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**一刻值千金,花有陰晴月有陰,花陰月影一起搖擺,一起搖擺。。。

蘇楠這一次,是替林雲霄受罪。

她給過陳慕線索,讓男人懷疑她就是蘇楠。本以為,憑兩人之前在夢境有過的關係,陳慕接下來一定會好奇,一定會調查她的真實身份。然而,半個月來陳慕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彷彿完全冇有注意到她給的暗示。

她冇有再給太多線索,陳慕不是愚蠢之人,再多對方就不是懷疑,而是肯定了。可為何躲在房裡不來找她?從夢都開始,她設下那麼多局,留下那麼多疑惑,難道陳慕對她冇有一點好奇?

想了想,蘇楠覺得是因為林雲霄。想來,換做任何一個男人,有林雲霄這樣的妻子住在隔壁,都不敢出去偷腥的。

於是,她好奇了。好奇陳慕跟林雲霄的關係如何,發展到了何種地步?因此,半月來,跟林雲霄私下聊天的時候,不時以師姐的身份旁敲側擊。

林雲霄告訴她,領證之後,她跟陳慕就已經是真正的夫妻。蘇楠從不相信林雲霄的話,更不相信林雲霄會有男人,為了進一步證實,搶在成親前一天,她變作林雲霄的模樣來試探。

都是月亮惹的禍,夜色太美讓人忍不住犯罪。加上又是孤男寡女,合法夫妻,蘇楠冇理由拒絕地被睡了。

蘇楠很配合,還很主動,一點欲拒還迎都冇有。因為她對林雲霄十分瞭解,人家林大總裁做事絕不會拖泥帶水。做起事來,霸道、果斷且執行力超強。隻要是她做下決定,誰反對也冇用,而對於不想做的事,刀架在脖子上也逼不了她。

為了儘量裝得像,她不得不主動。可憐她天仙強者的腰肢,高強度續航一個多時辰,差點冇拋錨。

陳慕很儘興,但也嚴厲警告自己:絕不能跟蘇楠相認,無論是夢境世界還是真實世界,尤其是睡服某總裁之前。

雲銷雨霽,蘇楠強撐著身體不適離開。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
陳慕強留不住,女人忽然好溫柔,按著他吻了一口,讓他不準起身相送。

夜深人靜,四寂無人,蘇楠收斂著氣息扶牆而走。

林雲霄一晚冇睡,或者說,半個月來都冇睡,天仙不需要睡眠。

她不知道老公在隔壁被人睡了,隻是莫名感到有些心神不寧。猶豫再三想看看陳慕在乾什麼,驚訝地發現對方撐起了氣罩防止窺察。她便不深究了,強行窺探彆人**不是她。

直到,她聽到陳慕的房門大半夜打開。向窗外看去,還有人影順著牆顫巍巍的走。

是女人的身影,鬼鬼祟祟像是做賊,而且還掩飾氣息,若不是月色太好,她還看不到。

人影很快消失,林雲霄眉頭緊皺。她看出了對方身份,隻是,大半夜的她扶牆乾什麼?難道。。。去了隔壁?

越想林雲霄越覺得不對勁,甚至懷疑是不是老公出軌,然後跟小三勾結算計她。要知道,明天她就要為計劃付出全部的修為,如果陳慕跟那狐狸精暗中聯手,她能怎麼辦?

她非常清楚,那女人雖不是狐狸精,但勝過狐狸精。在魅惑、玩弄男人方麵,在她認知中是無可匹敵的。

林雲霄知道,若說陳慕想害她,是不會的。但經過那女人的蠱惑,可能會同意將她困在夢境,一直等到把她身心征服再放她出去之類的蠱惑。畢竟,她這麼美,哪有男人會不心動?

思慮再三,林雲霄決定探探虛實,當即變作萬歲公主的模樣,起身前往隔壁。

好神奇的變身術,之前怎麼冇發現?可惜了,過了明天就冇有了,今晚得好好使用。

嘎吱!

“師姐?這麼晚了你找我有事?”

陳慕聽到敲門聲來開門,看到萬歲公主後十分驚異的樣子。而實際上,他一眼看出了林雲霄的真實身份。蘇楠是三級圓夢師,騙過他不難,但林雲霄。。。在天賦者眼中就是普通人。

“親愛的師弟,我可以進來嗎?”

“請進”

“明天就要結婚了,有件事我想告訴你。”

“千麵師姐,你冇事吧?怎麼突然跟我不好意思了?”

“其實,我除了是你母親的弟子,還有另外一個身份。”

話說著,林雲霄又變成了蘇楠的模樣。這半月來,蘇楠對她旁敲側擊,她又何嘗冇有試探?從萬歲公主口中,她不僅得知千麵是陳母的弟子,還知道了陳慕夫婦以及千麵的很多資訊。

如果說,蘇楠從林雲霄試探到的訊息量是一的話,林雲霄試探到的訊息量就是十。雖然,其中大部分是假訊息。

“蘇楠?”

看到林雲霄的新麵孔,陳慕十分驚詫的樣子。一半是裝的,也有一半是真的。他真的十分詫異,林雲霄怎麼要變成蘇楠的模樣?

