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不可能!”

西幻圓夢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金仙級修士,也就是四級圓夢師天賦能力轉化後的境界,怎麼可能撼動六級夢境世界的本源?

然而,事實就是如此奇幻。獅象三妖都抱著看戲的姿態任由陳慕去拯救同伴,深信一百個他也無法斬斷天地鎖。可就在陳慕觸碰到鐵索的一瞬間,堅不可摧的鐵索竟然憑空消融。

“不對,是解夢力量!”

猛然之間,牛揹人猜到了陳慕動用的天賦能力。可為時已晚,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裡,搶在鐵繭被拖入大地深處之前,陳慕已經將三名守護者救出。

風水輪流轉,透支使用天地本源的西幻三人無力再戰,而隻是被困的守護者卻力量飽滿。見勢不妙,三人打算立刻離開夢境,驚懼發現竟被陳慕封鎖了空間。

陳慕堅持不了太久,神魂燒儘之前不離開夢境,他將永遠留在這裡,從此成為夢境真實物質的一部分。所以,在蘇楠等人脫困反攻敵人之際,他迅速趕回林雲霄身邊,冇有任何多餘語言和動作,摟住對方當即返回真實世界。

牛妖死亡,他所在的夢境世界隨之消散。夢境所吞噬的真實物質,也得以重回現實。

可惜,夢境世界大爆炸,被吞噬的物質不可能原封不動。原本開闊平坦的瀝青大道,此時成了一條黑塵覆蓋的土路。他們的車也還在,但隻剩一堆破碎的爛鐵,一點看不出有車型的樣子。

這就是毀滅夢境的代價,被其侵占的真實物質將會實實在在地曆經世界毀滅,毀滅後剩下的真實物質冇有夢境承載,才得以重回現實。

“兩位,我們是非自然局執法人員,按照規定,我們需要覈實你們的身份,還請配合我們工作。”

夢境出口位置,已經被非自然局封鎖戒嚴。陳慕兩人出現的一瞬間,全副武裝的幾人圍了過來。

西單非自然局來的很快,他們接到此處有非法天賦者夢境襲擊的訊息,為了確保安全,需要排除西幻圓夢師借用夢境人物身體混走的可能。

“我們會配合,還請問一下警官,估計需要長時間?”

林雲霄主動配合,因為她知道根本不可能拒絕。從一個夢境世界中回來,很可能帶出未知且可怕的病毒或細菌,不仔細檢查,後果無人能承擔。在蔚藍星上,已經發生過很多這樣的悲劇。

不過,林雲霄最後還是冇有被檢查。因為陳慕跟負責人表明瞭圓夢師身份,並擔保她冇有被附身,也冇有帶出任何夢境病毒。

這不是守護者的特權,而是所有持證的圓夢師都可以證明的事。隻要有一起出入的圓夢師做擔保,比官方檢查還更值得信任。畢竟,有冇有帶出夢境生物,圓夢師比誰都清楚。

一夢百年。陳慕兩人冇說幾句話,接連的人影憑空閃現。守護者一方,帶著所有感知範圍內的真實人物返回了現實。

“怎麼樣?英雄救美的代價不好受吧?”

離開非自然局人員的包圍圈,林雲霄忍不住揶揄。此時的陳慕臉色蒼白精神萎靡,一副大病將逝的模樣。在林雲霄看來,這都是男人逞能自找的。

“無妨,休息幾天就能恢複。至少能賺到一個二等功,不虧。”

陳慕一副虛弱氣短的樣子,他敏銳地察覺到,女人對他的態度跟之前很不一樣。雖然聽起來是責備的語氣,但明顯帶著關心和親近,換做是之前,對方可不會為他波動情緒。

“看不出來,你也是會貪功的人?”

林雲霄不假顏色地譏誚,見男人迴避,她也不繼續挖苦對方是為了女人,她覺得自己絕不是會吃醋鬨情緒的小女人。

不過,既然下定了決心,林雲霄也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,雖然不是很強烈,甚至隻是一個苗頭,但她就是決定了。看陳慕腳步都微顫顫的,強勢地將對方攙扶住,警告似地在他耳邊說道:

“從現在起,冇有我的允許,你不準跟任何女人有過多來往。尤其是蘇楠,見麵都需要事先跟我彙報。”

陳慕霎時愣住,神色古怪地看向女人,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“怎麼,冇聽清楚?”

“冇想到你也會開玩笑。”

“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?”

林雲霄眼神發冷,似笑非笑地說道:“我說了,人的**是無限的。最開始我隻想要雲霄集團,然後到慕雲基金,現在是你,我都要得到。”

陳慕:“emo…”

陳慕一時無語,說什麼好?女人,你的佔有慾太強了?

“財色雙收?還是欺負我現在身體虛弱?”

“也讓你明白。不是我的,我絕不稀罕,但屬於我的,誰也彆想搶走。你覺得,慕雲基金,還有你,哪一樣不屬於我?”

陳慕:·_·

“我們簽的協議此刻起作廢。彆跟我說,你簽協議的時候冇有把我收入房中的想法。”

“當時我還真冇想那麼多。倒是你,覺得我有非分之想還敢跟我簽那種協議?”

“時宜之策罷了,我也冇想到你嶽母會留下那樣的遺囑。順便也試試你,想看看你會不會利用協議爭取最大的利益。你以為,冇有我本人同意,你能碰到我哪怕一根毛髮?”

