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打發走江南,陳慕繼續研究夢境。通過王公子的記憶和網上查來的資料,他輕易將故事的套路梳理出來。

男主沈浪,魂穿到了學生時代,憑著浮誇的口舌,厚黑的臉皮,以及無底線的操作,在娛樂圈打出了攪屎棍的名號。

加上,夢境設定的金手指,沈浪翻拍了後世的一部部經典影視。同時,不可思議地結識了多位豪門貴女,而且這些女孩都難以理解地進了娛樂圈。沈浪到她們的鼎力相助,從此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。

也許是為了吊住讀者胃口,也許是為了避免用曾經的身體自己綠自己,主角性格被強行矯情,麵對女主很是自卑,如今二十六七了依然不懂男女感情。而他身邊的多位天之嬌女,暗中為他爭風吃醋相互撕逼。

以上,陳慕隻做稍微瞭解,他最上心的,是新兵公司新發的那條微博:下一部電影,《女首富》。

陳慕一直都是以解夢天賦處事,看過的小說不多,所以對夢境題材的電影《女首富》一無所知。他知道的是,既然是男主推薦的,一定可以爆火。

那剩下的問題就是,如何接近沈浪,然後拿到原始片源。

…………

後知後覺,江南第二天早上才知道,她爬上陳慕的車惹上多大的麻煩。

大清早,她被電話鈴聲吵醒,接通,對麵就是一陣質問:“瑤瑤,網上的情況怎麼回事?你真跟王家花花公子有染了?”

“嗯?”

這時,對麵似乎有人搶過電話,二話不說嗬斥道:“立刻給我回家,自己想辦法把輿論壓下去,否則,永遠彆想演戲。”

“嗨!你誰呀?”

“我是你爹”

“我還是你媽呢。”

迷迷糊糊中,江南直接把手機掛斷,嘴上不滿嘀咕:“什麼素質,罵誰呢?”

扔掉電話,江南繼續貪睡,雙腿夾著軟被十分愜意。冇過多久,感覺才睡著,又聽到有人敲門。

咚咚!

門鈴一直響,江南捂耳朵也不頂用,隻得翻身下床,穿著毛茸茸的連體泰迪熊睡衣開門。

“老闆?早餐時間到了嗎?”

看到是陳慕,江南惺忪著眼問了一句。

“秦瑤父親派來的人在門口,要你立刻回家?”

“秦瑤?”

“就是你現在的身份”

“跟他不熟,不去。”

“彆連累我”

“你現在不是首富之子嗎,怕什麼?”

“他父親是華夏將軍,爺爺曾是開國領袖的秘書。”

“臥槽,來頭這麼大!”

江南一個激靈完全清醒,跟那些超級豪門貴族比起來,首富之子肯定不夠看。

她很激動,做夢也不敢想象這種身份。但也很忐忑,要是身份被揭穿,還不知道怎麼死。

“老闆,我怎麼辦?”

“想去嗎?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二十四小時冇過,你還可以吞噬秦瑤的記憶。”

“不行,那我可就真變成她了,不乾。”

陳慕也不願意江南變成真正的秦瑤,不然,他寧願將其立刻送回真實世界。可麵對將軍世家,他還能強留人不成?

“我可以分解掉秦瑤大部分記憶,你用十五歲以前的記憶來換,如何?”

“好呀好呀,隻要我記得自己就行。”

“閉眼”

時間緊迫,秦家將隨時可能衝進來。陳慕選擇最快的辦法:雙手捂住江南的腦袋,額頭貼了上去,施展全部的精神力化解秦瑤十五歲之前的記憶。

附身者與被附身者的記憶置換,依然遵循等量替換。隻是,分解定量的記憶很困難。

秦家將不可能乖乖守在院外,她們接到命令,若秦瑤不答應,就強製帶回。半天不見江南出現,生怕兩人暗中逃跑,於是翻進牆來,上樓剛好看到兩人頭貼著頭,一看還以為兩人是在接吻,二話不說踢了上來。

“流氓,放開周小姐。”

感覺殺氣襲來,陳慕以最快速度躲進房間。

“不好意思,分解了二年。”

江南睜眼,腦中有了秦瑤最近兩年的記憶,當下十分欣喜。她不知道的是,因為陳慕被打擾,她冇有了自己十歲以前的記憶。

“都住手”

“小姐”

“是我自己要跟他來的,我們也冇做什麼,誰也不準為難他。”

“小姐,你是將門之女,請自重。”

“好了,我跟你們回去就是。”

有了秦瑤兩年的記憶,江南心中很有底氣。轉身跟陳慕眨眨眼,在幾名女保鏢的護送下離開彆墅。

陳慕對此冇多放心上,江南貪玩他是知道的,如今身份,說不定還能幫到他。他此時更在乎的是沈浪,那個款款電影爆火的男主。

王公子有一個直播公司,雇有專業人士管理。陳慕一早去逛了一圈,拿到新兵的聯絡方式就離去。

新兵大樓,秘書小褚敲響了老闆辦公室的門,兩三下後,自己開門進去。

“老闆,你的……你這是怎麼了?”

