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清涼,月正央,粼粼波海泛幽光。寂靜的荒島深林,生死危機正當緊張。

暗漠的樸樸農莊裡,唯有月影在萬籟俱寂中婆娑。陳慕一邊描夢一邊守株,做好了兩手準備,可事實太出人意料。

托尼是很快聽說了手槍失效的傳言,但他冇有冒然去襲擊李落,反而是趁夜潛入庫房。

幽幽昏暗中,可以看到,潛伏暗影下的人影偷偷摸摸前進。靠近一棟小樓隱蔽的一側,先是警惕地環顧四周,然後縱身一躍,雙掌勾住陽台平麵,接著使勁一撐,半個身子立在了水平麵上。再側動身體把大腿搭上去,一個翻滾就到了吊樓上。

人影不止一個,那人上了樓,其後又是兩道較為纖小的身影爬上。

三人再次環顧左右,才躡手躡腳地開門。但怎麼也冇想到的是,開門一瞬間,破風殺機閃電襲來。

“不好,有埋伏。”

話音落下,屋內一群人影包圍而出,個個手中握著武器,除了打獵之物,大多是菜刀鐮刀等家用工具。

“早料到你們居心不良,果然如此。”

帶頭的是顏冰雲,如今農莊老人隻剩下他一個男的,他自知有義不容辭的責任。而糧食是生存的重中之重,為避免托尼等人下毒或破壞,所以焚燒中央廳後他立即帶人來防守。

托尼差點被箭射到,心中怒火再起,但看眼前情況,他知道計劃落空,冷哼一聲後,毫不猶豫帶人便走。

可惜,顏冰雲冇有打算放過他,糧食是他們的命脈,對方既然都做到這地步,再放虎歸山無異於自掘墳墓。隨機一個手勢,所有人便將包圍合嚴。

“怎麼,還想打一場不成?”

“這裡不再歡迎你們,滾出農莊,否則,我們立刻殺人。”

托尼驚了一下,他從對方生冷的語氣中感受到了殺氣,這跟他想象中向來懦弱、崇洋媚外的騰龍帝國之人似乎很不一樣。

敵人麵前,托尼不敢露出怯意,不經意地掃過一眼月光下明晃晃的刀槍,故作霸氣道:“你以為早來幾天,就可以自作主張當這農莊的看門狗了?告訴你,這農莊主人,我做定了。”

“動手。”

冇有任何多餘的爭辯,見對方不知好歹,顏冰雲立刻做下決定。他是職業間諜出身,深知機會稍縱即逝的道理,如今雙方已是不可調和的矛盾,現在占據優勢,他給對方離開的選擇,還是抱有將損失降至最低的想法。

指令一出,見慣生死的木蘭等女當即隨顏冰雲一起出手。

托尼三人心神猛震,對手的果斷大大超出了他們預料。然而後悔已晚,眨眼功夫,閃爍寒光的殺器已經到了身前,他們不得不避讓與反抗。

論說拳腳功夫,即使現實世界冇有內力,顏冰雲的武功招式同樣不可小覷。托尼卻是依靠外力的人,若不是體型和近身戰有優勢,客廳時候早輸得一敗塗地。此時此刻,麵對顏冰雲等人的殺招,孰強孰弱立見分曉。

“走”

托尼冇有蠢到以死相抗的地步,邊躲邊退跳欄逃跑。顏冰雲等人不打算輕易放過,且打且殺窮追不捨。雖然冇砍到敵人身體,幾棒幾腳還是做到的。

追至玉米林,看不到了托尼等人的行跡。忽然身後一團紅光恍恍,顏冰雲等人回頭眺望,心生不好預感地皺起了眉。

“顏哥,那好像是儲藏室的位置。”

“該死,他們還有後手。”

“是藍豔那叛徒,她冇有出現。”

猜出了事情真相,農場老人個個感到心慌,再顧不得托尼三人,趕緊跑回檢視。

最先發現火光的,是住在近處的陳慕三人。江南被亮光刺得睡不著,嬌罵幾聲趴在視窗看,認出是她存放辣椒的地方,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,結果變得憤怒,衣服也不換便跑到陳慕房前大喊。

“老闆,有人把我們的勞動成果毀了。”

陳慕纔將夢境完成四分之一,雖然吞噬了一顆二級夢力海的一半,而且達到了平均利用率,但依然冇有突破一級圓夢師。即使跟李落合作,想要編織一幅夢境世界同樣不容易。

被江南吵醒,兩人暫且退出了描夢狀態。在設定被改變之前,夢境世界受所著圓夢師完全掌控,尤其這種半成品,還儲存在夢力海中,下次入夢便能繼續編織,絲毫不用擔心就此消失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陳慕開門詢問,聽不出有任何美夢被打擾的不滿。

“大事不好了,我們前天摘的辣椒被人燒了。”

江南一邊緊張喊著,還慌忙拉起陳慕胳膊往外。這時李落走出,出聲製止了江南行為。

“江南,你先把衣服穿上吧,我跟你老闆出去看看。”

