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隆——

漆黑的夜空灑下傾盆大雨,幽深的蒼穹裡炸響一聲電掣雷鳴。

昏暗的臥室,江南幽幽轉醒,舒服地翻了一個身,小臉浮出滿滿的享受。忽然,她無意識睜了睜眼。一秒後,又猛地睜眼,接著直接從床上坐起臉色大變。

這是一間很寬敞的臥室,擺設有衣櫃沙發,書桌書架,精美的壁燈懸掛,奢貴的裝飾彰顯豪華。

隻是,太陌生了。

“我這是。。在哪?”

江南半天反應不過來,她隻記得,自己急匆匆地趕去做家教,結果燈黑路滑撞到人。接著眼前一黑,再睜開就是眼前景象。

————

就在江南房間的隔壁,是彆墅的主臥。一場**初歇,心滿意足的男女相偎相枕。

“現在還早吧?”

疲憊的李落聞言嚇了一跳,縮了縮身體恐怯道:“我這身體還是第一次呢,明天會起不來的。”

“想哪去了?我說的是現實世界,外麵不知道什麼情況,不管是不是犯罪團夥的巢穴,也要出去檢視。”

“先休息會兒吧,難道你不累嗎?”

陳慕得意一笑,穿上衣服,附身用手梳理了女人散亂的髮絲,貼近著愛撫了嬌美的容顏,親吻額頭道:“再呆下去我怕忍不住要累。”

“你一個人去?不行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去去就回。”

話音落下,陳慕身體消失昏暗中。李落心驚,就要不顧新傷一同前往,猛地又是一道人影把她壓了回來,還滿身的水液流淌。

“怎麼了?”

李落嚇了一跳,看清是神色不好的陳慕,當即抓住對方胳膊詢問起來。

“我們都猜錯了,這裡不可能是犯罪團夥的巢穴。”

陳慕很快從李落身上翻下,女人還冇來得及穿衣服,受涼了他會心疼。深呼了一口氣,他繼續道:“外麵是一間船艙,不過十來平米。船已經沉了,沉船的具體時間跟地點不清楚,但從水壓來看,絕對是深海。這幅夢境世界,很可能就是船上的人臨死逃避的地方。”

“出口在海底?”

“準確的說,是海底的一間狹窄船艙。”

確認了訊息,李落心沉穀底,這可比困在之前的夢境還棘手,如今融點消失已經無法原路返回。而按照陳慕所說,要是能從這幅夢境世界離開,早先船上的受困者也不會編織出這幅夢境世界。

一時間,兩人陷入了沉寂。既然深海不可期,那隻能故伎重演找其他融點了。對於身負圓解能力的兩人來說,隻要存在融點應該就能找到,隻是時間長短的問題。

“不好意思,連累你了。”

陳慕一愣,丟開**地衣服,坐在床沿看著女人笑道:“彆想太多了,反正有你陪著,無論現實或夢境,我覺得也冇多大區彆。”

李落溫笑,起身抱住了男人,靠在對方胸膛沉浸在熟悉的氣息,芳心微微感動。冇有過感情經曆的她,最開始是把陳慕看作,茫茫人海遇到的對她好的男人,長時間相處後,她才知道,這是上天註定要與自己相伴相守一生的男人:“我累了,抱我到彆的房間休息吧。”

“嗯”

陳慕將女人攔腰抱起,眼前床被俱濕,顯然不可能繼續睡。還好,彆墅的房間不少,隻是二樓就有五六間。

然而,怎麼也想不到的是,開門一瞬間,一位偷聽的人影差點跌進房間。

“啊!我什麼也冇看到。”

砰——

立刻地,陳慕又把房門關上。

“要死要死,開門不吉呀。”

江南站在門口急得團團轉,暗罵自己倒了大黴。身份都還冇弄明白呢,居然撞破人家這種事。這可好,天降穿越如此大氣運的事,也要到頭了。這兩人,也真是的,好好的在房裡就好了嘛,半夜出來找什麼刺激?

“跟我來”

房門再次打開,不含感情的聲音響起,江南嚇得心尖一跳,抬頭隻看到某人背影,當即撅了撅嘴,忐忑著心情邁出小碎步跟上。

“蒼天呐,這不是要玩霸道總裁灰姑孃的把戲吧?本姑娘現在什麼身份?保姆,丫鬟?嗯!話說回來,這傢夥挺帥的,老婆也是神仙級美人,比本姑娘現在容貌都好看了一丟丟。唉,挑戰怎麼這麼大,實在難搞啊!”

下了樓,陳慕開燈坐上沙發。舒展脖子也不說話,心裡甚是意味,倒想看看這女人如何反應。

江南亦步亦趨到了客廳,見陳慕扭脖子,眼睛一亮衝了過去,擼開袖子,小手就搭上了陳慕脖頸。

“不錯,冇想到你還會按摩。”

江南神色一滯:難道本姑娘之前冇按摩過嗎?衝動了呀!老天爺,這副身體到底什麼身份?

“那個,剛纔太黑,我什麼也冇看到,你信嗎?”

“不信?”

江南心中犯苦,她知道,按照一般故事的劇情,這未來的寵妻狂魔要給自己穿小鞋了。正當她想著以後如何報複,又聽陳慕道:“我隻相信我的手速,千分之一秒的時間,就算是白天,你也不看不到什麼。”

“大俠英明!”

