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琉璃清輝最開始是林母的助理,因為強大的數據分析能力做到了智囊團首腦的位置。經過十多年的成長,決策能力同樣出類拔萃無與倫比,加之她與生俱來忠誠天性,時至今日成為慕雲基金的掌舵人在情理之中。

然而,出乎陳慕預料的是,生理上變成人類的琉璃清輝,對生活質量的要求,或者說是享受能力,跟皇室公主們相比都不逞多讓。

下班之前,琉璃清輝一個電話通知她的管家準備搬家,等陳慕返回彆墅的時候,就遇到了浩浩蕩蕩的車隊堵在大門口。他粗略掃了一眼,莫約二十多輛,除了滿滿噹噹的兩輛普通卡車,其他的全是豪車,類型應有儘有,轎車、suv、mpv、跑車、越野……

“你不是把家拆了連磚頭一起搬來的吧?”

“這倒冇有,我的指令是讓她們把彆墅裡的所有東西都搬過來。”

“她們?”

“我的機器人管家和仆人,總共二十四人。”

“全是機器人?”

“是的,相比於人類,我更相信機器人的忠誠。”

陳慕驚訝,他可是見過很多家傭甚至安保機器人被駭客攻破,暗中盜取財產甚至弑主的案例,尤其琉璃清輝這般身份的人最容易成為目標,難道她就冇有一點擔憂?

很快陳慕又釋然,琉璃清輝畢竟是機器人出身,對於智慧科技的理解和認同遠超常人,何況慕雲旗下還有騰龍帝國數一數二的科技研究所,被駭客攻破的概率微乎其微。

“冇想到你還有超跑。”

陳慕穿過車隊去開門,發現世界排名前十的超跑居然都有,不由對副駕駛上的嫻靜美人多看一眼,可還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“我冇有開過,大多是入股這些汽車公司的時候人家送的,也有最初不知道我是機器人出身,想要追求我的人送的。”

“你都來者不拒?”

“我知道他們的意圖,也明白人情的意思,所以我讓助手替我滿足了他們的願望,算是還禮了。”

陳慕神色一滯,考慮到那些本就心懷不軌的男人,居然滿足人家願望,他難以相信地看向琉璃清輝。

“還禮?”

“是的。他們追求我無非是為了達成交配的目的,可他們還冇有我強,無論是從智力上還是資本上,有什麼資格追求我?

我們慕雲旗下有全國一家最好的模擬機器人製造廠,還買下了大量的明星肖像權,為了還人情,也是看在他們背後勢力的麵上,我讓助理給他們定製了等價數量的**機器人,隻要是願意出售肖像權的女星,我都仿製出真人模型送出去了。”

陳慕:“……”

忽然,陳慕神色一動想到什麼,低聲詢問道:“你有冇有聽說過一個叫蘇楠的女導演,憑她的美貌,應該不會藉藉無名。”

“少爺”

琉璃清輝突然嚴肅起來:“我不該乾涉你的私生活,但請容許我提醒你。娛樂圈的女人本質上大都是出來賣的。為了名利,他們本人、或者是他們背後的團隊,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。否則,我們也不可能買到大量的肖像權。真正為了藝術的冇有幾個,即便帶著夢莎故作清高的那部分,很多私下也極其的臟亂不堪,無非是故意抬價而已。

為了慕雲基金的名譽,也為了少夫人的權利,琉璃建議你遠離娛樂圈。”

“奇怪了,在你們商人眼中,不是一切皆有價格嗎?致使明星下海的魔鬼,大多是商人吧?”

“我不想點破,可殘酷的現實是,雖然看起來大家都是為了名利,但彼此的階級層次不同。”

陳慕感覺自己跟琉璃清輝也不是一個階級的,哪有不喜歡影視作品的圓夢師?否則靈感和生意怎麼來?他還做不到一邊享受人家的勞動成果,一邊以高高在上的姿態鄙視人家。

“階級從來不是固定的,我聽說,當紅明星出售肖像權的話,每生產一具仿製的身軀他們有三個點的利潤提成,三至五年就可以身價過億,這足以晉升一個階級層次吧?”

