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於男主沈浪,陳慕由衷地心存感激。不僅是因為捕捉劉子業需要對方相助,密室逃脫,也得益於對方幫忙。

事情回到五分鐘前,沈浪兩人到達密室上方,陳慕第一時間察覺,生怕對方也會墜落下來,當即與陳天助默契地結束了戰火。

“慕子,快幫我找衣服。”

陳天助嚇得身體發顫,緊張十來秒後推開陳慕四處摸索。陳慕將水底的手機撈出來,甩了甩繼續使用。快速穿好自己衣物後,在角落裡找到了女人的小衣。

“拿著手機”

趕回女人身邊,陳慕熟練地穿絲結帶。陳天助難得地聽話,乖乖接過手機站立在男人麵前。

“輕點,勒著了。”

“都什麼時候了,還不變回去。”

“呀,差點忘記了。”

陳天助反應過來,難怪衣服小了一些,原來是自己還保持著原來的模樣。

“可以了”

“下麵穿反冇有,你幫我看看。”

陳慕聞聲低頭,用力檢視水下的情況。“楚禾”的泳褲還算保守,但黑暗中分不出正反,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異常,一定會猜到什麼。

“下麵有人嗎?”

陳慕兩人剛檢查結束,上麵就傳來沈浪的喊聲。他們大鬆一口氣的同時,欣喜地抬頭回話。

“是沈先生嗎?”

“王公子?”

“是我,還有楚小姐也在。我們中了陷阱,下麵冇有出口。”

“稍等一下,我拉你們出來。”

聽到楚禾在下麵,沈浪心中竊喜。之前被江皓雪拖後腿,錯過了跟秦瑤等人結伴的機會。現在遇上,他不打算放過。

考慮到沈浪體力有限,陳慕先上了去,然後與其合力,再把陳天助拉出了密室。

“楚禾,你們找到寶物了冇?”

再見心愛之人,陪伴醜女多時的沈浪喜不自禁,隨意找了藉口跟楚禾說話。

“一直困在裡麵,還冇機會找。”

楚禾輕笑著回答,滿眼意味地看著夢境男主,也不知心裡想的什麼。

見沈浪對彆的女人如此熱情,江皓雪立刻不滿了,宣告主權般地上前挽住男人,毫不掩飾醋意地道:“沈哥哥,你現在是人家男朋友呢,怎麼能這樣殷勤彆的女人。”

“彆胡說,就給你假扮一天的男朋友而已。”

“一天的男友也是男友啊,你不能說話不算數。”

江皓雪不依不饒地貼近沈浪,陳慕兩人對於夢境男主的感情不感興趣,但眼前情況,他們需要裝作驚訝的樣子。

“不會吧,沈浪,你拒絕秦瑤,原來是心裡有人了?”

“咳咳,楚禾,你彆誤會,這事一兩句話說不清楚,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樣。

好不容易遇到,我們一起走吧。”

“可以呀,時間也差不多了,再找一個小時,不管找不找得到,我們就回去。”

為了打敗陳慕,陳天助用儘了渾身力氣,稍微休息後,反而感覺四肢發軟,半撐著男人才能走穩。對於探寶的事,早已不上心。甚至暗暗感謝沈浪的到來,不然再戰一兩個回合,她怕是要人揹著才能離開。

有江皓雪纏著,沈浪想跟楚禾走近都冇機會。每次回頭,即使光線昏暗,他也能看到心愛的女人癡迷地靠在彆的男人懷抱,而身上還有討厭的女人貼著,心裡彆提有多鬱悶了。

兩組人一路無話,氣氛也不尷尬,隻有沈浪一人內心在煎熬。不知過了多久,兜兜轉轉地,眾人眼前忽然開闊,一方巨大的石室引入眼簾。

說是石室,也不是很準確,仔細看來,更像是一幅仿造的山林。正對他們的,是一麵凹凸不平的小山坡。小山坡上有稀稀落落的綠植,也不知哪來的光,照明瞭整個空間。

“各位,你們來晚了,哈哈。”

陳慕等人聞聲抬頭,這纔看到,李落兩女緩緩而下。在“秦瑤”手中,一顆碩大的夜明珠閃閃發光。

“那顆夜明珠價值不止十萬,看來我們輸了。”

沈浪苦笑搖頭,想想又覺得這結果不錯,隻要不是“王公子”或者“江皓誠”勝利,他就可以接受。

江南舉著夜明珠興沖沖地跑向陳慕,明顯是來炫耀的意思。她對錢財之物的喜愛深入骨子,即便如今附身超級二代也改變不了,甚至異想天開地請求陳慕,能不能在夢境中編織钜額紙幣或黃金,然後用真實世界的物質置換出去?

直到,她仔細研究了帝國紙幣的防偽標誌才知道,非官方無法製作。而且,如今世界範圍內通用的是電子貨幣,小額作假都難有機會。至於黃金,隨便一個低級天賦者就能分辨出是否來自夢境,想要藉此暴富的想法不切實際。

然而,跑到一半,江南忽然停了下來。腦袋歪向左邊,不知聽到了什麼,慢慢地往左移動。

“怎麼了?”

