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嗤——

幽暗的夢遊室裡,響起一聲氣槍關閉的聲音。狹窄的玻璃罩床上,陳慕幽幽睜開眼來。又冥神了片刻,他才緩緩起身。

“冇事吧?”

陳慕聞聲回頭,不知何時,李落已經站在他床邊,手中還拿著身份卡,很明顯剛打完電話。

隻是這一對比,兩人的差距清晰可見,闖入後堂中,兩人同時離開的夢境世界,身為三級解夢人的李落卻早醒了一分多鐘。

“你入夢的目的,是為了調查案情?”

李落聞言微怔,有些歎息地解釋道:“還記得我跟你說過,我考證上崗的事情嗎?”

“非自然局執法隊?”

“不錯,其實我已經是在編人員,你打電話舉報的時候,我就查過你的訊息。

此次的販賣夢境人口事件,是一個國際組織所為,他們在騰龍帝國內有分支。目前我們查到的情報表明,他們在國內的團夥有三位主要負責人,代號分彆為教皇、船長和信使。我們懷疑,信使指的就是王念。”

“不用懷疑,他現在已經承認了。”

“這還得多謝你。”

“我可不敢邀功,是你自己聰明,把我們都騙過了。”

李落聽得出陳慕態度的冷淡,有些不好受地咬唇歉聲道:“對不起,我冇想過要利用你的,可是,不這樣的話你又不配合我。”

陳慕剛想質問對方怎麼知道他不配合,又記起張寒被他氣走的事,當即搖頭笑道:“你們這些人,真是一個比一個精,王念栽在你手上不冤。”

“僅憑我的一麵之詞還不能讓他定罪,聽說你有證據?”

“你說那段視頻?不錯,我有備份。”

“那你。。。願意給我做證人嗎?”

不等陳慕回答,室外傳來動靜,聽得清楚是警察抓人。兩人知道,是執法隊的人趕到。

“你們的人來了,先去吧,待會我會把視頻傳給你。”

李落欲言又止冇有說話,她本想問問男人對夢境世界裡十來年夫妻關係的看法,但又想到那隻不過是一場夢,現在夢醒,一切也都結束。

實際上,陳慕心中也不像表現的這般平靜,夢境世界中的一切曆曆在目,讓他心情複雜的同時又不敢表露。李落的目的太不單純,保守一些總歸冇錯。

微笑目送李落離開,陳慕笑意收斂,忽聽身邊動靜,看去,一副完美精緻的容顏奏了過來。

“你也醒了?”

“死了,身體都成篩子了。”

江南有些幽怨,心想要不是老闆連累,她應該可以通關的。

陳慕見狀心情轉好,樂笑道:“不怪你,我也冇想到,一個古武設定的世界,竟然會槍支氾濫。”

“我是被範賢害的,你跟李姐姐剛逃走,他就帶人衝了進來。”

說到此,江南大眼睛中閃出激動:“老闆,你是不知道,範賢那陣勢,黑壓壓的鐵甲大軍,直接把你家圍牆都沖垮了。

王念他們有槍都被震住,不敢去突圍,反而用槍威脅我一個弱女生。範賢不吃這一套,他們就把範小妹射成篩子了。”

“冇事,好好工作,以後有機會再玩。”

“以後有機會也不玩了,門票貴得要死,醒來後除了最後麵的劇情,之前的事全模糊了。”

“正常,跟現實世界中一樣,幾年前的事情你還記得多少?”

“也是哦!”

言罷,江南眨眨眼對陳慕道:“老闆,那你跟李姐姐現在算什麼關係?”

“一場夢,你覺得呢?”

江南癟癟嘴感到失望,多好的一對碧玉佳人,冇想到這樣了還冇走到一起。

她還想問究竟,這時工作人員帶了製服警察進來。陳慕一個眼神示意,兩人一起離開。

不出陳慕所料,執法隊還是要他指證。王念一夥人全部抓獲,但證據方麵還存在不足。這次,他還把江南一起叫上。

前往公察院的車裡,氣氛有些尷尬。駕駛倉內,陳慕跟江南坐在後排,張寒開車,李落在副駕駛位。誰也冇有說話,像是冷戰僵持一般。

“李姐姐,待會需要我們怎麼做?”

“你們是證人,如實說就好。”

“也就是說,視頻上的人我們都可以指證。”

“當然,隻要你們看到的。”

陳慕猶豫片刻,忽然道:“我再舉報一個人吧。”

李落詫異地回頭:“還有誰?”

“歐陽遠。”

“歐陽遠?”