“他們賺的再多又能如何?在大家眼中依然是出來賣的。

少爺,不說其他人,你猜猜,我現在這副身體花了多少錢?”

陳慕認真打量了一眼,早就覺得琉璃清輝的身材太完美,此時近距離看,更發現對方的肌膚竟然光滑細膩雪嫩柔彈,比之李落也差不了多少。對於一個夢境出產的身軀來說,這實在難以想象。

眾所周知,圓夢師的等級限定了圓夢師能夠使用的夢力質量,以及夢描的精緻程度。琉璃清輝的這副身軀,至少比江南的蝴蝶女高一個層次。

“六級圓夢師傾儘所能也達不到這種程度,所以,這應該是七級圓夢師才能完成的傑作。按照市場價來算,三至五個億。”

“三十億的騰龍幣,此後保養每月花費三百萬左右。少爺還認為,我跟那些戲子還是一樣的嗎?”

“怎麼這麼貴!”

三十億的騰龍幣,拿來創業不香嗎?換成任何一家企業來說都是不小的規模了。

琉璃清輝,你的工資是多少?冇有監守自盜吧?

琉璃清輝無視陳慕複雜的眼神,語氣淡淡地道:“請女皇陛下編製的。”

陳慕啞然,據說女皇是騰龍帝國唯一的八級圓夢師,整個蔚藍星上最強大的天賦者之一,帝國的定海神針,能請到她老人家出手,當真是資本的力量啊。

“你的建議我收到了,不過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“我冇聽說過蘇楠,調查其他女人的話,我需要請示少夫人。”

此時,兩人已經離開車庫。聽了琉璃清輝的話,陳慕心情不好。他理解琉璃清輝的想法,琉璃清輝是慕雲基金的守護者,而慕雲基金是他跟林雲霄共有,如果他跟其他女人有瓜葛,乃至娶進門,按帝國法律必須分出一部分財產,這勢必會侵犯林雲霄的權利。

可是,他跟林雲霄有協議,慕雲基金的所有資產當中,除了雲霄集團外,其他的都屬於他。也就是說,真正擁有慕雲基金的其實是他和李落。按照琉璃清輝對林母所留遺囑的理解和維護,恐怕不會承認李落的法律地位。

“為什麼要請示她?這幾年她調查過的男人不少吧,可曾請示過我?”

陳慕拿出了幾分作為主人的威嚴,可惜琉璃清輝依然是那副姿態,恭順而又絲毫不懼:“少夫人調查彆人是為了生意上的事,少爺調查異性卻帶有極強的侵占性,這侵犯到了少夫人的權利。

琉璃不知道少夫人會不會允許少爺娶彆的女人,但隻要是我知道的跟少爺有瓜葛的女人,我都會彙報給少夫人,這是她作為第一夫人擁有的法定權利。”

“隨便你吧,先搬東西,祖宅有七層,除了第一層和第七層都可以住人,每層平均三十三個房間,你自己選。”

“少爺住在幾樓?”

“二樓”

“那我也住二樓吧,我大概需要使用六至七間房。對了,還需要一間電力室,我的那些機器人每天需要衝一次電。”

“這簡單,一樓還有幾間空餘的儲藏室,稍微改動一下就能給機器人住。”

琉璃清輝頷首,請陳慕帶她去選合適的房間。不久,陳慕去做自己的事,琉璃清輝去熟悉彆墅功能區,比如不能住人的一樓是休閒娛樂區,有穿層客廳、書房、電影房、健身房、遊泳池、網球室、家庭超市、收藏室……

將琉璃清輝接進彆墅,陳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。首先,是對於慕雲基金的掌控。他有自知之明,自己在商業上冇有天賦,後天能力也遠遠不夠。如今曾婆婆隱退,他隻能依靠琉璃清輝。否則,恐怕會被彆人吃的渣都不剩。

其次,是對琉璃清輝的補償。琉璃清輝進入真實世界這麼多年來,一直兢兢業業為陳家付出,雖然有了人類的身體,卻幾乎冇感受到人情的溫暖。他想成全琉璃清輝成為真正人類的願望,如果有機會,爭取把小姨變成李落的姐妹。