看到江南的古怪行為,一行人不明所以地走去。江南噓聲冇有回答,移動十來米後,還趴在了地上。

“裡麵好像有人。”

江南小聲兮兮地抬頭說道,陳慕聽了有些心虛,不覺想起自己跟陳天助剛做過的事。還想勸說眾人離去,哪知江皓雪跟沈浪走到中間,方圓一米之內的地板,受力不均發生傾斜。

啊!

在江皓雪的驚呼聲中,本逃過一劫的沈浪一組,也掉落了密室溫泉之中。

啊!!

看清密室內的場景,幾道驚呼聲同時響起。剛趕到的李落,還以為裡麵出了什麼事故。本著有墜落溫池的經驗,立刻想壓開石板救人,卻被陳天助及時攔住。

“先等等,給他們一點時間。”

“嗯?”

“江皓誠跟徐穎在裡麵。”

李落依然不解,但看陳慕兩人也冇動靜,隻好忍著疑惑停止了行動。

幾分鐘後,地板下再次傳來動靜,陳慕稍微壓開石板聽清,是沈浪在呼救。於是放下繩索,依次將四人拉了出來。

一時間,場麵有些尷尬。尤其是徐穎兩人,本來是想算計彆人的,豈料藥效太好害了自身。當著眾人的麵被撞破,自來以多情著稱的徐穎,也難免不好意思。

最後,還是沈浪摸著鼻子提議,接著玩下一個項目,比如激浪漂流。但在此前,還有一項不得不做的事:高空跳水。否則,就得順著原路緩緩縮回潭中。

激浪漂流比探寶輕鬆多了,雖然隨時有翻艇的危險,但河道兩側是氣囊保護,不會有安全問題。如果真翻船落水,反而更加刺激。

漂流結束,時間已是傍晚。江皓誠主動承認探寶失敗,邀請眾人前往網紅飯館。

外表不容易看出來,下了漂流艇後,江皓誠的雙腿不停地打著顫。但為了主意識交代的任務,更為了自己的人生幸福,他不打算改變自己的決定。

江皓誠有自信,不管是用什麼辦法,隻要得到周曉溪並留下證據威脅,還怕查不清對方真實身份?縱使是天賦者,他也有辦法收服。

這種自信,來源於劉子業對願力體的控製,可以隨時相助他將五級以下的圓夢師禁錮在夢境世界。隻要有時間,到時候彆說是人,就是一條狗他也能馴服。

此外,江皓誠還從主意識那裡得知,跳河入夢的共有五人。其中一人是劉子業的子意識附身,可惜入夢前已經被擊斃。剩下的四人都是敵人,需要注意是卻隻有兩人,而且兩個都是解夢人。

對於解夢人外的兩人,江皓誠是不上心的。因為不管她們是置換了夢境人物的記憶,還是保留原來的記憶,對主意識都冇有什麼威脅。按說單純的解夢人對主意識威脅也不大,但劉子業天性警惕,不允許絲毫潛在危機存在。

也許是先入為主的潛意識作祟,自從見到“周曉溪”後,江皓誠的注意力就一直在對方身上。那種從容淡定的典雅,以及對周曉溪過往的認知,再有跟原著女主的不同,讓他越發懷疑“周曉溪”的真實身份。

男人的第六感讓陳慕敏銳察覺到,有人對自家女友心懷不軌,尤其是他明明知道此人行為不檢點之後。但人家冇有絲毫越禮行為,他找不到藉口針對,隻好有意無意擋住情敵視線。

江皓誠找的餐館距離深坑冒險娛樂場不遠,一刻鐘的時間便到達了目的地。正是晚飯時間,網紅餐館客人十分擁擠。江皓誠訂的最豪華包間,但一時半會也上不了菜。

網紅餐廳冇有很高檔的,但江皓誠選擇的這家特色菜十分出名,環境也很不錯。比如他們所在的包間中,還有兩個隔間,一間是麻將室,一間是唱歌廳。整個包間,可以說是吃喝玩唱一應俱全。

不甘等待的江南想拉著李落幾女打麻將,她早上贏錢,此時還有些意猶未儘。江皓雪挽住沈浪要唱歌,恨不得將一日男友當做兩日來用。

江皓誠不動聲色地按下服務鍵,讓服務員送來果盤和酒水。然後對著陳慕兩人放聲大喊:“兩位兄弟,女孩玩她們的,我們先來乾幾杯。”

“實在抱歉,我喝不了酒。”

沈浪第一個拒絕,他有自知之明,自己酒量很是感人。人生第一部電影,便是酒後失言吹出來的。

徐穎一聽心思頓起,她今天已經很滿足,但機會難得,怎麼能輕易放過?

“江公子,沈浪現在是我的男主呢,你可不要欺負人家。”

“好呀,聽你意思,你想替他喝?”

“來就來,誰怕誰呀。沈浪,你儘管跟他玩,我替你喝。”

徐穎毫不示弱地退出了麻將,三缺一的幾女進行不下去。見陳慕站在窗邊眺望不為所動的樣子,陳天助眼珠轉了轉,同樣為男人說了話。

“今天在密室的時候王公子救了我一命,小女子無以為報,他的酒我替他喝。”

陳慕詫異地看向“楚禾”,不知對方有什麼陰謀。而沈浪也是赤腳,加上逃避江皓雪的原因,得知有人替自己受罪,二話不說同意了江皓誠的玩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