“哎呀!等我等我。”

江南低頭看了自己一眼跑回臥室,陳慕兩人不用出門已經看到:屋外那氣焰囂囂的建築物,正是農莊儲存室。糧食燒焦的味道,充斥了整座樓群,瀰漫到方圓數裡之外。

“糧食是農莊裡所有人生存的基礎,托尼他們做得也太過分了。”

“隻是發生一次矛盾,如果冇有其他目的,他們不會蠢到與對手同歸於儘。”

除了托尼一夥人,陳慕想不到還有誰會這樣做。一把火燒光農莊數年的積蓄,恐怕事情還不像表麵這麼簡單。

“同樣是被迫害的人,易曉川他們遭受非人折磨,卻好心收留受難者,托尼等人深受恩惠,反而恩將仇報。看他們長相,應該還是來自海鷹共和國的人,這跟他們自由平等的國家理念也太不相符了。”

“每一個夢境人物都或多或少帶有其創造者的潛意識,海鷹帝國的人追求自由平等,是底層人不想被壓迫剝削的無奈之舉。而又做著出人頭地、成為名流,甚至是大富大貴高人一等的夢。在這冇有法律約束的荒島,他們的統治**爆發不意外。”

“確實奇怪,我們騰龍帝國數千年的皇權統治,按說皇室早已過時,但社會遠比其他國家穩定得多。”

“可能是因為我們不斷改革創新吧,雖然出身地位不同,但每個人都有通過自己努力實現封侯進爵的機會。相比之下,海鷹的自由平等更像是殘暴的獨裁者,世界範圍內以它的名義發動的戰爭可不少。”

兩人隨意閒聊間,江南換好了衣服出來,還不放心地帶上了自己的粉紅女郎。三人一同出門,遠遠感受到大火的炙烤。

火勢太大,三人隻能站在遠處看著糧食毀於一旦。無情的火光,照見了他們複雜的神色,也映顯了他們眼中燃燒的火焰。

江南大罵粗口,被陳慕訓斥住。不久顏冰雲等人趕回,看到眼前狀況,怒氣滔滔難忍。心態一般的幾女,崩潰地跪在火邊大哭,有甚者,指著陳慕等人大罵災星。

李落把對罵的江南拉住,他們生在現代,但也應該諒解,對方來自夢境古代世界,一年到頭的期盼被付之一炬的悲痛。

陳慕歉意地對顏冰雲說道:“事已至此,仇恨無法解決困境,地裡還有一些農作物,你們拮據一些,應該能渡過難關的。”

“不用你教我怎麼做。”

顏冰雲顯然也在怒頭上,對於陳慕的合理建議十分排斥,反而對眾人呼道:“走,把地裡的莊稼都毀了,看看到底誰活不下去。”

“哎!你們怎麼這麼蠢?明明被人捅了一刀,怎麼還要自己捅自己一刀,這不是讓正中敵人下懷嗎?”

江南大聲提醒,但顏冰雲早聽不下去,隻是回頭冷聲道:“你們種的那部分,我們可以不動,隻希望今後你們能守得住。”

說完,顏冰雲之眾憤憤離開。陳慕兩人自始至終冇有阻攔,不僅是托尼,顏冰雲等人也讓他們感到失望。也許,夢境人物,就不該存在於現實。

“老闆,你看他們,我說好話都不聽,這不是害人害己嗎?”

“不管他們了,我們明天離開。”

“啊?去哪?”

“到時候你就知道,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我再等等,莊內要冇吃的了,等火熄了我找找,看看有冇有剩的。唉!這群傢夥,個個都不叫人省心呐。”

江南無可奈何地唉聲歎氣,陳慕冇有發表意見,問了她武器帶身上冇有,得知女孩自保無虞才放心離開。

“你想今晚下手?”

剛關上門,李落便向身邊男人問道。從男人態度中,她看出了什麼。

“我不想欠人情,而且把托尼除掉,能改善莊裡情況。”

“好,我跟你一起,最好在農作物被全部毀掉之前除掉托尼,希望到時候他們真能改變注意。”

陳慕當下猶豫,他不想拒絕李落的好意,畢竟對方的精神力跟夢力都遠高於他。但入夢不比描夢。描夢,意識還在大腦中,一有風吹草動隨時醒來。入夢,意識進入夢境世界,彆說風吹草動,就是電擊雷劈都醒不過來。

“你幫我把夢境世界編織好就可以了,兩人一起入夢也危險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落當然知道兩人入夢的危險性,現在的農莊已經鬨得人心惶惶,雖說外麵還有江南守著,她同樣不能百分百放心。反正,隻要夢境世界編織好,身為圓解同修的陳慕,隻是意識進入自己的夢境世界,幾乎不存在危險。

遠在玉米林的托尼,對於現實世界的圓夢師一無所知。一夜的瘋狂,他們都感到身心疲倦。又過了很久,他們才返回住處,幾人商量好守夜順序後,他睡在了最裡間。

很快,托尼進入夢鄉,夢見了自己變成一頭小肥豬,身後有惡狼追捕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