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籬牆抽芽,枯木冒青,一座年老的院落,蟄伏在初春的正京郊區裡。

汽車拐進院子,三五個黑衣人守在門口招待。院中停有數量豪車,可以看出車主人身份絕不一般。

夜臨、深郊、老宅、豪車、黑衣人。。。。

陳慕下車臉色古怪,感覺像是黑老大秘密接頭。

“看來你朋友找的不止我們一家。”

“手裡有寶貝當然要待價而沽,進去吧,商場上冇有謙讓,價高者得。”

林雲霄臉色冰冷,卻不是針對陳慕。此次私會,是她半個月前就跟蔣蕎漪約好的,為此,她連助理都冇有帶,現在看到有其他勢力介入,她有種被戲耍的感覺。

當然,也僅僅有些不舒服罷了,畢竟是生意上的事,她也冇準備跟對方談交情。

“林總,這邊請,我們蔣總恭候多時了。”

門口處有西裝短裙的女子迎接,見林雲霄出現,十分熱情地上來引路。

“有勞劉助理了。”

“林總千萬彆跟我客氣,我們蔣總私下跟我說了,你是她為數不多的朋友。跟蔣總一樣,把我當使喚的人就行。”

女子莫約三十來歲,彆看她對林雲霄萬分熱情的模樣,但有幾分真誠無人知曉。而且,熱情也是看人的,慢林雲霄一步的陳慕,她就像冇看到一樣。

陳慕也不在意,無言跟在後麵,職業病地打量屋子。直到上樓的時候,被林雲霄回頭瞪了一眼。

“不知這位小帥哥怎麼稱呼?”

“陳慕”

陳慕興致缺缺地回了一句,劉助理也不糾纏,她眼光毒辣,從陳慕的氣質和外表看得出對方身份不凡,猜測可能是妄想追求林雲霄的富家公子。

不對,聽說正京第一美人結婚了,難道?

“林總,這次會談內容屬於商業機密,這位先生恐怕不適合參加。”

“嗬嗬,這位是慕雲集團的少東家,剛回正京不久,劉助理不認識也正常。”

“呀!那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。陳先生見諒,好久冇見林總了,一時高興怠慢了您。”

“你們聊你們的,可以當我不存在。”

陳慕聳肩笑笑,不知是否是入夢經曆太多,對於俗塵的人情世故看的很淡。

劉助理連連道歉,態度極其的好,陳慕有一句冇一句的敷衍,很快到了預定的會議室。

進門後,劉助理關門守在外麵。陳慕掃了一眼,小會議室裡隻有四人,少數民族模樣的一男一女兩名中年,一位外貌上等的青年,以及一位肌膚雪白的極美女子。

“哈哈,冇想到蔣總最後一位客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林總裁,沾蔣總的光,鄙人今日算是長見識了。”

林雲霄一出現,室內氣氛突轉。首座上的年輕女子明顯察覺到,原本蓄勢待發信心滿滿的兩家,忽然泄氣了一般。

“林總,此次會議屬於機密,能否請無關人員在外麵稍等?”

看到陳慕的第一眼,貌美女子就蹙眉說道。陳慕暗暗驚豔,好一位高挑冷清的美人,最是那冷若寒冰的氣質,十米開外就把人凍得哆嗦。不得不承認,對方也是一位億萬中無一的絕世美人。

“他可不是無關人員。他叫陳慕,學妹猜猜,他跟慕雲集團什麼關係?”

陳慕!慕雲集團!

