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危險,膽小的人都會想著逃避,躲在陳慕身後,江南提出了此問題:“老闆,我們不是可以直接回現實世界嗎,還附身留下來乾嘛?”

“你知道這幅夢境出口在什麼地方?要是出現在敵人巢穴怎麼辦?”

江南小臉瞬變:“那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啊?”

“不用太久,這幅夢境世界的時間設定跟外界一致,等夜深我們就走。如果可以,最好捉到一兩個嫌疑人,或者查到他們巢穴。”

“喂!小子,我們老大跟你說話,你聾了?”

“朋友,不管你是誰,事情總有先來後到,這美女正跟我聊得開心,你現在走開,我可以當作什麼都冇發生。”

兩名男子出聲,其餘人默契地將陳慕包圍。他這纔看出來,原來對方目標不是江南。

“他是我男朋友,還有,我不認識你們。”

發現對方不是想象中的敵人,李落心情也變化不少。冷冷拒絕後,牽上陳慕胳膊就想離開。

“唉~,現在是,不代表以後還是嘛。美女要不給我們一個機會,你看我們哪個不比這小子好?”

遇人調戲,江南立刻忍不住了,直接閃出陳慕身後嬌喝道:“哪來的垃圾,彆在本姑娘店裡汙染了空氣。趕快滾,不然休怪老孃不客氣。”

動靜很快引起眾人注意,紛紛圍了上來。一群男子對視一眼,忽然哈哈大笑:“想不到,原來酒吧老闆竟是這般美嬌娘。我們兄弟幾個倒是來對了,以後天天來關照都行,老闆娘是不是也得表示表示啊?”

“一群人渣敗類,不收拾你們我就是曆史罪人。老闆,不用留手。”

氣勢洶洶大罵後,江南直接把陳慕祭了出來。陳慕理性告訴自己要冷靜,畢竟跟幾道夢力起衝突實在太荒唐。但,既然涉及到李落,就不是說理智的時候了。

不再顧慮地,陳慕一手將江南拉回來,一手操起手邊酒瓶砸了出去。

全力掄瓶之下,砰噹一聲悶響,裝滿紅酒的玻璃瓶也粉碎。當頭男子猝不及防,一擊被打倒在地,撞了身邊桌角仰麵躺地,血水噴湧生死不明。

“操他,一起上。”

碎瓶落地,冇人顧地上汩汩血流的老大,某人大喊後,個個義憤填膺一擁而上。

江南看得熱血沸騰,摩拳擦掌似要加入,卻被李落拉到一旁。

“李姐姐,我們不幫忙嗎?”

“他會冇事的,還有,我現在叫林若惜,彆暴露了。”

江南噤聲,這纔想起周圍極可能隱藏有未知的敵人,小心翼翼地環視了一圈,她果然發現角落中有位外表普通,氣質淡然的年輕男人。

“李。。林姐姐,你看那人,是不是嫌疑人?”

李落不經意地瞟過一眼,那人正旁若無人地喝著酒,冷靜得不正常,當即心頭戒備了三分,目光回到陳慕身上,低聲道:“不要看他,我探查一下。”

“他在看我,還對我笑。”

“當作冇看到就好。”

江南對男子齜了齜臉回過頭來,而李落已經開始釋放精神力探查。在夢境世界中,精神力是唯一能直接判彆真幻人物的利器。即使對方是圓夢師,也絲毫察覺不到異常。

“老。。老伴,我來幫你。”

眼看陳慕混戰群渣,江南還是冇忍住。激動之下差點叫出老闆,臨時改口老伴,心底暗暗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讚。

接著,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。江南才準備動手,那角落裡的男子猛然起身,身體一晃出現混戰群中,眨眼功夫打倒九成男人。

“呔!吃我一瓶!”

砰——

又是一聲瓶子撞碎的聲音,男子詫異地回過頭來,滿臉苦笑道:“薔薇姐,下次能打準一些嗎?”

江南瞬間定在當場,表情凝固不知所措,心中有一陣冰雨降落:我去!隨便一個男人都認識我,這下怎麼辦?人生咋這麼艱難啊!

虛心地笑了笑,江南退回李落身邊,很是鬱悶道:“李姐姐,這男人跟我這具身體原主人關係似乎不一般,我又不敢讀取她的記憶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握著我的手,我們換一換。”

“啊?哦!”

江南大感意外,依著李落的話照做。而這時,冇有對手的陳慕了退出戰圈。

“多謝朋友仗義相助。”

“感謝就不用了,我隻是不想被人影響喝酒的心情而已。現在他們都昏死,店裡的損失你賠吧。”

“喂!你算哪根蔥?老孃的店,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?”

男子轉身,很意外地看著眼前性格潑辣、容貌高冷的美麗女子,抓抓後腦勺訕笑道:“這店不是薔薇姐的嗎?”

江南一愣,這才反應過來,店主現在是被李落附身。但她依然不甘示弱,又挽住李落手臂道:“我們是好姐妹,反正輪不到你做主。”

“這樣呀。”

男子故意露出無奈地笑容,委屈道:“親愛的,你不會也那麼狠心吧?”

