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海輕浪,沙影平灘。爽風徐徐的島岸農莊裡,一群人歡聚在並連的吊腳樓上。

吊腳樓群建在農田與沙灘之間,外圍還有一圈矮土牆,空中走廊將所有樓宇相連。簇簇一片,實則十室九空。此時眾人相聚之處,位於樓群最中央一棟樓的客廳。

也是許久未見外人,也許是同病相憐,農莊裡的人熱情地招待了陳慕三人。雙方飯桌上熟識,陳慕最先記住了三名男子及其妻子:易曉川和玉澍一對,顏冰雲和沈輕一對,陸寒跟藍豔一對。還有其他四名女子,似乎各跟三男有曖昧。

三人從對方口中得知,打造這片據點的前人有原著,也有被抓來的男女,但如今早已化為塵土。他們最開始有十多人進入農莊,後麵陸陸續續還有人加入,而今隻剩下十人。有的是被抓了回去,有的犧牲森林野獸中,有的病死農莊裡。

整個客廳有四根相同的柱子支撐,入眼所見,幾乎所有用具都是實木打造。長形餐桌上擺滿了陶製餐具盛放的食物,江南坐在一個撐柱旁,她抿了一口糧酒,砸砸舌向身邊女子問道:“好久冇見過這種自釀的酒了,怎麼做的?”

“易大哥釀的,用玉米做成的哦。”

易曉川聽到了,忽然抬頭對陳慕說道:“對了,有件事要跟陳慕兄弟說清楚。在這裡,大家都是一起勞動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。主要是糧食生產的問題,有時候還會出去打獵。這片農莊土質很肥,島上動物也多,倒也冇有太多事要做。”

對方收留已是仁至義儘,陳慕三人當然不可能吃白食,但對方明顯要長久居住的想法,可不是他打算的。

再次感謝對方盛情後,陳慕表示聽從安排。雖然這些人相處看起來不分尊卑,但隱約是易曉川在主導。初來咋到,客隨主便就好。

暗中打量陳慕多次,藍豔笑著道:“你們也看到了,這裡呢,我們女人是大多數,大家共患難,有人成雙成對,也不能讓我們孤獨終老吧?所以,冇有歸屬的女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。陳慕弟弟,要是我的姐妹有對你中意的,你可彆讓人家傷心啊。”

陳慕差點被噎住,掃視一圈,忙解釋道:“我女友還坐在我身邊。”

豈知,這句話引得滿堂鬨笑,又是藍豔打趣道:“可不能因為你女朋友漂亮就看不上我們,要不是在這座島上,我們也是萬裡挑一的大美人呢。

還是就是,我們這裡女性有優先權哦。男人不能騷擾有歸屬的女人,但女人愛情自由不受約束。我發現菲菲她們看你的眼睛都亮了,這麼好的福氣,你就偷著樂吧。”

被點名調侃的女孩著急反駁,角落裡的江南卻聽出不好預感:有歸屬的不能騷擾,那她豈不是很可能要被調戲?

陳慕笑著笑著便不作聲了,反正早晚要離開的。李落最為淡定,微笑著接受了兩名女孩的明顯討好。要是陳慕連這點誘惑都抵擋不住,也枉為天賦者。

一場鬨笑,眾人關係拉近不少,聊到濃處,玉澍說起了島嶼另一邊的可怕。

“那些人是來自地獄的惡魔,有一瞬千裡的法力。他們把全天下的美麗女子偷來,不僅販賣,還把看上的留下。很多人被他們控製了意識,心甘情願為他們賣命。他們把女人訓做奴隸,肆意驅使和玩弄。”

說到此,易曉川也神情嚴肅:“不錯,他們還建造出神奇的城堡,把裡麵的女人分為三個等級,最低級的不給衣服穿,做著各種臟活累活,隨時隨地隨意淩辱。海上經常有鐵皮怪船來往,運輸人質上島或離開。幸虧有一天城堡被凶獸闖入,我們纔有機會逃了出來。”

說起悲慘經曆,眾人情緒變得低落。陳慕見機行事,以今日遭逢大變,身心疲憊請求告辭,易曉川隨即讓人給他們安排住處。

樓屋雖多,但眾人居住儘量靠近。名叫菲菲的女孩把江南安排在中央區域,一聽隔壁是易曉川夫婦她嚇了大跳,各種理由跑來跟陳慕兩人同樓。

兩室一廳的套房,江南獨占一間,陳慕兩人習以為常地睡到了一起。以防萬一地檢視了周圍環境,開始討論接下來的計劃。

新洗過的被子很薄很舊,陳慕把女人摟在懷中使得更暖和一些。手掌不由自主開展熟悉動作,卻被李落按在了她最柔軟的地方。

“彆亂來好不好,我都冇辦法考慮問題了。”

陳慕聞言心酥神顫,實在是,女人說這話的聲音太嬌媚、太撩人。

“雖然有九次之約,但我覺得,早一點突破關係早一點好。今晚餐桌上大家都在有意無意地偷瞄你,讓我很有危機感。”

李落好笑,昏暗中抬頭對上男人明亮的眼睛,溫聲說道:“他們看不看又如何?反正我又不看他們。要想打破九次之約,除非在此之前我們領證。”

陳慕無奈,他明白對方指的是要他先解決跟林雲霄的婚約問題。實際上,他都不知道那女人如今在哪,有冇有記得這份婚定。於是,隻好把話題轉到正事上。

“領證也得等回去,信號被遮蔽,你們還有冇有其他通訊方法?”

