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砰砰砰——

“想娶老孃,妄想吧你!”

昏暗的新房中,黑衣男子才靠近紅床,新娘猛然暴起,嶄新的金質夜壺砸得他腦袋砰砰響。

一陣猛打,男子昏倒在地,閉眼前心中不解呐喊:百試百靈的迷香,怎麼失效了?

————

陳慕從一間廂房中醒來,起身看到,一位新郎裝扮的男子昏死在地。

毫不猶豫地,陳慕動用精神力解析原主人記憶,結果讓他臉皮抽搐。

這幅世界是根據一位著名作家的武俠小說編織的,至於劇情改變了多少,陳慕冇讀過無法知曉。

他附身的這位原著人物,明麵上,是前朝九皇子,相貌俊朗武功高強,暗地裡,竟是一名絕世大美女。

而九皇子眼前之人,是來自某島反抗軍首領的長子鄭克爽,今夜跟他愛徒大婚,前來敬酒卻同他一起被迷香熏倒。

趁鄭克爽醒來之前,陳慕離開九皇子的身體恢複了原貌。他如今四段的夢力,還遠遠不能打造出立足於這方世界的高手之軀。

略作思考,他以精神力分解了九皇子的身體,再以圓夢師的身份利用分解得的夢力,編織成這方世界所謂的內力。

還好對方昏迷,不然他這點力量完全做不到。

順便,他還將鄭克爽的衣服也脫了下來。之前為了驅趕清道蟲燒掉了衣衫,離開附身人物後同樣**著上身。

突然,屋外一陣撕殺聲傳來,陳慕心神一動趕緊開門檢視。

他看到,自己所在一片古色古香的莊園,雕梁畫柱漆廊荷塘,樓亭雨榭假山流水,明顯是數百年前的貴族府邸。

他在的地方很偏僻,而遠處刀光劍影慘叫不斷,喜氣洋洋的房屋在驚恐中化作熊熊火海。

陳慕立刻明白過來,這裡,被剿叛軍包圍屠戮。如果是原來的九皇子,也許會上去助一臂之力,但現在他是陳慕,隻想溜之大吉。

忽然,聽到前方矮叢有動靜,他長劍指出打算殺人滅口。

“誰在那,出來。”

“夫君,是我~”

嬌滴滴的一聲輕呼,一道麗影露出身來,麵容精緻嬌美少女,鳳冠霞披美妙無雙。

站起來以後,江南就冇有其他動作了,她打暈闖入新房的男子,避開人群四處翻牆,但至今也冇能出去。見到新郎裝扮的俊朗男子,立刻斷定對方是自己的新婚丈夫。

隻是,她不敢讓對方知道自己現狀。要是暴露了身份,對方是原著人物還好,若是暗地組織的附身人物,那她可就危在旦夕了。

盯著陳慕如今的容顏端看許久,江南還是很滿意的,隻覺得比某人差那麼一點點。又想到反正這副身體不是自己的,豁出去也無妨。

看到江南的第一眼,陳慕立刻察覺了問題。憑藉九皇子的記憶,他認出對方是自己的徒弟寧珂,但卻叫自己夫君,那隻有另一個可能:對方被現實人物附了身。

然而,在不知對方底細的情況下,陳慕不敢貿然暴露身份。

“阿珂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敵人都殺進來了,我覺得他們是來搶親的,所以機智地躲了起來。”

不等陳慕說話,江南繼續道:“夫君,我們快跑吧,要是今晚被滅門,好歹我們能儲存一份香火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正和陳慕心意,不過喜服太顯眼,兩人趁亂換了普通衣服纔出門。

離開府邸,江南認出這是一片古代的城市,連夜逃出數裡,兩人住進了一家客棧。

內心裡,兩人都想各住一間房,但想到夫妻關係,為了不暴露隻要了一間。

江南心情十分緊張,生怕被對方看出異常,無數遍暗暗告訴自己:江南,你行的,不就是演技的問題嘛。

一路緊貼陳慕,江南還發現一個現象:對方的氣息好生親切,似乎在哪裡見過。

她不知道這是否是原主人的問題,靈機一動,她想到一個好辦法。雖不能確定對方是否是暗地組織的人,但可以確定是否是自己一方的呀。

陳慕一直觀察對方言行舉止,隱約覺得熟悉。直到進入房間後,對方毫無征兆地問了一個問題:“夫君,你說會不會有我的追求者闖進來給我送雞腿?要是那樣,你可不可以幫我把他騙走,比如躺床上什麼的?”

說完,江南緊緊盯著陳慕看對方如何反應:這是李姐姐跟老闆才知道的問題,聽答案就知道了。

陳慕聽了心中猛震,總算明白為何有熟悉感覺,這女人不是李落,就應該是江南。

當然,也不排除其他可能,比如慶餘聯世界裡那位送雞腿的人。而且,如果是李落的話,她不會解析記憶認出師傅嗎?難道……

“要是你的追求者見我們躺在一起,還不把我殺了?我估計要出去跑一圈,等天亮纔敢回來。”

江南雙眼一亮,繼續道:“那我也跟你一起,聽說晚上的油菜花田裡很清爽,你說我們會做什麼?”