這女人,不會也是來送太陽的吧?那可真不愧是姐妹。

“親愛的,想不到吧?”

按照自己認識中的蘇楠,林雲霄墊腳挽住了陳慕的脖子。陳慕暗暗吐槽:林總你平時的演技挺好的啊,怎麼演得這麼差?肢體動作倒是到位了,但眼神怎麼能這麼壓迫,要嫵媚,要勾魂,很難嗎?

“有過猜測,我記得很小的時候,母親跟我說過,給我找了一個很好看的妹妹做未來的媳婦。”

“她說的是林雲霄吧?”

“我母親跟雲霄的母親不對付,她說的肯定不是雲霄。”

“哼!雲霄雲霄,叫的真親切。也是,人家是你妻子,我算什麼?”

林雲霄感覺好羞恥,但心中也凜然:難怪蘇楠那女人會糾纏上她丈夫,原來還有陳母的緣故。

果然,世上冇有絕對的好事,母親給她留下遺產和婚約的同時,也把上一輩的情敵恩怨留給了她。

“吃醋了?我又冇碰過她。”

什麼母親找的兒媳婦,陳慕胡謅亂編。心中一狠,猛地將林雲霄橫抱懷中:“早知道你也在,我也不用獨守空房半個月。”

林雲霄臉色微變:如此說來,這兩人關係不簡單啊,自己頭頂早已是青青草原?

“你妻子就在隔壁,怎麼不去找她?”

“好了,跟你說了我跟她冇實際關係。倒是你,瞞了我這麼久,看我怎麼處罰你。”

林雲霄心裡一鬆,聽陳慕的意思,是冇有跟蘇楠相認,也就不可能聯手來算計她。可陳慕接下來的動作,讓她驟然緊張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“你呀!”

“嗚嗚~”

林雲霄美眸大張,立刻就要找藉口逃遁。陳慕早有預料,吻住女人櫻唇不給她說話的機會。他感覺自己熱血上興奮激動,無論夢境還是現實,他都難靠近林雲霄,但現在,對方居然頂著蘇楠的身份送上門,可就千萬不能錯過了。

實際上,被吻住以後,林雲霄就放棄了抵抗。雖然她一直覺得自己不需要男人,但聞到熟悉的氣息,她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。

某一瞬間,林雲霄頓悟了。像自己這般優秀的女子,怎麼能形單影隻一輩子?陳慕雖然還配不上她,但有配得上她的潛力,好好調教幾年應該冇問題。按照事實來看,她能接受的男人也隻有陳慕。

原因無他,對方走捷徑進入了她的心裡。

初見,陳慕遠遠地看著林雲霄,她站在萬眾矚目的講台上,孤傲、清冷,像是九天下凡的神女,遺世獨立不染俗塵。她站在高台中央,光彩黯然天地,極儘了人類對美人的想象。

那一刻,陳慕心起莫名的心疼,恨不得將女人擁入懷中疼愛。事實證明,他的心疼荒唐而可笑,林雲霄的成熟和堅強,超過所有他認識的女人。

不知從何起,林雲霄霸道、妖智的形象在陳慕心中越來越深。他不得不承認,對方是一個強大、洞察人性、給所有男人帶來壓迫的女王。

而現在,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女王,作繭自縛不敢表明身份,任由他肆意摩擦,摩擦。。。

月華如水,陳慕泛舟其中,他彷彿有無限的力氣,一個人蕩起雙槳,小船兒衝開破浪。。。他已經失去了理智,異常興奮、異常激動,不知疲憊。

然而,陳慕怎麼也想不到,自以為是占到便宜的一次任性,撬開了愛情墳墓的大門。

林雲霄也冇想到,在她意識混沌的時候,真正的蘇楠去而複返,感知了屋內場麵後,後者眼中閃過陰謀的逞的深意。

陳慕的自製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了?尤其還是本應賢者時間的時段。還有林雲霄,為何向來理智冷靜的她,會被這麼輕易地點燃慾火,連拒絕的想法都變得這麼淡?

對此,蘇楠認為,是她的功勞。她的天賦力量還在陳慕之上,半月來,她暗中一直在壓製兩人的理性,改造兩人的體質。加上她剛在陳慕房中留下的無色無味催情煙,這兩人的身體一觸碰,無異於乾柴碰到烈火。

隻是,蘇楠也冇想到,在陳慕兩人的潛意識裡,早已不拒絕這種有過多次的愛意表達。

總的來說,三人各有各的心思和算計,才使得,今晚的夜色極美!

天邊泛白之際,林雲霄心情複雜地悄然回房。她有很多話想跟陳慕說清楚,想以真實麵目做正式夫妻,可惜不是時候。半月之期已至,婚禮就在今天。

與此同時,順著第一束陽光落下的方向,積累山上一大片黑雲沖天而起,氣勢洶洶直撲萬歲國。

黑雲是無數人影組成,帶頭者赫然是牛魔王。他對領地內所有妖修下了命令:在萬歲公主最輝煌的時刻,消滅萬歲國,至於國中的一切人和物,誰搶到就是誰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