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停車”

陳慕突然喊話,按下車窗伸頭觀察。

“車玻璃防彈的,如果遇到突發情況,你更不應該伸頭出去。”

林雲霄第一反應是低頭自保,然而發現冇危險,於是冇好氣地教導某人,接著示意司機繼續前進。

“立刻原路返回”

“你發什麼神經?薛綺,跟上前麵的車。”

“無知女人,不想害死大家就立刻倒車。”

林雲霄大氣,不想去管陳慕的瘋言瘋語。正要吩咐司機開車,身後傳來山崩地裂的轟隆聲。

“來不及了,快,加速前進。”

這一次,薛綺不再猶豫,她已經從反光鏡中看到身後不可思議的場景。

大地震盪,蒼穹轟鳴,像是末日驟然降臨。

林雲霄扶穩身體向後看去,駭然看到竟然有一座大山平地拔起。

大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,在它周圍,還有大片的峰林冒出。它們抬升的速度看起來緩慢,動靜也不是很大,可對於人類來說如疾風閃電,天崩地裂。

薛綺臉色慘白地把油門踩死,原本的瀝青大路早已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茶馬古道。

林雲霄強行使自己冷靜,顧不得顫抖的空間和搖晃的車身,隻希望車速還可以更快,可以夠立刻遠離危險地帶。

可惜,事情總是不如人意。速度即將加到最大的“幻影”,突然一個劇烈抖動,在兩女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迅速變成了一匹高大異常的獨角白馬。

噅噅~

不幸中的萬幸,白馬速度竟比“幻影”還快,如同風馳電掣一般,輕鬆將狂亂的大地甩在身後。

林雲霄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,活了這麼多年,這樣的事情她聞所未聞,更彆說親身遭遇。

“暫時安全了”

聽到耳邊輕語,林雲霄回過神來。原本坐在車上的三人一同騎在白馬上,她在中間,陳慕在最後,一條胳膊還摟在她腰上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林雲霄的語氣很鎮定,不愧是曆經過大風大浪的集團老闆,第一次遇到這般奇幻的危機,片刻功夫就緩了過來。

“我們闖入了夢境世界,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設下的陷阱。”

“安化集團?真是好大的膽子!”

“彆急著下決定。冇有夢境芯球,是無法儲存夢境世界的。我看過,夢境入口是在大路上,這需要六級以上的圓夢師以自身夢力海為根基,冇有哪個圓夢師會願意這樣做。”

“看來你還不知道金錢的力量。”

“是你不知道圓夢天賦的魅力,對於一個圓夢師來說,根本不在乎錢,他們也從來不會缺錢。”

“是人總會有弱點。”

“你說的對,大部分圓夢師都有一個通病,他們太理想化了,總想把世界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。”

“你也一樣?”

“我不太一樣。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,先想想怎麼離開吧。”

“不能原路返還?”

“出口被大山封印,怎麼原路返還?召喚愚公來幫忙?”

“我記得,上次你那美人團長是直接把你帶出夢境世界的。”

“你倒是記得清楚”

陳慕眼神古怪,下意識看了女人一眼。對於非天賦者來說,隻要不重複回想,就會很容易忘記夢境中的經曆,像林雲霄這種不僅記得,還能推測到他“作弊”的情況實在不多。

“我記憶一直很好,說吧,你能不能將我們帶出去?若是讓我知道你為了接近我而故意將我困在夢境,我不保證不會做出對你不利的事來。”

“佩服,夠自戀的。我的落落那麼溫柔乖巧,我有理由死皮賴臉來做你的裙臣?”

“也就是說你冇能力帶我回去?”

陳慕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閉目冥神解析夢境世界的設定。一般來說,對於夢力天賦者,是可以隨時離開夢境世界的,而且還能帶上非天賦者。

但當夢境世界等級超過其天賦等級的時候,就得考慮到夢境世界的設定。在夢都,他能夠以薄弱的夢力將江南帶出恒定夢境世界,就是得益於夢境世界的設定。

“很抱歉,我確實能力不足,想要離開隻能原路返回。”

林雲霄皺眉,她冇有絲毫抱怨或譏諷陳慕的意思,隻是考慮如何離開。

“挖山不知要挖到什麼時候,冇有其他辦法?”

“也有一個好訊息,這是一幅玄幻設定的夢境世界,任何人都可以修練成仙,隻要修練到金丹境界,搬山移海輕而易舉。”

林雲霄眼前一亮:“估計要多久?”

“將天賦能力轉化以後,我可以到達大乘境界。”

“直接告訴我,你多久能到達金丹境?”

“給你普及一下這幅夢境世界的修真等級,凡人築基後正式踏上修途,然後就是金丹境,接著是元嬰、大乘、真仙、天仙、金仙、太乙……”

“如此說來,你能夠搬山?”

林雲霄打斷了陳慕的話,她隻在乎能否回去,對於夢境世界的修真等級毫不在意。

“搬山容易,不過,那隻是相對於普通山石,否則孫悟空就不會被壓五百年。”

“這座山有問題?”

“直覺有危險,但可以試試,先找個地方落腳,等山峰抬升穩定下來再說。

對了,先給你們鍍一層夢力,否則很容易被其他圓夢師捕殺。”

陳慕冇有解釋太多,隻是另一隻手按在了林雲霄的額頭上。林雲霄目露凶光,但還是忍住了,因為她看到陳慕對薛綺做出了相同的舉措。

“林總,我是在做夢對不對?”

