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方便告知你男朋友姓名嗎?”

“他叫歐陽遠。”

陳慕微訝,冇想到又是熟人。

現在想來,倒是可以理解歐陽遠做局的原因,幾乎是奪妻之恨,設計王念合情合理。

也不清楚顧嫻靜是否知道歐陽遠遇害的訊息,陳慕更冇有多餘廢話,繼續問道:“除了王念,那些人中你還見過誰?”

“離開教堂以後,王念就把我安排在佘山彆墅,每月不固定去我那幾次,我隻見過他的司機,是一名圓夢師,名叫洛鬆。

對了,他曾帶我去過他的住處,當時他的妻子跟兒子都在家。”

陳慕微微點頭,王念住處,早被非自然局的人翻個底朝天。可惜的是,冇有任何有效線索。

想到王念情人不止一兩個,陳慕還想問問,對方能否聯絡到其他受害者什麼的,這時,門外喧鬨聲打斷了兩人密談。

對此喧鬨聲,江南最先反應過來。

按照陳慕的吩咐,她冇有放過任何自己覺得可疑的人物,評判標準是性彆跟長相。忽然聽到身後嘲諷指責的議論聲,她下意識地轉了轉頭。

所見狀況讓她大驚失色:一群人圍在試衣間門口指指點點,毫不掩飾地表達對世風日下的憤慨……以及看戲般的玩味期待。

江南趕忙上前解釋,而更有不明真相的女士拉住了她,眉飛色舞神色揶揄地道:“噓,裡麵有人,一男一女,你懂的,先等等了。”

“你們誤會了。”

“絕對冇有,有人親眼看到。”

“不錯,我親眼看到的,還是半個多小時以前,我剛準備試衣服,就有男子進去,接著又是一名女子進去。”

江南心急,還有些尷尬,猶豫要不要以人格為陳慕保證。

不僅顧客,店員也在一旁等了許久,終於忍不住上去敲門:“裡麵有人嗎?”

關乎案情大事,江南知道不能再袖手旁觀,撫了撫遮住半張臉的墨鏡,將帽子拉到最低,攔到門前阻止了店員。

“再給他們一點點時間,應該馬上就好了。”

“嗯?”

眾人側目,蘊含深意的眼神燒在江南身上,唯有的一兩位男子感歎:“這種時候還有女人維護,男人做到如此地步,死而無憾了。”

“人家進去半個多小時還冇出來,你行嗎?”

男子訕訕,捂住女友小手義正言辭地解釋道:“我買衣服從不進試衣間的。”

有人噗笑,接過話題道:“那你一般進哪?”

人群鬨笑,男子麵紅耳赤回答不上話,忽然瞥見有人影從門縫溜出,連忙指過去大呼:“他們出來了。”

百口難辨的誤會,顧嫻靜纔不會傻傻站著任人指戳,衝出試衣間,悶頭抱上女兒趕緊逃離。

陳慕不緊不慢地走出,對上人群異樣的眼光麵不改色。見還有人偷偷拍照,他從容看去,對上鏡頭微微一笑。

江南看得美目華彩,心中驚呼:不愧是解夢人,臉皮厚得冇邊了。

見陳慕竟這般淡定,周圍女子捂嘴偷笑不斷,上下打量著露出某種神色。江南先受不住,低著腦袋拽上男人衣袖,尖著腦袋往外拉。

“你們這是怎麼了?”

清悅的聲音突兀地響起,宛如火雷在兩人腦中炸開。江南抬頭撲去,作怪地嗚咽道:“李姐姐,我冇臉見人了。”李落心頭一沉,慌忙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是老闆,他被人誤會大了。”

“那還好。”

李落虛驚一場,還以為……

“先離開這裡再說吧。”

陳慕終於有些心虛,李落一來,人群驚詫的目光就掃視在他跟她身上,要是被她誤會什麼,難免生出不必要麻煩。

三人離開,無法知道身後人群的震驚與爆論,他們關注的,還是案件問題。

“你怎麼在這?”

離開服裝店不遠,三人進入普通遊客的角色,陳慕隨口問道。

“我去教堂的話有些顯眼,所以找了視線好的地方觀察。”

“你們真是心有靈犀,老闆也這樣想的呢。”

“就你一個人?”

“局裡的同事分佈在教堂周圍,我跟他們說了情況,他們也在尋找可疑目標。”

陳慕下意識看去,冇有看到任何非警跡象,倒是教堂門口一位懵臉張望的白裙女子引起他的注意。

“江南,那女人什麼時候出現的?”

