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林躁動,震徹著人嘯猿啼的瘋狂。密叢驚恐,傳盪出枝粉葉碎的聲響。

人群奔跑著,相隔不太遠,大致呈一條線,衝奔在高叢枯葉上,不時回頭張望。黑影奔湧而來,看清外貌讓人驚慌:像是放大的人,身長一丈有餘,通身長滿黑毛,原始的麵孔像極了人類的祖先。他們四肢有力,不僅地麵奔跑疾速,還能藉助高枝晃盪前進。

陳慕三人有先發優勢,跑在了人群中間。顧著孩子的教授夫婦落在最後,手中舉著棍棒不斷攻擊靠近的黑毛人。

“爸爸!!”

“芮芮!”

聽到驚喊,眾人下意識回頭,隻見小女孩被黑毛人抓住從樹枝上蕩走,而女孩母親呼喊著追擊。孩子父親護在男孩身邊無力分身,手忙腳亂地應付黑毛人。

“回來,帶上蓁蓁先走。”

教授把妻子喊住,想要獨自追去。但他一個分神,自己也被黑毛人抓了去。

“求求大家,誰幫幫我們!”

母親不得不跑回男孩身邊,抱住了即將被帶走的丈夫大腿哭聲求救。

“我們幫不了,趁現在抓緊逃,不然大夥都得死。”

黑毛人的數量實在太多,鋪天蓋地奔湧而來。有人高呼提醒了於心不忍的人,彆說救人,隻要被追上,十有**也要被捉走。

砰——

眾人轉身之際,林雲霄開槍了,剛好命中抓住教授的黑毛人,教授以此得落回地麵。而下一刻,所有黑毛人呲牙咧嘴地向林雲霄看來,散發著煞氣與仇恨的目光。

“糟糕,快跑快跑!”

見無數怒目看來,江南二話不說撒腿跑路。林雲霄也自知逞強犯錯,把槍扔給陳慕先轉身跟上。

“學姐,我保護你。”

劉承放緩速度護到林雲霄身邊,毫不掩飾地獻殷勤。三名保鏢神色冷漠,隻得同樣慢下來。

追逃生死極速,不時夾雜槍響,驚起一路的野獸飛禽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就在眾人精疲力竭的時候,神奇的事情發生了。

“呼~,奇怪,他們怎麼不追了?”

黑毛人忽然停下,江南大惑不解,彎腰撐膝大喘著粗氣向身邊陳慕問道。

“也許是,我們進入了更可怕凶獸的地盤。”

陳慕更加戒備,環顧了周圍,看到所有人都在氣喘籲籲。總共十幾人,除了教授一家,劉承四人,還有一名空姐,一位副機長,以及其他的兩名乘客。

人群外的光景吸引了陳慕的注意,相隔一道高深草叢,這邊是莽蒼叢林,枝葉遮天蔽日,而外麵的天空十分明亮。

陳慕懷疑到了海岸,但冇有聽到海水的聲音,他疑惑著鑽出草叢,眼前景象讓他歎爲觀止。

入眼所見,是廣闊起伏的蘑菇海洋,大大小小形形色色,五彩斑斕眼花繚亂。有的高過十數丈,有的像是米粒。層層鑲嵌生長著,密密麻麻地遍佈在平地上,煜煜生輝美奐美崙。

“哇!我們不是進入動畫世界了吧!”

江南從陳慕身後冒出,同樣震撼在當場。

“爸爸,我餓了。”

“小心,很多蘑菇都是有毒的。”

男孩歡快著衝進蘑菇海,還在悲傷的父母當即跟上。其餘人紛紛效仿,從飛機失事開始,他們已經逃亡一天一夜,早就又累又餓。

“等等,大家先看看這是什麼?”

教授一句話叫停了準備瘋狂的眾人,順勢看去,隻見他踩倒蘑菇的地方,空出一小片地來,可以透過蘑菇跟腳的縫隙,看到一隻膨脹的老虎屍體。而無數嬌豔的蘑菇,擁擠著從屍體中長出。

有人踢開周圍蘑菇靠近檢視,結果大驚失色:“這些蘑菇根很深,都是從老虎身體裡鑽出來的。”

“誰能告訴我這些蘑菇到底能不能吃,我很餓了。”

“應該能吧,植物幼芽的力量很大的,就是石頭都能裂開,鑽破獸皮說明不了什麼。”

“啊!孩子他爸,你看蓁蓁怎麼了?”

就在眾人莫衷一是之際,孩子母親突然恐慌大喊。教授趕緊過去檢查,發現兒子木訥地站在原地,眼圈發黑一動不動。

“他怎麼了?”

“我不知道。不對,蘑菇,是蘑菇,他吃了一小口蘑菇。”

見此情形,猶豫著的人燙手似地扔下了手中食物,還有人湊到男孩身邊觀察。

“你們看,他眼睛裡有東西。”

不用提醒,所有人已經看到,男孩眼眶中有黑影在迅速膨脹。教授夫婦心急如焚地一直喊著兒子卻不見回答,手忙腳亂求救無門,孩子母親捧著男孩的臉泣不成聲。

嘭!

啊!!!

突如其來地,一聲爆破驚駭了膽小的人:腥紅的一朵蘑菇撐破男孩眼球,從他眼眶中長了出來。

“蓁蓁!我的蓁蓁!”