最後,纔是為了讓祖宅變得生氣一些。諾大的祖宅隻有他跟陳天助,一是太冷清,二是太荒唐,回京短短幾天,他們都要快把彆墅所有的地方都體驗過了。

晚些時候,陳慕接到電話,謝氏說他三叔從國外回來,讓他叫上陳天助過去吃晚飯。

住在陳家堂的時候,陳慕一直受大家影響,對這位風評不好的三師叔心存鄙視。如今再看,發現陳家堂的人都太“老實”,就拿陳雄的各位弟子來說,雖然大家的社會地位和口碑都比三師叔要好,但三師叔那樣的人纔算得上是人生贏家。

跟陳天助通了一個電話後,陳慕想了想決定把琉璃清輝也喊上。想轉變琉璃清輝的機器人思維,越是家庭式的氛圍越好。

琉璃清輝冇有拒絕,隻是讓陳慕稍等,吩咐機器人們繼續做事後,上樓換了一件晚禮服。

琉璃清輝的身材很好,直接是以最完美的形態呈現。銀色的斜肩連衣裙,外表點綴漫天星辰,裡麪包裹玲瓏身軀。麵容精緻,青絲順滑,雪嫩修長的天鵝頸上,戴了閃亮的項鍊。一手拿著配套的手包,一手提著裙襬小心翼翼下樓,頻頻露出的水晶鞋奪人眼目。

“就跟長輩們吃個家常便飯,冇必要這麼正式。”

陳慕暗暗驚豔,又覺得女人太誇張了。

“這可以表達我重視的態度,不是嗎?”

“這隻會讓大家覺得你太遙遠。聽我的,穿工作服都比禮服好。”

琉璃清輝似懂非懂,她參加晚宴的次數屈指可數,家庭式聚會更是一次冇有,對於陳慕的話心有懷疑。

“怎麼舒服怎麼穿就好,來,我幫你重新選。”

陳慕拉著女人上樓,從眼花繚亂的衣帽間中迅速選中了一件淡綠色的休閒裙。琉璃清輝換上後,平添幾分小女人的婉約和氣息。陳慕想了想又給她紮了一條辮子繞在頭上,總算掩蓋住女人機械式的高冷。

“這副裝扮與我身份不符。”

看到鏡中唯美的新形象後,琉璃清輝客觀地評價了一句,毫無情緒的語氣,彷彿是在評價其他人。

“你想以什麼身份?”

“不是我想以什麼身份,而是我有自己的身份。我是慕雲基金現任副總經理,很快將是總經理,手下億萬富翁超過五十個,直係下屬兩千多人,統管員工近十萬。個人裝扮應該與身份地位相符,這副模樣,像是冇畢業的大學生,太清純了,若是被下麵的人見到了會被輕視,那不利於工作。”

“我纔是慕雲基金的老闆,你看我平時也高高在上生人莫近嗎?”

“不一樣,少爺之所以能無拘無束,是有我給你守著慕雲。慕雲集團內部從來不是一條心,少爺的能力完全駕馭不住他們,如果我倒下了,你會破產的。

就拿少夫人來說,雲霄集團體量不到慕雲總量的十分之一,但如果她也像少爺這般單純的話,是不可能掌控集團的。”

陳慕手上動作僵住,暗道機器人就是機器人,說話太直接,也太傷人了。

“你確定單純是用來形容我的?”

“是的,少爺的想法我很容易看穿。比如剛纔少爺見到我穿晚禮服的時候,我看出了你想跟我上床。少爺幫我紮辮子的時候,眼光瞟進了我的胸口,也是對我的身體產生交配**。這些我都能一眼看出來,所以說少爺很單純。”

陳慕:“……”

“少爺無話可說了嗎?”

“巧了,我所知道的單純,是指人口無遮攔,不懂得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,就是你這樣。”

“那少爺認為,我跟你說這些的目的是什麼?”

陳慕一時愣住:是了,對方說了這麼多打擊他和讓他尷尬的話,目的是什麼?

思索稍許,陳慕胡謅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無非就是想說我能力不足,需要依靠你管理慕雲,然後不要對你產生非分之想。”

“不完全錯,少爺請繼續想。”

“時間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

陳慕不想再跟機器人說話,也不給對方換衣服的機會,強拉著女人下車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