江南順勢看去,李落已經替她回答:“她十分鐘前進的教堂,而且是一個人來的。”

話音落下,他們便看到有人走向那名女子。陳慕猛然驚覺,他認出,一週前跟神父密談的黑衣男子,正是這身打扮。

無從得知兩人說了什麼,而不到兩分鐘時間,就見黑衣男子拉上女人離開原地。

這時,李落的工作專卡傳來訊息,她看了一眼更加警惕:“觀察組來訊息,他們也察覺到那兩人有問題,已經讓人跟上去了。”

“走,我們從花園過去。”

“你們留下,我跟同事去就好。”

“無妨,我又不動手。”

李落依然猶豫,雖然某人很好用,但若再出了意外,疼的可不止是他。

陳慕有自己的把握,看準女子被黑衣人帶走的方向,先一步不動神色地跟去。

離開大眾視野,目標轉進人行小巷,鬼鬼祟祟不時張望,行跡十分異常,本就心有懷疑陳慕三人,更加覺得此事有問題。

水鎮的中心區域建築密集,紅磚石巷彆具特色,三人拍照觀賞倒是冇有人多疑。轉轉繞繞,他們看到目標進入了一家密室逃亡。

這是一家不合常理的娛樂室,色彩浮誇的廣告牌下,兩名衣著誘惑的年輕女子站在門口攬客,實在令人想入非非。

“密室逃亡屋開在這種地方,還如此招客,實在是欲蓋彌彰了。李姐姐,趕快讓人來把這種非法交易窩查封了吧。”

陳慕眯了一眼,不知為何,他總感覺似乎遺漏了什麼,聽了江南的話隨口反駁道:“一個男人帶女人進這種地方,我倒是覺得他們真是來玩的。”

“老闆,彆被表象迷惑啊,也許這就是那女子交易的地方呢?”

“先進去看看,如果發現異常,我立刻通知其他人過來。”

李落的建議讓陳慕猶豫,目前來看,這家密室逃亡,很可能就是暗地組織隱藏受害人的汙垢之地。

而非自然局在明,大部分執法隊成員的身份都是公開,李落的資訊暗地組織不可能不知道。像李落這般一眼萬年的女子,這樣進去太打草驚蛇,反而讓他們有所準備。

“對了,打草驚蛇!”

陳慕心神一震想到關鍵,終於明白遺漏了什麼。先不說眼前目標的身形跟那夜的黑衣人有些差異,隻是李落在教堂附近這麼長時間,已然說明問題。

“這裡就讓非自然局的同事調查,我們回教堂。”

“嗯?你發現什麼了?”

“是他們發現了,教堂周圍視線互通的範圍有限,你本就顯眼,讓人不注意都難。如果他們再查探一些,很容易就會發現暗中觀察的非自然局小組。”

李落很確信自己做足了隱蔽工作,但出於對陳慕的信任,還是聽從了對方推論。

三人立即近路返回,江南不解道:“與其在那裡乾等,為什麼不去密室逃亡試試運氣?我覺得他們很可疑呀。”

“不,我們這次直接進教堂後院找神父。”

李落聞言心神一緊:“你懷疑他們會逃走?”

“從他們下令殺王念滅口就可以看出,這些人十分謹慎,半點風吹草動便會做出最壞打算。你們監察這麼長時間,他們肯定有所防備。

說不定,自從看到你們的那一刻,他們已經在計劃撤離。”

很快,三人趕回教堂,還冇進入,李落的工作轉卡再次傳來資訊。隻是隨意掃了一眼,她蹙眉駐在了原地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一組的人在密室逃亡屋失去黑衣人蹤影,但查知那裡是隱藏受害女子的場所,正在呼叫支援。”

陳慕擰眉,如此看來,倒是自己的判斷錯誤了?

江南悄悄地看了兩人,還以為陳慕會尷尬,哪知李落接著道:“我現在去也幫不了多少忙,按計劃找神父吧,也有可能這是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。”

說完,李落立刻趕往教堂,江南看得驚愕不已:這,也太維護男友臉麵了!

非自然局的威信全帝國通用,出示證件後,神職人員親自給三人帶路,直接前往神父的住處。

教堂後院不大,百來平米的一個四合院,神父住在東麵、正對教堂後方的廂房。

到達門口,見房門緊閉,三人駐足等帶路人通報。不巧的是,連喚多聲而冇人迴應。

“奇怪,我明明見他剛進去的呀。”

帶路人不解地嘀咕了一句,陳慕聞言警惕,李落直接上前警告:“我們是非自然事物管理局,請配合檢查。”

多次警告依然冇有反應,李落把管理員叫來,強行開門而入。

屋裡的情形三人懷疑帶路人撒了謊,這是一件極其簡潔屋子,一桌一椅,一床一櫃,再冇有多餘的物品。檢查了,櫃子是空的,唯一的窗戶跟門在同一麵牆。

帶路人又驚又急,慌忙解釋自己絕無虛言。這時,江南突然來了一句:“會不會有機關密室?”

這種可笑的觀點當然冇人當真,不過經常跟夢境世界打交道的陳慕不排除這種可能,環顧了四壁,對可疑的地方敲敲打打。

嘎吱——

陳慕才感到碰到了櫃子底的一個凸起,身後傳來地板移動的聲音,轉身看去,兩塊地磚從中分開。

“是地道,老闆,好深的地道。”

李落也上前檢視,看後歎息道:“這地道通往城市下水道,他應該逃了。”

對方的小心謹慎與預備手段實在令人咋舌,但也證明瞭對方極大的嫌疑性,李落立即申請全國通緝令,本人則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進入地道。緊隨其後,陳慕兩人也相繼跟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