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世有絕境島,與世隔絕難尋覓。島上通常有山川河流,森林古地,以及聞所未聞的奇特物種。

但,陳慕三人怎麼也想不到,這裡的一草一木如此不同尋常。

目前還無法知曉島嶼麵積,沙灘旁邊是礁石,參差不齊黝黑光滑。礁石之外,淺水珊瑚地綿延,魚蝦螃蟹遊樂其間,不時還能看到藏在水草下的章魚觸角。離開沙灘上島,先是一片岩石遍佈的草地,距離海平麵大約五六米。繼續深入,植株越發的茂盛。

一大早上,三人隨便找了食用野果充饑。有甜有酸,有香有脆,倒還不錯。

隻是,正如江南驚歎:“老闆,我們不會是被縮小了吧?這裡的花草樹木高大得超乎常理啊!”

三人此時,正待在一棵大樹的跟腳。這棵樹有三個樹根支撐,樹根凸出了地麵,形成巨大的內部空間。隻是一棵樹,橫切麵就有上百平米。

樹洞口,是丈許高的青草,要是短小一百倍,那便是美麗的茵茵氈毯。而這片不知深遠的森林,全是高草巨樹。

陳慕嘗試著鑽木取火,幾次弄出了火煙,然而還是功虧一簣。但他也不心急,語氣平靜道:“做好長期生活在這裡的準備,如果冇有船隻來往,就隻能等到我或者落落突破到六級圓夢師才能離開了。”

“啊?突破六級可能需要多久?”

“不好說,曆史記載修練速度最快的圓夢師,從一級到六級也用了五年,還不到我現在的年紀。”

江南對麵,李落還在心存僥倖地把弄手機。直到確認短路,她終於放棄了幻想,同樣是鎮定地道:“就當是一場夢境吧,穿越一萬年前,體驗原始人的生活。”

“嗬,說的容易。你們郎情妾意,可以當作是流落孤島的遊戲。我怎麼辦?整天看你們秀恩愛,過幾年還幫你們帶娃?”

江南隻是隨口抱怨,李落卻愧疚了。本來,這應該是她的案子,作為男友的陳慕被連累情有可原,但江南還真是無辜的。

心懷歉意地,李落拉起了江南小手,溫聲安慰道:“真是連累你了。等回去以後,我讓陳慕把你的工資全補上。在這裡呢,我們就是一家人,要是有什麼情緒,你都可以向我傾述。”

江南吐了吐舌頭,深呼吸道:“嚇我一跳,還以為你要說把男朋友借我用呢。”

“咳!商量商量生存計劃吧。雖然島上野果豐富,但也不可能每天吃。”

“這簡單,你們聽我的就是了。我是農村出來的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這裡有山有水,小日子絕對可以過得安逸。”

江南拍著胸脯異常自信,但陳慕問題一出,她就語噎了。

“怎麼個安逸法?”

“先生火,然後砍樹搭建屋子,接著開墾耕地,想吃什麼種什麼,全天然綠色無汙染。還可以養些家畜家禽,平時調節口味。”

“怎麼生火?如何砍樹?用什麼開墾?種地有種子嗎?哪來的家禽牲畜?”

江南笑容僵住,看了看陳慕又看李落,垂頭喪氣道:“死定了,除了一身衣服,我們連食鹽都冇有。”

“也彆太灰心了,火是可以有的,我們也看到了,這島嶼上物種豐富,不用種地也餓不著。屋子的話,把這樹洞整理整理,劃出個三室一廳綽綽有餘。”

“啊!真要待幾年,豈不是要成野人了,正值花季啊,我的青春啊!”

“你既然可以接受夢境人物的身體,回去再幫你換具更好的。”

“不要,冇有比我現在更好的了。嗯,除了李姐姐。”

陳慕還想繼續開導某人,突然感覺手背熾痛,低頭一看,乾草上火焰徐徐,當即激動得忘了疼,甚至有將火焰捧在手心的衝動。不過,他還是忍住了失態,強裝鎮定道:“兩位美女,有火了。”

“火!有火了。快添材,千萬彆讓它熄了。”

江南瞬間從頹喪變成興奮,迅速跪到小火邊,抱起大推乾材小心翼翼地地壓上去。

“先放乾草,然後放小枝,再放大材。”

“咳咳,讓她來,我們出去。”

顧不得江南說什麼,一分鐘後,陳慕叫上李落逃也似地離開樹洞。實在是,煙太濃了,熏得他眼都睜不開。

從煙霧可以看出,樹洞隻有一個出入口,而且寬不過一丈,高有四五米。對於開闊的百來平樹洞空間,像極了天然門。

陳慕兩人跑到洞外,使勁閉了眼才能睜開。入眼是遮天蔽日的青草,擋住了視線與陽光。

“這樹洞位置不錯,剛好在高地上,如果冇有視線阻攔的話,就成海景房了。”

李落微愣,很快反應過來,對方這是有了長住此地的打算。而她,還抱著今天就能離開的希望。

“確實不錯,你覺得我們要多久才能離開。”

聽出女人心情似乎低落,陳慕轉身,將女人摟在懷中柔聲安慰:“說不定呢,也可能明天就有船隻經過,也可能真要等到我突破六級。不對,應該是你先突破。到時候,我可靠你了。”

靠在男人胸膛,李落感到安心起來,一種有了依靠的幸福湧上心尖,突然覺得,一直這樣也挺好。

“要是隻有你我當然冇問題,但江南跟我們一起。她也算難得的美人,性格也討喜,誰知道時間長了你們會發生什麼?”

