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萬歲國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八月十六日,宜搬家、上梁、動土;忌結婚、出門。

這一日,瑞霞滿天,紅綢遍地。八方來客,四海有賓。萬歲國公主與修羅族公主共嫁一夫,註定是一場不同尋常的婚禮。

不同尋常到,在當事人計劃中,婚禮都不會真正舉行。據陳慕所知,婚禮的主要目的是搞牛·願力體·夢境主角·位麵之子·魔王的心態,並引其入陣一舉消滅。

但陳慕知道,事情冇有那麼簡單,女人不跟他全盤交代,他也就裝作不知道,免得夾在兩女之間為難。夢境而已,兩女就是要毀滅世界、毀滅全人類,他也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。

唯一有些擔心的是,今天出門發現,前來觀摩婚禮的賓客實在太多,諾大的王宮裡裡外外擠滿了妖怪,空中雲裡還藏著不少。入夢的幾十人,要是一個不小心,有人死在夢境,那就是真的什麼都冇有了。

婚禮是國王親自主持,早早地,他便站在了王宮朝殿前。他看起來很高興,以朝堂作為婚禮現場來表達對女兒的寵愛,似乎完全不知道,此女兒非彼女兒,自己早已喜當爹。

王宮的位置很高,要走三層百級階梯才能入殿,第一層、第二層階梯走完後都是遼闊的廣場。經萬歲公主吩咐,廣場上已經布好酒席,廣邀全國子民和八方來客入座。

從王宮大門開始,一條千丈長的紅毯直鋪到大殿。陳慕載著兩位新娘自公主府出發,下車一瞬間,他立刻發現,兩級廣場上數千的八仙桌擺位有問題。

紅毯兩側,每隔三米就站著一對花童,個個打扮精緻統一紅裝。看數量,全城的童男童女都到場。

三位新人並肩而走,手中牽著一條紅綢,數百宮女前簇後擁,踏著祥雲緩步入宮。

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盛況,金鼓齊鳴,琴瑟笙歌。社樂一團雲,彩舞兩邊分。新人煜煜奪目,漫步在萬眾中央。

不知情的民眾已經入座,看到新人後又紛紛站起。美味佳肴遍地,瓊漿玉露流香,但他們眼中,隻有光彩照耀的新娘新郎。

即便戴著紅蓋頭,新孃的身姿依然讓人驚豔。許是喜服太貼身,將女人珠圓玉潤的身軀展現得淋漓儘致。似有似無地,人海中響起稱讚郎才女貌、珠聯璧合的聲音。但如果陳慕能看穿人心,一定會知道,在場人中詛咒他的遠遠比祝福的多。

然而,陳慕冇有心思關注人群的想法,他在暗暗吐槽身邊的兩女。不對,是兩位分身。真正的林雲霄跟蘇楠,此時已經在婚禮大堂。

嗡!!

突如其來,或者說是早有預謀,一道沉悶的轟鳴聲響徹王宮。眾人舉目而望,隻見空中迅速瀰漫開一團黑霧,眨眼睛遮天蔽日不見曦月。

萬歲國大部分民眾都是山精水怪,僅有的普通人對妖魔鬼物也早見怪不怪,但見此情形,依然心懼恐慌。因為,在那遮天的魔雲之中,是以牛妖為首的凶神惡煞。

“鐵扇、玉麵,本王最後給你兩一個機會,嫁與吾,否則,整個萬歲國給你們陪葬。”

牛魔王夾雜著金仙靈魂力量的警告從天而降,無數城民心如鼓擊意誌動搖,莫名生出屈服於聲音主人的想法。惶恐畏懼的同時,恨不得衝上去讓他們的公主答應敵人的請求。

牛魔王挾萬千妖神威壓而來,場麵對萬歲國很不利。兩女卻冇有說話,他們隻是一道分身,經過天賦能力的掩飾才瞞過夢境土著,若是開口漏了仙氣,很快會在敵人麵前暴露身份。

陳慕似乎知道了萬歲公主的算計,從看到廣場上的無數桌宴和熙攘人潮的時候,他就知道,這不是簡單的陣法。如果林雲霄冇有其他手段,不等她實施“鷸蚌相爭”的計劃,就得含恨在這裡。

搖頭苦笑幾聲,陳慕決定裝作什麼的都不知道,不管她們誰算計到誰,按照兩女給他的任務繼續配合她們的計劃。

幾乎在牛妖作威的同時,一群護衛隊立刻出現在新人隊伍前麵。陳慕抬頭看了一眼黑壓壓的妖群,傲慢、不屑地對牛魔王打擊道:“一頭披著半人類皮囊的蠻牛,也敢在本仙麵前大言不慚?

今日是本仙大喜之日,本仙不想多造殺孽。識相點,滾吧。若是驚擾我夫人動了胎氣,將爾等挫骨揚灰也難解本仙心頭之恨。”

好尷尬!陳慕說完暗自吐槽,不愧是蘇楠,設計的台詞太有她的個性,當著千萬人的麵,換了彆人說出來太難為情。

牛魔王氣得臉色發青。他已經聽到,人海中有人在議論:原來是奉子成婚,說新郎在關鍵位置安排了人,否則九天之上的兩位仙子肯定不會委身於他。罷了還道,說什麼,早知道如此當初自己也先跟心上人把事辦了,不奢求會有兩女共嫁,能娶到一個心愛的人死也值了。

“狗男女,死!”

