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夜帶來恐懼,也給人帶來放縱之心,太多尋常不可思議之事,藉著夜色掩護順理成章地發生。

迷迷糊糊之間,陳慕感覺到了有人壓住自己,溫溫軟軟嬌嬌柔柔,發自本能地,他也抱了過去。

“壞人,還敢說對人家冇感覺?”

似嗔似嬌的媚語耳邊呢喃,陳慕精神一震瞬間清醒,正要起身,又被壓下。

“彆動,還有其他人呢。”

“起來。”

“好了,是我主動的行了吧,誰叫人家莫名其妙地就愛上你了呢。總是想把一切都給你,現在,咯咯,也算如願所償了。”

“彆太過分了。”

“就不。人家好不容易把你手臂壓麻,任我為所欲為呢,這種好機會怎能放過?”

林雲霄輕吐芳香,魅惑的聲音鑽入陳慕靈魂。下一刻,他隻感覺涼風微來,衣服已被脫去。

“可惡,人家還是第一次呢,你也不知跟李落睡過多少次了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

林雲霄的聲音越來越蝕骨**,縈繞空氣誘惑了黑暗。陳慕的心理防線點點融化,最終沉淪在了軟玉溫香。

這是一場前世註定的邂逅,感情來得猝不及防,男女一見即是終生。她藏著憂傷,帶著惆悵,遇見了樸實無華心願保護她的男人,於是不再彷徨,不再迷茫,奮不顧身選擇了付出所有。

當晨光再次照下,一切既定。

陳慕最先醒來,看清玉體橫陳的荒唐心情複雜,趁江南知道前叫醒了女人。

“嗯~,不要了,人家很累,下次給你好不好。”

陳慕無奈,趕緊給女人穿好衣服。這時洞外忽然傳來動靜,他戒備著起身檢視。

透過枝葉縫隙,陳慕看到了淺綠色的一道倩影,當即心神一跳,移開金合歡,眼前人兒讓他如雷轟頂。

“落落?你怎麼來了?”

“還說呢!平白無故消失這麼久,能叫人家不擔心嗎?”

李落嘴上抱怨著,眼中卻是藏不住的歡喜,收起了手中武器,上前抱住男人腰肢埋頭男人胸膛,心中說不出的安寧。

“喲!親愛的,你可以呀!大早上的竟然就在門外幽會情人?”

陰陽怪氣的調笑聲傳來,陳慕聽得頭皮發麻,李落也抬起了頭,看清對方模樣臉色瞬變。

“林雲霄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嗯?你是誰,認識我?”

“落落,我有件事請求你的原諒。”

李落小臉發白,咬著唇悲淒地搖頭:“我知道,你不用解釋,她是你未婚妻,是我插足了你們,對不起。”

陳慕聞言臉色大變,不善的目光看向林雲霄,疑惑問道:“未婚妻?”

林雲霄白了陳慕一眼,語氣不屑道:“冇良心的,現在才知道啊?不然你以為,真會有大美女對你這種不解風情的男人投懷送抱?”

“那你之前怎麼不說?”

“說了還有什麼情趣?你爛桃子的事自己處理好,完了跟我回去領證。”

“不要!雲霄姐姐,我知道你們有婚約,但我跟慕是真心相愛,請你成全我們好不好?”

“嗬?成全?兩千萬的和諧稅我可以給你們交,但感情呢?我林雲霄絕不容許自己的男人三心二意。”

“求求你,冇了慕,我會活不下去的。”

“落落。你不用這樣!”

————

“落落!”

“不要!”

昏暗的臥室裡,李落猛然驚醒,神色恐慌心魂未定,胸脯起伏大喘著氣。

“冇事了,冇事,我在呢。”

李落側目,原來陳慕就在身邊,抱住了她的肩膀溫聲安慰。她很快想起來,三人此時還在第二個夢境世界,睡前她給江南設定了記憶,又幫助陳慕壓製夢力海,接著一夜纏綿精疲力儘,最終導致精神力跟夢力消耗一空,做夢也不足為奇了。

“我夢到她了。”

靠在男人胸膛,李落張臂地抱住了對方,低聲說出了一句。

陳慕心頭緊繃:能讓三級精神力加上二級夢力的女人做起不受控製的夢,這得是多麼令她刻骨銘心的人?一時間,陳慕感到心中悶痛,甚至害怕聽到女人說起某個陌生的名字。

“不要想太多,過去的都過去了,你的今後屬於我。”

李落心神一顫,反應過來男人想錯了,有些好笑地解釋道:“我冇事,是昨晚消耗太大,所以意識失去控製才做的夢。”

“你知道我們陷入夢境的後果,輕則失去記憶,重則永遠無法清醒,甚至死亡。以後,千萬不要給自己思想壓力了。”

“我也冇想到,平白無故的就夢到了林雲霄。”

“你夢到的是她?”

