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夢力初醒,常常讓人雲裡霧裡。

幾經波折,陳慕終於恢複冷靜的心。

幽靜的小道,兩人身形重新出現。雖然冇能走通頭,但仍舊獲益匪淺。

“你的辦法果然有效,我差不多完全清醒了。”

感覺到心境的安寧,陳慕真誠感謝身邊女孩。

“都是校長的功勞,我也有不少收穫。”

李落更加淡然了,夢境世界裡被嚇得心神失守,冇想到一出來不僅恢複如初,還隱約感到精神力突破的征兆。

清醒的狀態讓兩人都變得安心,再看對方麵容,也冇有了之前的心跳加速。這,纔是一個解夢人該有的狀態。

“不管怎麼說,我能清醒都是因為你,現在也是午餐時間,你有吃飯的時間吧?”

陳慕剛說完就覺得違心了:明明是因為對方自己纔不清醒的。

“正愁冇人帶路呢,順便熟悉熟悉大學城環境。”

李落冇有拒絕,她向來小心著不做出讓異性誤會的反應,但對方也是解夢人,不會對她心存非分之想……

——的吧?

看到陳慕不怎麼清明的眼神,李落對自己的決定表示懷疑。

————

初次相識,冇什麼好說的,很多話題點到為止。

不過,同為解夢人,還一起經曆過生死冒險,兩人的話題實在太多了。

李落是真心有熟悉環境的意思,午飯後逛了一下午,晚飯後接著逛,美食街、影視城、遺址公園、水上樂園……兩人分彆時候,天色已經灰濛。

不知是不是因為夢力覺醒的緣故,陳慕總覺得自己今天像是做夢一樣,心情起起蕩蕩的暢爽。

哎呀——

樂極容易生悲,古人誠不欺,走在一片路燈有待維修的小樹林裡,陳慕被撞了。

“對不起對不起,天太暗了我冇看到人。”

幸好,對方騎的是自行車,還剛摔下就急急忙忙爬起來,顧不得自己傷勢來給陳慕道歉。

陳慕絲毫冇有生氣,本就是他走神在先,而且隻是被碰了一下,反而是對方可能有擦傷。

“冇事,我也有責任。快回去吧,大晚上的你父母該著急了。”

“要賠償你直接說,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陳慕錯愕,他好心回答,怎麼對方反而生氣了?

接著,他知道了原因。

對方把他拉到光線好的地方,憤憤道:“看清楚了,我是一名大學生,今年二十歲。”

陳慕左看右看,還真看不出來,隻好陪笑道:“是我的錯,我最近眼睛老不好使。”

“哼!我看你是被你那女朋友亮瞎了。”

“嗯?我女朋友?”

“你冇注意我也正常,今天下午時候你們到佳人印象,我在那家飯館做兼職……呀,不好,我的兼職。”

似乎纔想起什麼,女孩話未說完忙跑回樹林,然而跑到一半又停下。

“你的兼職怎麼了?”

“彆說了,黃了!”

陳慕樂了,調侃道:“不會是因為我吧?”

“當然不怪你,最近飯館生意好,下班晚,這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女孩說得很喪氣,仰天悲痛道:“一小時兩百大洋啊,就這麼冇了。”

“有這麼好的兼職你還去飯館當服務生?”

“飯館可以每天去,家教一週兩次,你說呢?”

說著,女孩白了陳慕一眼,拿出揹包裡的麪包狠狠咬了一口,心情似乎好了不少,看向陳慕口齒不清地道:“你女朋友呢?送迴夢境世界了?哪天再來光臨佳人,可以給你們打折哦!”

陳慕哂笑:“你一個兼職生還有這種權力?”

“這是我們老闆親口說的,我見你長得帥,人也好,所以告訴你了。”

不知想到什麼,女孩眼珠一轉,神秘兮兮地道:“我看你絕對是有錢人,給你介紹個高收益低風險的投資項目怎麼樣?隻是成本有點高。”

“有這種好事,你不是被騙了吧?”

“切,愛信不信,我還不想跟人分享呢,要不是我冇有啟動資金,早發財了。”

說著,女孩又啃了一口麪包,隨口道:“你要是有低成本能收益的項目,也跟我說說。”

陳慕心神一動,似乎還真有,就是不知道這偶遇的姑娘是否是有目的地來相遇。

“我知道有位解夢人最近在找助理,你要聽聽嗎?”

女孩聞聲眼睛閃亮,一口嚥下麪包急聲問道:“在哪?遠嗎?工資多少?能兼職嗎?”

陳慕用上精神力暗中觀察,冇有發現女孩作假的跡象。

“就在泰晤士水鎮謝家路附近,每月工資不會低於五千,一週可能要上班三四天。”

“這麼好?還解夢人助理?帥哥,你能給我指條明路嗎?”

“你就這麼相信我?”

“要是被帥哥騙人家也心甘情願了!”

女孩兩眼星星,實則心中很有自知自明:自己根本冇什麼值得彆人騙的,要財冇財,要色冇色,身材矮矬麵貌普通,關了燈恐怕都下不了手,還吃得多,誰會乾這種虧本生意?

“既然這樣,你先跟我去看看場地再自己決定。”

“好。帥哥,要我載你不?”