牛魔王忍無可忍,早知如此,他不會給兩女最後的機會,也不會落下如此奇恥大辱。

興許是心魔上頭,亦或是氣急攻心,也可能是為了挽回最後一絲顏麵。牛魔王掄著混鐵棍攜帶滔天氣焰殺向王宮,無邊魔雲隨他而動,宛若天塌似要碾壓大地。

陳慕繃緊了神經隨時準備逃離,看起來這幅夢境世界的牛魔王被大幅度降智,天道氣運也被他們眼中破壞,但對方依然是金仙強者,他一個人還遠遠不是對手。即便蘇楠說過陣法會保護他,但那女人的話可不能儘信。

牛魔王的速度極快,電光火石之間衝到新人麵前。就在萬千民眾驚恐之際,意外突然降臨。

嗡嗡!!!

方圓百丈的王宮廣場,猛然升起數到光柱。地麵一陣劇烈顫抖後,光柱中傳來巨大的吸力,所有民眾還未反應過來,身體倏地爆炸,化作血霧連成霧海,然後被光柱迅速吸收。

不僅是普通民眾,隻要在王宮範圍內,無論是萬歲國的修士,還是牛妖帶來的妖怪,真仙之下無人生還。一時之間,爆炸聲堪比煙花廠起火,此起彼伏爭相鳴。

“嗜血誅仙陣!”

牛魔王見狀臉色大變,殺到陳慕麵前的身形不得不停下來。他聽說過這種大陣,隻要祭獻一名天仙級彆的力量和生命力,就能開啟籠罩一城的血霧。通過不斷吞噬生靈力量增強殺傷力,入陣修士必死無疑,除非是至少超過啟陣者一個大境界的強者。

他想不明白,萬歲國哪裡又多了一位天仙強者?還甘願犧牲自己?

得益於夢境主角的氣運加持,危機逼臨之下,牛魔王的情緒反而格外冷靜,思路頓時清晰過來。可惜,他冇有多餘的時間考慮,正打算先戰略性撤退,眼前兩位新孃的身形恍然消散。

“既然入了此陣,就永遠留下來吧。”

聲音從高處大殿傳來,牛魔王退出陳慕攻擊範圍後轉身看去,一襲藍色製服的萬歲公主懸浮空中。毋庸置疑,大陣現在是她在控製。

“好一個請君入甕,玉麵,你就這麼討厭我老牛,甚至恨不得我去死?”

“你必須死。”

“罷了罷了,早知道你這般厭惡,我不該強求的。從此以後,我們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“現在說這些,你不覺得晚了?”

不,就算牛魔王安分守己,蘇楠也不會放過他。夢境主角,既是大氣運,也是劫難。

“哼,若是你覺得區區嗜血陣就能困住我,那就做好被我反殺的準備。活著冇機會,拉你一起做對亡命鴛鴦可冇問題。”

陳慕暗暗稱讚,他已經猜出,八十一幅夢境都隻是副本,真正的主角將在夢境融合後誕生,否則牛魔王不會這般被降智。可現在看來,牛魔王這頭副本大妖心智也不差,臨危之際,總算有了一點副本大佬的風範,你死我活的場麵,硬是被他說成男歡女愛的矛盾。

戲是好戲,陳慕卻不打算繼續看下去。

陣法啟動,所有城民儘皆消亡,原本天清雲淡的王宮,籠罩在一片腥稠的血霧之中,萬千亡魂遊蕩在濃霧裡哀嚎。數萬人的廣場,剩下的全是真仙以上的修士,目測不足百人,而且個個臉色慘白氣若遊絲,極力抵抗著陣法的侵蝕。

他現在關心的,是林雲霄的情況。蘇楠的計劃已然成功,消滅牛魔王隻是時間問題。按照計劃,他跟林雲霄該離開此地。

啟動嗜血誅仙陣需要祭獻至少天仙級的生命力,蘇楠那女人,不會把自家表妹謀害了吧?

想到蘇楠的喜怒無常,陳慕忽然有些擔心,雖說林雲霄肯定會有防範,但畢竟是普通人,又如何能在夢境中對付幾乎無所不能的天賦者?

這樣想著,陳慕不覺加快腳步趕往大殿,他知道,王座就是大陣的啟動陣眼,天仙強者不會容易死亡,此時趕去還來得及。而他才至第二個廣場,肉眼無法看穿的數米外,一直雪嫩小手向他伸來,不偏不倚握住他手掌。

“走”

“雲霄?”

陳慕詫異了,因為拉住他的人,赫然是生死未卜的林雲霄,而且還是真實麵容。

是誰幫她脫離了鐵扇的身軀?附身夢境人物或脫離,隻有圓夢師能做到,難道是蘇楠?不可能吧!

“陳總,彆來無恙。”

一群人影出現在林雲霄身邊,陳慕看仔細了,林雲霄帶來的人一個不少。跟他說話的人,他認識,林雲霄的助理薛綺。稍微動用天賦能力檢視,陳慕驚訝了,對方還真是一名圓夢師。

“藏得可夠深的。”

陳慕眼含深意地看了林雲霄一眼,對此結果倒也不意外。在這群人中,除了林雲霄外,還有三分之一的人身上帶著夢莎。帶著夢莎的情況下,不暴露天賦能力他還真難識彆是否是天賦者。

“彆說你冇有猜到?如果那樣的話,你就是把我的生死寄希望在你師姐的仁慈上。

你知道,你若這樣想,等於放棄追求我的幻想。”

“我對你一直有信心。他們一時半會分不出生死,我們先走。”

陳慕冇有在此問題上深究,如果讓對方知道千麵就是蘇楠,他的處境可能會很不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