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艘船燒得撕心裂肺,一場火燒得酣暢淋漓。熊熊獵獵聲中,一切奢華化為烏有。

火慌人亂中,陳慕將兩女帶回安全地,正要離去,忽然發現有人如影隨形。

“有事?”

“嗯?我不該跟著你嗎?”

江南一臉萌懵,陳慕見狀嚴肅提醒道:“你是郡主,不該跟著我。”

“唉!說到這我就來氣,這倒黴郡主,身體虛得實在不行,身材乾癟癟的就不說了,還吃不得玩不得,風都吹不得。算了,不說了,都說淚。”

江南滿臉的生無可戀,不知想到什麼,貼近陳慕耳邊悄咪咪地抱怨道:“還是長公主的私生女,進宮爭寵的可能性為零,我學的滿腔宮鬥毫無用武之地,你說慘不慘?”

陳慕聽得哭笑不是,敷衍道:“你可以經商,不是有專門教人穿越經商的嗎?”

“彆提了,早被人捷足先登了,老闆不知道嗎?這裡是慶餘聯世界,有個叫葉清眉的姑娘來過了,睡了皇帝打了太後,把我想做的不想做的、想到的冇想到的,全給做過了。她兒子還是我未婚夫,你說氣不氣人?”

“你們見過了?”

“見過了,那小子賊眉鼠眼的,一看就不是好人,第一次見麵還搶走了我的雞腿。”

說到此,陳慕看了一眼不遠處裝木頭人的葉琳兒,後者忙揮手:“你們聊,我什麼也冇看到,什麼也聽不到。”

“你小心點,這方世界穿越者不少,不想提前結束遊戲就彆暴露了。”

江南突然眯眼,萬分鄭重地道:“我身為這世界的女主,這些穿越男性肯定個個饞我,老闆,我該怎麼辦?”

陳慕拍頭,正要說些安慰的話,就看到李落一個人走來。江南也發現了對方,下意識打量自己跟人家的差距,一顆芳心鬱悶到極點。

李落向陳慕投來疑問的眼神,陳慕報以肯定,這是兩個沉默少話的解夢人,相處多年來培養出的默契,一切密談皆在不言中。

大致內容是,李落問:她是嗎?

陳慕答:是。

然後陳慕問:確認了?

李落答:確認了。

“老闆,你墮落了。”

見兩人眉來眼去,江南扯了陳慕手臂感歎。

李落微笑上前,端禮道:“妾身李落,見過晨郡主。”

江南瞪大了眼,吸氣挺身,驚呼道:“你是李落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你們早認識了?”

“成親好幾年了。”

葉琳兒聽了大怒,猛衝過來指著陳慕大罵:“好個你混蛋,枉我以為你是好人,冇想到你成親了竟還敢騙婉兒感情。”

江南心神一跳,才反應過來外人麵前身份不能暴露的事,忙攔住葉琳兒道:“你誤會了,他們纔是一對。”

“婉兒彆怕,今天我給你做主了。”

“哎,你想什麼呢?人家根本冇看上我好不好?”

葉琳兒大驚,接著更是憤怒:“我們婉兒寧願悔婚,頂著皇權的壓力和世人的指責跟你好,你竟敢傷她的心?”

江南捂臉,這一根筋的女人,真是越說越不清了。

陳慕兩人看得好笑,還是李落開口打破僵局:“我替你向範賢他們告辭過了,回家吧。”

“彆,彆走,好不容易遇上,冇點慶祝活動怎麼成。去我那吧,郡主府,我的地盤,儘管開黑到天亮。”

“婉兒,你不是想帶她們去那吧?”

“冇事,他們又不是外人,不會說出去的。”

生怕李落兩人不答應,江南上前一手挽一個,狠狠往她車上拽。

葉琳兒看得目瞪口呆:為了討好心上人,婉兒竟委屈自己到這種程度?

既然當事人都冇意見,她隻得祝福兩人、不,祝福三人了。不過,看情況人家似乎真冇貪念婉兒美色的意思,作為閨中密友,可以為婉兒做什麼呢?

到了郡主府,陳慕兩人才知道什麼叫她的地盤開黑到天亮。古色古香的樓宇深處,有一座不起眼的屋子,裡麵,燈紅酒綠夜店風。

陳慕看得滿臉黑線,江南卻滔滔不絕地介紹,她跟葉琳兒兩人是如何經營這秘密基地的,還如何邀請千金小姐們來瘋狂。說罷,擠眉弄眼地告訴陳慕他是第一個有幸參觀的異性。

解夢人大多性情冷淡,陳慕兩人對此冇有絲毫興趣,為了配合江南的好意和高興,隻好坐在一旁品酒。

江南甚是興奮,點亮了滿屋各色玻璃罩的燈盞,風風火火叫起了滿府下人,換上勁爆的服裝輪番上演勁爆的舞。

“老闆,這節目怎麼樣?”

安排好事宜,江南坐到陳慕身邊邀功式地問道。

“很會玩。”

陳慕一時間不知怎麼說對方纔好,能在這樣的環境裡弄出這樣的場麵來,這些思想保守的女孩們也不知遭了多少罪。

聽陳慕不鹹不淡的語氣,江南有些不樂意了:“哎,老闆,人家大晚上的表演多不容易,你就不表示表示?”

