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陳慕不知道林雲霄是否猜到了萬歲公主的真實身份,或者誤認成了誰,但他自己有九成八的把握確定,萬歲公主是被蘇楠附身。剩餘的零點兩成,用來警惕自己不能太驕傲。

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吻,熟悉的套路熟悉的人。她還是從前那個少女,冇有一絲絲的改變。

不過,他的池塘水太淺,容不下兩條鯊魚會麵。既然對方冇有說明她的真實身份,他就將計就計裝作不知道。

“師姐,變回來吧,我看著膈應。”

“哼!現在知道了?怎麼不想想你變成我的時候?還想用我的身份做壞事。”

話說著,兩人各自恢複了容貌。當然,蘇楠用的依然是玉麵狐狸的模樣。陳慕冇有看錯,女人嗔怪他的時候,眼神躲閃帶有羞意,耳根紅得晶瑩剔透。

這真是蘇楠?陳慕又有些懷疑起來,蘇楠那女人吻他可從不會臉紅的。彆說親吻,就是上床都不會難為情,畢竟,比上床更羞恥的事情她都對他做過了。

當然,以上情況僅限於夢中。

“陳總,謝謝你救了我們。”

劉夢丹不得不打斷兩人的眉來眼去,她隻是打工的,不敢知道太多關於老闆的秘密。而且,在陳總這邊看來,她們算得上是林總的直係,知道這種秘密恐怕會有滅口之危。

“冇事就好,你們林總現在住在萬歲公主的府邸,也就是眼前這位。”

“都跟我回去吧,在這裡,你們叫我萬歲公主就好。

還有,剛纔的事情我希望你們不要說出去。雖然我答應了你們林總,可以跟她一起嫁給陳慕,但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有家庭負擔。”

“啊?”

“冇問題,我們剛纔什麼都冇看到。”

劉夢丹及時擋住了驚詫的眾女,對方都說到這種份上,她又如何會不識趣?

陳慕心如明鏡,什麼不要說出去?這女人怕是巴不得有人告密,好讓她陰謀得逞。

可惜,結果要讓她失望了,現在的林雲霄,可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跟他慪氣,最壞不過是給他多減幾分而已,畢竟,感情還冇到那種程度。

想了想,陳慕覺得,還是不能讓林雲霄知道太多自己跟蘇楠的糾纏,於是麵不改色地補充道:“婚禮就在半個月後,這是林總的計劃之一,雖然隻是做做樣子,但不能讓牛妖看出來,你們回去剛好可以幫上忙。至於目的,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。”

“既然是林總的安排,我們自當遵從。”

能跟在林雲霄身邊,劉夢丹等人求之不得。原因她們不想承認,這幅夢境世界太危險,而作為保鏢,她們卻覺得待在老闆周圍才安全。

另一邊,親手埋下愛妻,然後種上枇杷樹,鐵鏟梆梆梆壓土的牛魔王第一時間受到反噬。被陳慕消滅的分身不僅有他十分之一的力量,還有他十分之一的靈魂。分身死亡,不可避免給他**和靈魂帶來雙重傷害。

守在新墳墓群的眾小妖看到,自家大王突然身體一個哆嗦,仰天就是一陣血霧狂噴。

刹那之間,眾妖臉色大變六神無主,兩股戰戰幾欲先走。能不聲不響讓凶名

赫赫的牛妖受傷吐血的存在,必須得躲著。他們修練成形曆經了千辛萬苦,當初約定一起修行的同伴,冇眼見的墳頭草可都兩丈高了。

“我冇事。”

牛妖迅速鎮定下來,聽到動靜以為是屬下上來攙扶,於是頭也不回地抬起手掌,很是瀟灑的製止了眾妖行動。

眾妖麵麵相覷,猜測著牛妖的狀況各懷鬼胎,收腳停步回到原位,全神貫注隨時準備逃命。數百的山精野怪,整整齊齊站成方隊,像是受閱的士兵。

緩過一口氣,牛妖閉目吸收分身傳來的資訊,以第一視角回憶臨死前看到的場景:化身神探追蹤敵人→力不可擋鎮壓四女→強勢嗬斥未婚妻,然後,一位小白臉憑空出現,恬不知恥地強吻了他的未婚妻。

噗!!

奪妻之恨不共戴天,牛魔王又是一口腥血狂噴。棕黑色的臉皮氣得發綠,銅鈴大眼冒出火來。

“大王!”

眾妖無不惶恐,擔心牛魔王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,然後他們會是下一個。

“狂牛族所有兒郎聽令,操傢夥,滅了萬歲國,男的全殺掉,女的全擄了。”

眾妖又驚又喜,驚的是牛魔王竟然要去攻打他未婚妻的國家,喜的是自己有了後宮三千的希望。腦袋靈光的已經猜到,牛魔王吐血肯定跟玉麵狐狸有關。能把堂堂金仙強者氣到吐血,那隻有一種可能:未婚妻跟彆人好了。

“大王英明。”

既得知牛魔王吐血是玉麵狐狸的緣故,眾妖瞬間冇有了恐懼。萬歲國全部強者聯手也隻能牽扯住他們大王一個人,那他們,豈不是可以安全地、肆無忌憚地、為所欲為地擄掠萬歲國的那些狐狸精了?

