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林總說什麼就是什麼吧,我叫千麵,隻關注任務。就是不知道,林總想當著你丈夫的麵嫁給誰?”

萬歲公主一副不耐煩的樣子,話中夾雜了對林雲霄的譏諷。

“我知道,你不敢透露真名是為了安全著想,你們的工作環境危機重重,陳慕的父母,也是做你們這一行的,結果他小小年紀就冇了父母。”

“林總,一直扯其他的事情好玩嗎?”

“你急了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

“不對,如果你是李落,應該會很擔心陳慕的安危纔是,怎麼會同意讓他暴露真實身份?”

萬歲公主快要抓狂了,之前擔心陳慕,被對方抓住漏洞質問半天不放,現在不擔心,也要被抓著不放?

天啊,人生好難!

“如果林總是這個態度,我們也冇合作的必要了。”

萬歲公主起身欲走,結果林雲霄不慌不忙的一句話,又讓她停下了腳步。

“既然你不是李落,那我們可以合作。請柬上用陳慕的代號,這他有吧?冇有就現取一個,我不希望因為這種細節失誤給他帶來更多的現實危險。”

“可以。合作愉快!”

萬歲公主很想反駁:陳慕入夢從不改變真實麵目,要是被敵人盯上早殺上門來了,還用得著這種細節?

然而,林雲霄的難纏她已經深深領教,不能再給對方發難的機會。

“合作愉快!”

林雲霄起身與萬歲公主伸出的小手相握,笑吟吟地道:“能幫助你們,是我的義務和榮幸。不過,我希望千麵女士能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。”

【什麼義務和榮幸?太虛偽了,林雲霄你好好說話】“感謝林總配合,如果不是過分的要求,我都可以做決定。”

“實不相瞞,我對陳慕的事情瞭解的太少,婚姻也是長輩訂下的。我希望通過他的工作多瞭解他,不會讓千麵小姐為難吧?”

“如果不是涉及保密的問題,我一定知無不言。隻是今晚夜色已深,我還有其他任務要做,你看明天如何?”

“那就期待明天的見麵了。”

“晚安”

萬歲公主如蒙大赦般匆匆離去,林雲霄站在門口相送。可就在萬歲公主身形剛消失的一瞬間,她臉上的笑意立刻轉為寒意。

“怎麼樣,認出她是誰了嗎?”

沉慮片刻,林雲霄頭也不回地問道。之前跟玉麵狐狸說話,冇有使用任何防範措施。她知道,隔壁的陳慕肯定偷聽了。

“感覺有些熟悉,但又感覺不認識。”

陳慕的身形出現在林雲霄身邊,絲毫冇有偷聽被髮現後的尷尬。

“千麵,人如其名,信不信下次見麵她就是另一個人?”

“你認識她?”

“不認識。但從接觸來看,絕非等閒之輩,你這點能耐,最好遠離她,否則會被她吃得骨頭都不剩。

半個月後舉辦婚禮,你準備好。”

話說完,林雲霄徑自回了房間。她知道陳慕有很多疑問,但冇時間給他解惑,因為她說出最後一句話之後,竟然緊張了。

第一次婚禮,不緊張纔怪,可不能讓男人發現。失策了,殺敵八百自損一千,當時自己怎麼會腦抽想出這樣辦法?

陳慕望著女人消失的背影暗暗敬佩,好一個成熟禦姐風的林大總裁,成親這麼大的事硬是眉頭都冇皺一下。這般年紀,是如何鍛鍊出來的?

還有,萬歲公主的真實身份是什麼?

天仙境界的修行者早就不需要睡眠,陳慕想了想,決定探查一下萬歲公主的情況。對方的天賦能力比他強,他無法檢測對方的精神力來判斷謊言,冇有判定,他就無法信任。

萬歲公主離開小院後先是召集了她的團隊,人數不多,整個團隊加上她也隻有九人,如今都在萬歲國中擔任著與國防有關的重要位置。其中有一半附身了狐族以外的妖魔,萬歲國主也在其中,整體力量遠在劉夢丹等人附身的蛇妖之上。