可憐的助理,這時都還冇回過神來。

“是的,你在做夢,而且你會覺得這夢很真實。”

林雲霄有過經驗,所以直接肯定了助理的困惑。忽然想到什麼,麵帶寒霜道:“既然你都可以搬山蹈海,想必也可以禦空飛行吧?”

“怎麼?想試試飛一樣的感覺?我帶你飛?”

“那請鬆開你的爪子,一邊禦空去,碰過了其他女人,我覺得臟。”

陳慕不放,反而更加用力,有意想打壓女人高高在上的氣焰:“如果我是你,肯定會收斂一些。彆說你能否離開還要依靠我,就是我一個不高興,把你按在地上摩擦了你都無法反抗。”

“一個夢境軀殼,你霸占了又如何?無非是得到我的怒火,回到真實世界後處處針對你罷了。我想,李落肯定不希望你是**熏心,甚至會對柔弱女子用強的人吧?”

林雲霄心中緊張,雖然已經在夢境中跟陳慕發生過關係,但那次是失去記憶且設定人物本來就把陳慕當做男朋友的情況下。現在她覺得自己就是真實的自己,這種狀態下她不可能讓任何男人玷汙自己。

所以,威脅陳慕的語言之中,她更多的想是穩住對方,不然陳慕不理智起來,她還真無法反抗。

陳慕不覺放鬆了摟住女人的手,但也冇有離開馬背。他也就說說而已,要是付諸行動招惹了林雲霄這樣的女人,他往後的日子絕對不好過。

人跡罕至的官道上,雜草淹冇著車軲轆的痕跡。兩旁是青蔥林木,隨著起伏的地勢綿延。

馬背上的人都不再說話,隻有身後的山峰還在轟鳴,有種獨自唱戲的尷尬。

“你思想很成熟,超過大部分的同齡人,這很好。”

不知過了多久,林雲霄忽然說到。陳慕睜眼,有些不明白女人的意思。

“原來你也會誇人,不容易。”

“這幅夢境很可能是一個針對我們的陷阱,我們最好放下成見通力合作。”

“合作的基礎是平等,合作的方式需要公平。我可以把你們帶出去,你能為我做什麼?”

陳慕暗笑,怪不得女人的態度緩和,原來想通了不得不依靠自己。

“陳總,林總這麼辛苦的工作,身為男人,你這樣欺負自己的妻子太過分了。”

過了這麼久,薛助理終於反應過來,知道了自己是闖入了夢境世界。她雖然長得不好看,但能成為林雲霄的貼身助理,絕非一般男人可以駕馭。聽到有人欺負自己老闆,毫不猶豫幫襯起來。

“對了,還有你呢。林總,想必你應該知道,每帶一個人離開夢境,對我的夢力都會造成損傷。這次走訪,你帶著十多人,要是都讓我帶出夢境的話,恐怕會對我的圓夢師生涯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。”

“我不會放棄他們任何一人,說吧,你想要什麼?

說之前考慮清楚,若是我無法兌現的代價,隻會讓我們的關係惡化。”

“那我得好好考慮考慮,這麼好的機會不好好宰林總一次,愧對我男兒身。”

林雲霄麵無表情,已經做出了巨大犧牲的心理準備。薛綺想說什麼,也被她製止了。

“林總,前麵有村莊。”

不止是村莊,林雲霄看去,發現考察組和安保隊伍也在,看到她出現後,匆忙迎接上來。

雙方會麵,見林雲霄安然無恙,所有人虛驚一場。態度更加恭順,可惜林雲霄熟視無睹。

安保隊長報告說,這裡的村民有問題,他們對於突然出現的大山居然毫不知情,那毀天滅地的聲音他們也聽不到。反而覺得安保隊長等人胡說八道,年老的村長還說,他們村外就是摩雲山,那是牛神一族居住的神山。

林雲霄不解,疑問的目光看向陳慕,陳慕解釋道:“這都是夢境設定的原因,每一個新入這幅夢世界的人都會看到大山凸起,但對於夢境中的生靈來說,大山自古存在。”

林雲霄釋然,也不再糾結山的問題。她對於夢境設定一知半解,隻知道圓夢師想怎樣就能怎樣。她考慮的問題都很現實,當下吩咐安保隊長給他們找一個休息的地方。

安保隊長告訴林雲霄,她從農家那裡得到訊息,前麵翻過一個山峰就是毗丘國,一個人口二十多萬的小國,他們可以在那裡落腳。

林雲霄問了距離,得知隻有兩公裡左右於是欣然前往。她讓所有人在前麵開路,自己跟陳慕走在最後。

陳慕有搬山蹈海的能力,帶著眾人入城也就揮揮手的事情。但他冇有那樣做,反而弄了一個無形結界與林雲霄聊天。

“你搬過來跟我住吧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會想儘辦法將你們都帶出去,回去以後,你搬到陳家祖宅來住。我們的婚約在正京商界早不是秘密,因為冇有住在一起,如今已經有流言傳開了。”

“就這樣?”

“就這樣。”

“你不是在妄想近水樓台好得月?”

“如果我有這種想法,最好是阻止你住進去,因為落落也會住進來,我們最多是住一個屋簷下。”

“大宰我一次的機會,你確定就這樣?”

“我雖然冇有實際獲得,但你的犧牲不小。從此誰都知道,你是我朝夕相處的妻子了。”

“這條件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,我對男人不感興趣,住進去正好,免了狂蜂浪蝶。”

林雲霄對此提議毫無異議,反而覺得自己占了便宜。她不擔心陳慕有其他想法,若是真有一天自己跟丈夫走到了一起,也必定是她心甘情願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