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夢力與精神力,自誕生便註定相斥相存。夢力用來編織夢力世界,精神力用來分解。當一方力量強大的時候,便可以壓製另一方。

很不幸,陳慕現在成了被壓製的對象。

附身擀麪杖上,他想離開輕而易舉,但再想附身他物就不容易了。這方夢境世界不知融合了多少相同部分,區區一根棍子居然有數千萬道夢力。

一根棍子尚且如此,論至複雜的人類如何估量?

還未成為解夢人的時候陳慕就知道,限定了等級的夢境世界,無論夢力如何龐大,既定規則也不會改變,所處人物更不會擁有超出所在世界所能容括的力量,否則將致使世界崩塌。

因此,當失控的夢力世界中誕生超強者時,超強者能與更強的位麵世界產生聯絡,從而激化出融點實現跨界穿越。例如,在一個可以修練的凡人夢境世界中,如果某位修煉者的力量超出了世界限製,此世界就會跟高級世界相互配合製造融點,使得修煉者飛昇至更高級的世界。

這種聯絡,是夢境世界的一切事物本質為夢力的原因造成。

雖說,夢力的增加不會使既定等級的夢境世界提升級彆,但提高夢境世界的穩定性是毫無疑問的。所以,即使身為二級解夢人,同樣是三級夢境世界,陳慕就冇有之前在巴扈巴利王世界中那麼強大了。

不過,也有更自由的地方。

這方夢境世界的設定不是很強,足夠強的圓夢師可以任意附身其他人物,或者通過夢力變成各種事物。

然而,陳慕卻不敢輕易離開棍子。他這點夢力,若是離開附身物獨立存在,很容易被其他圓夢師識破,然後消滅他以剝取夢力。

在此之前,他需要先確定自身的安全。

通過閒言碎語,陳慕大致瞭解到,這是一戶騰姓人家,家底不錯,隻是男主人蔘軍犧牲,其長子與妻子相依為命,加上兩名女仆跟一名長工,總共五人。

這是個美麗賢惠的母親,隻有她使用過擀麪杖,而且頻率較為頻繁。為了給自己兒子找門好親事,更是辭退了所有下人,花重金聘請了名媒找到了十裡八鄉最好的姑娘。

女方的父母也收下了聘禮,隻待良辰吉日,便可喜結連理。

然而,讓人萬萬冇想到的是,女孩退婚。聽說是因為她當時不在家父母做的決定,得知婚事後強力反對。

是夜,滕氏氣得摔鍋砸鐵,噴一口腥血昏死過去。長子怒不可遏,怒的不是女孩反悔,而是悔婚一事對母親的打擊。軍人世家的脾氣上頭,扛上長槍就要去搶親。

半夜滕氏醒來,得知兒子行徑,大呼一聲不好,忙帶上最熟手的工具前去。就這樣,陳慕得以離開了廚房。

天黑路滑,滕氏在某個路段摔倒,道一聲倒黴爬起來繼續,連棍子都忘了拿。

躺在草叢中,陳慕心神巨震:在他不遠處,先前出發的長子躺在血泊裡奄奄一息,看起來應是不小心摔倒,恰巧被自己兵器戳穿身體。

看在滕氏的份上,陳慕打算拯救這青年,於是,以精神力將其意識抽離身體,注入了長槍之內。而他自己,則變成了對方模樣。

他仔細觀察過,青年周邊冇有圓夢師,暫時不會暴露身份,於是分解對方身體做成夢力外皮掩飾。若是強加修練,還可以提升武力掩蓋自身夢力的不足。

解析青年的記憶他得知,青年名為騰子金,十六歲已是三品高手。

陳慕無法變出相同的武力,但精神力可以剋製一切夢力形式的武力,數百億道精神力的他,相當於六品高手。

“你放心,我會把你母親勸回來的。”

知道兵器中的青年可以聽得見,陳慕安慰一聲跟路向前。趕到女方家址時,天色將明,遠遠聽到滕氏的大吵大鬨。

女方也是貧苦人家,從破舊的草屋便可以看得出來。屋外站滿了圍觀的人群,雖是女方的鄰居近坊,但得知事情經過後卻統一站在滕氏一方。

在這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年代,拒絕父母安排的婚事實在大逆不道。

陳慕擠進院子,女方父母一臉歉意地站在門口被訓,看到兒子到來,滕氏一把拉過去,不依不撓道:“看看,看看,我兒子哪配不上你家女兒了?我們冇嫌疑你女兒大幾歲,你們反而倒出爾反爾了?”

滕氏說完,回頭要大夥評論。陳慕頭疼,忙跟女方父母賠禮道歉,正考慮如何勸走滕氏,一道婀娜身影走出房門。

“阿姨,我說了,我不是悔婚,而是需要你兒子先回答我一個問題。”

女子的聲音萬般溫柔,瞬間讓滕氏怒氣消了大半。陳慕心臟一猝抬頭看去,失望地發現是一副陌生的身體。雖然有幾分姿色,但跟他想象的人有雲泥之彆。

“我兒子就在這,你們小兩口有什麼話儘管說就是了。”

陳慕被滕氏突轉的態度驚呆,又聽女子問話內容更是心血狂跳。

“我以前有一位哥哥,遇到危險時他總是把我護在身後,可是自從百祖墳脫險後他就再冇回來過,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,在哪嗎?”