陳慕愕然,實在冇想到,向來端莊從容的李落居然會想這種問題,於是毫不猶豫回答道:“她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當作朋友還好,感情變質的話,對誰都不好。”

“好吧,我信你。”

李落主動抱上了男人,實則心裡依然擔心:夢力覺醒後,解夢人同樣會感情用事,她自己就是一個例子。麵對朝夕相處的女孩,她怕陳慕會有理性無法剋製感情的一天。

兩人相擁不一會兒,一道人影從樹洞衝了出來,灰頭黑臉很是狼狽。

“咳咳,嗆死寶寶了。”

江南半天才恢複過來,眨巴著淚水睜眼,陳慕兩人早已分開。

“你們忒不仗義了,留我一個人在裡麵熏。”

“這也一個問題,既然要住裡麵,就不能在裡麵生火。都行動起來,合力在旁邊搭一個火棚。順便把周圍的草除掉,免得有東西潛伏過來。再找些樹藤枯枝,做一個門。”

“這你們做就可以了,男女搭配乾活不累。我要燒土製陶,是時候讓你們知道本姑孃的厲害了。”

“你會製陶?”“我祖上景德鎮的,冇跟你說過麼?要不是條件有限,鐵犁都給你搞出來。”

江南露出不屑的眼神,裝作一副高傲樣。忽然覺得背後吹來涼風,下意識回頭,眼前景象令她震撼:丈餘高的草叢,舞動起伏猶如波濤,帶動空間流蕩,就跟海浪衝擊一般。

“這什麼風怎麼這麼古怪,感覺回到了海裡一樣,吹得本仙女要飄起來了。”

話音落下,江南驚駭地發現自己身體離開了地麵。陳慕心一沉,一手拉住一個女人往樹洞跑。

“快躲起來,是水風草,”

一口氣跑回樹洞,濃煙淡了不少,火焰熊熊燃燒。江南心神微定好奇問道:“水風草怎麼了?”

李落蹙著眉解釋道:“數十年前,海鷹帝國有一群圓夢師想打造一個夢幻冒險樂園,因為要用到大量夢境生物,所以冇有得到批準。漸漸的也冇人再提,直到有一天,這些圓夢師集體失蹤。再次出現的時候,隻有一個人,他把他們私自行動的事上報了國際非自然局,第二天又消失了。從他帶回的資料得知,他們是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島嶼做實驗。島嶼麵積都被他們擴大了一百多倍,而島上種滿了水風草,隻需要一絲微風吹拂,水風草便能整體拂動,輕易改變空間的密度,把空間變得像水一般。”

“是有故事的草啊。那些圓夢師呢?死哪去了?”

“這也是一樁疑案。事後,不僅圓夢師消失,他們所記載的島嶼也冇人找到。”

“這麼大的島,還能隱身不成?”

“此事暫時不用深究,先安定下來再說。江南,你不是要製陶嗎?落落幫你,最好到沙灘那裡去,安全些。我把水風草的問題解決了。”

李落猶豫,既然確定了是水風草,那說明這很可能是國際懸案中的島嶼。如此的話,島上的危險可不是區區水風草能代表的。陳慕一個人留在這裡,絕對不安全。

“你想怎麼做?”

“地上枯草鋪了一層,一把火就能解決。隻是我們不知能要在這裡生活多久,整片森林燒了就冇食物來源。我打算圈出一塊來燒,保證住所附近安全就好。”

“那我們就分頭行動嘍。李姐姐,這種事我們就彆參合了,老闆重,不容易被沖走,我們去了他還得照顧我們。”

江南早安奈不住要搞自己的創作,聽外麵動靜停下,已經摩拳擦掌準備開動。隻是,剛轉身過去,她又驚駐了:洞口處,一隻潔白的羊駝正歪著腦袋看著他們。

“食物!自己送上門來了?”

江南雙眼放光,回頭噓了一聲,然後輕手輕腳地向羊駝走去。羊駝咩了一聲,轉身搖搖短尾巴就此離開。

“落落,你走左邊。”

不管島上食物是否豐富,送上門來的好事陳慕不打算放過,招呼李落一起包圍。

羊駝似乎毫無察覺,悠哉悠哉地走在前方。陳慕三人很快追出洞口,心情激動以為能得手的時候,草叢中奔湧聲傳來。

咩——

奔騰聲中響起羊叫聲,很快一群動物席捲而來。羊駝受驚仰頭逃離,陳慕三人同樣躲避一邊。緊接著,牛羊豬畜混雜的群獸身邊跑過,十多隻似虎似豹的凶獸緊追其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