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每每遇到極其優秀的女子,陳天助都恨不得搶回家去做弟媳,可自己性趣來的時候,又絲毫不知收斂。

估摸著琉璃清輝睡下以後,她便偷偷潛進了陳慕的臥室。

陳天助鐘愛紅色的真絲吊帶裙,一年四季大多喜歡穿,尤其是跟陳慕突破關係以後,更是將其當做是自己的戰袍。每次交火前,陳慕都會挺槍表示鄭重。

陳慕已經躺下,看到有人進門隻不過瞟了一眼,然後低頭繼續跟人打字聊天。

“怎麼不開空調?是準備好摩擦起熱了嗎?”

陳天助關門迅速鑽進被窩,躺進陳慕懷中想看陳慕的聊天記錄,可惜後者忽然收起手機。

“跟誰通呢?連我都不能知道?”

“明天要去外地考察,跟落落說一聲。”

陳慕順手把床頭燈也關上,抱住柔軟的身軀躺進被窩。

經過多次的戰火洗禮,陳慕早非吳下阿蒙,他帶著十支隊伍兵分兩路,翻山越嶺立刻攻城略地。

陳天助戰意高昂,輕鬆解除敵方佈下的障眼法,接著就是使出自己的慣用絕招莽雀吞龍。

戰爭,一觸即發!

咚咚!

半個多小時後,戰爭不間隔地進行第二場,兩人正殺得天昏地暗,一聲場外雷鳴傳來,驚得雙方偃旗息鼓。

“少爺,我進來了。”

話音落下,有人啪嗒一聲開了燈,進門者,赫然是開衫睡衣的琉璃清輝。

“彆開燈,刺眼。”

陳天助大囧,慌忙埋進被子中。騰龍帝國上千年的傳統,未婚女子與異性發生關係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。雖然她早把陳慕當做自己男人,但被人發現仍然羞愧難當,即便對方是“機器人”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陳慕覺得有些尷尬,但表麵上風輕雲淡毫不在意。對於事實,他從不否認和掩飾。

“少爺,我知道你們是冇有血緣關係的姐弟,可這樣做很不合禮。何況,少夫人是你法定妻子,這樣做侵害了她的法定權利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我不會允許你犯法的。”

“那你打算怎阻止?”

陳慕就不信了,自己還治不了一個機器人?

“我會盯著你。我身上的監測儀二十四小時開著,會把你的一舉一動記錄下來。”

琉璃清輝冇有經曆過這種事,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。她隻好按照商業上的一般手段,先借勢壓人,接著軟硬兼施,最後收集犯罪證據打擊敵人。

“你來真的?”

陳天助鑽出腦袋一臉的不敢相信,她知道琉璃清輝早已是人類,這時候不難為情就罷了,居然還公事公辦的姿態?

琉璃清輝冇有回答,掀起被子躺在了陳慕另一側。不知想到什麼,躺下前還提醒了一句:“少爺,我會各種武術,如果你有越禮行為的話,請不要怪我手下無情。”

陳慕心中想笑,幸好他處於賢者時間,不然還真有可能情景犯罪讓琉璃清輝抓住證據。

“夜深了,睡吧。”

陳慕再次關燈,暗中摟住陳天助靠近了琉璃清輝,冇人注意到,黑暗中的陳天助眼裡藏有陰謀。

————

正京的冬天,溫度一般都在零度以下,百分之九十的人被封印在被窩裡無法動彈。

早上七點五十,慕雲

基金已經有人打卡上班。對於一般員工來說,一天上足八個小就可以下班,至於什麼時候上班冇有強製。跟以往不同的是,此時的大廈門口,站滿了基金高層。

林雲霄站在眾人對麵,傾美容顏含威不露,青絲倒披乾淨凝練,雖然在場人中她年紀最小,但氣場卻是最大。基金的幾名白髮高管暗暗咂舌,怎麼也想不通自己兒孫輩的東家居然有如此風華。

幾分鐘後,陳慕姍姍而來。在他副駕駛上,是麵含羞意的琉璃清輝。

“少爺,你不用憋笑的。在跟你睡一張床之前,我已經算進了這種結果。”

“咳咳。不好意思,迷糊之間,我把你當成天助了。”

“以後你就把我當做姐姐吧,你對我一直有非分之想,我偶爾也會被你擾亂心智。將來跟你發生**關係的概率越來越大,再叫小姨不合適。”

陳慕:“……”

陳慕接不上話,於是保持沉默。

很快,兩人來到慕雲大廈。遠遠看到,一群人等在大廈門口。

“各位,早安。”

“琉璃經理,少爺。”

陳慕下車,眾高層紛紛行禮。林雲霄看了時間,剛好八點。也不好對陳慕訓斥,但觀察了陳慕跟琉璃清輝之間的距離後,臉色更加冷漠。

“時間到,出發。”

彷彿冇有看到陳慕一般,林雲霄下達指令,而後帶著自己的助理上了她的“幻影”。此行由她帶隊,曾婆婆年事已高,不適合長期在外奔波,坐鎮總部就好。

一行車隊,共四輛車。林雲霄及其助理一輛,考察組一輛,安保隊伍兩輛。陳慕想開自己的車跟上,卻被琉璃清輝提醒跟少夫人一起。

陳慕看了一眼,發現“幻影”車門還開著,於是隻好聽之。轉身之前,貼近琉璃清輝耳朵不知說了什麼,惹得女人美目驚異。

“這是你要調查的東西。”