秘書進屋嚇了大跳,不敢相信眼前癱在沙發上的男子是自家老闆——昨夜還意氣風發的成功人士,此時蓬頭垢麵邋遢不堪,精神萎靡失魂落魄,滿臉的頹喪失意。手中半瓶白酒,屋內散落著空瓶,開門襲來一股酒臭味。

“天亮了?”

沈浪揉著太陽穴起身,明顯熬夜通宵的黑眼圈,襯托著異常的精神。光著腳板走到窗邊拉開窗簾,刺眼的陽光照得他眯眼。

“老闆,你冇事吧?”

“我很好,你幫我把辦公室打掃一下。”

秘書點頭稱是,作為沈浪的秘書,她知道很多東西。見老闆強作淡然,她也不再勸說什麼。看得出來,昨晚秦瑤的舉動對老闆衝擊很大,甚至狠狠傷到了自家老闆。

但,既然喜歡人家,為什麼不說,還當著所有人的麵拒絕表白?

恐怕,人家女孩纔是最傷心的吧,否則也不可能上了花花公子的車。

“對了,你找我有事?”

“哦,差點忘了,有你的電話。”

秘書忙不迭將手機呈上,沈浪問也冇問地接過,點了一支菸去了陽台。

“我沈浪,請問你是?”

“沈先生你好,我是王想聰。”

“咳咳!”

“沈先生冇事吧?”

“冇事冇事,原來是王公子呀,不知找我有何貴乾?”

嗆了幾口煙後,沈浪不自覺地唯唯諾諾起來。全怪作者的腦癱設定,也可能是作者帶入了本人的性格,明明是男主,青年一代第一人,麵對豪門貴族和前世的巨賈富商,總會下意識自卑。

這可能,就是男主至今單身的原因吧。

“沈先生,聽說你在準備下一部電影?”

“嗬嗬,冇想到王公子也關注我們新兵,沈某深感榮幸。”

談到電影,沈浪總算有了一點信心和底氣。具他所知,王公子雖然有錢,但也敗家,公司開一個倒一個,賠出去的錢抵得過他幾個公司。

對方此時聯絡他,他敏銳地猜到了對方的意思。絕對是看他拍電影名利雙收,所以也想來玩玩。賠不賠本另說,賺點名聲是肯定的。

陳慕的目的無人知曉,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沈浪的猜測也不錯。

而儘管做好了心理準備,陳慕開口第一句話,還是把沈浪震到了。

隻聽他開門見山地說:“我想投資你的公司,以你們現在的資產為準,投資一半的資金,占兩成股份,如何?”

沈浪臉色精彩,半晌纔回過神來。不愧是首富之子,這哪是投資,分明是來給他送錢嘛。

“真不好意思,王公子,我們公司目前不缺錢。”

“一成半”

“這。。王公子,我十分感動你對我們公司的信任,但這種事,我一個人做不了主。要不,你等我先跟其他股東商量商量?”

“一成”

“好”

沈浪嚇得兩腿發軟,口齒一個哆嗦答應了下來。新兵目前市值近五十億,實際價值三十億,可使用資金十億。一半的投資,那就是二十五億。

實際價值五十億,二十五億占一成股份。這樣的王公子,沈浪祈禱上天給他來一打。不,是來者不拒,多多益善。

“沈先生是爽快人,那預祝我們合作愉快。”

“愉快愉快,不知王公子打算什麼時候過來考察考察?”

“我會通知手下的財務部門明天過來,第三方審查機構也有了意向。我現在馬上到你們公司了,不知沈先生能否有空,我想跟你瞭解瞭解下一部電影的事。”

“哈哈,那真是巧了,我今天剛好忙完,馬上就趕回公司。”

“待會見”

“回見”

定下時間,沈浪捏緊拳頭興奮地地喊了幾聲。

“老闆,什麼事這麼高興?”

“嘿嘿,我跟你說,地主家的傻兒子來送錢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王公子”

“啊??”

沈浪激動異常,慌忙回頭吩咐秘書安排接待事宜,自己跑進房間梳洗打扮。

秘書呆在原地許久冇有反應,對自己原先的猜測有了懷疑:情敵來了還這麼高興,難道,老闆其實不喜歡秦瑤?

這種懷疑,不止發生在秘書身上。燕京秦家大院,周家姑娘和楚家公主也在質問著秦瑤。

“告訴你們多少遍了,我不認識什麼王公子。”

本來,江南是想明言,自己跟男主玩完,再無可能的了。但情敵麵前,怎能示弱?難得有如此機會,自己條件好,對手也很強,滿腦子的宮鬥計,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。

“這人不是你?”

陳天助拿出了視頻證據,十分確信地展示給江南。江南裝模作樣看了一眼,然後滿眼譏諷地抵懟。

“又是這個,還要我怎麼說,偽造的,視頻是偽造的。”

忽然,似乎是想到什麼,江南質疑的打量想兩人:“這不會是,你們其中某人搞的鬼吧?”

李落兩人對視一眼,從一開始,秦瑤對她們就抱有很大的敵意,跟她們所認識的江南判若兩人,而且,明顯有著秦瑤的記憶。

不管是否是真正的江南,她們知道,既然有了夢境人物的記憶,那必定是忘記了原來記憶。

陳天助不死心,她有直覺,開車的人就是陳慕。雖然對江南瞭解不多,但她決定,還是再試一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