“這種情況我也冇料到,非自然局的工作卡不靠基站通訊,也許隻能把對方的遮蔽裝置破壞了。”

“難,易曉川他們也說過,對方城堡封閉,人手眾多,興許還有探測儀,我們無法靠近。”

“你知道這些人來自哪些夢境?”

“他們大多是影視劇人物,而且都是主角。其中最早到這裡的是易曉川夫婦,住在農莊三年多。還有兩個女孩是小說人物,現在她們還以為力量是被封印了。”

“也不知道他們本來的身體是什麼樣,記憶是被替換還是被壓製?除了保護農莊,他們恐怕幫不上什麼忙。”

“你們冇有自己的夢境平台嗎?”

“有的,但我冇學,你知道的,我登記的天賦是解夢人。”

所謂夢境平台,即一定範圍內公共、眾知的夢境世界,帝國的安全、軍事部門都有自己數量不等的夢境平台。隻需要以夢力海為基礎,編織一個恒定夢境世界,規定部門內的圓夢師記住夢境世界的構造,便能在緊急情況下,編織出相同部分製造出融點,然後進入夢境平台傳遞資訊。

李落檔案上的天賦能力是三級解夢人,當然冇機會接觸到所在單位的夢境平台。

話說著,李落扭動了一下身子,似想分開,又被陳慕抱緊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有點熱。”

陳慕暗笑,這分明是女人身體的自然反應。雖然夢中兩人歡好很多次,但現實身體還是第一次如此親密,女人不自知,他也不點破,反而有意無意地使壞。

“呀!你乾嘛?”

“得寸進尺唄,看看有冇有機會更進一步。”

李落小臉迅速發燙,嗔著男人道:“越來越冇規矩了,再不住手我去跟江南睡了。”

“嘿!你還想逃走?”

身體的反應刺激荷爾蒙上升,**與理智此消彼長,陳慕作勢要進攻,突然精神一痛感到眩暈。

“不準動壞心思。”

陳慕暗惱,冇想到這女人居然敢偷襲他。

“你太過分了,意識海受損問題很嚴重的,要是不小心我變白癡了怎麼辦?”

“大不了養你一輩子,總比被你言而無信欺負的好。”

雖然手腳被壓製,李落依然有恃無恐,不是因為她的精神力碾壓陳慕可以瞬間致使其意識空白,而是她知道,男人是想佯裝強勢討便宜。

盯著女人眼睛看了許久,陳慕敗下陣來,垂喪道:“好吧,你厲害。”

李落噗笑,又趴到男人懷中,似嬌似哄地道:“我親一下,就睡覺了。”

不等回答,李落主動印了上去。陳慕剛要反攻,女人已經縮回原位。

“我的精神力很久冇有提升跡象了。”

李落忽然輕輕說起,陳慕猛然驚醒,不僅是李落,他的精神力最近也差不多陷入了停滯。

一時間,兩人沉默起來。

“我的好像也是。”

李落一聽臉色微變,她是因為林雲霄影響了心緒,那男人又是為什麼?

很快,她想到了答案:江南。

“順其自然吧,隻是,如果有一天你對不起我,我會離開的。”

陳慕嚇了一跳,更加抱緊了女人,不滿地說道:“我喜歡你都來不及,你怎麼會這樣想?”

“也許你冇察覺,但精神力停滯已經說明瞭一切。”

“你是解夢人,我擔心你會突然中止這份關係,不很正常嗎?”

李落微怔:男人是被這件事影響?

“所以你一直急著跟我領證。”

“是啊,那樣就放心多了。”

李落哭笑不得,芳心酥顫,又深深吻了男人,輕語道:“看來都是我們想太多,有些患得患失了,以後就順其自然吧。”

說完,李落抿嘴想了想,又補充道:“要是有異性靠近就自覺疏遠一點,感情往往是在不經意的相處中萌生。我們現在已經不止是解夢人了,夢力天賦天然親近情感,現在你身邊優秀的女孩不少,彆到時候你三番五次的要繳和諧稅。”

陳慕愕然,怎麼感覺女友是在警告自己什麼?就農莊裡那些怎麼看都大眾的女孩,也會影響到他的理智?

“聽你的,睡了。”

“嗯!”

陳慕沉思著,吻了女人額頭道晚安。他打算今夜修練精神力,一定要弄清楚,到底是因為最近太專注夢力而忽略了精神力,還是精神力真的被感情影響而停滯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