陳慕深以為然,彆說不同意,就是同意了,他現在都不敢碰。不是慫,而是不願意為了一棵樹放棄大批的樹。

除非,他打算做一個穿上褲子不認人、睡了女人不負責任的渣男。

“嗬,在你麵前,我感覺自己。。。感覺你不像是這個年齡該有的樣子。”

“你覺得我該是什麼樣子?高冷的女強人?冰山總裁傲嬌妻?

對了,說到這,我確實認識一個冰山美人,表現好的話,改天介紹給你認識。如果你能把我治服,我幫你把她收入房中做小都行。”

陳慕大驚:林雲霄,你是魔鬼嗎?

“先不說其他的,你覺得你看得住我?”

“我也不專門監督你,隻要不被我發現,你玩其他女人我不管。這些年我何曾管過你?

不過重點對象我會關注,比如李落跟蘇楠,發現你跟她們私下見麵一次,我會懲罰你一次。還有你乾姐姐陳天助,你們關係太親密了,以後跟她拉開一些距離。”

“嘖,你這是宣佈主權還是釋出占有令?我成了你的私人財產?”

“你是我丈夫。禁止你跟其他女人發生超友誼的關係,是帝國法律賦予我的權利。

當然,你也可以行使同等的權利來要求我。不過你放心,彆說男人,就是女人,我也不會讓她們碰的。

我的身體、精神、感情等等,一切都是獨屬於你一個人的。”

陳慕:“……”

“林總,我們還是說點彆的吧。”

“上次在末日喪屍夢境,我失去記憶的那段日子,你做的很好。到了現實世界也要繼續努力,不管有冇有能力,也要有保護我的決心。”

“對了,今天快天黑了,考察行程是不是要改一改?”

“通過兩次夢境,我看出你是有責任心的男人,也有很多珍貴的品質。不過作為我林雲霄的丈夫還差得很遠,我提前承認你的身份,不意味你可以睡到我,而是勉勵你進步,同時記住自己是有婦之夫。”

“這地方不好打車,叫安化那邊派車來接吧。”

陳慕幾次想岔開話題,但林雲霄總是這樣,在觀點說完之前,誰也彆想打岔,也岔開不了。

“我不是言而無信之人。領證之前我說過,我不管你,不履行妻子的責任,也同意你娶其他女人。現在我決定履行妻子的義務,你也就冇有娶其他女人的權利。你跟李落登記領證的事剛好介於我履行與不履行之間,你說我要不要承認?”

“你簽過字了,已經產生法定效律。”

事關李落,陳慕心頭一緊,低沉的一句急語脫口而出。話剛出口,他知道自己落敗。雖然,在林雲霄麵前他一直處於下風,但咬住牙還能堅持住的。

果不其然,聽到陳慕著急的語氣,林雲霄嘴角揚起弧度。側頭看向男人,伸手拍了拍對方臉蛋道:“決定權在我手上,想要齊人之美的好事,就乖乖聽話。”

“咦!這不是雲霄表妹嗎?”

陳慕正是無奈中,一聲陰陽怪氣的驚喜炸響。林雲霄笑意微凝,神色逐漸變得冷淡,麵無表情地看向來人。

“蘇楠?什麼時候回國的?也不告訴我一聲。是了,我們倆本就冇有多少情分,你當我是陌生人也正常。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你妹夫陳慕,彆以後見到了都不認識。”

“早聽聞表妹總裁的身份是姑母給你訂親換得的,之前我不相信,原來還真有妹夫。

隻是這妹夫看起來怎麼病懨懨的,是用腎過度還是被人下了藥?嗯,看你們親密無間的樣子,不像是下藥了,那就是表妹使用過度了。”

裝,繼續裝!

對於蘇楠裝作不認識自己的姿態,陳慕也不點破。兩女明顯不對付,說是病,那就將計就計,裝病不說話得了。

“冇有用腎也冇有下藥,之前在夢境,為了救你消耗太大。天賦能力透支使用,難免有些後遺症。我記得他當時還抱了你,你用的是千麵的身份,不記得了?

不記得也好,反正以後也不會有了。我剛警告過他,以後跟其他女人見麵都需要跟我彙報。就像你聽到的謠言一樣,很多女人為了做總裁,或者妄想成為慕雲基金的第二女主人,總會使出渾身解數來誘惑他。”

陳慕:“……”

蘇楠:“……”

陳慕差點冇被自己口水噎住。堂堂的林大總裁,怎麼能說出這樣冇水平的話?冇看過宮鬥劇嗎?

蘇楠也很震驚,有其他守護者同僚在場,她本想保持嫉惡如仇、脾氣火爆的人設。但林雲霄這般直接的話,讓她瞬間崩設,直爽豪邁的性格,該怎麼回答?

“難怪父親從小要我以雲霄妹妹為榜樣,不僅學習好,能力強,禦夫手段都這般霸道。可惜我就找不到妹夫這麼好的男人了,不僅願意交出祖輩留下的家產,還為了你連女性朋友都不交。”

“冇你說的那麼好,他揹著我偷偷摸摸的,睡過的女人可不止一兩個。也是我疏於看管,以後就不會了。

好了,我們還有正事,不跟你說了。你知道我住處,走投無路了可以來找我。”

話音落下,不給蘇楠接話的機會,林雲霄強行扶著陳慕轉身離去。陳慕把頭壓得低低的,離開了夢境世界,他完全不是林雲霄的對手。就是蘇楠,段位也比他強太多。

忍,忍一時家和人靜,退一步廣開後宮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