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早晨的陽光清徐暖人,越過粼粼海波,拂照在農莊樓群外的土坯牆上,牆體背陽一麵,斑斑青苔閒散在潮濕裡。幾隻麻雀飛上飛下,鳴擾了安睡中的人們。

陳慕醒來,輕輕地將麻木的手臂抽離女人脖頸,甩著圈走出臥室。站在木板陽台上,他張臂享受清新空氣,忽然,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進入他的眼簾。

人影穿著印滿麻花的睡衣,款式與冬天的保暖內衣大同小異,能夠輕鬆地將中老年婦女的形象展現得淋漓儘致。藉著一路障礙,她彎腰屈身,眼睛盯著前方小心翼翼地前進。但隻是看背影,陳慕立刻清楚,裡麪包裹的是一具青春靚麗的身軀。

“江南,你乾什麼?”

陳慕出聲詢問,不遠處一隻林雀驚飛,接著是江南轉身,臉上掛滿了幽怨。

“老闆,我就要報仇雪恨了啊!”

陳慕這纔看清,原來女人手中有一張彈弓。

“回來把衣服換了,你打不到它的。”

“那也不能輕易放過,誰叫它吵醒我的。你是不知道,早起的那種困頓,那種難受,那種生不如死,我也要它嚐嚐。”

“怎麼了,一大清早的誰惹到你了?”

陳慕聞言轉身,是梳著頭髮的李落走出門來。江南又把擾她美夢的林雀謾罵一頓,走到陽台邊就想順著兩米高的木樁爬上走廊。

“老闆,拉我一下。”

“那邊有台階。”

“數學老師教過我,直線距離最近。”

“小心摔著,下次還是多走幾步吧。”

李落見狀上前幫忙,但半天冇成功。陳慕無奈搖頭,上前直接抓住江南手臂,生生把她提了上來。

一日之計在於晨,趁著太陽不烈,眾人還要趕在中午之前把一批糧食收割。陳慕三人負責的是辣椒地,要把所有染紅的辣椒摘了。匆匆吃了早餐,三人戴上草帽揹著竹簍進入地畦。

一簍滿後,陳慕揹回儲藏室,此後還要串起來或直接鋪地上曬乾。而他準備返回的時候,有人擋在了門口。

“帥哥挺厲害的嘛,聽說你纔來一天,你以前也是開農場的嗎?”

陳慕心思急轉,眼前女人媚態極妍,輕薄的絲衣凸顯著某處不被束縛的輪廓,潔瑩的肌膚若隱若現,而最誘人的,是她柔波漾漾的眼眸。

“喵喵小姐,你找我有事?”

“叫人家喵喵就好了,怎麼說現在我們也是朝夕相處了呢,就想跟你親近親近,不過分吧?”

“當然可以,剛好我要采摘辣椒,我們可以一邊做事,一邊熟悉。”

喵喵愣了一下,轉而媚笑開來,上前一步伸出小手,出乎意料地勾住了陳慕脖子,舔著紅唇道:“早上最容易使人慵懈了,我想晨練一下,你可以陪我嗎?我房間離這不遠哦!”

“儲物室就很寬敞,你隨意,我還有事。”

陳慕不為所動地扳開了女人手臂,他很是想不明白,雖說農莊裡男人有限,但李落都表明跟自己的關係了,這些女人為何還有勇氣來誘惑他?

喵喵泄氣,似幽似怨地道:“你也太讓人家傷心了,就不能滿足一下人家的好奇心嗎?”

陳慕疑惑,當即回頭問了一句:“什麼好奇心?”

“就是好奇你有什麼本事呀!怎麼把那麼美麗的天使給睡服了。”

“你指落落?”

“不然還有誰?”“我是解夢人,是她讓我心動了。”

“那我更好奇了,她怎麼會選擇你這麼不解風情的男人?”

陳慕聳肩不再多說,喵喵卻不放過地追了上來:“哎!她到底是什麼滋味?告訴你個秘密唷,看到她的那一刻,我已經對男人冇興趣了。”

“你的目的是她?”

陳慕被驚住,不善的目光看向女人。女人也不懼,挺了挺玲瓏嬌軀,蠱惑著道:“我是女人呀,怎麼能搶得走她?不過,要是你幫忙的話,我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。相信我,我貓女的外號不是白叫的,到時候絕對讓你體會到天使放不開的那種樂趣。”

陳慕趕路不再說話,他有些懷疑了:這女人,真正目標到底是誰?

喵喵的意圖存在考證,但托尼的目標,已經毫不掩飾。

陳慕回菜地的路上,遠遠看到一位精心打扮的男子走向青屏,手捧一大簇野花,徑直送到了李落麵前。

“你有敵人了嘍,在我們那裡,托尼可是著名的花花公子,不管什麼樣的女人,隻要他喜歡,就冇有追不到的。”

喵喵眯著眼揶揄,不知心底想的什麼。

陳慕皺起了眉,當下加快了步伐。他絲毫不懷疑李落的心意,但就怕托尼惱羞成怒讓她吃虧。

事實證明,他擔心錯了人。

在夢境人物麵前,解夢人的身份還無法讓追求者知而退卻,但李落依舊從容淡定。麵對突如其來的鮮花,她卻抬頭看向來人眼睛。

“花很漂亮,謝謝你的好意。但還是請你收回去吧,我有男朋友了,而且我很愛他,不想讓他誤會。”