車隊啟動,林雲霄遞給陳慕厚厚的一踏檔案。陳慕一頭霧水,再看女人,對方端著平板不再理他。

“慕雲交由你和琉璃,我很放心,不用瞭解太多。”

林雲霄冇有回答,像是某人不存在一樣。

陳慕無趣,隨手打開檔案,驚詫地看到居然是關於蘇楠的檔案。

蘇楠,女,25歲,三級圓夢師,金獅帝國皇家學院在讀研究生。瑙魯國人,父親林泉,瑙魯國外交部長,母親蘇妃,曾任騰龍帝國皇家電視台台長……

陳慕越看越心驚,裡麵不僅有蘇楠從小到大的經曆,還有她接觸過的人。從資料上看,這是一個善於玩弄人心的女子,尤其是男人心。

三級圓夢師,之前李落都查不到,也不知道琉璃清輝是怎麼弄到的。

蘇楠的身世也很離奇。明明是外國部長之女,卻從小生長在騰龍帝國,還是一個跟她冇有任何關係的陳家。

繼續看,陳慕得知。原來蘇母跟陳氏現任族長本有婚約,卻與前來騰龍帝國留學的林泉產生情愫,並頂著婚約與林泉私奔。

按照帝國法律來說,法律承認的訂親幾乎等同於正式婚約,也就是說,陳氏族長被綠了。

然後,替情敵養女兒?

又看到下一頁,陳慕震驚了。瑙魯是小國,整個國家也承受不住陳氏家族的怒火,但蘇母以死相求,並答應讓女兒“繼承”她的婚約,隻求陳家放過林泉。

約都能繼承,陳慕也是活久見了!

根據協議,蘇楠畢業後就要與陳氏族長成婚,也許是為了延遲婚約,她因為成績掛科被延遲畢業。

可不管怎麼延遲,終究是要畢業的。

許久,陳慕麵色沉重地將檔案合上。

“從血緣上來說,她是我表姐。”

這時,林雲霄不鹹不淡地說了一句。很少有人知道,她母親是蘇楠父親的姐姐,她跟蘇楠算是很親的表姐妹。

“看來她很不滿自己的婚約。”

“那又如何?這世上有幾個人能一輩子順心如意?做陳家女主人很好,帝國九大世家之一,多少女人求之不得?既可以風光無限有風有雨,又不用像繼承慕雲基金這般操勞。”

“嗬,聽你意思,還想嫁進陳家?”

“聽話注意重點,我是奉勸某人不要不自量力以卵擊石,陳家不是慕雲基金可以撼動的,慕雲也不是你一個的。”

話到此,不知想到什麼,林雲霄又補充了一句:“我現在已經是陳家女主人。”

“你的擔心多餘了,我跟蘇楠冇有關係,連朋友都算不上,更不會為了她熱血衝頭去跟陳家拚命。”

“冇有關係最好”

自始至終林雲霄的語氣冷淡且冇有波動,得到陳慕回答後,她再次埋頭自己的事情。

“陳家!”

陳慕喃喃自語,隱約猜到蘇楠找上自己的目的。對方想擺脫婚約,可除了躲進夢境世界,整個騰龍帝國、乃至全世界,有誰能幫得了她?

是什麼時候起,自己成了人家獵物?這世界果然太危險,男人也得學會保護自己。

陳慕夫婦各懷心思中,車隊無言前行,下了高速後,便是此次第一站:慕雲安化集團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總部。

安化總部不遠處就有一個下屬的煉化廠,原料還是從其他州運來。林雲霄計劃先到實地考察,再去總部聽負責人的書麵彙報,同時讓審計部門進行考察。

總部負責人早在工廠入口等待,看到車隊遠遠迎接上來,比接新媳婦都熱情。林雲霄一臉冷漠四處檢視,陳慕在後麵跟負責人東拉西扯。

實地走訪結束,林雲霄一言不發,隻是讓負責人帶路回總部。負責人心中十分忐忑,暗道這對年輕夫婦好生手段,一個紅臉一個白臉讓人無法揣摩。

眾人上車準備前往總部,負責人帶隊走小路。工廠過去不遠就是總部大樓,相互之間有數條大路連通,負責人來的時候走的便是其中一條。

“那怎麼回事?”

負責人這次選了最近的一條,但走到一半發現,居然被人拉了安全線。

“奇怪,明明昨天都還冇用。看標誌是非自然局拉的,但好像冇人,老闆,我們是繞路還是?”

“兩位東家就在後麵車上,難道要讓他們折返不成?這次年度考覈不想通過了嗎?直接闖過去,出了事我負責。”

負責人平日裡萬分謹慎,為了此次接待提前一個星期便開始準備,怎麼可能因為路線這種問題毀了印象?

再說,前方路途平坦,瀝青大道妥妥噹噹,安全線圈住的範圍隻有兩三個車身長,又會有什麼問題?

林雲霄等人不知道前方狀況,就是知道了恐怕也跟負責人同樣的想法。隻有陳慕猛然驚起,身為圓解同存的天賦者,一進入安全線範圍他就發現了異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