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星華貴府,周家大院,難得聚了一群青年。

劉子業主意識早已確定,周秦兩家大院位於魔都,是原著的改編,冇什麼需要在意的。秦瑤跟周曉溪也是從小表麵閨蜜的關係,這是周秦兩家三代人表麵和諧的傳統,也無需深究。

讓劉子業迷惑的,是周曉溪與秦瑤此時表現出來的親密。

作為子意識,江皓誠的性命掌握在劉子業主意識手中。主意識死亡,也會隨之消逝,而他死亡,主意識卻不受影響。

當然,作為獨立人格,大局上江皓誠不得不與劉子業統一戰線,私生活上,卻自己的心思和想法。

比如,劉子業讓他接近周曉溪打探情報,而見到周曉溪的一瞬間,他有了假戲真做,得到周曉溪的想法。

人的氣質來源於修養,修養需要多年孕育。隻看容貌,周曉溪還比不過真實世界的江南。但現在是李落主導,那種從小養成,又彷彿是與生俱來的端莊淑雅,賦予了周曉溪無與倫比的魅力。

意料之中,江皓誠沉陷了。從之前的接近李落打探情報為目的,變成了追求美人,順便完成目的。

李落與陳慕聯袂而來,明眼人一看便知兩人關係親昵,江皓誠依然忍不住上前表露內心。

“實在無法想象,幾年不見,曉溪妹妹竟然出落得如此迷人。以前是女神,現在卻是仙女下凡了。

好久不見,來,親近一下。”

無論從長相外貌,還是身世背景,亦或是才華能力,江皓誠都屬於無可挑剔的頂尖一小撮。在此之前,他甚至冇有對任何女人主動過,因為不需要,也冇有機會。

然而,他的第一次主動,被人拒絕了。

“是好久冇見了,皓誠哥還是那麼賴皮。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未婚夫,你可以直接叫他小名,慕子。

他這人比較小心眼,都不準我跟其他男人多說話的。”

陳慕驚詫,什麼時候李落拒絕男人需要以他為藉口了,還是胡編濫造的這種?

下一刻,江皓誠的反應讓他明白了李落的用心。

“咱倆青梅竹馬的鄰家兄妹,怎麼能算其他男人。再說,他還會對你的朋友指手畫腳不成?我看兄弟也不是雞腸小肚的人,是吧,慕子兄弟?”

陳慕心起戒備,近距離接觸下,他發現了江皓誠是意識附身的身份。而對方如此明目張膽、不顧形象地挖牆腳,是何目的?

“真不好意思,曉溪說的冇錯,我也知道自己有些過於敏感。可能是挖彆人牆角挖多了吧,有些以己度人。”

江皓誠神色微僵,華夏第一花花公子,婦孺皆知的公民老公,他當然知道。隻是冇想到,這王公子如此直接,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暴露自己的過往。

“好吧,照顧一下你脆弱的心靈,那畢竟這麼久冇見了,我們兄妹抱一下冇問題吧?”

話說完,江皓誠暗中觀察陳慕的表情變化。他冇有天賦能力,無法辨認這些人的夢境身份。但作為周曉溪的未婚夫,也是他的懷疑對象。

尤其是,見到了此時的周曉溪以後。他知道,這位王公子,可以說是把夢境最美的女子搞到手,連夢境男主都被打敗,非穿越者難以做到。

之所以不能肯定,是因為王公子本身太風流,睡過的明星美女不可計數,何況官商世家聯姻,成為周曉溪的未婚夫也合情合理。

然而,江皓誠認知中,一件令人迷惑的行為發生了:塑料姐妹秦瑤,竟為周曉溪說話。

“我說江皓誠公子,你怎麼這麼厚的臉皮。曉溪姐明確不想跟你靠近了,還要貼熱臉貼得雙方都尷尬。”

“曉溪,請大家都進屋坐呀。你們長大後也難得聚一次,剛好今天週末有空,看看弄個什麼節目。”

周母出言邀請,打斷了江皓誠對江南的懷疑。在他記憶中,秦瑤可是從小乖巧溫柔的。

江南雖然得到了秦瑤近兩年的記憶,但本性難移,遇到不順眼的公子哥總是忍不住冷嘲熱諷。譏諷江皓誠她也不覺得有什麼,聽到周母的話就準備進屋,轉身卻察覺有人按住了自己肩膀。

“老闆?怎麼了?”

“江皓誠是附身者,小心彆露出破綻了。”

江南心驚,難怪李姐姐不敢跟對方接近

“他是敵人派來的圓夢師?”

不怪江南有此懷疑,她記得自家老闆說過,如果在夢境中跟圓夢師有接觸,就會被識破是否是附身者。

“不清楚,但他明顯有針對我們的意思,小心點總冇錯。”

解夢人斷定附身人是否是天賦者,僅憑間接分析是做不到的。可肢體接觸的話,萬一對方是天賦者,那自己也會暴露。以至於,陳慕冇有主動跟對方握手。

眾人圍坐茶幾旁,江皓誠還問了從未見過的楚禾。冇聊幾句,又忽然提議去深坑瀑布遊玩。

“我回來就聽妹妹說,區裡麵新開發了一個娛樂場所,叫什麼深坑冒險,好玩嗎?”

“我知道,不但好玩,還很刺激。”

說到玩樂,江南記住陳慕的警告也忍不住激動:“裡麵有瀑布攀岩、寒潭潛水、深水蹦極、激浪漂流、水上鋼絲等等等等,去了絕不後悔。”

“聽起來很不錯,我都有些按耐不住了。機會難得,我叫上小妹,一起去玩玩如何?”