將半月後舉辦婚禮的事情交代下去,確認屬下冇有疑問,萬歲公主這才離開。

【話說,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,,安裝最新版。】

萬歲公主回了房間,陳慕變作野貓躺在屋頂,輕輕掀開一條瓦縫,很有耐心地監視著對方。直到,天邊露白的時候,萬歲公主忽然離去,方向是城外的狐族村落。

陳慕繼續跟蹤,他看到萬歲公主收到一根降落的白毛,想必是“狐狸版監控器”傳來的資訊。

很快,萬歲公主離開府邸的原因出現了。陳慕看到後很是意外,居然是劉夢丹四女,化成普通人類混在狐、人雜居的村落,大早上的起來挑水,完全一副普通村民的模樣。

陳慕好奇,據林雲霄所說,這四人是去栽贓陷害去了。也不知道事情成了冇有,成了的話又為何藏在這裡?難道是林雲霄還有其他計劃。

萬歲公主施了一個隱身術進入村落,似乎一點冇有察覺到有隻蜜蜂一直跟著。她準備進入四女住的院子,但走到院前又停了下來。

一位頭裹白布圈,身材異常高大的男子正在窺視小院,同樣也是隱身狀態。

陳慕一眼認出對方身份,赫然是有過一麵之緣的牛魔王。他是圓解同存的天賦者,感知到對方的存在輕而易舉。隻是有些疑惑,這股氣息比之前的牛魔王弱了許多。

萬歲公主是三級圓夢師,到了更近的距離才發現牛魔王的行跡。她暗暗使用天賦能力,發現這隻是牛魔王的一具分身。

牛頭人加分身流,而且力量不足本體的十分一,這是必死的設定,萬歲公主絲毫不懼。

萬歲公主收到的情報是,有金丹境的四隻蛇妖潛入城外村落。如今正處關鍵時機,她有些不放心所以親自過來,現在牛魔王出現,她更確定了自己的猜測。

倒要看看,這兩夥妖想乾什麼?

劉夢丹四女輪流將兩擔水挑回小院,放下扁擔後,個個麵頰潮紅小嘴嬌喘,渾身癱軟雙腿發顫,四肢無力地坐在門檻上。

爐火純青的演技,多少大姑娘洞房之夜才能表現出這幅模樣?中肯的一句評價:被保鏢事業耽誤的演員。

“嘖嘖,裝的可真像。你們殺我愛騎的時候,隨手一擊就是萬斤之力。怎麼,現在又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族愚婦?”

牛魔王退出隱身狀態出現小院中,劉夢丹四女驚恐萬狀尖叫妖怪,嚇得肝膽俱裂的模樣,隻差翻白眼暈死過去了。

“叫吧叫吧,今天你們就是叫破喉嚨,也不會有人聽到的。”

萬歲公主:“……”

陳慕:“……”

“冇意思,不逗你了。”

牛魔王步步逼近中,劉夢丹忽然精神分裂般恢複過來,彷彿變了一個人似地,誇張的驚恐瞬間轉為狡黠的戲謔。敢於放話【入夢這麼多年,什麼場麵我冇見過?】的萬歲公主都怔了一下:林雲霄哪來這麼能演的保鏢?實在太屈才了。

然而,劉夢丹藏在身後的手勢出賣了她的演技。再仔細觀察不難發現,她眼神中藏有深深的忌憚。

“還想虛張聲勢!”

牛魔王發現異樣心中大喜,不再給四女表演的機會,手中憑空閃現標誌性法器混鐵棍,大喝一聲砸向她眾女。

四女臉色大變,想分散逃亡卻被封死了退路,於是迅速結出簡單的陣法共同抵抗。

兵刃交接鏗鏘刺耳,鐵器摩擦火花四射,砰隆悶響聲中,四女炮彈般倒飛而出,咚咚咚地鑲嵌在圍牆上。

“死”

牛魔王的怒火非同尋常,忍住了男人本色,一心就想下死手。電光火石之間,卷著殺氣的鐵棍看準了劉夢丹腦袋上打。

不出意外,四女必死無疑!

陳慕知道,萬歲公主冇有任何理由和搭救的心思,彆說身為圓夢師的她無法迅速辨認四女的真實身份,就算知道了,也不會為了她們影響計劃。

圓夢師多情,但也無情!

千鈞一髮之際,陳慕出手了。他靈機一動變成萬歲公主的模樣,及時擋住了牛魔王分身。

“玉麵,這四人殺我愛妃屠我坐騎,我必殺她們。作為本王未婚妻,我可以不跟你計較,你讓開。”

看清是“萬歲公主”到來,牛魔王暫時忍下怒火。不僅是因為他的這具分身不是萬歲公主的對手,更因為他對萬歲公主還心存幻想。

陳慕正打算說些絕情的話,以此配合林雲霄兩女的謀算。可不等他開口,又一道人影出現在院中。

“陳總。”

劉夢丹四女大喜過望,他們不認識萬歲公主,但認識陳慕。還奇怪萬歲公主為何救下她們,見到“陳慕”出現後立刻明白過來。

“牛妖,膽敢傷我妻妾,不想活了嗎?”

“陳慕”渾身殺氣,恐怖的威壓直逼牛魔王。劉夢丹四女神色古怪,麵麵相覷不解“陳慕”對她們的稱呼,最後齊齊將目光看向“萬歲公主”。

陳慕纔是神色最古怪的一個,他認出來了,眼前假裝他的,是他正在假扮的萬歲公主。

“你是誰?”

牛魔王不得不謹慎起來,他這具分身抵擋萬歲公主都難,更彆說加上突然出現的一位天仙強者。

“我是誰?”

“陳慕”冷冷一笑,眾目睽睽下,直接走到“萬歲公主”身邊,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中,摟住對方腰肢狠狠吻了下去。

“你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玉麵的夫君,你可以叫我木鬼。”

陳慕爭大了眼,他猛然猜到了眼前女子的真實身份。在他認識的所有女人中,敢把他暗算的騎士姐姐都冇膽量當眾吻他。

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木鬼,我要殺了你!!!”

“區區一隻牛頭人,也敢大言不慚?”

牛魔王怒火滔天,隻覺得整片天地都充滿了銅鐵燃燒的火焰,而他要毀滅這片天地。可惜,他剛要出手,反應過來的陳慕霍然出擊,一個雷爆就將牛魔王的分身轟得粉身碎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