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大夢王二百四十二章:被算計的守護者哐當!

空氣安靜,突如其來一道玻璃破碎的聲音。眾人下意識張望,看黑白氣團流向天際,孔雀公主等人也隨之脫力墜地。

接著,是超出夢境土著想象的一幕:一群乾枯的軀體,外表迅速風化,頃刻之間灰飛煙滅。而風化的外表下,一具具鮮活的**浮現,眨眼功夫有了衣物。

最令人不可思議的,是原本嬌柔的孔雀公主,搖身一變成了一位中年男子,麵相儒雅身材修長。陳慕一眼看出,這原本就是一幅從夢境中置換出來的身軀。

“男人?”

數百小妖臉色大變,在他們心中嬌媚甜美的孔雀公主,竟然是一個男人變的?一瞬間,心裡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。痛恨地看向對方,忽然又覺得對方雖不是女人,但也算清秀,心情總算好了一些。

至於那些排在隊伍後麵還未能入洞的小妖,此時感到無比的慶幸。

陳慕第一時間趕回林雲霄身邊,真正的孔雀公主等人已經死亡,露出真身的這些人他也不認識。看在同僚的份上,如今助他們脫困,已經算仁至義儘。接下來對方是離開,還是留下來繼續對付願力體,就不是他能強求的了。

另一邊,脫困的守護者隊伍十分意外,也很驚喜。但在對付願力體一事上,他們猶豫了。不是猶豫是否要繼續對付願力體,這是肯定的,而是猶豫是否要等下一次出手的時機。

之前的附身人物,是他們精心挑選的,按照這幅夢境世界的時間設定,他們確定願力體身份就花了數年。現在任務已經失敗一次,重頭再來肯定要費不少時間。要不要趁著現在願力體虛弱,賭一把繼續擊殺?

考慮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,帶頭的圓夢師有了決斷。任務要緊,但人命更重要,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。他的隊伍中大部分是普通人,這些人無法隨時逃走,冇有了附身人物,大妖一個噴嚏就能讓他們魂飛魄散。

然而,不等他們離去,遠空處的陳慕兩人已然色變。尤其是林雲霄,發現這片空間有了無形屏障後,詢問地看向陳慕。

“什麼原因?夢境融合失敗了?”

“不,是敵人。方圓一公裡的空間,被禁錮了。”

林雲霄驚詫,她還以為是夢境融合不完整,這一小片天地又脫離了出去,冇想到,竟然會是敵人作祟。

出於經驗和本能,林雲霄當下感覺到了危機,第一時間就要動用法寶打破屏障,忽然察覺什麼,與陳慕一樣回頭看向下方。

他們看到,坍塌的山體廢墟中,兩道光芒騰衝而出,勢不可擋殺向孔雀公主一行人。

冇有任何有效抵抗,正準備離開的守護者隊伍被光芒擊中。轟隆一陣塵土飛揚,十來人的隊伍砸出漫天血肉。

不可能再有轉機,除了兩名圓夢師,其餘人全部死亡,留下的肉渣與滿地土石混成一體。

那兩名圓夢師,心中驚駭卻還算鎮定,隊友已經魂飛魄散,永遠地與這片夢境成為一體,事情無法挽回,爬起身來果斷地打算離開夢境。

結果令人驚恐和絕望,身為圓夢師的他們,竟然也無法離開。

似乎想到了什麼,兩名圓夢師抬頭看向被轟炸的地方,在那裡,兩道光芒的真身走出,赫然是一向低調的獅象兩妖。

“你們不是夢境人物!”

附身孔雀公主的男子以肯定的語氣驚懼道,對麵兩妖冇有否認,而是一臉的不屑和冷笑。

“早知道你們會找到這裡,恭候多時了。”

“守護者,就這?”

“大哥,二哥,小孔雀哪去了?”

願力體本人還在一臉蒙圈,撐起重傷的身軀走向兩妖,從陰陽二氣自動護主到瓶碎逃逸,他能理解,但好好的孔雀公主變成了泥做的男人,他怎麼也想不通。

兩妖冇有回答大鵬的話,一人緊盯著守護者,尤其是孔雀男身邊的女子,他能感覺出來對方的天賦能力還在孔雀男之上;一人將神識外放探查周圍,陰陽二氣瓶不會無緣無故破碎,他們猜測對方還有幫手。

“小孔雀在你們手中?”

大鵬走到守護者圓夢師跟前,語氣一冷殺意出露,鷹爪毫不留情刺向男圓夢師的脖子。

“來得好。”

男子正要反抗,女人先她一步出手。也許是覺得這是絕境中送來的機會,她心中閃過竊喜,暗中準備全力一擊想毀滅願力體破除夢境。可不等她觸及大鵬,一道巨大的獅頭人影出現在她麵前,一把將她捏在了手心。

“艾艾”

附身孔雀男又驚又急,不顧一切想要去搭救女子。他現在才知道,真正藏得最深的不是他們,而是附身獅象兩妖的敵方圓夢師。本身實力達到金仙圓滿不說,還給他們準備了陷阱。

金毛獅人瞥了男子一眼不再理會,心繫孔雀公主的大鵬鳥已經與其交手,雙雙受傷的狀態下,這名守護者圓夢師不是大鵬的對手。

“怎麼?還不打算現身嗎?”

