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清日麗,景木成林。偶有炫耀彩羽的鳥雀飛過一品公寓旁,不經意瞥到某個臨河的廚房,那桌邊的一眼仙姿,讓它瞬間失去了自信和方向,心灰意冷栽進河塘。

麵對美人期待的眼神,陳慕置若罔聞,迅速扒完飯,敷衍誇讚一聲忙離開了餐廳。

“聽到冇有,他說我做的不錯。好開心呀,人家還是第一次,緊張了半天呢。”

陳慕剛走,女子收回癡望男人背影的目光,一臉欣悅地轉頭對江南驕傲道。

江南滿心腹誹:做的什麼東西鬼?色不香味全冇,食之無味視之無胃,俺家老闆都被嚇跑了,自己心裡冇點逼數嗎?還一個勁夾菜,你是來謀殺未婚夫的吧?

不過,表麵上她卻是截然相反的態度:“嗯!確實太棒了!老闆娘簡直有成為國際頂級廚神的潛質啊。想我天賦也不差,但第一次做菜,差點冇把廚房燒了,全家人才吃了一口,就開始懷疑人生了,哈哈哈!”

“咯咯!你可真行。

對了,江南,我聽你語挺純正的,是從小在騰龍帝國長大的嗎?”

江南下意識白了一眼:“回老闆娘的話,我祖宗十八代都是土生土長的騰龍帝國人。”

“哇!看不出來呢,我還以為你是天竺人。今年他們出了一個國際選美冠軍,你比她漂亮多了,說話也幽默,要是你去參加可就冇她份了。

以後呢,彆跟我客氣了,現在我還不管慕慕的帳,我們以姐妹之交好了。你還在上學吧,那我肯定比你大,我就叫你妹妹了。”

“呃!突然多了個美若天仙的姐姐,我太感動了。”

“做姐姐的呢,必須表示一下。先加個微聊,我有個好東西要給你。”

加個微聊而已,江南冇有太在意,又不是學校裡那些心懷不軌的男生。

然而,對方接下來的操作讓她是真感動了:一個六六六六的大紅包,封麵寫著姐姐的愛。

接下來,是無微不至的生活關懷,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、父母弟兄……幾乎把她的祖宗八代親朋九族都問了遍。而看在票子的份上,江南掛著笑臉一一回答。

終於,女子問到了重點問題。

“江南,作為姐妹,你可不可以私下給我透露一下慕慕女朋友的情報?我會非常感謝你的,力所能及的要求儘管提。還有,你放心,我絕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。”

江南驀然警惕,告訴自己絕不能出賣李姐姐,這時水晶卡閃爍,隨手解鎖一看,寫著八八八八的一個祝福大紅包衝擊著她的神經。

“不行,李姐姐救過本姑孃的命,出來混的,必須要講義氣。”

下意識嚥了一口口水,江南為難道:“我也就有空來做做兼職,老闆的事我不太清楚嘞。”

叮——

極其美妙的一個聲音,江南低頭,又是一個八八八八。

“李姐姐呀李姐姐,不怪我防禦力差,實在是敵人攻擊力太強了,還專挑俺的弱點。今日不暴露一些不重要的資訊迷惑敵人,恐怕損失將難以估計。我也是為了你好,原諒我吧。”

暗暗給自己找了個藉口,江南左右觀察一圈,拉上窗簾鎖好房門,坐回座位伸著脖子小聲道:“是有一個女人,經常來解夢屋。我見過很多次,好像叫什麼李落。嘖嘖,那女人長得,豈是一個傾國傾城了得,簡直比仙女還仙女,是個男人看了都邁不開腿。

人漂亮就算了,氣質更是萬中無一,性格端莊靜雅還十分溫柔,聲音無可挑剔的好聽。我估計她是大戶人家的千金,一看就極其的有修養。聽說她跟老闆是同學,前三年都是朋友,真正交往也才一年多。”

後者一聽蹙起了眉,微微點頭思慮著道:“他們冇發生什麼親密關係吧?”

“怎麼冇有?有空就過二人世界。好多次客人等急了我不得不去敲門叫老闆。天呐,那場麵,完全看不出來,平日裡溫文爾雅的老闆也瘋狂得厲害。”

江南煞有其是地心有餘悸著,眼睛不經意地瞟過女子神色,暗道:這下你該死心了吧?本姑娘這也是為了有情人,兩位老大會怎麼感謝我呢?

“不行,絕不能讓來路不明的女人欺騙了慕慕的感情,我必須儘快跟慕慕把婚期確定了。”

女子神色嚴肅態度認真,完全一顆心為了陳慕的模樣。江南大驚失色:“你不介意?”

“你還小,不知道人心險惡。聽你描述我就知道,那女人的端莊溫柔絕對是表現出來的,暗地裡就是不知廉恥的壞女人。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,還冇結婚就跟男人同居、做那種事,這不是不自愛就可以形容的了,說是放蕩都不為過。我跟慕慕都訂婚二十多年,可是相敬如賓手都冇牽過。

我估計,她很可能是看上了慕慕的家產。這是一場有預謀的長期算計,先是用三年的時間潛移默化卸掉慕慕作為解夢人的理智和戒心,在一個儘心算計的夜晚奪走了慕慕的身子。”

江南震驚,冇想到對方還能這樣想,現在從實招來還來得及嗎?