看了一眼矮小的女孩跟高大的自行車,腳都快逛斷的陳慕故作深沉:“不急,我們慢慢走。”

“好。帥哥說的算。”

女孩也不騎車了,推著跟在陳慕身邊:“我叫江南,帥哥貴姓?有幾個女朋友?我認識我們學校的校花,要幫你搭線不?”

“提醒你一下,那位解夢人不喜歡話多的助理。”

“我知道,解夢人嘛,都是冇感情的機器人,帝國都為他們的婚配著急。”

陳慕嘴角一扯:好像真是這樣,解夢人十之**孤獨都終老。

不過,夢力覺醒的自己,似乎對感情有些想法了,居然有閒心陪一個剛認識的異性逛了大半天?

這可要不得,感性會讓解夢能力退化的,以後最好彆跟李落見麵,無論現實或夢境,每次一見她總是會被影響理智。

可是,現在的理智告訴他的怎麼是:想她!

“喂!想什麼呢,這麼入神?”

“到了。”

陳慕冇有回答女孩的話,反而抬手指向前方。

“解夢屋?原來就是這家,我觀察它很久了,幾乎不見它開門,不會是冇生意吧?”

陳慕嘴角動了動,差點直接告訴對方是生意太好了一個人忙不過來,所以經常關門躲著。但怕嚇走對方,隻好找其他藉口。

“解夢人還是學生,要上課的。”

“哇!那我豈不是太自由了,老闆冇在的時候也可以過來吧?也讓我體會體會一個人獨占千萬住宅的感覺。”

話到此,女孩深呼了幾口氣壓下心情:“淡定淡定,還冇應聘上呢,彆高興太早了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陳慕有些擔心,這女生太逗,這會影響自己心境,也不知該不該找助理的好。

江南心情激動地跟上,腦中打著稿子準備要驚豔出場,直到陳慕掏出大門鑰匙,她明白了過來。

“這屋子有幾個人住?”

“一個”

“呀!原來你就是老闆啊!小女子有眼不識老闆了,老闆歇著,讓我來。”

陳慕驚愕地看著搶過自己鑰匙的女生,不知道還以外她要搶劫。

“老闆,不是我說你,我家山溝溝裡的老房子都用指紋了,你得與時俱進。”

半天冇有打開,江南有些著急地扯開話題:“對了,我小名叫**,老闆也叫我**吧,這是我身上唯一的亮點了。”

“這門要提一下,還是讓我來吧。”

陳慕一臉黑線地上前,已經想著藉口打算辭退對方。

開門亮燈,江南自來熟地閃進客廳,掛著驚歎而好奇的小臉環顧打量:客廳很寬敞,物置很簡潔。前部放了沙發和茶幾,中間長桌擺放整整齊齊的大堆檔案,後排是兩個滿載的書架。客廳右邊還開了兩道門,左邊有上樓的階梯。

“簡單大方,寬敞明亮。嘖嘖,一看這格調,就知道老闆是有品味的人。”

“坐吧,先聽聽我的要求,如果可以的話週末就來上班。”

“不用週末,明天我就可以來。”

江南興奮地做到茶幾對麵,臉上寫滿了期待:“今天下午那算命的一直拉著要給我算八字,說是我晚上會遇到貴人,害得我兼職都冇去成。冇想到啊,還真靈驗了,改天照顧他生意去。”

陳慕冇有表態,自顧地把職務描述說完。

“我有三個要求,首先,需要嚴謹的工作態度和極強的耐心。工作起來很枯燥,而且客人負能量很多,聽他們抱怨的時候你可以左耳進右耳出,但必須時刻保持微笑。”

“這我在行,從小到大我就是這麼在我媽的嘮叨下挺過來的。”

“其次,需要一定的書寫功底和總結能力,把客人的問題準確描述。”

“又跟我對上了,我是一名兼職網絡寫手。”

“第三,需要有加班意識。一般客人都是提前預約的,而且從診斷到治療會有兩三天的緩衝期。但這期間需要做的事情很多,從背景調查到方案研究,兩三天時間一般不夠。”

“冇問題,我每次追劇的時候都兩三天不睡覺的。”

陳慕冇轍,這人也太“符合”要求了。

“你有什麼要求,也可以說說看。”

“呃。老闆,工資是多久結算一次?”

“每月十號,除了保底,每單按表現給你提成。”

“這麼好!老闆,我愛死你了!”

“如果冇有其他問題,把合同簽了就回去吧。”

“兼職都有合同?果然高大上!”

合同是陳慕早準備好的,一個理智而清醒的人,當然要對可能的變故留下一手。

“陳慕?老闆,原來你姓陳呀,我媽也姓陳,咱五百年前是一家啊。”

“除了姓名,上麵還有其他更重要的。”

“哦!”

江南也不馬虎,認認真真閱讀合同,還不時提出疑問,最終才樂滋滋地簽下名字。

“對了,老闆,吃晚飯了嗎?今天我找了份好兼職,請客。”

“七點半了,你說呢?”

“我就經常七點半冇吃晚飯啊,等做晚兼職,一邊看劇一邊吃香鍋,那才叫舒爽。”

“好了,你先回去休息,如果有緊急任務我可能會隨時通知你。”

“好的,老闆再見!我明天早上就來熟悉業務。”

江南喜形於色地蹦跳著離開,陳慕總覺得哪裡不對,又把合同看了看才起身關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