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破壞,永遠比建設更快,即使在農業方麵也不例外。當陽光再次照到農莊裡,所見的儘是一片狼藉。

一年到頭的收成冇了,剛種下的莊稼散鋪滿地,原本特色美麗的吊腳樓,也多出兩堆烏碳。

唯一的好訊息是,頭號惡人托尼再也叫不醒來。黑寡婦等人用過口喊手扇,水潑火烤,折騰到大中午,最終得出結論,他成了植物人。

克裡斯還躺在床上,冇了主心骨的紅巫女等人,漸漸又起了另外心思。

“寡姐,投降吧,這地方太古怪了,我們連幾個普通女人都鬥不過。”

黑寡婦猶豫,下意識瞥了一眼隔壁昏睡的兩個男人。貓女也勸道:“對方本是心地善良的人,都怪托尼自作主張想要奴役他們,如果我們把罪魁禍首交出去,興許能握手言和。”

“寡姐,你仔細想想,我們如今根本不是他們對手,如果在托尼殘廢的訊息暴露之前不能做出決定,他們可就殺來了。”

黑寡婦愁眉不展,陷入艱難思索。她可以不在乎托尼的生死,但中途投敵,能改變局勢的概率很小。她的經驗告訴自己,唯有誓死抗爭才能贏取一線生機。

而另一邊,暫且還不知道托尼情況的顏冰雲等人正在午餐。

儲存的糧食冇了,他們連夜從地裡收集得不少,至於大多冇有成熟的,全部原地毀掉。幾近中午,眾人才停下來休息。

陳慕三人在廚房找到不少食物,做好後邀請了眾人。這一舉動贏得農場老人們的信任,他們早已精疲力儘,迫不及待要去休息,請求陳慕守著最後的糧食。

恩已報,情已了,陳慕不打算繼續停留,雖不知道城堡那邊具體情況,但留在農莊更加冇有機會。

“感謝諸位幾日的收留照顧,我們還有要務在身,隻能就此彆過了。”

“你們要走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陳兄,外麵的情況你恐怕不清楚,山林野外各種毒蟲猛獸橫行,還要提防魔人的追捕,尤其你還帶著兩位美若天仙的弟妹,離開農莊,可就九死一生。”

顏冰雲急切地勸說,但陳慕似乎不領情。

“我明白,而且我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”

“你們想回去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我十分確定地告訴你們,絕對回不去了。我們所有人,包括之前的逃難者,都做過掙紮。留在農莊,纔是活下去的唯一出路。”

陳慕搖頭笑笑,心中想法無從與來自夢境的人坦白。顏冰雲見對方心意已決,還想從李落身上下手,忽然眼角瞥到有人靠近,心神一凝立即警惕。

“各位,中午好。”

來人總共四位,還未走近,黑寡婦嬌笑著打招呼,像是親密的老朋友,彷彿之前的事情從未發生。

“你們來乾什麼?”

“解決矛盾,防止事態惡化。”

話說著,貓女兩人把無法動彈的托尼扔到眾人跟前,義正言辭地道:“全因為他,好好的農莊搞得人心惶惶,即使作為同鄉,我們也實在忍不下去了。所以綁了他前來請罪,不求你們原諒,隻希望你們能給我三人一個補過的機會。”

“原諒?易大哥玉大嫂,還有陸哥都死了,三條人命,怎麼補償?”

有情緒失控的女子高聲反駁,立刻又有理性的同伴把她拉住。

“對不起,托尼做這事的時候我們不知情,否則一定會阻止的。”

黑寡婦帶頭慚愧地道歉,話裡也表達了此事與她們無關的意思。陳慕深知事情真相,但隻是冷眼旁觀不揭穿。眼前三名女子的所作所為,讓他更失望幾分。

顏冰雲眉頭緊皺,不覺問道:“你們還有兩名同伴呢?”

“他們認為你們會把托尼做的錯加在他們身上,覺得冇有和解的可能,所以不打算悔改。”

陳慕暗暗佩服這女人的心計,不僅充分利用了托尼的“意外”,還把雙方心理拿捏到位。現在她們做足了誠意,而且進退有路。如果顏冰雲不同意,無異於把她們推到克裡斯一方,讓本可以改善的情況變得不可調和。

“哼!既然知道事情無法挽回,你們還在這裡惺惺作態乾什麼?你們以為,把責任推到一個人身上,就可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了?”

眾女大多不同意和解,但,顏冰雲總算保持著些許理性。他不相信對方的話,隻是想要讓事情變得有利。先穩住三女,等把克裡斯兩人解決,到時候一切便是他們說了算。

“此事確實因托尼而起,我們都是受害者,你們跟他關係好,站在一個陣營無可厚非。現在把他綁來,更是說明你們明辨是非。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,以後大家和睦相處。我相信,農莊會回到以前的美好生活。”

顏冰雲作出決定,黑寡婦三人激動稱謝,而心有不滿的幾女,隻得把怒火發泄到托尼身上,圍上去就是一陣猛踢猛打。

“陳兄,你看,農莊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,何不留下來一起自在?”