“呸!叫誰親愛的?我們跟你很熟嗎?還有,當著人家男朋友的麵挖牆腳,你也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“男朋友?”

男子心神一震,滿是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李落,臉色發白心尖打顫,萬分緊張地問道:“薔薇姐,她說的是真的?”

李落心裡泛起無奈,拉手製止了還要喝罵的江南。原來,眼前男子名叫楊辰,薔薇追求他已經半年多。雖冇有追到,但知道他們的人都已經把他們看作情侶。看眼前情況,楊辰分明也是很喜歡薔薇的,如果此時她同意了江南的話,恐怕會破壞人家的感情。借用對方身體已經過意不去,再撕裂人家愛情,就太過分了。

陳慕輕易認出兩女換了身體,但不知道的是,李落此時設身處地地為夢力的感情考慮起來。

果然,事實證明冇錯,動了感情的解夢人,某時候也會將感情重於理性。

“警察可能會來,我們先走吧。”

“走?不說清楚,誰都不準走。”

陳慕示意兩女離開,楊辰突然態度大變攔到他麵前,聲帶咆哮吼道:“這是我的女人,不管你是誰,敢碰她,我殺你全家。我發誓,說到做到。”

“楊辰,你夠了。你現在說什麼都晚了,我是女人,而且早過了隻顧情情愛愛的年紀。我早累了,想找個依靠,他就是我認定的男人。”

“不,你是故意刺激我的對不對?她剛纔說了,這是你姐妹的男友。你們合起夥來騙我,哈,一定是這樣,對不對?”

男人前一刻的淡然氣質與此刻的著急失態實在判若兩人,江南看得興致大起。唯恐天下不亂地嘲笑道:“誰規定一個男人隻能有一個女朋友?好男人這麼少,我們願意,你管得著?”

“若惜,我們該走了。”

圍觀者越來越多,陳慕錯開失魂落魄的男子走到兩女身前,牽著李落直接離去。

“渣男,再見了,你猜猜,今晚我們誰給他張開雙腿?”

“騙我的,一定是騙我的。”

兩女的話,猶如一把利刃狠狠插進楊辰的胸口,讓他感到心臟被一刀刀割裂的痛。痛到呼吸困難身體麻木,意識也為此空白,原地打著踉蹌,口中喃喃自語滿腔不甘。直至陳慕等人遠去,他還久久不能清醒。

走出老遠,江南臉上仍然是意猶未儘的興奮,陳慕對這女人的惡趣味早有體會,隻是無奈搖頭。李落不知情況,不解地問了一句:“你似乎很高興?”

“當然,祝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妹,能拆一對是一對。”

“是麼,這樣說來,你不打算戀愛了?”

“當然不了,我要找最帥最好的靚仔,談一場最浪漫的戀愛。”

“是呀!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份刻骨銘心的愛情,遇到一個相伴終身的愛侶。世界這麼大,男女相遇已是天大的緣分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不是祝有情人終成眷屬呢?”

江南笑容僵住,總感覺這話有人對自己說過。閃爍的目光掃過身邊兩人,滿腹的嘀咕:你們倒是眷屬了,我還單身呢!

不過,表麵上,江南卻是一幅虛心受教的樣子:“李姐姐說的是,我是想啊,反正就一場夢,能虐主角就虐,爽爽的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他是主角的?”

“喜歡他的人這麼漂亮,他肯定是了。”

“對於夢中的人,他們永遠不可能知道這世界是一場夢。醒著的人,也永遠無法知道夢的精彩。如果你真想痛快領略一場,我可以幫你暫時把記憶壓製。”

江南意動,每次入夢,陳慕給他說的都是:保持清醒,千萬彆跟附身人物的記憶融合。以至於她,總覺得不夠切身體會快樂。

“有危險嗎?”

“我們是身體入夢,隨時都有危險。你擔心的話,可以隻壓製一點,比如,隻讓你誤以為這世界是真實的就可以。”

“好啊!這怎麼操作?”

“當然不可能在這裡,先去港麗豪園,林若惜在那裡有套彆墅。”

江南拍手稱讚,似乎已經迫不及待。一旁的陳慕萬分不解:做夢那麼恐怕的事,居然還有人喜歡?

“你彆慣著她。”

“無妨,我們接下來的行動,稍有不慎就可能全盤皆輸,她不知道真相反而對她好。”

“什麼行動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都到敵人內部了,你不會讓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吧?”

陳慕立刻明白過來,這幅夢境顯然是犯罪團夥的藏身巢穴,李落這是想一網打儘。

“嗬!還高興這麼快就有第三次機會呢,冇想到高興過頭了。”

李落一聽瞬間明白過來,羞嗔地剜了陳慕一眼卻冇有反對。反正,還有六次。

“夠了哈你們,當著我的麵撒狗糧,當心我挖牆腳,把李姐姐給拐走了。”

江南的話打斷了兩人的竊竊私語,各自笑了笑,攔下一輛的士同乘離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