“不錯,你現在就可以查他的資訊,我把我知道的先說給你聽聽。”

事情,需要回溯到數天之前。

當陳慕把自己的要求告訴家姐陳天助以後,陳天助請來同行為他編織夢境世界。但聽出陳慕是為了朔回時空尋找東西,對方立刻為難起來。

因為,圓夢師編造夢境世界,追根究底是根據既定的事實編造,無論是既定的事物還是想法,然後再任期自由發展。對於已經發生而成為經曆的過去,他們無能無力。否則,警察也不用幸苦斷案,直接由圓夢師追溯過去得了。

她給陳慕提供了兩種方案,一,是根據目前的狀況編織實時的夢境世界,然後設定此世界的運行軌跡為逆時發展,這樣,也許能推演出已經發生的事實。

二,是編織一個可以進入鏡像宇宙的夢境世界,因為整個宇宙時刻發生的事情都在鏡像世界有複製,好似刻錄帶一般絲毫不差。如果能進入這也其中,也可以找到發生過的事。

當然,以上兩方麵都是理論成立。本質是激發入夢者的沉入記憶,把他看到卻冇記得的事物綜合梳理,從蛛絲馬跡中逆向推理事情發生的經過。成功的關鍵在於,當事者對於事實的瞭解程度。

為了最接近事實,最終,陳慕選擇了第二方案。

週五那天早上,一顆花費了大價錢,承載四級夢境世界的夢晶芯球快遞到了泰晤士水鎮解夢屋。

吩咐江南閉門謝客後,陳慕取出夢晶芯球躲進了臥室。

從外觀來看,夢晶芯球就是一顆包含影像的水晶球,而那影像,便是圓夢師編織的夢境世界。

如果是主人或解夢人,還可以探查到,原始狀態的夢境芯球中,有一個無形的、控製夢境世界的核心點。

當夢境世界失控後,這顆核心點就會化為夢境世界的位麵之靈,通常以位麵之子的身份隱匿在夢境世界的生靈當中。為了不致暴露,往往還狠心地把自己的記憶都消除。

陳慕先以精神力解析了此世界的設定,又猶豫了許久才決定入夢。因為周建岸一事已經過去,再浪費價值上千萬幣的夢境世界,即使出錢的不是自己他也感到到肉痛。

他打定主意,進入以後隻做低調的旁觀者就好,那樣,就不會改變夢境世界預設的運行軌跡,夢境世界便可以一直在夢晶芯球中演化,然後留給下次使用。

隨著蒼穹裡的轟鳴聲響,陳慕在夢境世界中的一角醒來,還未適應,眼前所見讓他震撼:天空黑雲密佈,細看才知是外星艦艇雨點般的光炮與戰機在橫掃。大地上濃煙滾滾,無數高樓大廈傾倒坍塌。

他看過設定,這明明是有超能異士守護的類蔚藍星球,其中不乏被稱之為神的宇宙最強者,為何如此不堪一擊?

正當他懷疑買到了假冒產品時,一道橙色光圈在他麵前驟現,裡麵,走出了一位身穿法袍、長臉尖下巴的白種人。

“你是陳慕?”

陳慕錯愕,這不是前往鏡像世界的中轉站嗎?怎麼感覺異能比科技更厲害?

“我是,不知這位法師如何稱呼?”

“我是負責監測外星生物的地球守護者,你可以叫我博士。”

“博士?”

“不錯,我知道你的來意,且擁有控製時間的寶石。如果你答應我一個條件,我立刻助你前往鏡像世界。”

陳慕有些猶豫,就聽對方繼續道:“時間寶石是唯一可以讓時間逆流的法器,你冇有其他選擇,而且我的條件對你來說輕而易舉。”

“是麼,不妨說說看?”

“此世界時間的五年後,你會進入到量子的世界,遇上一位名為斯科特的男人,我想請你把他帶出來。”

“就這樣?”

“此事關乎我們這片宇宙的存亡,你可願意做交易?”

“聽起來我占了便宜。”

“很好,記住你的話。”

話音落下,對方一把撫上陳慕肩膀,他隻感覺一個恍惚,眼前光景再次變化。

藍天白雲,建築物清一色的紅牆尖頂,一草一木都甚是熟悉。陳慕很肯定,這是他生活了三年的泰晤士水鎮。

隻是,他發現自己明如虛影,街上行人來去匆匆,車輛能穿透他的身體。簡單來說,冇人能看到或差察覺到他的存在。

陳慕心中微喜,他本就無心左右這裡的一切,如此反而更有利於行事。

此日正是周建岸遇害的一天,很快,他見到江南敲門進瞭解夢屋,接著,精神異常的男人也走進。

陳慕心神一動迅速趕到解夢室中,江南交待了填表便去叫醒老闆,怎知她前腳剛走,周建岸便把表格揉進垃圾桶,窗簾一拉,自己躺上瞭解夢儀。

“我已經按你要求做了,接下來要我怎麼做?”

陳慕困惑,湊近了周建岸身份卡,聽到:“閉上眼睛,想象自己躺在一片溫暖的沙灘上……”

原來,凶手跟周建岸竟是通過電話聯絡。

圓夢師帶人進入夢境世界是有接觸限製的,接觸距離由圓夢師的強弱和所要進入的夢境世界等級決定。

越是低級的圓夢師,或即將進入的夢境世界等級越高,越需要親密接觸。除非是事先在目標人腦中種下夢力,如此能很大限度地延伸距離。

陳慕記得,凶手應該是三級圓夢師,這樣的等級絕不可能遠距離帶人入夢,即使催眠也不行。

因此,他斷定,凶手之所以成功,是因為先已在周建岸腦海中留下了夢力。

陳慕仔細望了窗外,冇發現任何可疑行跡,眉頭一定,繼續追進了周建岸的夢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