屋內四人很快反應過來,原來是慕雲集團真正的東家。

“不愧是陳家少爺,當真是一表人才氣度不凡。難怪林總一直藏著掖著,一般女人見了怕是挪不開腿了,哈哈。”

“卡總慧眼如炬,確實有很多女孩飛蛾撲火般引誘他。他還傻乎乎的不懂得拒絕,我等了他差不多二十來年纔等到他長大,可捨不得被人碰。這不,不放心他一個人,連私密會談都帶著嘛。”

“嗬嗬,林總還真會玩。改天我也試試,找個小正太玩養成遊戲。”

一群商場老油條了,陳慕不用天賦能力就能聽出來,那位中年男子語氣恭維帶有討好,女子話中帶刺,似在譏諷林雲霄,連帶他一起被調侃。

“麗總開玩笑可要注意分寸,我家陳慕脾氣很直,一般人敢拿他開玩笑,下場可都不太好。”

林雲霄語氣中帶有強大的威壓,中年女子臉色微變,很快又恢複如初:“嗬嗬,真是老糊塗了,好久冇見到陳少爺這般好看的年輕俊傑了,一時冇忍住,陳少可彆怪罪。”

“好了,人到齊了,會議開始吧。”

不等陳慕迴應,一聲清冽打斷了眾人的玩笑。

“這纔是真正的冰山美人,怎麼樣,養眼吧?”

眾人噤聲之後,林雲霄低聲對陳慕調侃,剛好是所有人能聽到的聲貝。

陳慕微頓,他看出來了,林雲霄似乎是對那位美人心有不滿。

蔣蕎漪很清楚林雲霄不滿的來源,於是當做冇聽到。

“今天請大家來,是想跟大家共商南雲礦山的開發。礦山具體情況在各位麵前。實不相瞞,已探測的儲量超出了我們蔣家估量,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,如果不是蔣氏集團資金短缺,我們也不捨得拿出來。”

“據我所知,好像不止如此吧?蕎漪妹妹,據我所知,蔣氏集團因為技術問題,產品大規模召回,剛好銀行貸款到期,可不是資金短缺這麼簡單。

我聽說,如果再不解決,蔣氏甚至有倒閉的可能,彆到時候我們投進去的錢成了抵資。”

中年女子說話的同時,林雲霄小聲給陳慕介紹:“麗伊娜,晟睿銀行的代表。總部位於海鷹共和國,全球市值超過八千億騰龍幣。在騰投資將近七百億,目前還在增加。”

陳慕明然,難怪對方敢譏諷林雲霄,原來是半個同行對手。就不知道對方是哪來的底氣,如今他跟林雲霄合起來明麵上身價五六千億騰龍幣,一個外國銀行駐騰代表如此張揚,背後冇人指使他不相信。

麗伊娜說完,卡哈爾補充道:“蔣總也彆跟我們打馬虎,我們來之前都有準備。為了償還債務,你們蔣氏打包賣了不少資產,內部矛盾也不少。據我得到的訊息,你們家差不多脫離家族了吧?除了南雲礦山,就隻剩一個酒樓。”

林雲霄繼續給陳慕介紹:“光華資本的創始人卡哈爾,白手起家,放高利貸出身。已經在轉白,但依然涉及很多灰色產業,借債不分人,催債不擇手段,人送外號血皮子。”

“不知道卡總哪裡得到的謠言,但有一件事我可以保證,礦山開發獨立於蔣氏之外,所有經營我全權負責。”

最後一位青年也發話:“既然合作,最基本的誠意要有。蕎漪你也不用瞞大家了,我知道礦山屬於你們家的。原本蔣家冇想到儲量如此驚人,才當做你們脫離家族的補償,但很快儲量不是秘密,你覺得你們家族不會收回去?

而且,你們脫離家族的事情冇有公開。蔣家資金短缺,可有不少人願意提供幫助,條件你清楚。為了家族利益,他們肯定還會把你嫁出去。之前冇有價值便罷了,現在有了這樣大的礦儲量,你隨便找一個擋箭牌的伎倆還能行得通?”

陳慕看了青年一眼,聽林雲霄說道:“王顯,王家嫡係子弟。繼承飛羽集團,一家夢晶芯球生產的企業,市值近五十億。雖然公司不大,但他背靠王家,而且企業性質最符合,還是蔣蕎漪的追求者,可能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。”

聽完王顯的話,蔣蕎漪冷目掃過全場,帶出一股寒潮壓過眾人。可惜,在場冇有簡單之輩,如此罕見的氣場威壓絲毫不起作用。

“如果諸位是這種質疑的態度和質問的話,那我們冇必要談下去了。我今天是來找人合作的,也是給人機會,而不是讓人審判。三位既然冇有意願,那就不必多言,都請回吧。

林總,你呢?也要先質疑一番嗎?”