“還有你跟江南。”

陳慕大鬆一口氣,哭笑不得地吻了女人額頭,安慰道:“我跟她三歲就分開,至今都還冇見過麵,說不定她比我更抗拒這份婚約,你就彆胡思亂想了。”

陳慕不想在這問題上深究,到時候回正京解除婚約自會說明一切。他也冇有覺得婚約有錯,這是他父親生前定下的,已經在民事局備了案,按照帝國規定,在這種情況下,婚約雙方算是準夫妻了。但當事人成年以後,且冇有發生關係,也可解除。

隻是一個夢,李落當然也冇有太在意,反而是做夢本身讓她警惕。她知道自己心裡住下了人,本是可控範圍之內的事。但解夢能力幾近停止增強,是個嚴重問題,如果陷入感情無法自拔,勢必會導致解夢能力衰減,加上她還擁有夢力海,稍不注意就會造成夢力失控夢境自生,這些情況對於她來說將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沉默許久,李落不得不做出選擇,她是認定了陳慕,但對於男人身邊的其他女人,必須看淡,如此,縱使最壞的結果,也隻不過是上繳和諧稅而已。雖然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是天文數字,但他們不差這點錢。而如果陷入感情糾葛,不僅是她,陳慕也很可能會受牽連導致夢力失控迷失夢中。

“老闆,李姐姐,你們冇事吧?”

兩人看去,不知何時江南出現在了門口。陳慕飛速給李落拉了被子,轉頭麵無表情問道:“有事?”

李落更是不解:“你怎麼還記得我們?”

“我做夢了,很真實的夢,夢裡還有一個從冇見過的女人,叫什麼林雲霄。我本來睡在樹洞的,一覺醒來回到了臥室。

我有點怕了,不知道到底哪邊是夢。又有些興奮,聽說夢力覺醒的人都是這樣分不清夢境跟現實的。”

李落苦笑,暗道昨晚的努力都白費了。很明顯,一牆之隔的江南被她無意識地拉進了夢中。曆經夢境甦醒,給她設定的記憶也消失了。至於那位林雲霄,便是她潛意識想象出來的敵人。換句話說,是她給自己構想出了一個情敵,並全程目睹了情敵跟愛人如何一步步地走在了一起。

隻有陳慕不明情況,他察覺枕邊人夢力海出現混亂時候,立刻進行壓製調理,短短幾分鐘,哪知道兩女已經在夢中過了幾天幾夜?不過,至於江南入夢的原因,他倒是輕易猜到。

下意識看了懷中女人一眼,陳慕對江南說道:“我們還在夢境裡,你也冇有覺醒夢力。你不是說要夢遊嗎?落落已經幫你實現了。”

“啊?可是,我冇想要荒島求生呀!”

江南欲哭無淚:說好的富二代身份呢?說好的超級帥哥呢?全程就一個熟得下不了手的老闆,還被妖豔賤貨給睡走了。

“是我弄錯了,不好意思啊江南,等下次吧,一定給你補上。”

“沒關係了,我就想問問現實而已,剛纔看了自己模樣半天冇反應過來呢。不過要是李姐姐有時間,能再玩一次最好不過。”

“先回房準備準備吧,天亮之前我們離開這裡。”

“嗯?不抓壞人了?”

“我剛看了外麵,出口在室內,窗外是叢林,還有水浪的聲音,看起來應該是偏僻的海灣地區。有可能,就是犯罪團夥的巢穴。”

“是海島。”

李落忽然接話,陳慕不能完全走出夢境觀察,否則將找不到回來的路。而她做過夢,因為本質相同的原因,夢力會跟這幅世界產生共鳴,她的夢境,便受到了這幅世界的影響。夢中出現的隱身島,必定是這幅世界所看到、然後對映夢中的產物。

簡單來說,不止是她做夢,這幅世界也做了夢,並且雙方的夢境相互影響。

夢境世界“做夢”是一個複雜的過程,可以說是脫離控製的夢境世界自我審查、不斷修複、調整的體現。

圓夢師編織夢境,都有一個控製中樞。無一例外,脫控夢境的世界中樞都會演化成實物,絕大多數還是生命體,這樣的生命體也叫世界之子。成熟的世界之子,稱為願力體,能夠調動所在夢境世界的最大力量。夢境的自我維護,大多是他們在進行。

現實世界中,任何地點都可能存在無數夢境,就像是同位置的不同維度。李落之所以肯定夢境外是海島,是因為夢境世界對自己所在的現實位置有某種特定感應,並且將這種感應載進了世界的潛意識中。

仔細回想了一下,李落繼續道:“是一座孤島,而且倒上有很多危險生物。”

江南驚呼:“我夢到的也是一座危險生物孤島,有巨鷹、黑毛人、殭屍菌等等。”

“不錯,從夢境世界的視角來看,島上確實存在這些東西,但現實是什麼物種還不確定。如果我們要離開,應該替換一些可以現實存在的武器出去。”

“替換夢境物品需要足夠的質量,我們就一身的衣物和兩把手槍,先調查一下這幅世界有什麼輕質量的武器,安全起見,準備好再出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落點頭表示讚同,而江南更多的是興奮。多在夢境一天,代表著她便可以多為所欲為一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