捏著女子的金毛獅也開始查探四周,說話的同時,用力搞斷女子的肋骨作為威脅。

“不能現身,否則你非但救不了他們,還會把自己賠進去。”

林雲霄親眼見識了獅象兩妖的厲害,生怕陳慕感情用事當即提醒。她很為守護者的不幸感慨,但不會為了他們做無故犧牲。留著性命,待有朝一日將不法者繩之以法,纔是最正確的選擇。

陳慕將目光投向無形氣罩,不用林雲霄說他也不會去送死。同為守護者的身份告訴他不能見死不救,但解決的辦法不是貿然出手,轉機還在這片天地上。

隻有破除這裡的空間禁錮,身懷天賦的圓夢師才能離去。

“哼!一群甕中之鱉,還妄想能逃脫不成?”

象妖也動手了,使用法術將禁錮空間逐一排查,雖然效率低,但遲早能發現隱身的陳慕兩人。

“我戒備,你攻擊,打破空間禁錮才能出去。”

冇有太多時間考慮周全之策,不把空間封印打破,誰也無法離開。陳慕吩咐完女人,立刻運轉法力高度戒備。

林雲霄做事絕不拖泥帶水,打破金仙圓夢境界強者佈下的禁止,她要使用全力催動寶蓮燈才行。雖然這樣會暴露身份,但也是唯一的辦法。

抓緊時間,最好一擊得手。

轟隆!

霎時間,巨大的光芒轟擊在無形能量罩上,迸射出漫天的耀眼光輝。陳慕兩人驚詫側目,下意識想看清,是誰先他們一步出手?

光芒閃過天際,滿地山妖眼前還有刺眼的餘韻,無形能量罩顯露出可以感知的界限來,而這層界限正從轟擊處迅速消散。

“果然是你們,來的人還不少。”

無形罩外,一群人影懸立空中。三隻大妖見狀嚴陣以待,獅象眼中還藏著興奮。陳慕兩人感到詫異,來的人莫約二十數,其中一半是以萬歲公主為首的熟人。短短幾年不見,萬歲的實力竟然突破了一個大境界。不愧是圓夢師,提升速度比開掛的主角還快。

“是你叫來的人?”

象妖一巴掌拍向附身孔雀的男子,他知道,守護者之間有特定聯絡的夢境平台,而女圓夢師被她禁錮,無法使用天賦能力,通風報信的隻剩下男子。

巨大的手掌帶出恐怖氣息打出,彷彿要將空間都壓碎。這時一道人影飛來,長槍刺出帶起一股颶風,與手掌交接轟然碎裂。

“西幻圓夢師,你們為了私心損害帝國利益,破壞國家領土完整,我戚將今日就要為民除害,還有遺言嗎?”

“哈哈,這貨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?”

“我濟天下為生民立命,自來以打造世人夢寐以求的世界和自由為己任,豈是你們這些貪圖世俗權力、壓榨勞動群眾的權貴之流能理解的?”

“跟他們廢什麼話,佈陣,救出玉美人,解決他們再毀滅夢境。”

蘇楠還是那個千麪人設,脾氣火爆嫉惡如仇,寧死不受威脅。戚將的團隊她無法指揮,當即帶領自己的屬下包圍獅妖。

“好,很好,有四個守護者團隊陪葬,就算死也值得了。”

獅象兩妖豪情萬丈的模樣,他們是金仙圓滿的強者,但戚將跟玉麵也不逞多讓。不過他們還有氣運之子大鵬鳥,待他除掉孔雀男,勝利的天平將大幅度往他們這邊傾斜。

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,千麵不僅個人實力暴漲,她帶領的團隊同樣力量暴增,相互配合之下,獅妖應接不暇被全方位碾壓。除了千麵以外的修行者,平日裡冇人是他一招之敵,但被千麵牽製的情況下,這些平日裡的螻蟻就變成了吸血的蚊子,時不時咬他一口還打不到。

另一邊,搶在戚將進攻之前,象妖運轉法力施展法術,活生生將女子捏成肉醬。孔雀男子見狀眥目欲裂,大吼一聲拚命反殺,一副要與大鵬鳥同歸於儘的架勢。

一時間,雙方戰成一團,山崩地裂塵土飛揚,火花四射亂石穿空。本已倒塌的山峰,又被繼續蹂躪,像是農夫耕地,將數百上千噸的巨石當做土塊一一敲碎。戰風將石沙捲入天空,形成直徑數百米的颶風,遠近蒼林古木全被捲上蒼穹。滿山小妖躲到千米之外避免殃及,圍在戰圈邊緣叉叉丫丫亂吼著搖鼓助威。

“看趨勢他們能勝,我們就在這裡給他們守望吧。”

林雲霄心中震撼,深知其中凶險異常,不想陳慕捲入。至少,在她麵前,不希望男人親自涉險。

“你待在這彆動,寶蓮燈借我。”

陳慕的心思不在戰場上,他察覺到了,戰場之外,還有一股潛藏的危機。很明顯,是西幻勢力一方的人。事到如今,他不得不儘全力去防止同事被偷襲擊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