每次看到李落的容顏,托尼就神魂飄飄心智模糊,何況近距離之下,恨不得不顧一切地撲上去纔好。但心中又有萬千憐愛,不忍傷害對方分毫。聽到女人拒絕,他心底黯然而行動更殷勤。

“我知道,能有你這樣的女朋友,他已經是天下最幸運的男人。我冇有其他意思,就想跟你交個朋友,如果連你的這點自由他都不滿的話,也不配做你男友了。”

“你誤會了,是我好容易才追到的他,十多年來,我跟他之間有過不少波折,也許以後還會有誤會,但自尋煩惱的事情,絕不會發生了。”

回憶起跟陳慕的相處,李落臉上浮出溫柔的幸福。托尼心中妒火燃燒,還要說話,又聽李落道:“我看的出來,你是個極其優秀的男人,也許還有更好的女孩等著你去愛。我已經有歸屬,不會再跟彆的男人走近。”

“不,我的直覺告訴我,你就是我傾儘一生等待的天使,不管你是否單身,我決不放棄。”

李落搖頭,繼續采摘辣椒。言儘於此,她不想再搭理。托尼卻不知進退,上前想要幫忙,這時江南跳了出來,指著男人鼻子毫不客氣地大罵。

“你這異族人還要不要臉了?是癩皮狗嗎?看到美女就死纏爛打,我就從冇見過你這般厚顏無恥的人,我家喂的豬吼它幾句它還知道閉嘴,你怎麼比豬還不如?”

托尼臉變青,看了江南外貌,他還認為是同族人,而且比他之前見過的所有女人都美,但在李落麵前,他對這女人暫不上心。

“美麗的女士,請注意你的言辭,我不是在跟你說話。”

“哎喲!還生氣了?我李姐姐心地善良不想打擊你,我替她說幾句怎麼了?也不照照自己算什麼東西?敢在我李姐姐麵前故弄風騷。人家有男朋友了,冇聽到嗎?你媽是不是冇教好你,整天給你爸戴綠帽子讓你心理變態?還是你們異族人不知廉恥,把道德淪喪當作理所當然?”

“我一般不打女人,但今天,你必須受到教訓。”

托尼終於憤怒,尤其是對方一口一個異族人的歧視,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扇出。

江南嚇了一跳,做出防禦姿勢就要大乾一場。陳慕還冇走到,眼看女人要吃虧當即一個箭步衝出,恰好擋住了托尼手腕。

“呼!老闆,你終於回來了。快放倒他,這傢夥不僅想挖你牆角,還準備打你最可愛、最乖巧的員工。”

“讓開,這女人我收拾定了,你敢阻攔,我連你一起收拾。”

“很不巧,我也護定了。”

“警告你,不是什麼人你都可以招惹的,惹到了我,隻要離開這裡,就是你整個國家的軍隊都護不了你。”

陳慕不置可否,江南哈哈大笑起來:“蠢貨,你以為你是鋼鐵俠啊?告訴你吧,可憐又無知的蟲子,在這世界上,還是肉打肉的拳頭說了算。”

托尼掙回手臂,冷眼看向江南,語氣不屑道:“你猜對了,世人都是這麼叫我的,道歉吧,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,我可以饒恕你的無知。”

“我呸!又蠢又老的渣男。”

“好,很好。即使不能動用機器人,我今天……”

話未說完,托尼猛然一拳襲向陳慕腦門。江南見狀更加大罵,李落忙把她拉到一邊。幸好陳慕早有準備,側轉身體躲過一擊。

拳頭落空,托尼心裡微驚,立刻又是一腿橫掃。陳慕這次不退反進,狠狠一拳打向踢來的大腿。

電光火石之間,拳腳相撞一起。托尼腿筋一麻躺倒在地,慌亂之間一把抓住了陳慕胳膊。下一刻,兩個男人貼倒一起。

冇有任何猶豫,托尼掄起拳頭就往身上男人頭部轟去。陳慕短暫失措後反應過來,下意識撐出的手掌抓得兩把泥土,不顧不管往托尼口鼻塞去。

托尼還是打到了陳慕,但因為眼鼻口喉被塞泥土,錯亂之下力量減了七分不止,連陳慕的身體都冇打動,連忙吐口揉眼。

“摁住他,我來幫你。”

見陳慕占優勢,江南興致勃勃地要加入。她本戴了獸皮手套防止被辣到小手,這時卻抓得一把長細紅椒,用力揉做一團,三步並作兩步上前,死勁往托尼臉上搓。

啊——

劇烈刺激之下,托尼力量大漲,咆哮著直接把陳慕掙倒。江南嚇得連連倒退,卻見托尼大喊大叫著原地胡亂甩拳,根本睜不開眼。

江南輕手輕腳地撿起了石頭,對準托尼扔出。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,一旁看戲許久的喵喵,飛快一腳踢在了托尼胸口。

“我擦!你們不是一夥的媽?怎麼也敲他悶棍?”

“自大狂一個,早看他不順眼了。”

這一腳不重,托尼很快又爬起來首腳亂舞。江南遠遠地大喊:“聽到冇有,你個自大狂,人緣差到冇邊了,喵喵菇涼這是站在正義的一腳。”

“貓女,你真要跟他們一起?”

托尼憤聲大吼,喵喵笑而不答,目光有意無意地掃視在陳慕三人身上。

“不想變瞎的話,順著你的左手方向一直走,那邊有海水。”

終歸是同路人,喵喵好心叮囑了一句,而後忙向三人道歉。待托尼遠去,陳慕三人很快收拾好心情,撿起農具繼續工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