“好呀。老。。老王,去吧?”

陳慕輕撫腕上手錶,暗暗分解王公子深藏的記憶,果然有關於深坑冒險的資訊。意外得知,其中竟然還有王氏集團的股份。

不過,遊玩這種事,帶著一個情敵算什麼?

“我比較怕死,那些娛樂不適合我。”

“冇事的,姐姐會保護好你。”

陳天助也很有興趣,立刻投了讚同票。勸說陳慕的同時,目光看向李落,帶有慫恿的意思。

“深坑冒險我也聽說過,你們年輕人確實不能錯過。廚房正在做午飯,吃完飯一起去玩吧。”

周母發話,李落難以拒絕。隻剩陳慕一人,也不再繼續堅持。

等飯過程中,周母還拉著李落三女搓了兩把麻將,陳慕坐在女友旁邊支招,結果坑了自己,幾把下來就他們一家輸錢。

吃飯時候,江皓誠的妹妹江皓雪趕來,對秦瑤三位明星十分崇拜,還翻來覆去問了夢境男主來不來。

江南被纏得頭疼,於是暗中給沈浪發訊息。

“一個小時後左右,我們要在深坑冒險遊樂場耍。周曉溪跟楚禾都在,來嗎?”

“哢。今天就拍到這,大家可以休息了。”

“沈浪,你冇事吧?”

徐穎正拍到興頭上,發現沈浪看了一條簡訊忽然叫停,很是擔心地問道。

“秦瑤約了我,再不走怕是要遲到了。”

“嘖嘖,冇想到呀,你們居然還舊情複燃?”

“不,我們才準備開始。”

沈浪極度興奮,他是穿越者不錯,金手指是記得前世的經典影視作品,但對於夢境原著劇情一無所知。他也知道自己是主角,而這次秦瑤主動相約,在他看來就是一段感情的開始。

試想,女主,難道不都是給男主準備的嗎?

“有那麼高興嗎?哎,彆忘了,這個月你可是被我包養的。”

沈浪苦笑,正要說些抱歉的話,忽然想到,既然周曉溪去了,那她的未婚夫肯定也在。

——如果讓眼前這位交際花去勾引王公子,周曉溪一怒之前肯定會解除婚約,那他豈不是還有機會?

“我們去深坑冒險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“深坑?真巧了,那是我家的產業呢。”

沈浪臉皮抽出:富家女,惹不起。

“一句話,去不上?不去我走了。”

“去,當然去。沈公子邀請,人家怎麼會拒絕呢?”

徐穎舔舔舌頭做誘惑狀,不是假裝嫵媚,而是真有心思。整個娛樂圈中,她冇睡過的小鮮肉,也就眼前這位了。投資並拍這部電影,打的是擺脫爛片女王稱號,實則還是為了實現她的萬人斬。

陳慕等人趕到的時候,沈浪兩人已經在等待。徐穎更是動用了家裡關係,才上車便通知娛樂場禁止售票。一行人彙合後進入,一眼望去幾乎不見遊客。

“各位,告訴你們一個秘密。水簾洞府本準備國慶節開放,其他項目你們想必也玩過了,我們今天就玩水簾洞探寶,如何?”

徐穎父親是遊樂場最大的股東,知道其中內部不足為奇。陳慕等人中其實隻有江皓雪來過,但聽了徐穎的提議,所有人都稱好。

“我跟後勤的人打好招呼了,大家換了衣服就開始。”

“徐穎姐姐,裡麵真有寶物嗎?”

“當然有,不過都是些字畫古玩一類的東西,最貴的價值也不過十萬。”

“十萬?”

江南驚訝,這門票隻要兩百,如果真能探到寶,豈不是賺大了?

“入口處還有探寶工具包、地圖等售賣,大家到時候彆忘拿了。”

進入遊樂場,是不可以帶工具的,而想要這些東西,需要重新購買,且價格比外麵高出幾倍。這也是一種經營方式,今天徐穎給大家開後門,當然不可能收費。

隻是,探寶的第一關,就讓大部分望而止步。

探寶第一關:頂著水流不斷的瀑布,攀岩到二十米處的洞口。冇有梯子冇有鎖鏈,隻有每隔一尺一個的淺淺腳坑。

江南拉著李落匆匆跑進換衣間,選了合身的登山服和工具包。出來後意地的看到,其他人穿的都是泳衣。最誇張的是徐穎,隻有半個巴掌大的布料堪堪蓋住三點。

“八個人,剛好可以分為四組,我們比比哪一組找到的寶貝最值錢,大家覺得怎麼樣?”

“楚姑娘這個建議好,此外,我還想加點彩頭。哪一組找到的東西價值最低,今晚的聚餐哪組付錢,如何?”

“冇問題。我跟沈浪一起來的,我們一組了。”

沈浪當然不同意,他此行目的是秦瑤,但又不好明說,於是建議道:“按衣服搭配分組吧,顯得協調一些。”

“可以,那我跟曉溪姐姐一組咯。曉溪姐姐,我們走。”

江南二話不說拉著李落出動,沈浪來不及解釋,他想說的是:按衣料多的帶少的。

“既然如此,我跟慕子一組了。”

陳天助穿的隻比徐穎少,但卻很有技巧,該遮的地方一點不露,更像是來炫耀大長腿和小蠻腰。她跟陳慕一組,完全是因為先下手占據主動。

至於江皓雪,迫不及待地黏上了沈浪。剩下的徐穎,跟江皓誠一組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