江南暗鬆一口氣,同時心底升起腹誹:果然,邪魅總裁很驕傲。

“不過你姐似乎很不高興。”

“我姐?”

江南大呼鬱悶:說好的綠茶婊呢?怎麼看我姐也不像啊!這場宅鬥,還有其他解嗎?導火線是什麼?手中捏著的這男人?

“她整天工作不容易,待會兒要是罵你幾句,你們可彆打起來了。”

江南愣住:“她還整天工作?”

“不然呢?如今林家隻剩你們兩人,你整天遊手好閒,祖上諾達的家業,她不管誰管?”

“我靠!”

一聽此言,江南立刻停止了討好,還報複性地用力抓了某人一把——感情,自己是富二代啊,不橫著走一場,就太對不起老天爺賞的穿越了。

頃刻間,江南傲上眉頭,不可一世地坐到陳慕對麵沙發上,輕蔑地質問道:“你是乾什麼的?能給我姐幸福嗎?告訴你,有我在,就絕不會讓你欺負我姐,更不會容許你玩弄她的感情。”

女人變臉的速度讓陳慕歎爲觀止,心想李落給這女人安排的身份倒也合適,當下忍著笑意佯裝詫異道:“你冇事吧?我跟你姐結婚十多年了,從來不都是她欺負我的嗎?”

“啊?是哈!”

江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連忙提醒自己:江南呀江南,你膨脹了。雖然富二代了不起,但先得搞明白情況再膨脹嘛!比如姐妹關係好不好?是為了家產傾紮,還是為了男人在冷戰?

“大半夜的你起來乾什麼?想回去了嗎?”

“回去?”

江南心生不妙,難道自己已經被趕出家門了?好狠心的姐姐,原來這就是戰爭的來源啊!

“彆怪我冇提醒你,你姐知道了肯定又要不開心。雖說開酒吧也算事業,但每天接觸的人形形色色,你要為自己將來考慮。她一直希望你在她身邊給她幫忙,否則也不可能天天把你捉回家。”

“嗚嗚!是我不懂事,讓姐姐操心了。”

江南心中大起大落:這是好姐姐,又是自己想多了。

哐當——

兩人談話間,廚房傳來玻璃粉碎的爆破聲,緊接著,一道人影現出身來。

“薔薇,你怎麼樣了?”

江南大驚,害怕這不速之客認出了什麼,直接開口趕人道:“你是誰?擅闖私人住宅犯法的知道嗎?”

男子不為所動,眼中散出瘋狂與堅定,一邊走向江南一邊懇懇道:“對不起,是我不好讓你傷心了。之前的我太懦弱,不敢承認自己的感情,直到你轉身那一刻,我心痛無法呼吸,那時我才明白,這世間一切的恐懼,都比不過你離我而去。薇薇,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,我一定好好珍惜。”

“站住。警告你不準過來。你珍不珍惜關我什麼事?跟你玩玩你還當真了?這麼大的人了,彆玩不起好不好?”

楊辰臉色難看,從失魂中醒過來後,他想了半夜纔敢確定:心上人是跟自己開玩笑的,那是在逼自己。於是,他連夜闖來。而眼前一切,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。

“看什麼看?冇見過美女嗎?告訴你,我名花有主了。大半夜的,你以為我們孤男寡女在客廳乾什麼?臥室膩了,想玩新鮮的,你懂嗎?快滾快滾,彆打擾我們好事。”

“不,你在說謊。”

楊辰心如刀絞,猛地抬頭,眼球充滿了血絲,神色變得暴戾和瘋狂。

江南嚇了一哆嗦,強撐著還要謾罵,陳慕一把將她拉製,貼耳小聲道:“上樓去,跟你姐呆一起。”

江南當然不樂意,這時,楊辰氣勢大變,煞氣自他體內滾滾蔓溢。周身衣服無風自鼓,髮絲豎立血言凸出,宛如神魔附體。

“好,很好。我得不到的,誰也彆想得到。”

“走”

疾喊一聲,陳慕擋到楊辰麵前。回彆墅的車上,他跟李落就儘量分析了這幅世界的設定:存在異能,至少四級的夢境世界。楊辰體內所含的夢力超過千億道,比李落跟他加起來還強。毫無疑問,對方是這幅世界的主角,而且是,絕對的主角。

“在這裡我們不是他對手,離開。”

就在楊辰即將出手之際,李落忽然出現陳慕身邊。被江南撞破那種事,她一直燙著臉不敢出來,而楊辰出現一瞬間,她已經在思索情況的發展與對策。

“江南,抓緊我。”

明知絕不是對手,陳慕也不抱有僥倖。按照這世界的設定,此時麵對主角的殺意,留下來絕對無解。當機立斷地,他聽從了李落的建議。

“有意思,原來也是超強者。”

眼見陳慕等人準備逃跑,楊辰臉上露出輕蔑,迅速封鎖周圍空間繼續發動殺招。忽然,又察覺情況不對:對方,似乎在原地消失。

“哪裡走?”

心急之下,楊辰放棄了攻擊,閃電速度衝往陳慕位置,在三人完全消失之際,一手抓住了陳慕腳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