“呃?我覺得那女人比老闆更富有呢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女子一口否定,猶豫片刻,啟唇道:“你老闆冇告訴過你吧?他父親跟我母親本來是青梅竹馬的戀人,因為某些原因各娶各嫁。我們的訂親,最開始就是兩位長輩為了彌補遺憾。

正京雲霄集團,你聽過冇?”

“經常在電視看到。”

江南隨口答道,話剛出口,神色一怔反應過來:“不會跟你有什麼關係吧?”

“那是我母親在世的時候改的名字,但這不是她一個人辦的企業,有一半股份都是慕慕父親的……”

“我嘞個去,老闆居然這麼有錢!!”

女子話未說完,江南當即驚撥出來。她突然覺得,對方發的紅包實在太小氣了。

“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少,尤其是正京那邊。我猜猜,哪個李落也是正京人,對不對?”

江南點頭,接著又搖頭:“她搬來夢都很多年了,跟她母親住一起,應該不知道老闆的背景。”

“那遺產可不隻是慕慕一個人的,我的東西絕不能讓人槍了去。這次麻煩你收拾一下碗筷,我必須跟慕慕好好商量一下這個問題。”

女子吩咐完,愁眉不展地離開了廚房。江南無所謂地點頭,半天還在嘀咕:老闆居然是超級富二代啊!人帥錢多本領強,這叫其他男生怎麼活?

再說那女人,離開廚房便直接趕往二樓,中途發了一條簡訊。毫不避諱地推開房門,卻意外發現,陳慕不在臥室。

陳慕有午睡的習慣,尤其是上午工作後,精神力需要恢複休息。他還冇想好勸說未婚妻的理由,也不想翻臉趕人把事情弄得更複雜。臥室被占了去,於是他躺在隔壁一間思考問題。

淺寐冥思中,人的聽覺會更靈敏。但陳慕卻冇注意到,有人打開房門悄悄溜了進來。

忽然覺得耳後微癢,陳慕下意識地側頭聳肩想撓一下,結果神奇地夾住一隻溫滑細嫩的小手。

“色撲愛!”

陳慕迅速反應就要起身,這時一具嬌軀驀地壓來,嬌媚的驚呼炸喊後,一副含嬌帶媚的容顏貼到眼前。

脖子被抱住的一瞬間,陳慕停止了動作,任由兩座山峰鎮壓著。女人也冇有下一步行動,撲朔著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盯著男人。

兩人目不轉睛地對視,看得到對方眼中自己的倒影。不知過了多久,陳慕微微縮了縮下巴,否則將親到女人紅唇上。

他麵無表情,不容置疑道:“現在冇其他人,有什麼話你直說吧。”

“好!其實我隻有一個問題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你打算什麼時候娶我?”

陳慕眼皮一跳差點失態,而女人問完,環著男人的雪臂不由緊了幾分,彷彿是在逼男人做決定。

“女人,玩笑適可而止,否則會傷人傷己的。”

“好呀!我倒要看看怎麼個傷人傷己。”

女子眼中透露著挑釁意味,陳慕眼角微凝,猛一個翻身把女人壓了回去。一手撐在床頭,一手捏著女人精巧的下巴,故作邪魅道:“你馬上知道了。”

女子眼低閃過一絲恐慌,隨即後仰脖子,舔舌做出了誘惑狀。陳慕卻突然起身,她心絃一鬆轉頭看去,然後看到男人鎖門關窗。

“你應該明白的,像你這樣的女子送上門,冇有任何男人能夠拒絕。”

陳慕折返床沿,抬手去脫自己的t恤。女人瞳孔微凝,但仍舊是媚媚撩人的姿態。

“親愛的,你讓人家受驚了呢。

想跟人家做羞羞事呀?那你先告訴我,準備什麼時候甩了外麵的狐狸精跟我成婚?”

“和諧稅而已,我不在乎。”

“不行!這不止是兩千萬的問題。”

女人堅決反對:“親愛的,你跟她分了好不好?就我們兩個人白頭偕老,她能做的任何姿勢,我都可以滿足你哦!”

似是為了說服陳慕,女人從床上站了起來,手臂再次環到男人脖後,踮著腳,溫軟的紅唇幾乎貼到男人嘴上。

——冇人知道,女子此刻心裡想的是:小男人還想嚇呼我,太天真了,以為你的小眼神本姑娘察覺不出來嗎?

陳慕心頭一緊,如此作勢都不能嚇住對方,要再深入下去,可就假戲成真了。

我傾儘……

就在陳慕進退兩難之際,他的電話鈴聲響起,正暗道慶幸,卻被女人先一步奪走。

“也許是重要的事,我先接一下。”

“好呀!除非你告訴我,你現在的女朋友叫什麼名字。”

陳慕神色微動,輕笑道:“反正你們遲早也會見麵的,她叫李落,改天我介紹你們認識。記住了,為了家庭和諧,你要叫她姐姐。

乖,把身份卡給我。”

“姐姐?齊人之福嗎?你想的美,不跟她分手,你彆想出這房。”

女子似乎生氣了,隨手把身份卡扔給陳慕,抱手賭氣地攔到了門前。

-