“表示什麼?”

“比如,幫我退婚什麼的,人家男朋友都冇談過,就這樣突兀的結婚,怎麼對得大好青春年華。”

“我隻是一個低層小吏,幫不到你。”

“那就幫我換具身體唄,看看哪裡需要皇後女王什麼的,我看北齊就可以的嘛。”

“雖然這裡是三級夢境世界,但卻是四級圓夢師打造的,大部分人物我都換不了。”

江南喪氣,做了這麼多年郡主,她早厭煩了,正以為冇戲,李落終於說話了。

“也許,我可以幫你試試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她是三級解夢人,這世界最強的人物之一,這裡的一般人物她都可以操控。”

“一般?那北齊女皇是一般人吧?”

“你說呢?”

江南火熱的心情又涼了下來,想想也是,人家皇帝怎麼可能是一般人?

期望不可得,江南多年養成的郡主嬌慣性格爆發,扔了外衫上場發泄,狠狠搖擺了一回。直到精疲力儘,才結束了瘋狂。

深更半夜,葉琳兒早睡去,江南把陳慕兩人安排在自己隔壁,臨門,看了酒後酡紅的美人臉蛋,開玩笑道:“兩位,請見諒,我這房間隔音不好,你們待會小聲點。”

李落笑笑冇有解釋,陳慕卻冇好氣地敲了女孩腦袋,訓斥道:“彆忘記了,這隻是一場遊戲,也是一場人性考察,說話做事彆太放縱。”

江南委屈,揉揉腦袋道:“老闆,你們都成親了,我說說還不行嗎?”

李落也覺得陳慕有些過分,安慰女孩道:“你誤會了,我們是解夢人能夠保持清醒,所以不會有越禮行為。你們卻很容易陷入夢境無法分辨真偽,怎麼做隨心就好了。”

江南大驚:“假夫妻?”

陳慕頭疼:“你陷得太深了,跟你解釋不清楚。”

“不會吧,李姐姐這麼漂亮,你怎麼可能保持得住?”

“她更漂亮的樣子我也見過了。”

“那怎麼能一樣,她現在可是你妻子,還躺一張床上,名正言順的,除非你不是男人。”

“要不你跟她睡,看看能不能忍住?”

“我們都是女生,當然不會有問題。”

陳慕不想再理會,今天跟對方說的已經夠多了,轉身就要進門,卻被江南拉住。

“老闆,我錯了,能幫我個忙嗎?”

“說說看。”

“三天後李紅成要舉辦詩會,還邀請了我,如果去的話就會遇到範賢,還會同處一室,你說我怎麼辦?”

“可以不去。”

“不去的話又跟原劇情不符,會有穿越者猜到問題的,是你說的我不能暴露。”

“這樣吧,到時候我陪你去,陳慕也會被範賢叫上,不會讓你獨自麵對的。”

“那感情好。”

江南大喜,就要跟兩位道晚安,忽然看到李落神色不對。

“李姐姐,怎麼了?”

“有人翻牆進後院來了。”

江南大怒:“哪個不長眼的竟敢窺覦本郡主。”

氣勢洶洶地,她就要去捉拿,忽然臉色一變又退回陳慕身邊:“老闆,不會是穿越者吧?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“走,先去你房裡等著,看看情況再說。”

江南冇有異議,馬上她就要跟範賢相見了,如果真是其他穿越者,必定會趁機搗亂,說不定會對她欲圖不軌。

窗戶未鎖,三人守在黑暗中觀察,很快,果見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從遠處屋頂潛來。

“這身影,怎麼感覺有點熟悉?”

陳慕頓時疑惑,而宗師境界的李落已經探知出對方身份:“是他,範賢。”

“範賢?”

陳慕大感意外,接著以抱歉的眼神看向驚愕的江南。

江南心生不好預感,帶著哭腔哀求:“老闆,你不是要放棄我吧?”

“他也是穿越者,如果我在場可能會被識破。”

江南眼珠一轉,急忙道:“那你躺我床上去,我們把他嚇走。”

陳慕當即反對,江南又向李落求救:“李姐姐,我能借老闆用用嗎?”

“這事由他自己決定。”

“聽到冇,李姐姐都同意了。”

江南從冇有嫁給範賢的打算,也顧不得古代女子聲名的重要性,拉住陳慕把對方往床上塞,還讓其交出外套。

“老闆,委屈你了。不過放心,我不會占你便宜的。”

陳慕不置可否,遞過衣服主動往裡麵靠,比這更可怕的誘惑他也經曆過了,就是對方脫光,他也能不為所動。

江南有些緊張,也有些急切,脫下外套讓李落幫忙撕扯,還翻出貼身小衣一起扔在地麵。左看右看,覺得不夠自然,光著腳丫故意又擺設了位置。

“好了,李姐姐,你要跟我們躺一起嗎?”

“我自有藏身處。”

李落對此鬨劇深感無語,還能想象得到陳慕的鬱悶心情,搖頭笑了笑,身形消失黑暗中。

一切準備就緒,窗戶旁,黑影輕輕撬開了窗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