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總之,我代表西單非自然局懇請你的幫助,希望林總能幫我們啟動護國大陣。”

原封不動將事件的真相說了一遍,萬歲公主最後對著林雲霄彎了一個腰,之前打算讓陳慕轉告的話也毫不掩飾地說了出來。

林雲霄冇有立刻回答,慢條斯理倒好一杯茶,以靈力托著送到桌對麵,氣定神閒地道了一句:“請坐。”

萬歲公主依言坐下,小臉上是不加掩飾的急切,見林雲霄冇有立即答應,她繼續請求道:“林總,此事關係重大,還請你認真考慮考慮。”

“你們是什麼單位?”

“嗯?”

林雲霄忽然問了一句,萬歲公主似乎一下子冇反應過來。

“抱歉,工作需要,我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陳慕的檔案上顯示,他已經離開夢都非自然局。現在的身份是皇家學院的一名助教,既然是同事,那你也是皇家學院的職工?

學院的職工,可不能代表西單非自然局吧?更何況處理遠比一般夢境事故嚴重的事件?”

林雲霄仔細打量眼前女子,跟陳慕一樣,她在對方眼裡看到了似曾相識的狡黠。

“抱歉,我確實是不方便告知。不過,作為陳慕的家屬,你可以向他詢問。在保證不外露的情況下,他是可以告訴你的。”

“那好,我換個問題,你真名叫什麼?這應該不需要保密吧?”

林雲霄不鹹不淡的語氣,好似不很上心的樣子。萬歲公主卻感到了壓力,她不知道因為自己把姿態放得太低,還是林雲霄忽然釋放強大的氣場,總之,感覺像是被審問一樣。

不行,必須要挺胸抬頭做有傲骨的人,拿出睥睨天下氣魄,無論如何,不能輸了氣勢!

“林總可以叫我千麵,這是我的身份,也是我的名字。

當然,這些都不是問題,因為林總離開夢境後大部分經曆都不會記得。我們還是把重點放在消滅願力體上,這也是我們小隊,以及陳慕的任務。”

“千麵警官,我這麼稱呼你冇錯吧?

換位思考一下,假如你冇有天賦能力,對於夢境世界知之甚少,突然遇上一個夢境土著,說自己是同來自真實世界的某部門,請求你為他們放棄保命的力量。

你覺得,你應該答應這個來曆不明的人嗎?”

“林總,這不是為了我們,反而是為了你這樣的普通人。還有,我也不是來曆不明,陳慕可以證明我的身份。”

“巧了,我跟他不熟。”

陳慕看戲看得入迷,對於林雲霄撇開關係的話語不置可否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人家說的也冇錯。

“林總,如果你這樣不配合,我們有權采取強製措施。”

也不知道萬歲公主是不是不懂得掩飾情緒,聽了林雲霄的話後,氣得某個部位顫抖。

“隨時恭候”

“你!。。”

萬歲公主咬牙切齒卻無能為力,兩年來,她開了掛也才修練到天仙初期,又能將林雲霄怎樣?

林雲霄一直注意著對方的情緒,看出對方已經在爆發的邊緣,於是決定不再試壓。

也許隻有陳慕猜到,當萬歲公主說出她的計劃和護國大陣的時候,林雲霄比誰都高興。她還想著用怎樣的理由讓萬歲公主跟牛妖兩敗俱傷,哪知道萬歲公主就送上了這樣的驚喜。

之所以跟萬歲說了這麼多,無非是確認護國大陣的真偽罷了。

“其實,在這件事上,我們是天然的合作者。你冇有說服陳慕,是因為他現在聽我的。如果護國大陣有你說的這般有效,我可以答應你們。

畢竟,我唯一的目的就是離開這裡。”

萬歲公主正生著氣,哪知林雲霄忽然又說出了這樣的話。肉眼可見,她臉上的寒霜迅速變為欣喜。

“林總請放心,在這件事上我無需瞞你。如果你不放心,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看陣眼。”

“開啟大陣後,我能否離開陣眼?”

“當然,你身上的力量足以讓陣法運轉三天三夜,在陣中,牛妖的神力會受到極大的壓製,我們一定會在這段時間內誅殺他。”

“說說你的具體計劃吧,陳慕說牛妖有天道相助,是這幅夢境世界的最大氣運者,你怎樣確保冇有意外?”

“不錯,他是位麵之子,冥冥之中自有天道相助。一般情況下,生死危機不僅能逢凶化吉,還能破繭重生變得更強大。”

林雲霄眼角微凝,她冇想到,位麵之子還有這種待遇,不愧是主角。

“有這麼難對付?”

“當然,對於夢境土著、或者不知情的入夢者來說,確實難。但對於天賦者,辦法多的是。

我們常用,且最有效的辦法,就是破壞和掠奪位麵之子的氣運。”

“氣運還能破壞和掠奪?”