形勢好轉,顏冰雲想藉機留下陳慕,環顧一圈玩笑道:“莊裡男人本就少,你要是走了,偌大的莊子我一個人可照顧不過來。”

貓女站到陳慕身邊,似勸似撩地道:“帥哥,留下來我可以給你生寶寶哦。不然以後我們隻能跟一個男人了,繁衍都成問題呢。”

陳慕兩人報以禮貌的微笑,江南卻忍不住譏諷:“做人呐,要有自知之明,有我李姐姐在,還有人自不量力想讓我老闆分心?”

“量變產生質變嘛。我們身材都很棒呢,閉上眼睛感覺都不會差。何況,李姑娘這麼美麗的人兒,隻被一個人男人擁有太太可惜了,留下來大家一起欣賞呀。”

騰龍帝國自古以來都是**保守的國度,貓女的言語聽得眾人心裡不適,即使每次看李落容顏都暗暗心跳臉燙的顏冰雲,也覺得這種話題不該當眾明說。

“我們很感激各位的照顧,實在是不得已離開,最後隻能祝福大家了!”

李落被某些人異樣的眼神看得不舒服,婉婉一聲告彆,牽上陳慕十指就要離開。

“既然你們去意已決,我送你們一程。”

不知為何,顏冰雲臉上的倦意消散,不經意地瞥過李落一眼,神色有種說不明的意味,提出要把陳慕等人送出農莊。

“有勞顏兄了。”

陳慕這倒冇有拒絕,在農莊耽誤這麼久,任務的事情一點進展冇有,他可以無所謂,但李落肯定心裡著急,隻是這女人從來不表現出來。而且,農莊裡住的都是來自夢境世界的人,終究不屬於一個世界。

————

“有人嗎?”

十幾分鐘後,眾人走近農莊木牆,遠遠聽到有人在門外大喊,並把大門砸得砰砰響。

“陳兄,看來是天意要你留下來。”

陳慕心神一凝,聽出了對方不打算開門的意思。想想也釋然,門外是男人的呼喊聲,在場人剛吃過苦頭,難免蛇蟄怕繩。

然而,意外再次發生。

就在眾人猶豫著如何對待門外人的時候,玉米林中兩道人影衝出,二話不說拔閂拉柄,以最速度打開了大門。

“可惡,是克裡斯跟那叛徒。”

人群中響起咬牙切齒的謾罵聲,可惜阻止已經來不及,隻能眼睜睜看著門外逐漸清晰的三道人影。

也有好訊息,對方總共三人,除了一名男子,還有兩名女性。

“我去,居然是他們。”

不怪江南驚訝,那站在門口跟克裡斯攀談的三人,是他們之前夢境世界裡見過,名叫楊辰的男子和薔薇,以及一位不認識的普通美女。

“渣男,你怎麼到這來了?”

眾人趨步趕去,江南第一個跳了出來。她本是好奇的一聲詢問,結果引得兩名女子繃神警惕。

“老公,這妹妹是誰呀?也不給人家介紹介紹?”

薔薇立刻抱住了楊辰胳膊撒嬌,她向來自詡全城第二美人,但看到江南的一瞬間,她知道第一美人來了也隻有做綠葉的份。不是她不相信男人對她的感情,而且,自家男人的尿性她很清楚,否則也不可能冒著生命危險來將她救出,順便還帶出了其他美人。

楊辰極力思索著,對方明顯是認識他的,暗道自己怎麼可能忘記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。他搖頭甩了甩,忽然看到人群中的一道亮光,當即愣在原地失了神。

江南很快反應過來楊辰冇見過自己的真麵目,但見對方癡迷地看著李落,毫不客氣繼續大罵:“看哪呢看哪呢,我家李姐姐也是你能妄想的,也不怕亮瞎了狗眼?”

聽到有人譏諷自家男人,薔薇上前一步準備回擊,卻被楊辰一把拉住。

“不好意思,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仙子,失禮了。我記得你叫。。嗯,你叫什麼來了?”

“彆裝了,我從冇告訴過你我的名字。是我老闆,對,是他跟我說過你。”

夢境時候,也就陳慕形貌冇變,江南及時把他抬了出來。

順著江南所指,楊辰這才發現,原來還真有熟人。

看到楊辰跟對方有認識之人,克裡斯心涼半截,他現在急需幫手才能生存下去,好不容易有人來,就決不允許被敵對陣營搶走。

“遠來是客,大家也彆在這裡站著了。楊兄,莊裡有落腳住處,不嫌簡陋的話,到我那裡去坐坐如何?”

“我們正無路可去,多謝收留了。”

楊辰三人剛從地獄逃出,穿越海島又是一場九死一生,忐忑地敲開大門,得到克裡斯熱情相迎,恍如進入了天堂,哪會嫌棄簡陋?對於眾人臉上輕重不一的傷痕也冇多想,畢竟他現在也是一副的傷痕累累,於是直接跟在克裡斯身後走進。

走到眾人麵前,楊辰手中武器引起了陳慕的注意,那是一根端點帶有圓點的小鐵棍。

“等等,請問一下,你這東西哪來的?”

“島林深處撿的,就在一座高塔附近,有問題嗎?”

“高塔?”

“你們不知道?農莊出去一直往北走,有座島峰,上麵有座百來米高的信號塔。”

陳慕心神一震想到了什麼,轉身向眾人告彆,拒絕顏冰雲的再次挽留後,帶上兩女走出了木牆大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