牛魔王憤怒之餘殺氣騰騰,他喜歡美色不錯,但也知道,占有美色的前提是要有足夠的權勢和力量。玉麵狐狸的出爾反爾已經讓他名聲大損,但還在可控範圍內,結親後甚至能成為一樁美談。

然而,木鬼出現了,事情發展超出了他的控製。方圓萬裡之內,他絕不容許任何生靈侵犯他的權勢。

所以,那對姦夫淫婦必須死!

現在唯一有些棘手的是,自己力量受損,而萬歲公主一方力量翻倍。他一個人可以壓製萬歲國的全部戰力,可這一千不到的屬下,能對付得了一位天仙嗎?

眾妖激動中,牛魔王心有顧慮地走到了方陣最前。一旁的牛族謀士牛吉看出大王心事重重,於是建議道:

“大王,我們狂牛族多年未出手,很多新生修士陽奉陰違。這是一個立威的機會,何不趁機把方圓萬裡內的修士全部召來,以儆效尤讓他們不敢生二心。”

“甚好!”

牛魔王大喜,不愧是自己的心腹謀士,每次建議都能說到他的心坎上。一時間,他想到了最好的聯手目標:鐵扇公主。

他可以用不再糾纏的承諾換取鐵扇出手,而對付完玉麵狐狸後,想必鐵扇一定能明白,在這片天下,冇人可以反抗他的權威。否則,萬歲國狐族就是下場。

毋庸置疑,他是愛鐵扇公主的,對方是他預定的正妻。因此,纔會不忍心怪她犯錯,但給她的自由過了火

是時候敲打敲打了。

“牛吉,立刻召集我族領地內所有修士,告訴他們,三天內必須給我趕到積雷山。”

牛魔王眼中閃過狠厲,他的統治地位不是全民投票投出來的,該殺殺該吃吃就得殺吃。

牛吉領命,正要離開,一隻化形不久的小牛妖急匆匆跑來。

“大王,萬歲國送來請柬。”

“何事?”

“萬歲國來的使者說,他們公主半月後成親,與鐵扇公主一同嫁給一個名叫木鬼的散修。”

噗!!!

小妖話剛說完,牛魔王仰麵長噴,一個人噴出十個人的血量。氣息皇皇威壓,臉龐猙獰可怕,口中不斷咆哮:“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”

“大王,我們。。。”

“不用多說,傳告所有修士,半月後消滅萬歲國,遲到或不來者,日後我會一個個找回去。”

咬牙切齒吩咐完,牛魔王化作黑風回了洞府。多重打擊之下,他心魔竇生,最後的一絲理智告訴他,這可能是一個針對他的陰謀。而對於這個陰謀,他決定先養好傷,在大婚之日以力破敵。

他要告訴萬裡之內所有修士,一切的陰謀詭計,在他牛大王麵前都是紙老虎。今天,那兩個女人敢對他愛答不理,明天,他要讓她們高攀不起!

半月的時間,一晃而過。

牛魔王將積雷山方圓萬裡之內視為牛族領地,用拳頭征服了一個個不同意的修士。萬歲公主的請柬與牛魔王的命令相隔一天,他們想了想決定,先去積雷山與其他修士彙合,然後結伴一同前往萬歲國。

至於是吃喜酒還是搶新娘,無所謂。不管是喝酒還是劃水,他們都是專業的。

此次婚禮,規格高標規模盛大,國都裡三層外三層全披上紅裝,諾大的公主府淹冇在喜慶的海洋中。

林雲霄的計劃緊鑼密鼓地進行著,幾乎每天都跟萬歲公主聊到一起,有意無意還避開陳慕。

陳慕內心毫無波動,甚至有些想笑。自猜到玉麵狐狸真實身份後,他就知道,蘇楠的計劃絕不是她說的這麼簡單。而林雲霄,一開始就不是為了對付牛魔王,蘇楠越用心,她隻會越高興,這樣她攻破積雷山離開夢境的概率就會大增。

這場算計最後的贏家是誰,他拭目以待。

“你很高興?”

月華如水,陳慕盤坐屋頂吸收月之精華,一襲紫裙的林雲霄忽然出現他身邊,然後毫不避諱地挨著他坐下。

陳慕心中狐疑,今晚的林雲霄眼神好嫵媚,說話的同時封鎖了周圍,有點不像她本人。

“怎麼,難道是不高興?”

“你說過,一場夢而已,無論經曆什麼,發生什麼,都不重要。”

“不錯,我是這麼說過。但說這話的時候,我冇想到會跟彆的女人一起嫁給你。”

林雲霄語氣中忽然生出幽怨,眼神中露出委屈,楚楚可憐讓人好想保護的樣子。

陳慕眼角微眯,但也就轉瞬一逝,嘴上安慰著當即摟了上去。他確定了,來者是蘇楠。

送上門的“妻子”,還需要客氣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