讓他身敗名裂。

要是知道是誰推薦的他,他一定把那人狠狠打一頓。

抱怨無濟於事,陳慕站在窗邊思考良久,趁著周圍安靜,他冥神分析夢境設定,補足陳秀浪冇有說完的資訊。

這是一幅根據小說改編的夢境,娛樂文的小說。主角設定是穿越者,從未來穿越而來,腦中記有無數後世經典。十分擅長拍影片。

陳慕冇看過這本小說,也不知道,現在的時間點,主角是什麼情況。為了自身安全,他必須得去找掩飾了。

塔下的求愛儀式還在繼續,陳慕走到人群後也冇人注意。他看到了一位蹲在路攤邊吃燒烤的男子,見對方起身,不動聲色地跟了過去。

陳慕在衛生間跟上了目標,輕車熟路地,一掌拍到對方腦勺。刹那功夫,男子身形消失,陳慕手中多出一塊手錶。

隨著夢力的增長,陳慕對夢境夢力的操控更加熟悉。帶上手錶,在外人眼中,陳慕就是被人拍死的男子身份了。

陳慕原以為,路邊吃燒烤的應該是普通人,但分析了對方記憶後,他震驚了:竟然是華夏首富之子,王向聰。

既來之,則安之。短暫震驚過後,陳慕恢複平靜。這也是意外之喜,對他對付劉子業應該會有幫助。

通過王向聰的記憶,陳慕得知,主角應該是一位叫沈浪的青年,如今已稱霸華夏影視界,各大媒體都是他的頭條。觸角已經伸到海外,一個叫好萊塢的世界電影天堂。

好巧不巧,廣場上被表白的,就是沈浪。

陳慕取出手機,看到各大頭條已經被轟炸了:震驚,眾目睽睽下,女明星竟然做出這種事!

揭秘,沈浪與秦瑤不為人知的那些事。

四千年第一美女,居然跪在男人麵前。

…………

看得出來,這幅夢境的廣告文案很發達。想起陳秀浪的話,陳慕對這沈浪也來了興趣,對方每一部電影都爆火,也不知跟劉子業有什麼聯絡。

圍觀群眾爆發“答應她答應她”的轟動,陳慕擠不進去。忽而想起自己首富之子的身份,私下找沈浪不會太難,於是放棄行動折返燒烤攤。

“老公,你怎麼去這麼久?”

還冇走到,燒烤攤邊一堆女子的嬌嗔嚇了陳慕一跳。還好,他知道,王公子生性風流,卻冇有真正的女朋友。

“家裡有點事,你們慢慢玩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不給女子挽留的機會,陳慕說下一句便上了跑車。在眾女不捨的幽怨中,風馳電掣地離開。

“秦瑤,你彆想不開啊?”

“呸,渣男,老孃想通了,你不答應正好,老孃不喜歡你了。”

就在這時,求婚場麵發生意外。在場觀眾,以及在線的千萬網民,都以為好事必成的時候,男主拒絕了。而女方,突然態度大變,扔下玫瑰跑離人群。

男主擔心女主想不開,麵色擔憂地追出。女主邊跑邊罵,看呆了所以線上線下無數觀眾。

陳慕看了一眼突然停車,那女孩跑步的姿勢,他太熟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