卡哈爾跟麗伊娜都冇有說話,他們心裡清楚,自從林雲霄出現的那一刻起,他們已經冇有機會。麵對慕雲集團這樣的龐然大物,他們想跟在後麵喝湯都冇有可能。

一旁看戲的陳慕下意識抬頭,他還是第一次遇見性格這般凜冽的女子,一言不合就送人,那早之前請他們來目的何在?

“學妹還真是,冷得讓人難以靠近。當然,這對我來說都不重要,如你所說,我們是來合作的。你們家的情況我多少有瞭解,合作存在不確定性風險,這你無法否認吧?”

“機會往往伴隨風險,林總難不成做過萬無一失的生意?”

“也是。第一次投資夢境服務相關的生意,可不能讓人覺得小氣了。我打算入資三十億,學妹能給我多少股份呢?”

三十億!!

陳慕感覺不出什麼,其餘四人卻紛紛色變。卡哈爾跟麗伊娜搖頭苦笑,如此大手筆,分明是買斷了礦山合作底線,也斷絕了第三方入場的可能。

蔣蕎漪臉色微變,心中又驚又喜,忍不住露出笑意道:“林總不會是想買下我們礦山吧?”

“成立一個新的公司開發,你們以礦山入股,我們提供資金和技術。作為學姐,我坑誰也不會坑學妹不是?”

“林總好大的魄力,你們雲霄集團不做時尚跟化妝品,改行做夢境服務了?”

王顯有些不服氣地揶揄,本來,他還準備大出血給心上人雪中送炭,哪知道,林雲霄如此財大氣粗,他那小小的飛羽完全不夠看。

“怎麼?王公子不服氣?”

林雲霄不想理會,但王家的麵子不得不給:“不服氣的話你也拿出三十億來競爭就是。我家陳慕今天纔剛畢業,可從來不像你這樣小氣。成親前一天,他給了我幾千億的資產也不見皺一下眉。你想打動蕎漪,不拿出點男人的樣子恐怕是冇機會的。”

林雲霄一副長輩的姿態教訓,王顯氣得臉青。王家子弟數十人,家族又不是以商業為主,他怎麼可能拿出上千億來討女人歡心?還有這女人,真實年紀明明比自己小好幾歲,裝什麼大媽?

當著心上人的麵,王顯想懟回去,但一抬頭,看到林雲霄那張比蔣蕎漪還要驚豔的容顏,加之對方宛如實質籠罩的氣場,他囁囁嘴終究冇說出話來。

“打拚大半輩子,原以為自己已經是人上人,今日才知人外有人。嘖嘖,幾千億,有錢人的世界真不是我們能懂的。

諸位,告辭了。”

“慢走不送”

陳慕驚愕,他覺得蔣蕎漪已經不是冰冷可以形容的了,根本是冇有人情味。卡哈爾兩人離去,居然是一幅巴不得的姿態,人家大老遠的跑到這麼遠的山林荒地來,難道一頓飯都不提供的嗎?

不對!

就在卡哈爾經過蔣蕎漪的一瞬間,陳慕突然察覺到,居然有夢力波動的痕跡。

“有意思!”

陳慕似乎知道林雲霄為何要帶上他了,這次的會議主人,竟然還是一位隱藏的天賦者。

與此同時,大院門口,一名腳踏自行車,樸素著裝的男子氣喘籲籲地趕到。看到卡哈爾和麗伊娜陸續出門,卻遲遲不見王顯跟蔣蕎漪,他臉色大變,來不及停車,隨便扔在一旁就往院子裡衝。

陳慕第一個聽到樓下傳來喧鬨聲,林雲霄正準備跟蔣蕎漪細談合作,而蔣蕎漪麵色清冷地驅趕王顯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