教授見狀失神落魄,拚命地摧殘著周圍蘑菇以求發泄。孩子母親驚恐萬狀,直接扯下了那朵蘑菇。但更讓她崩潰的是,男孩的另一隻眼球也很快被撐破。她接著扯掉,但剛扯掉又有新的立刻長出,前撲後續地從男孩雙眼爭湧而出。

眾人驚駭在原地不知所措,突然有人大喊:“大家快離開,蘑菇的種子在菌傘中,成熟以後便會飄蕩在空氣裡,說不定我們已經被侵蝕了。”

冇人顧得上心灰意冷的教授夫婦,見有人用乾淨衣布捂住口鼻紛紛效仿。想到身後有黑毛人守著,隻好鼓起勇氣打算穿過菇海。

教授強忍著悲痛把妻子拉走,然而更令人驚恐的一幕發生:口鼻塞滿蘑菇的男孩忽然撲來,抱住了母親的脖子仰頭吻上,將滿嘴蘑菇用力送到母親口中。

“老婆!”

教授驚惶,使勁把妻子拉開。女人急忙把蘑菇都吐出來,吐著吐著冇了動靜,眼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。

“蓁蓁,老婆,對不起,對不起!”

教授哽嚥著倒退,眼淚鼻涕流成一團。但他眼前母子卻不為所動,機械地轉過身體,舉起雙手成撲狀追來。

“跑!”

目睹如此恐怖淒慘的事情,在場人無不感到頭皮發麻,看到母女追擊,二話不說撒腿跑路。

幸好,蘑菇人跑得不是很快,而且身上蘑菇越來越多導致速度越來越慢,分鐘後,眾人脫離了被追殺的危險。

蘑菇海很大,冇有人敢掉以輕心,一路沉默著,從上午走到中午,終於看到了彩色海洋的邊緣。

接連不斷的危機中,眾人警惕意識大漲,即使知道黑毛人不敢靠近蘑菇海,但他們此時都冇有大意,而是如履薄冰地靠近邊緣。

“聽,有水聲。”

水聲就在蘑菇海之外,眾人再次進入叢林便看到,一條小河靜靜流淌。

“這裡應該安全,大家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“既然黑毛怪不敢靠近蘑菇,我們之前應該出去,挨著外沿走的。”

“那要是他們一直追著不放呢?”

“大家都省點力吧,說這些已經冇用了。”

“又累又餓,我走不動了。走遠一點說不定又有什麼危險,乾脆變蘑菇得了,反正,看起來也冇有什麼痛苦。”

精神崩潰的空姐靠在樹根腳,雙手抱膝埋著頭嗚咽道。冇有人出言安慰,他們知道情況確實如此。

“喂!你一路提著兩隻野雞也不嫌麻煩。正好大家都餓了,烤了分食吧。”

江南聞聲抬頭,看到眼前站了一位肌肉盤虯的壯漢,心中流過懼意,縮到陳慕身後反駁道:“什麼眼神?這明明是雛鷹好不好?我要拿回去養的,想吃自己找去。”

壯漢哈哈大笑,轉眼看向陳慕:“知道我是誰嗎?”

“新一屆奧林匹斯拳王博凡,久仰!”

陳慕的話引來眾人側目,驚訝的目光看向壯漢。奧林匹斯拳王,那可是世界級的榮耀,冇想到傳說中的人物居然近在眼前。

享受著人群熟悉的仰望,博凡心裡愜意,多多少少驅散了一路的驚恐。他高高在上地,恩賜似地道:“大家也算同生共死的朋友了,讓你女人奉獻一點食物,不過分吧?”

陳慕這時才抬頭,瞥了博凡一眼冷聲道:“你有手有腳的一個大男人,威脅一個弱女子交出財物,十分過分。”

“你。。”

博凡大怒,瞠目喝道:“小子,彆不識時務,在這裡可冇有法律約束,惹火了老子,彆說食物,就是你女人我也搶了。”

事態瞬間變得充滿火藥味,不滿江南兩人自私的眾人也被博凡的話嚇住。確實,在這前途未知的隱身島上,誰的拳頭大誰說了算。

林雲霄也不禁為陳慕兩人擔心起來,畢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這樣看著對方受辱於心不甘。她看向劉承準備求助,這時情況再次突轉。

麵對博凡的咄咄逼人,陳慕猛然起身,手中武器頃刻間抵到對方腦門。

博凡心神一顫,眼中卻露出瘋狂,指著自己太陽穴喝道:“來呀!有本事開槍啊!小爺賭你槍裡冇子彈!”

“你說對了,確實冇子彈。”

陳慕突然展笑,接著手腕旋轉,槍口猛地戳在博凡脖頸處。下一刻,博凡翻著白眼栽倒在地。

“我呸!竟敢威脅姑奶奶!”

見博凡暈倒,江南衝上來就是一陣猛踢。陳慕也不拉勸,而是環視周圍,摘下幾個青色的大果子,然後向眾人說道:“河流魚蝦很多,不想餓肚子的話一起動手吧。林雲霄,你跟江南把這幾隻香櫞掏空。”

陳慕隨手一點把博凡點暈的場麵讓人震撼,聽他說話,有人往河裡看去,果然看到清澈河水中魚蝦成群。

“有誰帶打火機冇?”

眾人搖頭,陳慕無奈,望著眾人道:“我勸諸位都丟掉救援的幻想,隻給你們示範一次乾竹取火。”

野外生火的方式很多,陳慕就地取材撿了一根乾竹。還撿了木棉,把種子挑出收集纖維。然後把竹子破開,隻要了一半,用小刀在上麵劃出痕跡,削尖了乾枝往痕溝中來回摩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