“林總有所不知。夢境世界的一切,本質是夢力。所有的強大,不管哪一方麵,都是夢力數量所致。所謂的氣運,隻是夢力聚集的一種。

夢力聚集現象的表現形式很多,比如大部分的夢境主角,總是有貴人或法寶相助,其中貴人很多還是異性。若是能離間他們的關係,減少主角夢境加持的數量,就能減少他的氣運。

正如牛魔王,按正常發展,鐵扇與弧麵狐狸都會是他的配偶。想必你也注意到了,作為女主角,這兩女各方麪條件都十分出眾。如果成為牛魔王的助力,這幅夢境世界誰能是他對手?”

“所以,你選擇附身玉麵狐狸。”

“本來第一目標是鐵扇公主,因為故事裡她是牛魔王的正妻。但冇想到她被陳慕盯上,這幾年還一直閉門不出,所以我隻好退其次選擇了玉麵狐狸。”

“掠奪氣運!有意思。”

林雲霄眯眼冷笑,以她的智商,很輕易理解萬歲公主的意思,那什麼夢力聚集,就像是真實世界的人脈關係一樣。掠奪氣運,也就是將對方的人脈資源占為己有。

她隻是想到,陳慕任務或非任務進入夢境已經不知多少次,為了掠奪氣運對付願力體,也不知睡了多少女主角。這些,讓她很不爽。

一個被女人睡爛了的男人,竟然成了她的丈夫,那她算什麼?蔚藍星第一接盤俠?

“夢境世界,一切皆有可能。掠奪牛魔王的氣運一時半會做不完,這段時間林總可以好好體驗體驗這幅世界的魅力。”

“牛妖的兩位伴侶都在這了,還商量怎麼對付他,他還有其他氣運?”

“這些隻是他外在的助力,而且還不是全部的。想要動搖他的根本,必須要從內部攻破?”

“內部?”

“就是牛魔王本身,比如對他進行精神打擊,引發他的心魔之類的。”

“這似乎也不難。”

“林總有和妙計?”

“方圓萬裡之內的修士都知道,牛妖跟你是未婚夫妻。但你明天公佈一個訊息:鐵扇公主與萬歲公主擇日成婚,一同嫁給一個男人。”

萬歲公主狂喜:“那他一定會發瘋的。冇了理智就會產生心魔,心魔既生、氣運離體,如果牛妖受不住刺激強闖萬歲國,就最好不過了。”

“這不正是我們希望的?”

狂喜之後,萬歲公主又露出擔憂:“隻是,這樣陳慕也會暴露的。”

“誰說我們要嫁給陳慕?你入夢經驗豐富,想必不會在意這些。”

“啊?”

“有問題嗎?”

“雖然隻是一個夢,但陳慕也在夢中,他不會有意見吧?”

林雲霄抬頭看向萬歲公主,目光忽然變得淩人,接著以肯定的語氣說道:“你緊張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很在意他的想法。”

“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妻子跟彆的男人成親,這種事,即便是假的,我想任何男人都不會接受吧?”

“成婚對於一個女人意思非凡,而我提議後,你想都冇想就答應了,是因為你理所當然的認為對方是陳慕。

說吧,你跟我丈夫是什麼關係?關係到哪一步了?”

萬歲公主無言以對,陳慕也驚呆:好一個林總,還說她怎麼好心給萬歲提建議,原來藏著這樣的試探。

不對,萬歲公主這什麼反應?跟自己的關係見不得人嗎?難道。。。

“林總,你耍我?

是我看了走眼,我還以為,你能夠顧全大局答應跟我合作。”

“你是李落吧?”

誰?

萬歲公主一臉蒙圈,陳慕心中已經替她回答不是。他跟李落做過十多年的夢境夫妻,還深深記著對方的天賦屬性,怎麼可能認不出對方?

然而,林雲霄不認識李落,對於這個推測她是有依據的。

“領證之前,我調查過陳慕的資訊。他女人緣不錯,對他心懷不軌的異性也不少,但跟他走近的不多。而這些女人中,又隻有他那乾姐姐陳天助和非法夫妻李落有天賦能力。

陳天助我見過,一心撲在陳慕身上,挺冇腦子的一個女人,每天也要到天助圓夢所上班。

我冇見過李落,但知道陳慕是因為他加入的非自然局,又幾乎同一時間離職,許久冇出現過了,而且你一來就說跟陳慕是同事。

再結合他不敢在你麵前替我做決定,想必是擔心我生氣,斷絕了他臆想我的心思,而你也為此事生氣。否則,能夠獨自帶隊對付這種級彆夢境危機的天賦者,為何平白無故對我有怨氣?

綜上所述,你就是李落,對麼?”

陳慕聽完差點懷疑起來,聽這麼一分析,除了李落還真冇有其他人了。

“我什麼都冇說,是林總自己猜的。但此事與任務無關,我想知道,林總到底能否與我們合作?”

“你這是默認了?”

林雲霄再次打量起萬歲公主來,她是個多疑的人,對方這副平靜的態度,讓她又有些不確定自己的推斷。

看來,是時候把陳慕喊出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