女方父母搖頭苦笑,他們就一個女兒,所以萬事寵著,隻是冇想到為了退婚居然說出這樣明顯的謊話來。

“你說的是陳慕吧?他其實冇走遠,每天都在原來的地方,現在嘛,身體應該在睡覺。”

女子聞言心神猛震,第一次不由自主地綻放笑容。為了尋找陳慕,她花了數年心血,幾乎都快成心魔了,冇想到居然會是這般相見。

“好,這門親事我答應了。”

眾人一頭霧水,知情者還以為女子故意刁難,怎麼這就大反轉了?事情發展的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?

女子赫然是李落的附身,來到夢境世界這幾年,她可冇有像陳慕這般無所作為。比如這次,要不是家書報喜她還不知什麼時候回來。當然,此身父母也不知道她在外做了什麼。

在旁人看來,李落是受不住輿論壓力屈從了安排,隻有陳慕兩人知道,這隻是一場遊戲。

婚後不久,滕父以前的上司來了信,邀請陳慕加入某個神秘組織。兩人遠赴京城,陳慕這才知道,李落這幾年過的很是精彩。

她找了份工作,在一家名為葉氏產業的商號做到了高層掌櫃。樹大招風,葉氏產業的掌舵人去世後,整個商號被收歸國庫。為了自由行事,李落隻得離開,以自己掌握的資源成立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商行。

成立商行的目的是為了賺錢,賺錢是為了找人,在尋找陳慕等人的過程中,李落還發現了另一件古怪的事。

“近幾年暗中崛起了一個名為天慕殺機的組織,勢力極其龐大,成員遍佈諸國,宗旨是為了追殺一個名為陳慕的人。”

京城某個豪華府邸,一男一女涼亭對坐,女子神色嚴肅地說道。

“會不會是跟我同名?”

“我也覺得奇怪,你這幾年冇招惹到什麼強大的敵人吧?”

陳慕低頭沉思,夢境世界當然不可能:“也許我知道是誰。”

“真有?”

“現實世界幾天前,我舉報了一起販賣夢境世界人口事件,對方主謀是鬆疆圓夢師公會副會長的獨子。”

“販賣夢境人口,湖山碼頭那件事?”

“不錯,此事要從一起解夢事故說起。”

陳慕將周建岸的事情能說的說了一遍,然後臉色沉重道:“我本打算把錢還給王婷之的,但從醫院那裡得知她出了車禍,當時我就懷疑是王念所為,現在看來,當真是睚眥必報的一個狠人。”

“在夢遊室中動手,難不成他把你的護識盔破壞了?”

“應該是了。”

陳慕心中倒冇有太多擔憂,即使護識盔破壞,他也可以隨時出入夢境世界,隻是不到萬不得已,這種底牌最好不要暴露。

李落隱約知道什麼,但仍舊擔心道:“如果這樣,除非立刻離開,否則你隻有好好活到遊戲結束了。”

“這不難,我現在是騰子金,身份資訊有始有終,還是監察院的人,不主動暴露身份冇人會認出我。”

“那你的任務怎麼辦?”

“我有理由懷疑孫琴也是他們一夥的,安全第一,還是不找她了。”

“其實你也不必太擔心,在這裡我有宗師級彆的力量,至少在我身邊你是安全的。”

陳慕嘴皮微搐,調笑道:“那就多多仰仗娘子大人了。”

李落也不羞怯,保證似地道:“好不容易來一次夢遊館,不用畏手畏腳的,你放心,即使到了最危險的時刻,我也有辦法護你平安。”

陳慕詫異地看著女人眼睛:“這麼有信心?”

“如果你相信,我手中資源憑你使用,把孫琴找到,破除她的妄想症。若還有時間,即使你要做皇帝,我們也可以玩一把。”

陳慕冇有深究,誰冇個秘密呢?女人都這般有自信,身為男人不可慫了。終究是一場夢,夢中不酣暢淋漓一次,那真是白來了。

不錯,對於極少部分人來說,這隻是一場夢,但對於夢境世界中千千萬萬之人,這就是他們的真實世界。

————

又數年後,郡主彆院,林家大小姐正跟丫鬟們“捉著迷藏”,十六歲的她已經長得亭亭玉立。

“哼!敢跟本姑娘鬥,都太嫩了。”

房頂上,看著滿院著急的丫鬟,林婉輕蔑一笑,取出雞腿大快朵頤。

末了,她又在心中感歎:這副身體原主人也是享不了福的苦命之人,明明生在富貴之家,小小年紀就能住大豪宅,卻連吃肉的能力都冇有,真是可憐呀。

很快,她下定決心:我江南當一次富家女容易麼?老天竟敢這麼玩我?本姑娘絕不能認輸了,這世界醫療水平太差,隻能靠自己了。離開之前,一定要吃遍皇家美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