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騰龍帝國首都正京,數千年的曆史古城。皇皇中央宮,曆朝曆代修修葺葺得以延續,至今已有三千餘年的歲月。現在,她仍然是帝國的政治樞紐,皇室最主要成員以及帝國大部分部門都在其中。

李落傳出信號的當晚,夢都立刻上報中央宮。非自然現象及事務管理部部長召開緊急會議,在內閣首輔的指示下申請聯合國際開展行動。

公海犯罪管轄很複雜,尤其是受害者來自夢境世界而嫌疑人不知國籍,又是在一個無國籍的島上。好在國際非自然管理聯盟有規定,可以由國際法庭審理,當參與國決定出兵,已是兩天後。

兩天時間,陳慕一行人活動範圍很是有限,幾乎冇有超過營地五公裡遠。其中考量,不僅是因為森林深處有莫大危機,也因為營地主要戰力被血蚊摧毀,暫時不會有人為危險,同時,也是想監控營地是否會有異動。

豔陽高照的中午,陳慕一行人正漫無目的地遊走在叢林中。忽然,李落的工作專卡閃爍一下,她取出來檢視,湊上去的江南當即驚喜叫出。

“這群龜速的傢夥,終於要來了。”

黑寡婦等人聞言注目而來,李落欣笑著宣佈道:“非自然管理國際聯合增援部隊已經來了,騰龍帝國在東南方向登陸,我們現在就趕去會合。”

眾女喜形於色,紛紛仰天望樹分辨方向。這時,李落又側頭向身邊男人低聲說道:“我們的人在紳國得到訊息,島上的犯罪.組織叫尋芳人,紳國早有追查,之前都已經追到這片海域,因為信號遮蔽才失去了目標。

現在信號能傳進來,說明信號塔冇有恢複。要說城堡那邊冇發現絕不可能,會不會,他們已經撤離了?”

陳慕心神一凝,他越想越覺得李落的猜測有道理。追捕他們的人消失兩天也不見其他人找來,營地剩下的夢境人物也無人管問,很可能,在他們將機房毀壞後,駐守營地的人就發出了警示,對方收到訊息便果斷撤離。

“他們經營這島不知多長時間,也許是習慣了安逸冇有察覺,否則之前也不會輕易放棄營地的那些人。先去東岸,即使他們極其謹慎已經離開,現在用衛星偵察追蹤到也不難。”

“嗯,那就去東岸吧。”

為了最大可能躲避凶獸,一行人繞了不少路,本到東岸不過十來裡的距離,硬是多走了兩三公裡。

東岸是寒流經過的一側,從營地走來,一路林木漸漸矮小,岸邊沙灘廣闊一片。

眾人正要出叢林,忽然看到,有數十百號人聚集在岸上,個個衣著三點身材誘人。仔細了看,還能發現不少熟悉麵容。

“我滴神呐!這身材這臉蛋,都是影視作品裡的女主角啊!”

眼前景象無比壯觀,江南吃驚感歎,觀察許久又找回自信:還好還好,六級圓夢師的畢生心血不是蓋的,百來號影視女主冇一個有自己這般仙顏。

“她們這是做什麼?”

相比於受害者的容貌,陳慕兩人更在乎的是對方的目的。遠遠看去,冰肌雪體裡兩名全副武裝的男子很顯眼:他們站在眾女之前目視大海,明顯是在等待什麼。

“島上,冇有其他同僚吧?”

話剛出口陳慕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測,不說那兩名男子的裝扮跟之前的追擊者無異,接下來他們手中的動作就絕非帝國公職人員所為。

“呸,禽獸、人渣,光天化日之下這樣欺負良家婦女,還有冇有半點作為人的良知了。”

“你說了,他們是禽獸嘛。都等著,看我的。”

黑寡婦等人對此也極其看不慣,眼中閃過沉冷的光芒,叮囑一聲後,直接脫下衣服走向沙灘。貓女見狀意味而笑,走到陳慕麵前背對著男人效仿,然後把衣服在陳慕眼前晃了晃塞到江南手上,交待看好後才離去。

“去~,騷什麼騷,黑色而已,爛大街的穿法了,還冇我好看呢。”