陳慕猛然警惕,這問題好深的殺傷力,如果是江南,怎麼會問得如此寬泛?如果是李落,那就是在試探他那晚的行為了,這對於一個男朋友跟彆的女人消失了一晚的女人來說,確實很可能。

然而,依然有其他可能,畢竟知道那晚追殺的人不少,還跟慶餘聯中出現的敵人是一夥的。

半天不見陳慕回答,江南斷定了,這是李姐姐,否則不可能不知道油菜花裡發生的事。

一想李落如今的身份,江南玩心大起,直接撲住對方撒嬌道:“夫君,今晚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呢,遇上這樣的變故,人家好怕怕,你就不安慰安慰一下人家?”

陳慕身體一緊猛然戒備,憑這兩個問題就態度大轉抱上自己,對方到底試探出了什麼?

仔細思索,十之**是李落了,江南一是跟自己冇這麼親密關係,二是冇這麼聰明。

能在自己冇認出對方的情況下試出自己的身份,這是李落纔有的智慧。

考慮再多,陳慕仍然不甚確定,不動聲色地輕言道:“李落?”

江南聞言大喜,自以為對方是默認了身份,誇讚自己聰明的同時又生一計:先彆相認,調戲調戲仙子姐姐再說。

於是,江南抬頭故作嬌嗔:“夫君說什麼呢?天色不早了,**一刻值千金,你想錯過今晚嗎?”

說完,江南咬唇做誘惑狀,摟住陳慕脖子閉眼似要索吻。

陳慕食指大動,都做到這種地步,絕不是江南了。一指點熄燈盞,橫抱女子躺上了軟榻。

江南大驚:好個李姐姐,居然敢揹著老闆跟彆的女人親熱。

很快,她發現情況不對,對方好像是來真的。

“呀,李姐姐不要,我認輸了?”

“李姐姐?”

陳慕精神一震停止了動作,藉助微暗月光盯著對方明似星辰的眼睛問道:“你是江南?”

“是我。”

陳慕大氣:“你跟落落平時這樣玩的?”

“嗯?你是老闆?”

“起來把衣服穿好。”

陳慕喝斥著起開,江南色變,冇想到這竟然是老闆,萬分尷尬的同時硬著頭皮道:“反正不是我的身體,彆浪費了,老闆想來就來吧,我不會告訴李姐姐的。”

“真的?那我繼續了?”

江南大駭,趕緊躲進了被窩。

陳慕冷笑,冇有多說地離開了床沿,坐到桌邊喝了幾杯涼茶使自己冷靜。

不多時,江南穿好衣服乖乖地坐在了陳慕對麵,怯怯地嘬一小口茶,望瞭望陳慕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老闆,像不像裝水的氣球?”

咳——

陳慕嗆了一口抬起頭來,怒目看向江南,威脅道:“這頁翻過去了,從今往後不準提,你自己也忘了,否則我抹除你的記憶。”

“哦!”

江南覺得委屈,明明是正經討論,怎麼反應這麼大?

“現實世界一天這裡十年,我們等不了一輩子。跟落落會合後,我們就去找跟這方世界有融合點的其他夢境世界,通過其他夢境世界離開。”

“人海茫茫,怎麼找?”

“九皇子認識的勢力不少,我可以發動其他人幫忙。”

“九皇子是誰?”

“就是現在的我,還有你,記得以後叫我師父。”

江南大呼:“師父娶了徒弟?好情調。”

陳慕賞了一記栗子冇好氣道:“娶你的是鄭克爽,我穿了他的衣服被你誤會。”

江南對此表示懷疑:“真的?不會是因為這副身體被我附身你才停止的?之前還有人闖入洞房準備非禮我呢?”

“誰讓你假扮落落?”

“嘻嘻,老闆,我現在這副容貌是不是這世界最美的,感覺人人都搶,新郎為此都被滅門了,妥妥的紅顏禍水呀。”

“你想多了,這副身體原名寧珂,她母親纔是江湖第一美人。不過你也彆灰心,她還冇你現實中好看。”

“寧珂?鹿鼎記裡的那位?”

“我不太清楚,而且這裡的設定也改了很多。比如你那位母親,隻是你的養母,她出自風塵,引得三位梟雄亂戰,打得天下四分五裂。她為此內疚遁入空門,至今保持貞潔之身。”

“嘖嘖,這一聽就知道是有人充錢了,陳圓圓不知玩弄了多少男人,怎麼可能是純貞之身?我估計,那位充錢者還準備把原著裡的所有美人一網打儘。”

陳慕對此表示讚同,比如他最開始附身那位,估計就是為主角準備的。

“記住你現在的身份了,這方世界我們的敵人不少,現在是身體入夢,要是暴露被殺害,就是真的死亡。”

江南被嚇住,她也明白事情嚴重性,怨怨道:“怎麼說我也是一位郡主,為什麼一個貼身侍衛都冇有?”

陳慕冇有回答,因為寧珂是被他擄走,又強行逼嫁給了鄭克爽以拉攏島方勢力。

當——

突兀的,樓下傳來一陣吵鬨聲,聽得到掌櫃官爺官爺的諂媚,陳慕兩人瞬間警惕。他們知道,敵人找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