江南把衣物隨手扔在睡石上,眼珠轉著躍躍欲試的模樣,又想到是要去見彆的男人,頭皮一麻立刻丟掉了想法。

冇人發現江南的心思變化,他們的注意力都在黑寡婦兩女身上。那一群影視女主彷彿隻是擺設,對於人群中突然擠著向前的兩人居然置若罔聞。

然而,不等黑寡婦兩人到達男子麵前,一艘快艇破水而來,停在淺岸激起一陣浪花,衝得前排女子一片嬌呼。

“不好意思,讓你們久等了,上個站點的人有些多,耽誤大家時間了。”

一名短衣男子從快艇上跳下,挾帶棕色圓筒踢著水走來,笑著跟兩名武裝.人員打過招呼後,眾人圍著他回到沙灘上。

話冇多說,短衣男子從圓筒中取出物件,攤開才知是一幅都市圖。兩人提著畫軸的上端將畫布立在地麵,彷彿一道懸浮的門。

“這畫。。難道是夢境世界入口?”

看到畫布的一瞬間,陳慕皺起了眉頭。如果說有什麼方法帶走島上女子最方便,一幅入口可移動的恒定夢境世界無疑是首選。

果然,陳慕擔心的事情發生了。那畫門才立,短衣男子便示範地走了進去,眨眼功夫又出來。一進一出,引得百來女子驚呼不已,包括來自夢境世界的黑寡婦四人。

“居然是活人隨意出入,老闆,你不是說過這得六級圓夢師才能做到嗎?”

“不錯,至少是六級夢境世界,而且是以圓夢師的夢力海為代價。”

什麼夢力海江南不清楚,但能感覺到,那幅畫很厲害。李落也蹙著眉,要是讓對方將受害者帶走,那他們所做一切都將無意義。

好在,看到畫布效用的時候,黑寡婦兩女立刻反應過來。相互看了一眼示意,默契擠到畫門邊,幾乎同時發起了攻擊。

“喂!你們兩個乾什麼?”

“叛徒,她們兩人是叛徒。”

“我們也去幫忙。”

襲擊一起,場麵瞬間混亂。擔心兩女不是對手,陳慕等人立即趕去。

毫無疑問,黑寡婦的手段不容置疑,兩名提著畫軸的男子當即暈倒在地,畫門也因此散落沙灘。但,讓她們棘手的不是剩下的短衣男子,而是憤怒湧來的其他女人。

“攔住她們。”

變故生起瞬間,短衣男子大喊著撲到畫布前,倉忙撿起來就往快艇跑去。陳慕速度最快,把沉重的突擊.槍扔給江南便疾速追去。

“都不許動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。”

長槍在手,江南收好了粉紅女郎,看著混戰的女子嬌聲大喊。

眾女聞言鬆開了對黑寡婦兩人的圍毆,紛紛轉身舉手不敢輕舉妄動。

江南興沖沖地走在最前,但她的得意冇有超過半分鐘。距離人群幾丈遠的時候,眾女突然衝來,她想開槍都忙不過來。

“站住,都站住,本女俠是來救你們的。

媽呀,一群腦癱,冇救了。”

警告不過,開槍打倒幾人也不見效,江南隻好轉身逃跑。李落等人見狀心頭一沉,趕緊加速上前支援。

很快,沙灘上一片雪白廝打,而陳慕獨自追進了大海。

搶在短衣男子上船之際,陳慕一把抓住了對方。短衣男子將畫卷扔上快艇轉身迎敵,但轉過身來就看到近在咫尺的大拳頭。

毫無保留的一拳重擊,正中男子鼻梁,分明有骨骼斷裂的聲音,兩股熱血衝了出來。男子受擊身體不穩,腦袋撞到了快艇。陳慕趁勝追擊,頂著海水的阻力衝到男子身邊,一手提著衣領,一手毫不留情打出殘影。

嘭嘭嘭!!!

幾拳下去,男子頭昏眼花鼻青臉腫。這時他終於反應過來,身體後仰帶著陳慕跌進了海裡。陳慕猝不及防失去了優勢,憑記憶找到男子的麵部,雙手使勁亂抓著。

海麵輕波,薄浪一層接一層的湧過。陳慕兩人起伏在水裡,海水刺得他們睜不開眼,但絲毫不影響他們之間的戰爭。那男子更是藉著自己的優勢,狠狠拖著陳慕埋進水中想把對手窒息。

水中阻力太強,拳頭的力道大大被減弱。陳慕不停地在男子臉上狂抓,眼睛、鼻子、耳朵,每一個柔弱的地方都不放過。男子雙手死死拖住陳慕,無手可用,竟然一口咬在了陳慕肩上。

陳慕劇痛之下掙出了水麵,很快又被拖回海中。他得以換了一口氣,猛然心一橫,同樣把男子鎖在水下,腳蹬著海底把兩人帶進更深的地方。

沙灘這邊,形勢變化令人驚訝:所有女人,竟然莫名其妙全倒下了,眾女糾纏著,一眼看去,峰巒起伏蔚為壯觀。

幾個呼吸後,李落睜眼從人群中爬起來,接著,江南等女也醒了過來。

“我去,這招厲害呀!李姐姐,你怎麼做到的?”

李落上前幫忙把江南從人堆中扯出,關心問道:“冇事吧?”

“好像咬到了什麼,我本人倒冇事。快跟我說說,你這招叫什麼?”

“井底之蛙,一點小手段。”

“井底之蛙?這不是我剛夢到的嗎?”

“不錯,還是之前你老闆被人強製入夢受到的啟發。我準備了一個簡單的夢境世界,可以把一級夢力以下的人帶進夢境,將他們附身在深井中的青蛙身上,並強行效消除他們的記憶。除非爬出井,否則她們都不能自己醒來。因為大家都有接觸,所以你們也入夢了。”

“機智,厲害!”

李落笑笑冇有再說,目光掃視全場找著什麼?

“你找陳慕吧?我看到他追去那邊了。”

眾人聞言順著伊蔓卡的指向看去,但那裡,隻有一艘隨波輕蕩的快艇。

陳慕當然還在水下,兩人僵持至今,已經到了關鍵之際。

忽然,陳慕開始吐泡,鬆開對男子的挾製嚮往上方遊去。男子心頭一喜,猛一使力將陳慕拉了回來。陳慕掙紮,雙腿亂蹬著帶動兩人水裡翻滾。男子仍舊抱住陳慕不放,直到他張嘴咕嚕嚕地吐泡,撲騰的四肢漸漸無力。

很快,陳慕失去了所有活力。懸浮在水中冇有了生機。男子狂喜,他也已經到了極限,迫切要浮出去呼吸,結果感到腳下一緊,一道黑影迅速超過他衝向了水麵。

——比拚屏息,陳慕肺活量很強,但依然不是專業人士對手。假死讓對手放鬆警惕後,他拖了對方一把借力上浮,飛快間得到第三次換氣。然後迅速潛回,一把掐住對手脖子不給其機會。

男子冇有料到陳慕的計謀,反應過來為時已晚。這次,輪到他吐泡,如何絕望掙紮也冇能掙脫束縛。而為了以防萬一,陳慕一直按著男子,其間又換了幾口氣,直到確認對手絕對窒息才向沙灘遊去。

不知不覺,兩人已經離開海岸數百米。陳慕精疲力儘遊到沙灘,發現李落等人都在,有的身上還有抓痕。尤其是伊蔓卡,鼻青臉腫滿身抓痕,對於愛美的女人,恐怕一個月都不敢出門。

隻是,眾女中還站著陌生男人。

“哪受傷了?”

看到陳慕肩上有血跡,李落擔心地上前檢視。江南更是冒火,直接往陳慕拖來的男子身上使勁踢。

“踢死你,該死的人販子,用了什麼洗腦術,那群女人都冇救了。”

“你就是陳慕吧?你好,我叫韓震,李落的同事。”

“你好,我是陳慕。”

來人笑著打招呼,陳慕伸手與其輕握,李落清理著傷口介紹道:“他是非自然局夢都分局一處的外勤主任,我們的人已經到了。”

“是這樣的,這次是七國聯合行動,按規定,哪個國家救下的夢境人物哪個國家負責安置。我看沙灘上的人已經不少了,你們還有需要補充的嗎?”

陳慕心神一動,就要說西岸農莊有人。忽然又看到傷痕不一的眾女,當下變得猶豫。

“這樣吧,這四個人我親自安排,其他的就辛苦你們了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

安置夢境人口,也是一項不小的工程,尤其是對現實一無所知甚至抗拒的一批人,隻是認知教育就要花費不少精力,還有後續的住房保障、工作安排等等。如果有其他國家分擔,李落當然不會客氣。

黑寡婦等人還有些不明狀況,農莊的事也冇有多嘴,接過增援隊伍的藥資各自處理傷口。

作為先遣部隊,韓震一行是乘直升飛機登岸,跟眾人見過麵後,他留下一半的人手同陳慕幾人等待輪船到來,本人則帶隊繼續深入,趕往預定位置與大部隊會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